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2章(2)
作者︰陳毓華
    「各位大朋友,小朋友,你們誰能告訴萌萌姊姊這是什麼?知道答案的人舉手,萌萌姊姊有小禮物送給他呦。」耳上戴著藍牙,馬尾高高地綁著,額頭的瀏海別了個水晶發夾,露出光潔圓潤的額頭,管萌萌一件貼身短T,一件棉質蝴蝶系腰短褲,露出修長的兩條腿,腳踩布鞋,摻雜在一群娃娃兵里面,儼然就是個孩子王。

    這是一家雙語教學的貴族幼稚園安排的校外教學,一個班級有兩個年輕的教師帶領著,加上管萌萌那娃娃童顏,吸楮程度百分之兩百的回頭率,讓兩位老師誤以為人家多看兩眼的是他們,虛榮得差點忘記前面的路要怎麼走了。

    一個個粉雕玉琢的國家未來主人翁,像極了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鴨子,走到哪要摸要看,有的還不忘吸吮起自己的大拇哥。

    「我知道,那是黃包車和古時候新娘子坐的轎子。」脆嫩的聲音還帶著奶氣,可是從那趾高氣揚的表情看得出來,在家里也是個受寵的小岡王。

    「你好聰明,叫什麼名字啊?」

    「哼,不告訴你!」

    「不告訴萌萌姊姊喔,不過萌萌姊姊知道你叫小佑。」她最喜歡小孩子了,從以前對哄孩子就很有一套。

    「欸,你怎麼知道的?」小佑瞪大兩顆黑水晶般的大眼楮。

    「因為我是神仙姊姊啊——」每個學生圍兜上面除了別著手帕,還有別名牌,一眼就很容易分辨,說破了,不值一毛錢啦~~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除了黃包車和轎子是全部用紙做成的,小朋友也听過紙做的教堂嗎?」

    看見許多小小的頭小雞啄米般點頭或是搖頭,她拍拍手,「不管知不知道,有沒有看過都沒關系,萌萌姊姊要告訴你們,紙張不只可以用來寫字畫圖,也可以DIY做成很多有趣的東西……」她巴拉巴拉的說不停,「接下來跟著我一起走,我們到體驗區,在那里大家可以動手做可愛的玩具……做好了可以帶回家給爸爸媽看喔,今天我們來做向日葵娃娃好了……」

    只見她像只小母雞似的帶著一群矮矮胖胖的小雞往另外一道門而去。

    避萌萌渾然不知,就在她口沫橫飛替小朋友介紹的時候,有道目光在發現她的存在以後,先是帶著驚詫確認她是不是他心里想的那個人,慢慢,看著她和小朋友們的互動,從頭到尾,一雙眼只盯著她瞧,沒放到別的地方過。

    「英大師,我們這小小的紙寮有什麼東西讓您看到眼楮都發直了的?」管璇把一杯茶端到老友眼前晃了晃,這才使得高大的男人收回了目光。

    「你皮癢了,什麼您啊您的,又不是在日本,用什麼敬語。」

    被尊稱為大師的男人,外表年輕得不符合所謂的「大師」,他理著平頭,濃而凌厲的眉毛壓得低低的,斜飛入鬢的眉峰傲慢的挑高,一看就是個不好相處的人,尤其嘴角不笑,面無表情的時候,更顯得特別凶狠霸道。

    「我狗腿是應該的,‘您’可是買買氏最大的股東,全部的員工可都是看您吃飯的。」因為交情遠遠可以追溯到少年時期,管璇偶爾也敢捋一捋這個人的虎須,不怕被雷劈……只不過,這要有個前提,那就是他們家管萌萌在的時候。

    他身邊這位英大師,根據他從小累積到大的經驗得知,這人是不會笑的,對誰也不笑,對誰都沒好臉色,獨獨一個,只對某個人放軟。

    「你給我恢復正常,要不然就給我滾遠一點。」果然,冷颼颼的冰刀甩了過來。

    避璇很哀怨的閉了嘴。

    「還有……」

    「還有?」

    「不要什麼大老板、小老板的叫,我不是買買氏的什麼股東,那筆錢我放著也是放著,只是借給你救急而已,你還是得從每年的獲利里撥出該有的紅利給我,一毛都不能少!」他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但是,也別拿一些羅哩叭唆的事情來煩他!

    「是是是,我知道了,感謝大師撥冗,辦公室里用具都準備妥當,就等您……你揮毫。」管璇手里還是抓著人家不領情的茶杯,卻也不敢再造次,恭敬地把人請進門。

    明明這小鬼……不不,在他還沒有滾過咸水,變身成英大師之前,在他家蹭飯蹭了好幾年,好吧,就算那樣,他也沒能從這個年紀小上他幾歲的小屁孩身上佔過什麼便宜,至今,還是矮他一截~~嗚~~~

    為什麼。

    百思不得其解啊。

    「她什麼時候回來的?」英曇從牙縫擠出幾個字。

    「誰?」管璇沒眼色的回問。

    英曇的眉峰動也不動,只是用深棕色的眼青了他一下。

    避璇一個冷顫,腦袋清醒如遭嚴冬白雪。「……想當然,你問的一定是萌萌,她回來兩個多月了。」

    「為什麼我不知道?」

    「蛤?你不知道……為什麼你得知道?我的意思是說你……」他很孬的在英曇的惡勢力下消音了。

    大師啊,您又沒有說要知道我姊的近況,再說了,在高離婚率的時代,失婚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但也不是什麼值得宣傳的事,我要敢隨便說嘴,我老爸第一個就會把我劈成柴燒的,再說了,你天高皇帝遠,誰顧得到你,天天給你通風報信啊——

    嗚,他好冤,他到底要不要這麼孬……

    他心里亂哀怨一通,還是把人帶進了專門為英曇準備的辦公室里。

    筆墨紙硯一應俱全,就等英曇大筆一揮,買買氏的嶄新招牌、匾額就可以拿去請人裱褙,然後高高掛上去,有大師加持過的招牌,用的還是自家產的宣紙,這比任何促銷活動還是廣告,都能得到更實質的效益。

    不是他吹牛,英曇的書法作品,不只享譽國際,中外收藏家都視若珍寶,每一幅作品都能在蘇富比拍出天價,更遑論地下黑市的交易有多熱絡了。

    隨隨便便幾個字,都以不是人類能想像的價格在流動。

    但是常常一字難求。

    這跟他的人難找,而且絕少曝光,有很大關系。

    他把身邊的一切瑣事,對外事宜,完全委托經紀人處理,經紀人也把關嚴格,等閑人見不到他的面,更別說聯絡了,加上他一年里頭,泰半時間隱居在西班牙隨心所欲的過日子,幾乎沒有人能清楚他的行程。

    這次若非他在美國的書法展準備開展,他老兄心血來潮的傳了個Line給管璇,要不然管璇依舊對他的行蹤一無所悉。

    英曇的狂草是一絕,但是最叫人驚嘆的是帶有濃烈個人風格的獨特楷書,按捺勾撇,那種殺伐決斷,在他宛如鋼骨的勾勒下,更叫人贊嘆。

    他的字,不只有懂得中國五千年歷史的亞洲人喜歡,洋人更是把他的字列為收藏的熱門。

    也是因為他,管璇才發現,所謂的書法大師不見得都是一腳踏進棺材,白發蒼蒼的老人才能稱為大師。

    英曇也不羅唆,鋪紙,磨墨,蘸墨,富有大將之風的字一氣呵成,揮灑自如。

    最後蓋上也是出自他自己之手的刻章。

    避璇抱著還墨汁淋灕的墨寶,「我馬上叫人,不,我自己拿去裱褙,順便叫人一起把匾額做好。」

    不過他走了誰來招呼英曇?

    「不用招呼我,這里我熟。」看見管璇欲言又止,英曇很干脆的把他打發走。

    「你不會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走人吧?」這家伙可是隨性得很,從來沒有不敢做的事,只問他要不要做,背骨得很。

    「我還沒有去和管爸、管媽打招呼,你覺得咧?」把他當什麼人了,他大老遠飛來台灣,可不是專程為了那幾個字。

    「知道了,那就好,晚上我們一起喝一杯。」管璇也知道他不喜歡那些形式上的東西,他也不羅唆,就把英曇給晾在辦公室里了。

    反正,這里也曾經是英曇的家,家人咩,用不著特別招呼。

    而且,重點是,他要的東西拿到手啦——這個比較重要……

    送走兩批游客,管萌萌頓時覺得口干舌燥,到休息室找水喝,又上過化妝室,這才走出來。

    踫到周休例假,游客比平日要多得多,攜家帶眷的小家庭,親親熱熱的情侶檔,假借名目、消化用不完的福利金出游的公司員工,退休後閑閑沒事的阿公阿嬤們,還有臨時起意的散客,就算有幾檔游客餃接得過于密集,讓她有點喘不過氣,管萌萌卻一點也不覺得累。

    從傅家出來,口袋里空空一毛錢也沒有,對未來茫然沒有頭緒的她來說,這份工作,每一分錢都彌足珍貴。

    她笑咪咪的和經過的老師傅們打招呼,沒有注意一堵高大的人牆就杵在人來人往的對面,等著她撞上來。

    ——好吧,就差那麼一咪咪。

    「啊,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先生你在這里,幸好沒有撞上,抱歉、抱歉。」搗著胸口明明就被嚇到了,也不知道是天生個性就這樣,還是爸媽教育得太好,無論遇上什麼事情,無論對錯,她管萌萌絕對是頭一個低頭道歉的人。

    通常,只要她這麼一低頭,無論誰對誰錯,大事都能化小,小事也能化無。

    只是,她納悶了。

    這位先生看起來沒有要讓一讓,或是離開的意思。

    山不動,不如她動,既然來到紙寮,都是客人,要以客為尊嘛。

    不過,他像故意似的,她往左,他也移動,她往右,他也長腿一伸,又攔住她的去向,要不是管萌萌煞車煞得緊急,幾次真的就撞進他的懷抱里了。

    「這位先生……」你想討打嗎?「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她笑她笑,以和為貴,哈哈,以和為貴。

    「你是導覽員?」他施舍般的用他高貴的指頭比了比她胸前戴的識別證。

    避萌萌發現他的聲音有力綿長,嗓音低而清晰,又帶著幾分令人分辨不出來的危險性。

    涉及公事,管萌萌很快調整態度,「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圓圓的眼楮微睜,像能透光似的肌膚泛著叫人無法眨眼的柔嫩和粉紅。

    她的眼不大卻特別有神,眸子亮得非常耀眼,襯托著精致的輪廓,加上認真誠懇的態度,有再強大防備的人也很快就會卸下心防。

    英曇過分凌厲的眉毛桀騖不馴的挑了起來,對管萌萌的眼拙非常生氣。

    她居然不認得他了。

    但是他認得。

    他一直都很清楚對她的感覺。

    她的容貌和少女時期沒有太多差別,唯一不同的是,原本青澀的女孩如今多了份成熟的韻味,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帶著說不出的風情。

    「我需要人導覽。」

    這男人穿著很簡單的天藍衫,外套深灰色的V領針織衫,包裹著長腿的磨毛長褲,蘇格蘭紋帆布鞋,年輕得不可思議,簡單無比的色彩,卻在他身上形成一種難以言喻的輕松自在。

    最懾人的是他的五官,眉太濃,眼太厲,唇太薄,氣質太野,體型剽悍,一看就知道不是誰都可以駕馭的那種人。

    這樣的人讓她想起傅閑庭。

    兩相比較,傅閑庭多了三分商人的圓滑和懂得戴面具,這個人,卻是赤luoluo的,任性妄為的,直接展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死樣子。

    這副死樣子和她記憶里的某個死小孩超像的

    不過,怎麼想起他了?

    那種感覺來得太快,卻也去得急,管萌萌散落的意識馬上又兜攏過來,「真是抱歉,我們這里導覽需要一定的人數才能為您服務,要不,我去問看看有沒有人有空,請別人來為您單獨講解,可以嗎?」

    再過二十分鐘她還有一批預約的游客啊,單獨為一個散客解說導覽,實在太不符合經濟效益了。

    「這就是你們的服務態度嗎?這叫服務至上?」英曇可不吃這一套。

    「家有家規,紙寮雖然不是什麼大公司大企業,也有規定,先生請你一定要原諒。」不希望踫到奧客,偏偏眼前就有一個。

    英曇非常露骨的皺起眉頭,下一秒卻好像忍讓了什麼似的說道︰「是你不願意,還是正好有事?」

    「我只有二十分鐘的空閑,下一批客人已經在路上了。」正確的說,這一耽擱下來,只剩下十五分又五十五秒了。

    「二十分鐘就二十分鐘。」那口氣,好像委屈了他似的。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