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7章(1)
作者:维倪
    看着江姿涵快步走到面前,杨雪净一颗心紧张得狂跳。

    在她的办公桌前站定,江姿涵居高临下的看她一眼,冷冷的下达命令。“到我办公室。”

    杨雪净完全不敢迟疑,随即起身跟着她身后走进办公室。

    江姿涵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杨雪净才刚把门带上,她带着不悦与质疑的声音便响起,“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释昨天下午的事。”

    杨雪净沉吟了几秒,镇定地开口解释,“我在咖啡厅付帐买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身份证和信用卡不见了,所以四处找掉到哪里了,当时我很紧张,怕会被人捡去乱用,慌张之下才会忘了打电话回公司报备,后来又去了派出所,等想到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微低着头,她饱含歉意的说:“对不起,造成大家的困扰了,下次不会了。”

    “你也知道造成困扰了?”江姿涵睨着她,情绪并没有因为她的解释而舒缓,反而更生气的样子。

    打从昨天起,她满脑子就是不停重演温宇伦丢下她、跑去追杨雪净的一幕,让她是越想越生气。

    温宇伦居然为了眼前这个人,把她一个人丢在咖啡厅?最糗的是还被另一个下属看到!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这些鬼话?”打断她的道歉,江姿涵气恼的说:“就算你没有心情打电话回公司报备一声,那我打给你的电话呢?为什么不接?打了不下十通,你一通也没接!”

    “我当时很急,所以……”

    “就算急,有急到连接个电话、花一分钟的时间报备都没有吗?”江姿涵咄咄逼人的问。

    杨雪净在心里叹着气。

    丙然,要应付江姿涵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不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只要她脾气一起来,就算有强力的理由,在她的面前都变成是强辩的鬼扯。

    “你以为这间公司是你开的吗?”江姿涵继续得理不饶人的责骂,“想上班就来上班,想跷班就不来吗?”

    “我知道我昨天下午做的不对。”虽然知道说再多也无法消除江姿涵的怒气,但杨雪净还是摆低姿态,歉意连连地说:“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下次?还有下次吗?”对方冷嗤一声,“你明天不用来了!”

    一惊,杨雪净连忙抬头,“江小姐……要开除我?”老天,这不是真的吧?江姿涵气到要开除她?!

    撇除这件事不说,她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现在居然要因为这样就开除她?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难不成是你开除我吗?”睨着她惊愣的脸,江姿涵的态度非常强势,没有转圜空间。

    不管怎么样,她就是不想看到这个女人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江小姐,我或许不是一个很尽责的员工,但是请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不会再有像昨天下午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她慌张的为自己的饭碗求情。

    她不能就这样被开除了,如果被开除,她和小梨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临时要找其他适合的新工作,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你以后会怎么做我管不着,反正公司该给你的资遣费,我会交代会计。”江姿涵冷哼,“总之你给我收拾东西,明天不必来了!”

    杨雪净叹出气来,几个深呼吸让她慌乱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点,“江小姐,我知道或许你对昨天在咖啡厅里的事情有所误会了,温先生并不是跑出去追我的,我跟他之间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

    为了保住这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她知道要把跟宇伦之间的关系撇得越干净越好。

    “他在你跑出咖啡厅后才出去的,如果他不是去追你,你怎么会知道他跟着你后面离开?”她一副完全不相信的口吻。

    “刚才晓愉跟我说的,她昨天跟我一起在咖啡厅买东西。”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江姿涵反问她。

    要她相信根本不可能!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亲耳听到温宇伦当时很亲密地喊了一声“雪净”才冲咖啡厅的。如果他不是去追人,他为什么要喊那一声?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江小姐都听不进去,也不会相信的,但是……”

    “既然知道我不会相信,那就省省口水!”她加重命令的语气,“总之你给我离开这间公司!”

    看见江姿涵眼中的强硬,杨雪净知道再怎么说都没用了,她也求助无门。

    怎么说江姿涵也是江伯业的亲生女儿加继承人,她要做这种人事决定,也没人敢反对,而江伯业近来很少管公事了,她也没办法求情。

    事已至此,宣判已定,她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我知道了。”她轻应着,接着转身要走出江姿涵的办公室。

    这样的结果,当然是她所不能接受的,但是她也无法为了保住饭碗下跪哀求,做出完全没有自尊的行为,就算她真的这么做了,江姿涵也未必会改变心意,纵使改变了,往后她待在这间公司也不可能好过的。

    与其在此为了饭碗挣扎,还不如赶快离开,另找新的工作。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会比较好过,也才能动手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当杨雪净握住门把要出去的时候,江姿涵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杨雪净,我可以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好心点告诉你,温宇伦那种男人你抓不住的,看你这小家子气的样子,他有个情妇你知道吗?”

    闻言,她握住门把的手在颤抖。

    “这件事,业界的人都知道,你随便打听就知道了,我猜他没跟那个女人结婚肯定是因为家世的关系,所以我有把握,他最后会选择我的,至于你就跟那个情妇一样——也只是这场爱情游戏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打开门,“砰”的一声,杨雪净将门关上。

    今天的她似乎又心事重重的——这是温宇伦一看到她的感觉。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他望着站在厨房忙着帮他煮咖啡的她。

    “没事。”杨雪净倒了一杯刚煮好的咖啡,走到他面前。

    接过了热呼呼的咖啡,他盯着她的脸,“但是你的表情并不是这么说的,你有心事。”

    “没想到你会看面相。”她淡淡的反驳。

    “真的是我多想了?”他放下手中的咖啡,因为看着她,唇边不自觉的扬起一抹笑。

    “没错。”冷淡的应声,她转身要离开。

    长手一伸,他拉住了她。

    杨雪净一愣,回头看他,“你要干么?”

    没有立即回答,他只是看着握在自己掌心里纤细的手,“你的手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很少人的手会改变的吧,除非老了。”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五号应该就可以了。”他轻柔的抚摸过她的无名指。

    她抽回自己的手,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他似乎在盘算着什么。“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不是打鬼主意。”他纠正她的话,并深情的说:“我只不过想帮你买一只戒指而已。”

    “不必。”他的话,立即引起她反射性的拒绝。

    买戒指给她,什么意思?难不成他想……

    温宇伦再次握住她的手,使劲一拉,将她纤瘦的身子往怀里一带,抱住她,“我觉得有必要。”

    “你发什么神经?”杨雪净挣扎着要起身,无奈圈住她的那只手臂如铜墙铁壁一般,她根本挣脱不了,“我没特别喜欢饰品,你不必浪费在我身上。”

    “这不是浪费,也不是一般的饰品,而且一定要送给你。”温宇伦紧搂她,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因为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我有想结婚的念头,除了你。”

    闻言,她的心跳像漏跳了一拍。她讶异地看着他,语气质疑的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在跟她求婚吗?

    温宇伦温柔地笑着,“我当然知道。”他深情款款看着她讶异的样子,猜测她是被自己吓到了。“我们结婚吧。”

    “我不要。”她使劲挣脱了他的怀抱,理智的站起身,“我不会跟你结婚的。”

    如果这次的求婚是七年前,她一定想都不想的答应了;如果这次的求婚,发生在她失去理智跟他缠绵的那晚,她一定会犹豫半天,最后还是答应了。

    但现在,她不会,绝对不会!

    “为什么?”面对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他皱紧了眉头。

    他以为经过那个晚上,他们俩已经算尽释前嫌、心意相通了,为什么她今天又这样?

    “没有为什么。”她回避他质问的眼神,“如果你想结婚,多的是女人想嫁给你,你不必挑上我。”

    靠着之前在公司的人际关系,她打电话问过几个客户,而这只证实江姿涵说的没错,温宇伦有个情妇这件事,是业界半公开的秘密。

    而他,还打算跟她结婚?!

    她累了,好累好累,也许是真的爱这个男人太深,她才会谈这段感情谈得这么累……她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然后问了又如何?像七年前一样大吵一架,她再带着女儿默默的消失吗?还是她要相信他说的“只是朋友”,男人很会这么说的,而这些话她还能相信吗?

    就当她胆小吧,她不想知道也不想面对了,她的最爱留给女儿就可以了。

    她怕了,她不想再伤心一次。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七年之等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维倪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