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3章(1)
作者︰陳毓華
    膀。

    「你在發什麼呆?」動不動就走神的習慣還在啊。「我的時間寶貴,你說好二十分鐘就要讓我覺得值二十分鐘的票價,少掉一分鐘都不可以。」

    他巍然不動的站在那,口氣非常的理所當然。

    她腦袋里那個死小孩的輪廓越來越清晰了。

    「那先生想從哪邊開始看起?」這世界充滿了大男人,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這麼強硬,她要是敢繼續推辭拒絕,被投訴,大概就是唯一的下場了。

    二十分鐘就二十分鐘,了不起就當她的撒比是好了。

    但是,二十分鐘也只能擷取精華介紹。

    「隨便,你是導覽員還問起我來了?」

    「是,那我依照動線,帶你先去參觀造紙的流程,買買氏紙寮里的手工宣紙長年外銷韓國和日本,我們的紙清透又帶著紙質該有的香氣,你要是了解整個流程,一定也會喜歡上我們家的紙。」

    忍耐、忍耐,這位先生的脾氣真的很欠揍,到底有誰能受得了這麼自我中心的個性?

    看起來應該是沒有。

    幸好她不是他什麼人,二十分鐘後就可以打發掉他,真是阿彌陀佛。

    英曇哪里知道管萌萌肚子里一堆的OS,他的眼光只鎖定她侃侃而談的唇,和避開的眼神。

    看著她,他的胸口流淌過難言的溫柔,那渴望,發自心底,源自靈魂。

    只是心里的不滿也以倍數增生,好你個管萌萌,到底是你太笨太傻,還是我就在你心中沒有半點分量?

    「請從這邊走。」被人這樣一語不發的盯著看,盯得管萌萌頭皮發麻。

    淡定淡定,她已經是在婚姻里滾過一圈的大人了,怎麼可以被一個看起來年紀就是比她小的小鬼給壓下去,輸人輸面也不能輸了氣勢。

    「你真的以自家的紙為榮?」

    「那是一定的,我們這里有最好的水,最優秀的老師傅,最強的領導人,造出來的紙也是最佳的。」

    她的唇線優美,談起自家產品,滿滿的自信洋溢在神采里,看得人目不轉楮。

    「你那頭及腰的頭發上哪去了?」他冷不防問。

    「嗄?」

    「頭發,你變笨了。」

    啊,「剪了。」

    咦,他是怎麼知道她以前留著一頭長發的?

    她來不及想,他又問了,「為什麼?」

    她的長發像緞子般光滑,他沒見過哪個女人的頭發像她那樣美麗。

    「要上班做事,那麼長的頭發不方便。」她淡淡帶過,卻也是事實。

    她很早就對那麼長的頭發不耐煩了,幾度想動刀剪掉,她那位前夫卻嚴厲禁止。

    呀,一個人要是活得連管理自己三千煩惱絲的自由都沒有,其實也挺悲哀的。

    「你聞聞看,是不是聞到了紙的香氣?」

    接下來,她專心的為英曇介紹起紙漿的原料和各種手工紙展示,盡責的做好她的導覽,再無二話。

    本嘟嘟嘟的灌下一碗曇花冰炖的清涼飲料,暑氣全消。

    「你這孩子急什麼,又沒人跟你搶。」忙著擗水餃皮的管媽看著從外面沖進來的女兒急匆匆的找東西吃,就知道她餓壞了。

    冰涼的飲料滑下肚子,整個人又活了過來。

    避萌萌從碗沿看著一只只白胖胖大餃子整齊的擺在大盤子上,「晚上吃水餃嗎?」她歡呼。

    避媽的水餃好吃,街頭巷尾都知道,吃過她手工餃子的人,沒有不回來找的,詢問度之高,讓管媽在紙寮幾乎快撐不下去的那個時候,還想要去賣水餃維持家計,管媽做人也海派,只要她心血來潮包了水餃,一定派小孩到處發送,鄰居們都是吃免驚的。

    避家在鄰里累積的軟實力,其實是很驚人的。

    避萌萌記得小時候只要一下課,跑腿的工作非她和英曇莫屬。

    不過跑腿也不是沒好處的,鄰里饅贈,有來有往,往往帶著水餃出去,什麼鹵牛肉,菜園子剛摘下來的大白菜,還有人家喜慶婚事的喜餅,他們家也都沒少吃過。

    只有那個老是冷眼看她的英曇,看著她來者不拒的什麼都往肚子塞,除了藐視,還會冷颼颼的喊她胖妞。

    當然她也毫不客氣的給他巴了下去,敢笑她胖?胖總比一只養不出肉的瘦皮猴好看,起碼去到哪,人家都夸她可愛。

    想起那個沒大沒小的臭小孩,失聯那麼多年,也不知道過得好不好?想起來真是個沒良心的小鬼。

    這些年,他像人間蒸發似的,連打個電話聯絡一下也不曾,就算她嫁人了,想知道她的地址電話,只要問一下家人,怎麼會拿不到?虧她以前把他當弟弟看,雖然嘴巴嫌煩,有什麼好吃的,從來也沒忘記過他。

    只是那小子超有個性,剛來的時候,誰都不鳥,一副誰敢惹他,他就跟誰拚命的鬼樣子。

    她把空了的碗往水槽上放,洗過手,坐在管媽對面,剛剛顧著解渴和解饞,沒注意流理台上有點雜亂無章的各色食材,那豐富度,簡直可以宴客了。

    她挖起一杓餡料,幫忙包起餃子。

    「欸欸欸,不用你來,你也忙了一天,去外面看電視。」管媽看著這個搬回家住的女兒,心里也不是不高興,但是梗在心里的那個愁又說不出口。

    當父母的是一輩子操勞,就算家里不缺孩子那口飯,可女兒被人家欺負了,心里還是惱極了傅閑庭的無情無義。

    就算她知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只是那個愛操煩的心就是放不下,可憐天下父母心。

    「你也知道我不愛看那個,你女兒的賢良淑慧又不是今天才有。」

    避媽被她這二逞,頭頂上的烏雲散了不少。「還好沒生孩子。」

    「媽——」

    「當然你如果生了,老娘也一樣照養。」管媽說得豪氣干雲。

    說得也是,當年英曇那個孩子也是這麼來的。

    就算是別人家的孩子,媽也照養。

    「你是媽媽和老爸的第一個孩子,我們無論如何都希望你幸福,搬回來就搬回來,免得一南一北的,你老爸總是掛心。」

    「只有爸想我,你都沒有喔?」她不依,就是要從媽媽的嘴里掏出真心話來,小女孩愛撒嬌的模樣讓人憐惜。

    「誰說不想,你看你老媽的白頭發是為了哪個麻煩精變白的?」

    「我明天去買染發劑回來替你染頭發,保證還你一頭烏溜溜、迷人的秀發。」她見風轉舵。

    「切,我是要你多替自己打算打算,這鄉下,沒什麼好男人的。」

    「等管璇娶了老婆我就搬出去。」

    避媽翻白眼了。

    「呸,阿璇要是結婚,我會叫他搬出去!你這死丫頭就是會扭曲我的意思,氣死我了,要我說那個男人不好,咱們就換一個,下一個男人一定更好!」仔細瞧了眼女兒的臉色如常,她又往下說。

    能把黑的染成白的,女兒這種個性怎麼在外人面前就吃了大虧了呢?

    「媽——」她心里暖洋洋的,像被陽光撫過。「你不要替我操心,我自己有打算。」

    「什麼打算,說來你老媽我听听?」

    打破砂鍋問到底,管萌萌頭上三條黑線滑下,她真是敗給自己的老媽了。

    她從來就應付不了老媽,反而跟父親親昵多了。

    「媽,別提這個吧,我暫時沒想那麼遠。」

    她才從一段不愉快的婚姻中走出來,目前要考慮的,絕對不是重蹈覆轍,再找一個男人嫁,擺在她眼前的是要經濟獨立,讓自己過得更好,也讓自己和家里人都能無憂。

    她的個性很矛盾,在該面對現實的時候,很能著眼在眼前的問題,但是,也不是現實到無藥可救,起碼,就算婚姻不如意,也沒有扼殺掉她對未來的希望。

    對她來說,這就是生活,除了往前看,越挫越勇,又能怎麼辦?

    必在房間里哭,她是人,她也會,但是那樣的時間,已經過去。

    現在的她,只想往前看。

    不過這些話,現下和老媽是說不通的,她老媽該開明的時候很開明,但還是有些根深蒂固的觀念,那就是幸福的婚姻才是女人最大的保障。

    她也不否認這個,但前提是得要有個值得愛,也愛她的人不是嗎?

    愛錯人,就是人生無法挽回的悲劇了。

    悲劇沒必要一而再的上演,條條大路通羅馬,她只要堅持,一定會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來的。

    「不說這個,你還記得英曇那孩子吧?」看見女兒的臉色有異,管媽也不好一直在女兒的終身大事上面打轉,但她也只是個普通的母親,希望看到自己的兒女能幸福。

    「英曇?」

    英曇,這個名字不提起就好像沒這個人似的,今天卻一再在她的腦海里晃過,怎麼連她媽也想起這個人了。

    這也叫心有靈犀嗎?

    切,也許只是湊巧,世界上湊巧的事情多得很。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