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6章(1)
作者︰維倪
    跑了一小段路,溫宇倫在街角追上楊雪淨,並一把拉住了她。

    「雪淨。」他低喚著她。

    「放開我。」楊雪淨想甩開他的手,可惜沒有成功,「你快一點放開我,在街上拉拉扯扯的很難看。」

    「只要你不跑掉,我就放手。」他沒有退讓。

    她沒好氣的睨他一眼,「我的午休時間快過了,你要我站在這里不回公司,是要我曠職嗎?我可沒你這麼閑,也沒你那麼有錢,可以想上班就上班,不高興就蹺、蹺班去喝咖啡。」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她,根本不想跟他說話!

    可惡,她做什麼要跑去那家咖啡廳訂蛋糕?就算要去訂,為什麼她不晚一點或是早一點,偏偏在這個時候去,看到那該死的一幕。

    「我沒有要耽誤你時間的意思,但我必須跟你解釋剛剛發生的事。」沉著氣,溫宇倫盡量語氣平和的說。

    他知道剛剛的事她都看到了,而他不希望她誤會。

    「解釋剛才的事?」楊雪淨輕哼一聲,「剛才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她知道自己歇斯底里又沒有理智,但那又怎樣?她覺得心里的舊傷不斷被掀開,流淌出汩汩的鮮血,幾乎將她淹沒,這樣的她為什麼還需要理智!

    「你不要這樣。」他反問︰「你看到了不是嗎?」

    她如果沒看到,不會是這個反應,不過他心里也因為現在的狀況反而有些竊喜,她越是不高興,代表她越是在乎他。

    「看到什麼?」她撇過臉,不想正面回應他,「看到你和別的女人在公眾場合里摟摟抱抱?還是看到你們黏在一起忘我的擁吻?」

    明知道自己說話不公正,事情沒有她說的那麼夸張,可楊雪淨就是忍不下這口氣……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就是很生氣、很生氣,簡直生氣得想大叫,想破口大罵他一聲色胚!

    「你誤會了。」聞言,他有些失笑。看吧,她果然很在意。「你听我說,是她主動……」

    「是她主動你就該接受嗎?」打斷他的解釋,她的話一樣帶著濃濃的火氣,「那下一次她像八爪魚一樣黏在你身上,說要帶你上賓館,你也接受跟她去開房間?還是下次她說很累想去你家休息,你也……」你也答應,順便讓她沖個澡。這句未完之話她沒有說出口,不想讓人覺得她翻舊帳。

    但這說到一半的話就已經夠讓她後悔了,瞧自己這麼口無遮攔地說出這些話,分明就是顯露出她很在意的心情。

    溫宇倫注視著她惱火的怒顏,忍不住揚起了愉快的微笑,「你是在吃醋嗎?」

    「我吃醋?」她聲音輕揚,一雙眼睜得大大地瞪著他,像是他說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我吃哪一門子的醋?你哪一只眼楮看到我吃醋了?你是誰啊!」

    「不然你在生什麼氣?」

    「我在氣我自己,今天中午吃太多了,把晚餐的錢都吃掉了不行嗎?」她隨口亂找理由反駁,即便自己都覺得可笑,也不想示弱。

    他笑意加大,「你的晚餐似乎都是我在負責的,我有讓你花半毛錢嗎?」

    「我怕吃太多,到時候胖到衣服穿不下。」

    「老實講……你太瘦了,我都擔心你衣服太大件了。」

    「我……」可惡,她找不出理由了,只能怒瞪著他,「你管我這麼多做什麼?我心里有病、我愛生氣,關你什麼事。」

    「你生氣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身體狀況也會不好,你這樣我會非常擔心。」沒有強烈的語氣,他的聲音輕柔得令人心跳加速。

    「你……」她的心已經軟化了,但人還是很倔強。「其實我們只是很普通的朋友,你根本不用在意我什麼!」

    這次他是真的皺眉了,「雪淨不要賭氣,跟我好好談,我已經做到我對你的承諾了,你為什麼還要這樣?」

    「你說什麼我听不懂,我也不想懂,至于現在,我跟你也沒什麼好談。」她不自覺把心里的牆又築得更高了。

    「那你听清楚了,我再說一次。」他肅了臉色,一字一句認真的說︰「我答應了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會站在你身邊保護你,所以我剛剛馬上就沖出來攔住你、要跟你解釋,我不會亂發脾氣,因為我不希望像七年……」

    「夠了。」她抬手打斷他的話,神情不再氣憤卻轉為冷淡,「我考慮過了,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只是小梨很喜歡你,我希望你可以常來看她,就當我做為你朋友的請求。」

    他要提起七年前,她也想起七年前。

    仔細想想,楊雪淨覺得自己很可悲,她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其實她現在比誰都清楚,他跟江姿涵可能真的沒什麼,但她被自己嚇到了。

    靶情上,她變得太敏感,一點動靜她可能就承受不住,這樣的她還怎麼跟人談戀愛,更何況是……曾經背叛過她的溫宇倫。

    兩人都靜默了幾秒,卻也沒有人離開,只是看著彼此。

    直到溫宇倫先打破了沉默,他挑著眉問她,「難道在你心里,我們就只能維持這樣的關系?」其實他已經有想掐死她的沖動了。

    「不然你還希望我們會有什麼關系?」她的表情一樣淡漠。

    沉著氣,他注視著她的眼楮許久,最後他拉著她走到馬路邊。

    「你要做什麼?」他突然拉著她走向路邊的舉動,讓楊雪淨慌張地喊著。

    沒有回應她,他只是伸手攔下一部計程車,將慌張的她硬是塞進計程車後座,他自己也跟著坐進來。

    向司機說了目的地後,溫宇倫再也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也完全不理會楊雪淨的嘟嚷。

    他滿腦子都在想要如何跟她好好溝通,他不能再任由情況發展了!

    被拖到了久違卻熟悉的地方,楊雪淨直挺挺地站在大門口,一步也不想走進屋里。

    對這里,她有不好的回憶,非常不好的回憶。

    「你站在門口干麼?」看著她一副如臨大敵的警戒模樣,溫宇倫的面容沉凝下來,「難道我會吃了你不成?」

    這個女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麼?有時候莫測高深、有時候又像個孩子,但最教他難解的是,有時候會像現在這樣——像只刺蝟似的。

    這樣的她,讓他著實氣惱。

    楊雪淨不答反問。「你帶我來你家做什麼?」

    「我們之間應該好好談一談。」

    「我就說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當朋友不好嗎?」

    「不好,非常不好。」他走到她面前,一雙深遂的眼眸直直盯著,「首先,我要把剛才的事情解釋完。」

    「你跟她之間不關我的事,你不需要跟我解釋什麼。」說真的,現在已經是她自己跨不過去心里那一關,跟咖啡廳的事沒關系了。

    「就算你認為不需要,但我還是認為應該要跟你說清楚。」他不想兩個人心里有疙瘩,反正他現在已經猜不透她的心思,什麼都講清楚就是對的。「我跟江姿涵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有的只是公事,因為我們的父母認識,有意撮合我們兩個,看在我爸的份上,我才給她多一點面子……」

    「雙方家長有這個意思,而江小姐也對你有這個意思,這不是很好?」她言不由衷地說著,「你們在工作上是很好的搭檔,私下的感情可以慢慢培養,如果你們結婚了,那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她悲觀的想,那就跟別人湊成一對吧,不要再來打擾她的生活,不要再養成她的依賴,不要再讓她變成面目可憎的妒婦。

    「你是這麼想的嗎?」他明明就看穿她眼中的懊惱,感受到她的遲疑。「你說的這些,真的是出自于你內心的真心話嗎?」他不相信她真的是這麼想,他也不準她這麼想!

    他絕對不準她這次也想就這麼無情的斬斷兩人的感情。

    「我……」輕咬下唇,面對他的質問,她開始心虛。

    那些話當然是她的違心之論,她是該否認的,但……承認了,就表示她對他還有感情。

    不,她應該和他撇清關系,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承受第二次的傷害了,就當她膽小怕事她沒用好了……

    深吸一口氣,她平穩了自己的情緒,緩緩開口,「沒錯,那些是我的真心話,所以我希望……」

    她的話還沒說完,溫宇倫伸手將她拉進懷里,低頭吻住她的唇,讓她再也沒有辦法把話說完。

    楊雪淨一怔,想要掙扎卻被他牢牢鎖住。

    「放開……」她張口想說話,正好給了他一個機會。他火燙的舌鑽進她口中,與她的舌緊緊糾纏著。

    他的吻又猛又熾,唇齒間充斥著屬于他獨有的氣息,狂卷她的思緒,有一瞬間,她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

    理智上,她應該推開他的,但這是她所眷戀的男人啊!

    他的氣息與味道,縱使事隔多年,她依然沒有遺忘。明知道自己該奮力抵抗,卻陷入這樣的危情里,像飛蛾撲火一樣,傻氣卻甘願。

    舉起細瘦的手臂,她摟住他的脖子,幾近激烈地回應他。

    一個深吻結束,他的舌頭稍稍退出她的口中,唇卻仍貼著她的唇說話,「不要這樣說氣話,你不知道這樣有多傷我,當我求你,多試著相信我,如果你對我生氣,可以打我、罵我,不要選擇離開我好嗎。」

    他的話、他的情,讓她的眼角濕潤,她認輸的點了點頭。

    得到她的回應,他松了一口氣。抱起她細弱的身子,溫宇倫大步走進房間,將她輕輕放在柔軟的大床上。

    微眯起眼,他充滿**地注視著身下的她,聲音沙啞的說︰「我真的很想你……這七年來,其實我一天都沒能忘了你……」

    有一段時間,他還以為自己可以忘得了這個突然消失在他生命中的女人,想來他真是太天真了,不管花多少年都一樣,他完全做不到。

    因為他根本不想忘記這個讓他用生命去愛的女人。

    「宇倫……」

    輕嚙著她小巧的耳垂,他在她敏感的耳畔輕柔低喃,「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不要再隨便放棄我,我保證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愛你……」

    楊雪淨的身子輕顫著,耳邊听著他的輕喃低語,她愛裝堅強的心也融化了。

    她何嘗不是如此?一直想抹滅掉他在她心中的位置,但是越是想抹滅,他的形影就越清晰,她只能不斷催眠自己、告訴自己,別傻了,他是個壞男人,她不能再愛他了。

    可惜當兩人重逢時,她的情感早就越過理智,她無法漠視他的存在,無法不在乎他的一舉一動。

    她知道,她再也無法繼續欺騙自己了。

    靶受到身上的衣物被他一件件脫去,他灼熱的吻在她光luo身子每一處,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讓她如同被熾熱的火燃燒著,讓她忍不住地低低呻吟著。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