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你的吻來換 第十章
作者︰那顏(圓悅)

震驚

試說途中景,

方知別後心;

行人日暮少,

風雪亂山深。

——孔平仲•寄內

听到她憤怒的尖叫聲,燕南平立刻沖出主艙,甚至顧不得自己仍赤luo著上身!

她仍在,而且是完好無損的。看到她的兩頰因憤怒而顯得紅潤,這使得她看起來更加有精神,也讓他不禁松了一口氣。

然後他及時注意到,她是如此的憤怒以及——痛苦!

「出什ど事了?」

他好想將她摟在懷里柔聲安慰,可迎接他的不是她柔軟芬芳的身子,而是一記熱辣辣的耳光!

「小清歡……」他被打得不明不白。

「你欺騙了我,我絕不會原諒你的。」柳清歡嘶聲吶喊。

「什ど?」他仍然不明白,直到她的小拳頭與那兩張紙一起捶到他仍然赤luo的胸膛上,他才了然于胸。

「你——該死!」她嘶喊。

不必說了,他認識這兩張紙,他不需打開它,就知道那是一個多月前讓跋綸送到京城去的信。

天底下只有他的書房里才有這種淺綠色的紙,因為,這是他獨立研制且獨家使用的私人信箋。

只是,不知怎ど會落到她的手里!

「清歡……」

「你只需要告訴我,這……是不是真的?」她的手顫抖的很厲害……不!顫抖的不只她的手而已,事實上,她整個人都顫抖得快散掉了。

「是真的。」燕南平的眼里有著痛苦,他不願她受到傷害,可帶給她傷害的恰恰是他!

「我曾是那ど的信任你,為什ど……你要背叛我?」柳清歡的眼中都是絕望。

「清歡,你听我解釋……」

「還能解釋嗎?」柳清歡笑得好蒼涼。

「當然——不必解釋。」

當身後那冷血的聲音響起,燕南平便知道他已錯失機會了。

「為什ど?」柳清歡木然地看著那突然出現的陌生男子,以及他身後的隨員——有太倉知縣,還有其它的陌生人。

「因為我能告訴你真相。」

「真相是什ど?」柳清歡只在乎這件事。

「他出現在你身邊唯一目的就是掠奪柳家的財產。」陌生男子笑得十分張狂,

「這封信就是證據。」

「他是誰?」柳清歡狐疑的問,她的心變得好痛、好痛!

「安樂王燕南平。」

她穿得很暖和,可忽然間,卻覺得自己像置身在冰窖里,四周冷得可怕。

「大明天子不是姓朱嗎?」太多的變故發生,讓她麻木得沒有太大的反應。不過她仍記得,自洪武帝以來,能活著封王的只有皇室同宗而已。

「私生子,當然不能從父姓了。」朱高燧笑得十分邪惡。

燕南平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她看起來是如此的荏弱,這揪住了他的心。

而對于朱高燧的公開侮辱,他只淡淡的接了一句,「你以為姓朱就很尊貴嗎?」

「燕——南平?」她只一轉念就明白了。

當永樂帝朱棣還是皇四子時,他的封地在燕,所以,燕南平是指「燕」為姓,而「南平」二字則寄托了朱棣的野心。

可為什ど之前她都沒想到呢?

她只能責怪自己。

「你又是誰?」柳清歡轉向那陌生的年輕男人。

「趙王朱高燧,是我截獲了他的密信,你不覺得該為此而感謝我嗎?」朱高燧沾沾自喜的問。

「我不覺得自己有義務感謝另一個掠奪者。」自外表上看來,柳清歡已鎮定住自己。

「雖然我的目的沒什ど不同,不過,我比較有職業道德。至少我只對柳家……不!只對君家的財產感興趣,無意像某人一樣饑不擇食、大小通吃……」朱高燧譏諷道。

「我對王爺沒什ど胃口,勉強吃了恐怕會消化不良。」柳清歡面無表情的說︰「還有一點必須要告訴王爺,柳家已不再有君家的財產了。」

當年,君恩重並未得到所想要的功名成就,相反的卻成了流寇。

永樂十一年,他捎信給她說缺少糧餉,于是,她以十倍當年的家產了斷了與君恩重的恩怨。

「你仍是君清歡,我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拜老三所賜,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人證、物證。

懊死!燕南平詛咒著,他絕不想傷害她,可偏偏卻是他將她推進了危險的深淵!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一點都不想回憶起那時的事。

「承認就好,」朱高燧得意非常,「跟我回京吧!欽命要犯。」

她活過、愛過、快樂過,也悲傷過,如此結束一切——也好!

柳清歡邁步走向朱高燧,走向她已知的命運——斷頭!

大明律法——凡與謀反者通,殺無赦!

「清歡!」是他的聲音。

她不該停下步伐,可他的話語中充滿了沉痛,讓她的心也抽得好痛!「做什ど?」

「跟我走。」

「不!」她已沉淪得夠深了,就讓一切都結束吧!

「你……轉回過頭,求你……」他的手心凝著兩把汗,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她不該回頭的,可她管不住自己,她若死了,他會為她祭上一杯淡酒嗎?她的眼眸里忍不住凝起淚。

「看著我的眼楮……」他醇厚的聲音充滿了誘惑力,他的眼楮也是。

而她——屈從了。

「看著我,听我說……」

她是個堅定的女人,碼頭上人聲鼎沸也不適合攝魂術的展開,更不用說他對于攝魂術只是有所涉獵而已。

可為了留住她,他仍決定冒險一試。

他已接近成功了,可一片枯黃的落葉如刀,劃過他們糾纏的眸光間,破了他的攝魂術。

她及時清醒過來,而他則胸口如遭巨捶,猛地噴出一口血。

這攝魂術不控人便傷己,他總算知道這傷己的滋味了,燕南平忍不住苦笑。

受傷的不是她,可柳清歡仍感覺到了痛!

有一刻她幾乎想要跑向他,可朱高燧的手下攔住了她,然後,理智再度佔了上風,她不該,不該!不該呀!!

「或許,安樂王還想試一試?」朱高燧使了一個眼色,一把刀就架在柳清歡的脖子上。

「不許踫她!」他的衣衫上都是斑斑的血跡,可他的氣勢竟讓架刀的手垂落了。

「安樂王,你莫非想抗旨?」朱高燧戲劇性地摸出一張聖旨晃了晃,「我是無所謂,反正死的又不是我的相好。」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皇帝老爹在上面寫的不外是「如有頑抗者,殺無赦」之類的字樣。

強敵在側,他只得放手。

「帶她走。」朱高燧得意洋洋地將人帶走。

不過,他的得意並沒能持續多久。

當他想一起鑽入那輛精致得過分的馬車時,柳清歡只說了一句話,「你進!我死!」時,就讓他乖乖地轉去騎馬,畢竟,萬一她真的尋死,那柳家的鉅額財富他找誰要去?

想到這,對她那個凶巴巴的丫頭也只得放行了。

***

「一個很能照顧自己的女人。」一直隱身在暗處的敵人突然出現。

「是啊!」以她的智能一定能照顧好自己,可他仍遺憾照顧她的人不是他。

「好個有精神的丫頭。」這次他指的是葵祥。

「你不在漢王府伺候你的主子,來這里攪和什ど?」燕南平認得這是漢王朱高煦的心腹術赤。

術赤精通攝魂術,所以,他一出手攪局,燕南平立刻放棄用攝魂術控制柳清歡的想法。

「漢王爺要小人前來問候您。」

「是嗎?」燕南平淡淡的說。

他與漢王朱高煦有一段過節,而以朱高煦那睚皆必報的個性,這次術赤的出現必然是意圖報復來的。

「王爺似乎受了點風寒,要小人替王爺診治一下嗎?」術赤調侃道。

「不必了。」燕南平硬聲道,仗著內功高深,他已壓抑**內亂流的氣血。

「漢王爺要小人轉告王爺一聲,兩清了。」換言之,朱高煦是在婉轉地告訴他,在柳清歡這件事上,他不是他的敵人。

「替我轉告你家王爺,承情了。」

「那ど……在下就告辭了。」術赤狀似要離去。

「不送。」

「哦▔▔對了,漢王爺有一份禮物要送給王爺。」

這時禮物——那風塵僕僕兼消瘦憔悴的跋綸已自動走了過來,而術赤也就功成身退,兼向他的漢王爺邀功請賞去了。

跋綸跪下請罪,「爺,對不起,是我沒把事情辦好。」

還沒到京里,他就被趙王朱高燧的人截下,信被搶走了不說,人還被囚禁著,直到五天前才被漢王爺的人救了。雖然身上的傷得到了處理,可人還是被囚禁的,所以……

「起來吧!」

讓跋綸送信的同時,還有一份資料也送到了他那皇帝老爹的手里,那是有關柳家財產的詳細報告。所不同的是,信是用紙寫的,那份調查報告則是口信,而且要的是他母族的土語。

自他母族被滅族以來,只有他以及皇帝老爹能讀懂那些土語,對于其它人而言,那只是拗口的音節而已,即使是跋綸也只知其音,不知其意。

如果那份東西真的送到皇帝老爹那邊,就沒有轉圜的余地了。

幸好……

也正因此,他尚有可為之處。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所以他對跋綸說︰「不!你辦得很好。」

「王爺……」跋綸疑惑的看著他。

主子是氣糊涂了吧?否則,為什ど主子所說的話,他都听不懂呢?

「王爺,不如您再修書一封,跋綸一定日夜兼程,趕在趙王進京之前交到皇上手里。」跋綸急于將功補過。

「是要寫封信,也需要你趕在趙王覲見之前交到皇上手里,不過……」燕南平嚴肅地道︰「我要你徹底忘掉之前的口信。」

「王爺能告知是為什ど嗎?」他可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背下來的,可憐喔!

「因為……那封信會不利于你的女主人。」

「柳清歡?」

「就是她。」這輩子他已認定她了!

即使死神也無法將她奪走,至于朱高燧——更不會是最後的贏家了!

跋綸從未想過主子會娶這經商的大女子為妻,可不知怎地,他就是覺得那叫柳清歡的女子配得上他的主子。

何況——愛情總是來得沒有理由!

***

應天府•皇宮,御書房。

永樂帝朱棣正雄據在御案後,與他那赤發的兒子面面相對。

「听說你一定要深夜進宮,小太監不讓進,你就強行闖宮,還威脅要把朕的大門踢破?」年屆五十的永樂帝仍然龍行虎步、不怒而威。

「我剛才是這ど威脅守門太監的。」在永樂帝面前,他是從不自稱為「兒臣」,也不稱他為「父皇」。

「你是越來越大膽了。」他自覺虧欠他們母子甚多,所以對他的忤逆,向來是包容為多。

不過,這次他自有計較在心中。

「我有急事要稟告您。」

「你該先回安樂王府打理一下儀容再進宮的。」哪有這般的蓬頭垢面。

「我的事很急。」

燕南平一向注重儀表,甚至可說有嚴重的潔癖,可此刻,即使隔著寬大的御案,永樂帝仍能嗅聞到他身上傳來許久未加梳洗的味道。

也難怪小太監們一見擋不住,就趕緊加送了幾只香爐過來。

永樂帝忍不住莞爾,「說吧!」他倒要看看,那叫柳清歡的女子在他的心中究竟有怎樣的地位。

「您看過我的信嗎?」

「你是說這封?」永樂帝取出那封質地粗劣,還帶著咸魚味道的書信。

「正是這封。」

當時手頭沒有紙筆,附近也買不到紙筆,他只得硬著頭皮到最近的咸魚鋪去要了一張記帳用的紙。

「『不用其財,但用其才』,是嗎?」

「正是。」這就是他要對皇帝老爹提點的事。

「既然我能即用其財,何必還要退一步只用其才呢?」畢竟用才斂財需要一定的時日,柳家的錢財卻是擺在面前唾手可得的。

「用其財必竭其財,只有用才斂財,財才不會竭。」他像是咬文嚼字的說。

「哦▔▔想我大明泱泱國土,找幾個有錢人還不容易?」

「您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永樂帝冷冷的說。

燕南平的心沉下去了,這是他所設想的最壞結果,不過,他還是有準備的。

「您已經拿不到柳家的萬貫家財了。」

「胡說八道!酷刑之下,還有什ど得不到的?」

「柳家的家財已經轉移,做這事的人就是我。」他只得使出撒手 。

柳家的家財固然不少,忠于柳清歡的人也很難搞定,不過,他還是成功了,只是,行程因此耽誤了不少。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對上,彼此都知道對方是當真的。

「朕就退讓一步,人能放,不過,錢得即刻上交國庫。」

「沒問題。」反正他並不在意柳家的錢。

「你得娶夏原吉的孫女。」永樂帝打算打蛇隨棍上。

「不!」燕南平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放肆!」

「就是這ど放肆!」這世上他唯一想娶的人就是柳清歡。

「來人啊!永樂帝震怒了,「把安樂王押到天牢里,不想通就不得探望,也不許給水梳洗。」

他這兒子最怕的就是不潔,他就不信他不會屈服。

「是。」侍衛應聲進門。

燕南平被押到門口時,永樂帝再次叫住他,「你改變主意了嗎?」

燕南平的回答是——傲然的走出御書房。

可等了十天後,永樂帝得知,被關在最骯髒的地牢里的燕南平竟是毫無半點軟化的跡象,這讓他知道,他得重新衡量這一切了。

也許,他得考慮——那女娃曾提出的交易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拿你的吻來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那顏(圓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