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7章(2)
作者︰維倪
    「你明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個。」溫宇倫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語氣不如之前那般輕松溫和,「你卻要我放棄你,另外找其他的女人?」

    她的腦袋里到底在想些什麼?她就這麼想將他甩開,她真的可以這麼大方舍得?

    「你的心里有誰,你自己心里才清楚。」

    溫宇倫沉著氣,克制自己想掐死她的念頭。

    她的話擺明他剛剛說的話是花言巧語!她怎麼可以這麼想他?她怎麼能這麼不相信他?他到底做錯了什麼,會讓她覺得他是這麼一個不可靠也不值得相信的男人?

    「那你呢?在你心里,我一點都不重要嗎?」他不相信她真的對他一點感情都沒有。

    昨天下午的纏綿,那一次又一次的激狂情潮,那互屬彼此的愛戀火熱,難道全都是假的?

    他知道的,她對他還是有感情的,但是到底是為了什麼,她就是要將他往外推?

    「在我的心里面,最重要的人是小梨。」她回答得很干脆。

    「所以我在你的心里,一點份量都沒有?」

    楊雪淨輕嘆息著,「我想……我們之間就當個普通朋友,不是很好嗎?」

    換一個角度思考,今天她被江姿涵開除,或許也是上天給她的一個懲罰,懲罰她不應該心口不一,明明就已經打定主意不跟他多牽扯,卻還是無法跟他斷得干干淨淨。

    算了,她已經不想再去追討這些事情的對與錯了,昨天的事都當做她一時的意亂情迷,而她現在也嘗到惡果了,所有的一切就這麼打住,她和他就單純做普通朋友就好。

    「這是你所希望的關系?」他一雙眼變得深沉。

    楊雪淨沉吟幾秒,選擇點頭回應。

    「我知道了。」溫宇倫淡淡地應著,心卻緊緊揪痛著。

    普通朋友……就只是普通朋友……

    小小的客廳里,瞬間彌漫沉悶的氣息。

    鎊懷著不同心思的兩人,始終都沒有再開口說話……

    錢若雅才一步出公司準備去吃頓午餐,目光不經意的瞄到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怔愣了幾秒,隨即走向那抹高大的身影,「我想你會出現在這里,應該不是湊巧吧?」

    他是特地來這里等她的沒錯。「後天是小梨的生日。」

    錢若雅點點頭,「我當然知道,每年都是我跟她媽咪幫她慶生的。」她可不相信他是為這件事來的,她猜應該跟雪淨有關。

    「呃,我不知道該要買什麼禮物給她才好。」

    她挑挑眉,調侃的一笑,「就為了這件事,你特地跑來找我?還得費心查我工作的地方,會不會太大費周章了一點。」

    「我在小梨的聯絡簿上看到的,小梨的緊急聯絡人是你跟雪淨,對吧。」昨晚,小梨讓他看聯絡簿,他無意間發現了錢若雅的聯絡方式。

    他也才突然察覺到,其實有些事、雪淨不想告訴他的事,他可以透過錢若雅的口中得知——前提是她願意說。

    今天一早,他打了她的手機,但是她並沒有接,所以他打了一通電話到她的公司,問了公司地址。

    錢若雅撇撇唇,沉吟了幾秒,「看來你想買生日禮物,只是一個借口。」吁口氣,她做好心理準備,「說吧,你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有關雪淨和小梨的事實。」面對她干脆的口吻,他也不再拐彎抹角,直接表明他的目的,「我想知道七年前雪淨離開我之後,到底是跟了什麼人在一起。」

    其實他本來已經確定自己是小梨的父親,說實話他也不介意自己是不是小梨的生父,但雪淨反復的態度,又開始讓他覺得會不會是他想錯了,會不會雪淨對他雖然還有感情,不過心里最愛的還是小梨的生父,所以遲遲不肯打開心房,重新接受他。

    老實說,除了這個原因,他實在想不透為什麼自己會一直被拒絕。

    「也就是說,你想知道小梨的生父是誰?」錢若雅問得直接。

    她跟雪淨一直有聯絡,知道雪淨一直還沒有把這件事說出來。

    「雪淨不願意跟我說。」溫宇倫暗嘆一口氣,「而我不想逼她說。」

    「但在你心里卻是一個難受的疙瘩,所以你只好來找我了。」錢若雅替他把話說完。

    「你和雪淨是高中時代就認識到現在的好友,雪淨的事,你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想……」

    她打斷他的話,表明自己的立場,「雖然我清楚,但這不表示我要跟你坦白,畢竟這是你和雪淨之間的事,我這個外人不方便說太多,況且雪淨是我的好姐妹,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是站在她那邊的。」

    「所以?」他耐心地等她的下文。

    「雪淨和小梨這七年來是怎麼過生活的,我完全看在眼里。」錢若雅微微沉著臉,語氣微慍地說︰「老實說,我真的很討厭你這個男人。」

    他不以為意地一笑,「你討不討厭我,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實情,這對我很重要。」

    輕哼一聲,她送了他一枚白眼,「你這個性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不在乎別人對他的感覺,只要他自己覺得好就好了。

    「所以,小梨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他將話題繞回來。

    「你說呢?你的心里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如果他到現在都還搞不清楚,只能說他是笨蛋了。

    「真的是我?」

    「我想我沒有必要跟你說謊,對我又沒好處。」

    聞言,溫宇倫的心情有些激動,雖然他早就已經有了這樣的猜測,但是得到證實的感覺,還是完全不一樣。

    但這樣就代表沒有所謂的生父,那雪淨為什麼還要這樣拒絕他?

    「那為什麼她當年不跟我說,還偷偷離開我?她有這麼生氣嗎……」這是他心底一直解不開也最在乎的謎。

    這個謎解開了,或許他就能知道為何雪淨一直都不願意再接受他的感情。

    錢若雅嗤哼了一聲,睨著他,「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

    「問我?」他微微一怔。

    這麼反問他,難道她也不知道原因嗎?

    「這件事你心里最清楚了。」她伸出手指戳著他的胸膛,不滿的說︰「你就算裝傻也沒有用。」

    「我裝什麼傻了?」她的話讓他一頭霧水。

    「你真的不知道?」她看他一副搞不清狀況的樣子,突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

    看他這副樣子,似乎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難道……七年前的事有蹊蹺?

    「到底有什麼問題,你可不可以一次跟我說清楚?」她的沉默,讓溫宇倫忍不住開口催促。

    七年前,一定有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發生,而這件事情就是讓雪淨離開他的原因。

    不行,如果真的是這樣,他一定要知道。

    回過神,她深吸一口氣,「這不是該由我開口說出來的,你自己去問雪淨。」

    如果真的七年前的事情,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應當由他們兩個面對面談,而不是由她這個外人來說。

    「那多謝了,我下次請你吃一頓吧。」知道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溫宇倫不再追問。

    他朝錢若雅點點頭,轉過身快步離開。

    不管七年前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情,他都要馬上找雪淨好好談談。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