七年之等 第7章(1)
作者︰維倪
    看著江姿涵快步走到面前,楊雪淨一顆心緊張得狂跳。

    在她的辦公桌前站定,江姿涵居高臨下的看她一眼,冷冷的下達命令。「到我辦公室。」

    楊雪淨完全不敢遲疑,隨即起身跟著她身後走進辦公室。

    江姿涵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楊雪淨才剛把門帶上,她帶著不悅與質疑的聲音便響起,「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解釋昨天下午的事。」

    楊雪淨沉吟了幾秒,鎮定地開口解釋,「我在咖啡廳付帳買東西的時候,才發現身份證和信用卡不見了,所以四處找掉到哪里了,當時我很緊張,怕會被人撿去亂用,慌張之下才會忘了打電話回公司報備,後來又去了派出所,等想到的時候,都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微低著頭,她飽含歉意的說︰「對不起,造成大家的困擾了,下次不會了。」

    「你也知道造成困擾了?」江姿涵睨著她,情緒並沒有因為她的解釋而舒緩,反而更生氣的樣子。

    打從昨天起,她滿腦子就是不停重演溫宇倫丟下她、跑去追楊雪淨的一幕,讓她是越想越生氣。

    溫宇倫居然為了眼前這個人,把她一個人丟在咖啡廳?最糗的是還被另一個下屬看到!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這些鬼話?」打斷她的道歉,江姿涵氣惱的說︰「就算你沒有心情打電話回公司報備一聲,那我打給你的電話呢?為什麼不接?打了不下十通,你一通也沒接!」

    「我當時很急,所以……」

    「就算急,有急到連接個電話、花一分鐘的時間報備都沒有嗎?」江姿涵咄咄逼人的問。

    楊雪淨在心里嘆著氣。

    丙然,要應付江姿涵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她不是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人,只要她脾氣一起來,就算有強力的理由,在她的面前都變成是強辯的鬼扯。

    「你以為這間公司是你開的嗎?」江姿涵繼續得理不饒人的責罵,「想上班就來上班,想蹺班就不來嗎?」

    「我知道我昨天下午做的不對。」雖然知道說再多也無法消除江姿涵的怒氣,但楊雪淨還是擺低姿態,歉意連連地說︰「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下次?還有下次嗎?」對方冷嗤一聲,「你明天不用來了!」

    一驚,楊雪淨連忙抬頭,「江小姐……要開除我?」老天,這不是真的吧?江姿涵氣到要開除她?!

    撇除這件事不說,她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現在居然要因為這樣就開除她?她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難不成是你開除我嗎?」睨著她驚愣的臉,江姿涵的態度非常強勢,沒有轉圜空間。

    不管怎麼樣,她就是不想看到這個女人再出現在她的眼前!

    「江小姐,我或許不是一個很盡責的員工,但是請給我一個機會,我真的不會再有像昨天下午那樣的事情發生了。」她慌張的為自己的飯碗求情。

    她不能就這樣被開除了,如果被開除,她和小梨接下來的日子怎麼辦?臨時要找其他適合的新工作,也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

    「你以後會怎麼做我管不著,反正公司該給你的資遣費,我會交代會計。」江姿涵冷哼,「總之你給我收拾東西,明天不必來了!」

    楊雪淨嘆出氣來,幾個深呼吸讓她慌亂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一點,「江小姐,我知道或許你對昨天在咖啡廳里的事情有所誤會了,溫先生並不是跑出去追我的,我跟他之間根本連朋友都算不上。」

    為了保住這份還算不錯的工作,她知道要把跟宇倫之間的關系撇得越干淨越好。

    「他在你跑出咖啡廳後才出去的,如果他不是去追你,你怎麼會知道他跟著你後面離開?」她一副完全不相信的口吻。

    「剛才曉愉跟我說的,她昨天跟我一起在咖啡廳買東西。」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嗎?」江姿涵反問她。

    要她相信根本不可能!桂人不知道,她可是親耳听到溫宇倫當時很親密地喊了一聲「雪淨」才沖咖啡廳的。如果他不是去追人,他為什麼要喊那一聲?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江小姐都听不進去,也不會相信的,但是……」

    「既然知道我不會相信,那就省省口水!」她加重命令的語氣,「總之你給我離開這間公司!」

    看見江姿涵眼中的強硬,楊雪淨知道再怎麼說都沒用了,她也求助無門。

    怎麼說江姿涵也是江伯業的親生女兒加繼承人,她要做這種人事決定,也沒人敢反對,而江伯業近來很少管公事了,她也沒辦法求情。

    事已至此,宣判已定,她再怎麼掙扎也沒有用。

    「我知道了。」她輕應著,接著轉身要走出江姿涵的辦公室。

    這樣的結果,當然是她所不能接受的,但是她也無法為了保住飯碗下跪哀求,做出完全沒有自尊的行為,就算她真的這麼做了,江姿涵也未必會改變心意,縱使改變了,往後她待在這間公司也不可能好過的。

    與其在此為了飯碗掙扎,還不如趕快離開,另找新的工作。

    抱著這樣的想法,她會比較好過,也才能動手開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當楊雪淨握住門把要出去的時候,江姿涵冷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楊雪淨,我可以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好心點告訴你,溫宇倫那種男人你抓不住的,看你這小家子氣的樣子,他有個情婦你知道嗎?」

    聞言,她握住門把的手在顫抖。

    「這件事,業界的人都知道,你隨便打听就知道了,我猜他沒跟那個女人結婚肯定是因為家世的關系,所以我有把握,他最後會選擇我的,至于你就跟那個情婦一樣——也只是這場府情游戲的過程,而不是結果!」

    打開門,「砰」的一聲,楊雪淨將門關上。

    今天的她似乎又心事重重的——這是溫宇倫一看到她的感覺。

    「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望著站在廚房忙著幫他煮咖啡的她。

    「沒事。」楊雪淨倒了一杯剛煮好的咖啡,走到他面前。

    接過了熱呼呼的咖啡,他盯著她的臉,「但是你的表情並不是這麼說的,你有心事。」

    「沒想到你會看面相。」她淡淡的反駁。

    「真的是我多想了?」他放下手中的咖啡,因為看著她,唇邊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笑。

    「沒錯。」冷淡的應聲,她轉身要離開。

    長手一伸,他拉住了她。

    楊雪淨一愣,回頭看他,「你要干麼?」

    沒有立即回答,他只是看著握在自己掌心里縴細的手,「你的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

    「很少人的手會改變的吧,除非老了。」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五號應該就可以了。」他輕柔的撫摸過她的無名指。

    她抽回自己的手,覺得有些不安,總覺得……他似乎在盤算著什麼。「你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不是打鬼主意。」他糾正她的話,並深情的說︰「我只不過想幫你買一只戒指而已。」

    「不必。」他的話,立即引起她反射性的拒絕。

    買戒指給她,什麼意思?難不成他想……

    溫宇倫再次握住她的手,使勁一拉,將她縴瘦的身子往懷里一帶,抱住她,「我覺得有必要。」

    「你發什麼神經?」楊雪淨掙扎著要起身,無奈圈住她的那只手臂如銅牆鐵壁一般,她根本掙脫不了,「我沒特別喜歡飾品,你不必浪費在我身上。」

    「這不是浪費,也不是一般的飾品,而且一定要送給你。」溫宇倫緊摟她,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因為沒有一個女人可以讓我有想結婚的念頭,除了你。」

    聞言,她的心跳像漏跳了一拍。她訝異地看著他,語氣質疑的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在跟她求婚嗎?

    溫宇倫溫柔地笑著,「我當然知道。」他深情款款看著她訝異的樣子,猜測她是被自己嚇到了。「我們結婚吧。」

    「我不要。」她使勁掙脫了他的懷抱,理智的站起身,「我不會跟你結婚的。」

    如果這次的求婚是七年前,她一定想都不想的答應了;如果這次的求婚,發生在她失去理智跟他纏綿的那晚,她一定會猶豫半天,最後還是答應了。

    但現在,她不會,絕對不會!

    「為什麼?」面對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他皺緊了眉頭。

    他以為經過那個晚上,他們倆已經算盡釋前嫌、心意相通了,為什麼她今天又這樣?

    「沒有為什麼。」她回避他質問的眼神,「如果你想結婚,多的是女人想嫁給你,你不必挑上我。」

    靠著之前在公司的人際關系,她打電話問過幾個客戶,而這只證實江姿涵說的沒錯,溫宇倫有個情婦這件事,是業界半公開的秘密。

    而他,還打算跟她結婚?!

    她累了,好累好累,也許是真的愛這個男人太深,她才會談這段感情談得這麼累……她不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然後問了又如何?像七年前一樣大吵一架,她再帶著女兒默默的消失嗎?還是她要相信他說的「只是朋友」,男人很會這麼說的,而這些話她還能相信嗎?

    就當她膽小干,她不想知道也不想面對了,她的最愛留給女兒就可以了。

    她怕了,她不想再傷心一次。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