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6章(2)
作者︰維倪
    帶著一顆忐忑又愧疚的心,楊雪淨走進辦公室上班。

    昨天一整個下午,她都待在溫宇倫的家,跟他在床上廝磨了一下午,根本沒回來公司上班,原本她想打電話回公司,找個借口請假,但他卻完全不給她機會,一說到公事,隨即抓她去床上「懲罰」。

    直到傍晚該去安親班接小梨了,看在女兒的份上,她才有機會讓腳踫到地板,結果不看手機還好,一看她差點昏倒。

    二十多通公司打來的未接電話?相信江小姐肯定氣炸了,她現在請假還不如上班的時候直接解釋來得快。

    今天一早起床,她就不停思索要用什麼理由解釋曠職,讓她上班的時候可以面對江姿涵,但這實在很難,畢竟昨天宇倫沖出咖啡廳追她的時候,江姿涵應該有看到,光這一點,她就很難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因為想不出好理由,一直到走進公司,她的心情都處在懊惱的狀態。

    在這家公司工作好幾年了,因為感恩江伯業沒有歧視她大學肄業,又是一個單親媽媽,還願意試用她,為此她工作認真、自學課程,且這麼多年了,還沒有遲到或早退的紀錄。

    有一次氣象局都發布台風假了,她為了趕工,還是特地到公司拿文件,就是想報答江伯業的知遇之恩,這樣的她,更別說會有曠職紀錄了。

    但是現在……她有些自責,竟然因為一個男人,壞了自己良好的上班紀錄。

    「雪淨!」丁曉愉的聲音響起,听起來頗慌張。

    下一秒,她的人已經出現在楊雪淨面前。

    看著同事一臉擔心的神情,她強打起笑容,「怎麼了?」

    「你還問我怎麼了。」丁曉愉緊張地說︰「你昨天到底跑哪兒去了?」

    「我……」

    「江小姐快氣到腦中風了。」不等她回答,丁曉愉接著繼續說︰「一整個下午火藥味十足,炮口朝著大家猛開打。」

    「是嗎?」楊雪淨嘆著氣。

    丙然,江小姐的反應如她所猜測的一樣。

    她也是一個女人,雖然沒有機靈到人人稱贊的地步,但也沒有遲鈍到感覺不出來江姿涵對宇倫有情意。

    和江姿涵共事這麼久了,多少也摸出她的性子來,昨天宇倫丟下江姿涵跑出去追她,這完全是不給江姿涵面子的事,對江姿涵來說這是莫大的恥辱,況且那時候江姿涵才剛強親了宇倫。

    可以想見,她今天有一頓狠刮要受了。

    「昨天江小姐應該打了不少通電話給你,你都沒接,我後來也偷偷打了電話給你,你還是沒接。」丁曉愉看著楊雪淨一臉哀嘆的神情,「你到底怎麼了?你跟那個溫先生認識嗎?」

    這是昨天想了很久的問題,雪淨看到江小姐和溫先生擁吻,就氣沖沖地跑出咖啡廳,然後溫先生就丟下江小姐,跑去追雪淨,然後雪淨就和溫先生消失了一整個下午……總覺得怪怪的,兩人之間像是有什麼……

    可是,雪淨跟溫先生又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他們之前也常在公司相遇,她就看不出有什麼問題,這真的很奇怪。

    「沒有。」楊雪淨很快地否決掉,她不想節外生枝。

    「沒有?」這回答讓丁曉愉頗意外,「那溫先生昨天為什麼會丟下江小姐跑出去追你?」

    「溫先生有跑去追我嗎?」她強裝訝異,反問對方。

    她現在著實能體會宇倫的用心了,果真不適合讓公司里的人知道她和宇倫的關系,不然她在這里工作就會綁手綁腳的,還會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更會被同事當成茶余飯後閑聊八卦的主角。

    這些都不說,想必光是來自江姿涵的敵意,她大概就招架不了了。

    據她了解,不管公、私事,只要被江姿涵定位成敵人,那麼她不斗倒人,是不會罷休的。

    「難道溫先生不是去追你嗎?」丁曉愉疑惑的問。

    她搖搖頭,「你想太多了,溫先生追我做什麼?」

    「可是……」

    「我跟溫先生又不熟,他丟下江小姐去追我沒必要吧?」楊雪淨邊說邊走到自己的桌位坐下,一臉自若的樣子,「你說溫先生跟著我後面跑出去,應該是巧合吧,他應該是看到熟人了。」

    「也是啦。」想想還滿有道理的,她決定放過她,「那你昨天下午到底跑到哪兒去了?怎麼找不到人?」

    楊雪淨停頓了一下,這個問題如果回答得好,她或許就可以過關了,她還可以整套拿去跟江姿涵說,但若說得不好,她麻煩就大了。

    「雪淨?」看她突然沒說話,丁曉愉喚著她。

    「沒什麼。」楊雪淨回過神,連忙謹慎的回答,「因為我昨天付錢的時候,才發現放在皮包里的身份證和信用卡都不見了,所以我很緊張地沖出去找,你看我緊張到連你在身邊都忘了交代一聲。」

    「身份證和信用卡不見了?!怎麼會這樣?!」

    「就是說啊!昨天我們吃飯付帳的時候,我還有看到信用卡跟身份證都插在皮夾里啊,但是後來在咖啡廳付蛋糕錢的時候卻不見了,所以我一慌,就急忙沖出去找了。」

    「那後來找到了嗎?」

    她點點頭,「我沿著街道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後來只好先打電話到銀行報遺失,然後又去附近的派出所備案,沒想到有個好心人撿到,剛好送去派出所。」

    「是嗎?」丁曉愉拍拍她的肩膀,「有找回來就好,這種東西不見很麻煩的。」

    「是啊。」她松了一口氣,看來是度過這一關了,那也許江姿涵也會信她。

    「雖然我還是搞不清楚怎麼掉的。」

    「哎呀!東西有時候就是這樣,也不知道怎麼丟的……」丁曉愉忍不住念了她幾句,「不過你也應該打一通電話回來公司,突然消失一個下午,打你電話又沒接,也難怪江小姐怒發沖冠。」

    楊雪淨輕嘆一聲,「我想也是。」停頓一下,又繼續解釋,「我當時已經嚇壞了,根本忘記要先打電話回來公司報備,你也知道我還有女兒要養,生活本來就很拮據,身份證跟信用卡掉了,萬一被人撿去怎麼辦?後來我在派出所待到很晚,想你們都下班了,也就沒打了。」

    「不過你還是小心一點吧。」丁曉愉壓低聲音說︰「待會兒江小姐來了,你得好好跟她解釋。」

    唉,雪淨對江小姐這一場仗應該會打得很辛苦,畢竟江小姐昨天下午發了那麼大的火,不好好解釋很難讓江小姐消氣的!

    「我知道。」楊雪淨點點頭。

    「江小姐來了。」丁曉愉眼楮很利的瞄到江姿涵的身影出現在公司大門,「你保重吧。」說著,她快步離開。

    江小姐看起來情緒似乎還是很不好,她還是乖乖閃回座位工作,免得被點名就慘了。

    抬眼望向似乎一臉火氣很大的江姿涵走進公司,楊雪淨才稍稍松口氣的心,瞬間又拉起警報,開始緊張不安起來。

    真正的宣判——才要開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