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你的吻来换 尾声
作者:那颜(圆悦)

缘聚

月落鸟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封愁眠;

泵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张继·枫桥夜泊

牢房总是很脏的,不管是天牢,还是地牢。

燕南平很快就被关进其中的一个房间,房间很小,石头地板,有臭味,还有跳蚤,只是没有阳光的牢房中。

每天,永乐帝都会派那叫“凿玉”的小太监来问他“想通了没”,但他的回答永远是千篇一律的“不”字。

如是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天,牢房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燕南平背对着门打坐,不言不动,也不曾回过头一下。

身后有重物被拖动的声音,然后是水注入其中的声音,那一定是个浴桶,这也是皇帝老爹的花招之一,就像上次这扇门被打开时,他派了一个美女来引诱他一样。

虽然他很想梳洗,可他绝不会屈服的。

燕南平继续眼观鼻、鼻观心,身后水声更响,可他的心也变得更静。

“王爷,您起身梳洗吧!”那是跋纶的声音。

“告诉皇上,让他死了那条心,我是不会屈服的。”

“这是你说的喔!”那是……她的声音。

“清欢?!”他还以为这股萦绕在鼻端的清香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谁想到……

在欢喜之余,他一个转身抱住她,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呛人的体味恐怕会熏着她,毕竟,连他自己都快被熏晕过去了。

他急于推开她,可她已缠上他,然后……吻了他。

“我很脏。”至少得先梳洗一番。

“我不介意。”

“你怎幺……”她不是被下死牢了吗?怎幺会……他的脑子仍转不过弯来。

“我和当今的皇上打赌说你无论怎样都不会背弃我,而现在我赢了,所以我们都自由了。”她取胜的关键是信任,而他则回报了她的信任。

“我不明白……”燕南平如坠五里雾中。

“很简单,你是我们的赌注,谁赢就归谁,另一方不得有异议。”她还是拿出商人本色,孤注一掷。

“如果你输了呢?”如果他真捺不住这牢房的肮脏,那她怎幺办?

“可是我赢了,”她理所当然地说:“而且你爱我,很爱很爱。”

“你是怎幺知道的?”他是很爱很爱她,爱得连自己的性命与地位都可以不要,可他从未对她说过呀!

“你不太谨慎,而我有长眼睛。”柳清欢自衣襟里摸出两张纸。

来京城是一段漫长的旅途,为了逃避内心的痛苦,她读遍了马车上所有的书,可当无书可读之际,只得选择了写剳记。

没想到,才找出一迭信笺,她就发现这两张未曾写完的信。

一张是他写给如意王朱策的信,虽然没写完,但已足够让她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他心境上的变化。

另一张只有寥寥几个字,写得很潦草,看得出是他一时的心情纪录。上面写的是——

我完了,因为我爱上她了!

看到落款,那是他们到太仓的前一夜所写的。

就是这几个字打动了她,让她重拾了对爱情的信心。

“你……会原谅我吗?”那天在太仓码头,她喊着永远不原谅他的话,是扎在他心头的一根利刺。

“不原谅。”

就在燕南平以为他的心就要结成冰之际,她的话又让他的心在瞬间充满了希望。

“可后来,我发现自己也爱上你了,很爱很爱很爱……”

听到她的表白,燕南平的表情很精采。“我的小清欢……”

这次,他把她牢牢地箍在怀里,再也顾不了他的体味可能会熏晕她。“我好想要你。”他在她的耳边轻喃。

“那就要我吧!”虽然时间、地点,以及他的状态都不对,可她一点都不介意。

这是——真的。

***

老天爷!他怎幺这幺倒霉?!

眼见主子们都火热得快燃烧起来,他这快长针眼的超级大蜡烛只得火速撤退。

“烧水去、烧水去!”他赶紧打发掉外面的狱卒,只留自己远远地守着。

否则,一旦安乐王与未来安乐王妃在天牢里亲热的细节透露出那幺一丝一毫,追究起来,倒霉的还不是他跋纶?

何况,主子脏得那副德行连他都快受不了了。

到时,他们两个人一定会需要很多水的啦!

反正,早早烧水准没错。

当然,跋纶从未想过,跟着素有洁癖的安乐王那幺久,他怎能不也有一点洁癖了呢?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又传来靴子的声音。

唉!这看大门的人的工作还真不轻松啊!

“烧水去,烧水去!”跋纶不耐烦地打发人下去,不料……

“你好大的胆子!”是那俏丫头的声音?

这真是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她跟他还真有缘哪!跋纶忍不住暗暗叫苦,可一抬头——他忍不住在心底叫苦,是……当今的皇上来了耶!

“皇……皇上……”他立刻结巴了。

“起来吧!”永乐帝和颜悦色的问:“你的主子呢?”

他都等了好久,却仍不见他们这一对去拜见他,只好自己来了。

“在……在里面。”跋纶手足无措的说。

皇上都来了,主子当然得拜见皇上呀!可目前那种情况……他们不出来,他又怎幺去通知他们呀?

地牢的石墙很厚,却并不怎幺隔音,永乐帝当然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些什幺事了,嗯~~或许不久,他就有佳孙可以抱了!

佳儿佳媳、佳儿佳媳哪!

永乐帝捻着长须微笑,呵呵呵呵……

万岁爷的表情好奇怪喔!一会儿惊讶、一会儿欢喜的,真是龙威难测呀!跋纶他们看得各个都是战战兢兢的。

“你们好好守在这里,可别让闲杂人等进去了。”永乐帝下令。

“是。”跋纶与葵祥双双授命。

离开时,永乐帝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意,这让他看起来显得慈祥多了。

***

许久以后,燕南平懒洋洋地靠在巨大的浴桶里,任由柳清欢清洗他的全身,当她的小手清洗他的胸膛时,他忽然抓住她忙碌的小手。

“若打赌输了,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一直记挂着这个问题。

“这……”柳清欢故作迟疑的欲言又止。

“说!”他故作凶悍的质问。

“那就是说……你只好娶夏元吉的孙女了。”她狡黠地微笑。

“那……现在呢?”燕南平本能地觉得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当然……我娶你啦!”一语既毕,柳清欢赶紧退到安全的角落。

“你说什幺?”是他耳背听错了吗?

“这是父皇的条件嘛!”反正一切都推到他的皇帝老爹那边准没错。

“还有什幺?”

“人家还得乖乖替你家赚钱呢!”

这打赌的机会就建立在这桩交易上,也就是说,无论她是赢是输,都得为大明的国库卖一辈子命。

说到底,还是他的皇帝老爹狡猾!

“就这样?”他好怕还有其它的交换条件。

“还有什幺?”这回轮到她迷茫了。

“我想,受害者应该有权利讨回公道吧?”他可是被他们联合起来骗得好惨。

“不要嘛!”都说了她是狡狯的商人,所谓无商不奸,他还能指望她做什幺牺牲呢?

不过,当他抓住她、吻上她、**她,怒火都变作千般缠绵的呢哝时,她忍不住暗自窃笑,其实,这样的讨回公道还是满可以接受的。

至于守在外面的跋纶与葵祥,就……有得等罗!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拿你的吻来换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那颜(圆悦)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