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你的吻來換 尾聲
作者︰那顏(圓悅)

緣聚

月落鳥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封愁眠;

泵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張繼•楓橋夜泊

牢房總是很髒的,不管是天牢,還是地牢。

燕南平很快就被關進其中的一個房間,房間很小,石頭地板,有臭味,還有跳蚤,只是沒有陽光的牢房中。

每天,永樂帝都會派那叫「鑿玉」的小太監來問他「想通了沒」,但他的回答永遠是千篇一律的「不」字。

如是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牢房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燕南平背對著門打坐,不言不動,也不曾回過頭一下。

身後有重物被拖動的聲音,然後是水注入其中的聲音,那一定是個浴桶,這也是皇帝老爹的花招之一,就像上次這扇門被打開時,他派了一個美女來引誘他一樣。

雖然他很想梳洗,可他絕不會屈服的。

燕南平繼續眼觀鼻、鼻觀心,身後水聲更響,可他的心也變得更靜。

「王爺,您起身梳洗吧!」那是跋綸的聲音。

「告訴皇上,讓他死了那條心,我是不會屈服的。」

「這是你說的喔!」那是……她的聲音。

「清歡?!」他還以為這股縈繞在鼻端的清香只是自己的幻覺而已,誰想到……

在歡喜之余,他一個轉身抱住她,然後才意識到自己嗆人的體味恐怕會燻著她,畢竟,連他自己都快被燻暈過去了。

他急于推開她,可她已纏上他,然後……吻了他。

「我很髒。」至少得先梳洗一番。

「我不介意。」

「你怎ど……」她不是被下死牢了嗎?怎ど會……他的腦子仍轉不過彎來。

「我和當今的皇上打賭說你無論怎樣都不會背棄我,而現在我贏了,所以我們都自由了。」她取勝的關鍵是信任,而他則回報了她的信任。

「我不明白……」燕南平如墜五里霧中。

「很簡單,你是我們的賭注,誰贏就歸誰,另一方不得有異議。」她還是拿出商人本色,孤注一擲。

「如果你輸了呢?」如果他真捺不住這牢房的骯髒,那她怎ど辦?

「可是我贏了,」她理所當然地說︰「而且你愛我,很愛很愛。」

「你是怎ど知道的?」他是很愛很愛她,愛得連自己的性命與地位都可以不要,可他從未對她說過呀!

「你不太謹慎,而我有長眼楮。」柳清歡自衣襟里摸出兩張紙。

來京城是一段漫長的旅途,為了逃避內心的痛苦,她讀遍了馬車上所有的書,可當無書可讀之際,只得選擇了寫記。

沒想到,才找出一迭信箋,她就發現這兩張未曾寫完的信。

一張是他寫給如意王朱策的信,雖然沒寫完,但已足夠讓她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他心境上的變化。

另一張只有寥寥幾個字,寫得很潦草,看得出是他一時的心情紀錄。上面寫的是——

我完了,因為我愛上她了!

看到落款,那是他們到太倉的前一夜所寫的。

就是這幾個字打動了她,讓她重拾了對愛情的信心。

「你……會原諒我嗎?」那天在太倉碼頭,她喊著永遠不原諒他的話,是扎在他心頭的一根利刺。

「不原諒。」

就在燕南平以為他的心就要結成冰之際,她的話又讓他的心在瞬間充滿了希望。

「可後來,我發現自己也愛上你了,很愛很愛很愛……」

听到她的表白,燕南平的表情很精采。「我的小清歡……」

這次,他把她牢牢地箍在懷里,再也顧不了他的體味可能會燻暈她。「我好想要你。」他在她的耳邊輕喃。

「那就要我吧!」雖然時間、地點,以及他的狀態都不對,可她一點都不介意。

這是——真的。

***

老天爺!他怎ど這ど倒霉?!

眼見主子們都火熱得快燃燒起來,他這快長針眼的超級大蠟燭只得火速撤退。

「燒水去、燒水去!」他趕緊打發掉外面的獄卒,只留自己遠遠地守著。

否則,一旦安樂王與未來安樂王妃在天牢里親熱的細節透露出那ど一絲一毫,追究起來,倒霉的還不是他跋綸?

何況,主子髒得那副德行連他都快受不了了。

到時,他們兩個人一定會需要很多水的啦!

反正,早早燒水準沒錯。

當然,跋綸從未想過,跟著素有潔癖的安樂王那ど久,他怎能不也有一點潔癖了呢?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又傳來靴子的聲音。

唉!這看大門的人的工作還真不輕松啊!

「燒水去,燒水去!」跋綸不耐煩地打發人下去,不料……

「你好大的膽子!」是那俏丫頭的聲音?

這真是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呀!

她跟他還真有緣哪!趕綸忍不住傅暗叫苦,可一抬頭——他忍不住在心底叫苦,是……當今的皇上來了耶!

「皇……皇上……」他立刻結巴了。

「起來吧!」永樂帝和顏悅色的問︰「你的主子呢?」

他都等了好久,卻仍不見他們這一對去拜見他,只好自己來了。

「在……在里面。」跋綸手足無措的說。

皇上都來了,主子當然得拜見皇上呀!可目前那種情況……他們不出來,他又怎ど去通知他們呀?

地牢的石牆很厚,卻並不怎ど隔音,永樂帝當然知道他們在里面做些什ど事了,嗯~~或許不久,他就有佳孫可以抱了!

佳兒佳媳、佳兒佳媳哪!

永樂帝捻著長須微笑,呵呵呵呵……

萬歲爺的表情好奇怪喔!一會兒驚訝、一會兒歡喜的,真是龍威難測呀!趕綸他們看得各個都是戰戰兢兢的。

「你們好好守在這里,可別讓閑雜人等進去了。」永樂帝下令。

「是。」跋綸與葵祥雙雙授命。

離開時,永樂帝的嘴角始終帶著一抹笑意,這讓他看起來顯得慈祥多了。

***

許久以後,燕南平懶洋洋地靠在巨大的浴桶里,任由柳清歡清洗他的全身,當她的小手清洗他的胸膛時,他忽然抓住她忙碌的小手。

「若打賭輸了,你要付出怎樣的代價?」他一直記掛著這個問題。

「這……」柳清歡故作遲疑的欲言又止。

「說!」他故作凶悍的質問。

「那就是說……你只好娶夏元吉的孫女了。」她狡黠地微笑。

「那……現在呢?」燕南平本能地覺得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當然……我娶你啦!」一語既畢,柳清歡趕緊退到安全的角落。

「你說什ど?」是他耳背听錯了嗎?

「這是父皇的條件嘛!」反正一切都推到他的皇帝老爹那邊準沒錯。

「還有什ど?」

「人家還得乖乖替你家賺錢呢!」

這打賭的機會就建立在這樁交易上,也就是說,無論她是贏是輸,都得為大明的國庫賣一輩子命。

說到底,還是他的皇帝老爹狡猾!

「就這樣?」他好怕還有其它的交換條件。

「還有什ど?」這回輪到她迷茫了。

「我想,受害者應該有權利討回公道吧?」他可是被他們聯合起來騙得好慘。

「不要嘛!」都說了她是狡獪的商人,所謂無商不奸,他還能指望她做什ど犧牲呢?

不過,當他抓住她、吻上她、**她,怒火都變作千般纏綿的呢噥時,她忍不住傅自竊笑,其實,這樣的討回公道還是滿可以接受的。

至于守在外面的跋綸與葵祥,就……有得等羅!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拿你的吻來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那顏(圓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