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2章(1)
作者︰陳毓華
    這些年,她也許就在等著傅閑庭的決定。

    從昨夜到現在,整個過程,她沒有眼淚,沒有想法,唯一希望的就是傅閑庭給她一個解釋,就算那解釋再讓她難堪,她也可以接受。

    她當作這是自己五年婚姻的底線。

    但是,他並沒有給她她想要的。

    她豁然開朗了,就算堅決要自己的丈夫別再和那個女人往來,不代表以後就不會有別的女人。

    接受真的不難,只要咬牙吞下去就好了,反正,這些年,她不也忍了許多以前當小姐時不能忍的,沒想過要忍的。

    她給過他機會解釋的,是他放棄了。

    她太明白,她和傅閑庭的婚姻,這後面幾年,僅僅維系在他對她的愛,只要他能繼續全心和她過一輩子,她可以過這樣貧瘠的交友圈,沒有知心朋友,生活里只有傅閑庭的日子,只是他不知情。

    既然他不要了,那麼她也不要。

    「見鬼的成全!我只是想試探,試看看你還愛不愛我?」他震怒。

    「我愛不愛你?」字句艱難的從她嘴里吐出來,帶著說不出的冷涼。「你為什麼不直接來問我?」這些年,她的全心全意都看不到嗎?「我在不在乎你,你看不出來,體會不到嗎?」

    「你都不說誰知道!」

    她失笑,原來還是她錯了。

    「是的,我不愛你了,所以我要離婚。」這樣的豪門生活不如不要,這樣不信任她的丈夫……不如放棄吧!

    她到底是為了什麼留在這里的?

    心里翻江倒海,眼楮不知怎地就酸澀了起來。

    「離就離,」他陡然暴怒,男人的自尊大過天。「不過你要想清楚,一旦離婚,你在我這里非但拿不到一點好處,出去,掛著一個失婚婦人的名聲,不會有什麼好將來的!」

    他傅閑庭是什麼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威脅……

    避萌萌和他相處那麼久,從來不知道傅閑庭有那種表情,驚慌震怒交加,集結成惱羞成怒。

    潑婦罵街從來不是她的Style,不過他的話成了壓垮他們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事實。

    她明白了一件事,是誰說一定要吊死在一棵樹上的,這棵樹,已經讓人無法再倚靠信賴了,那就好聚好散吧。

    是啊,好聚好散……

    她辛苦維系了五年,一千八百多個日夜,就只換來這四個字。

    春暖得穿不住冬衣了。

    那是一幢看不出年紀歷史的老房子,像台灣許多沒落的老街一樣,繁華過一陣子,後來隨著都市計劃都市遷移,就業機會和年輕人外流,漸漸的沒落了。

    「買買氏紙寮」是管家上一代傳下來的家族工廠,前身是造紙廠,最輝煌時期曾經成為日本及東南亞手工書畫紙最大的供應廠,來到父親管堯的手里時除了因為時代變遷,進口紙張大量傾銷造成了傳統紙業蕭條,管堯開始轉型成觀光工廠,可惜在轉型半途還是遇上所向披靡的金融大海嘯。

    一場金融海嘯差點將管家的基業連根拔起,要不是管堯和管萌萌的弟弟苦撐,按理說買買氏早就要關門大吉了。

    當然,管萌萌那筆為數不少的聘金,也算是及時雨。

    圍牆後散出來濃郁的花香,那是昨夜開了一晚,清晨就凋謝的白曇花散發出來的味道。

    比人還要高大的枝干,泛出油光的綠葉,二十幾朵碗公大的月下美人在「喀嚓」、「喀嚓」的聲音里,一朵一朵被剪刀剪了下來,放進石桌子上的藤籃子里。

    晨光里帶著余霧,一抹窈窕的身影穿梭在種滿做紙原料的樹種園子里。

    曇花不只可以制藥,摘掉花蕊後,無論鮮食曬干都能做成非常美味的料理。

    看看數量差不多了,管萌萌提起籃子,穿過石徑,打開綠紗門,從後院進了廚房。

    廚房里,管璇正大口咬著管萌萌事先做好的總匯三明治,一口三明治,一口巷子口買的豆漿,一早起床胃口好得可以吃下一條牛。

    「怎麼那麼早起?你不是一向睡到八點?爸媽呢?也起來了嗎?」她放下籃子,打開水龍頭,洗了手,擦干後也給自己盛了一碗稀飯,雙胞胎姊弟兩人坐在木頭的餐桌前用起早點。

    「爸起來了,在前院打他的太極拳,媽和妙妙的媽晨跑去了。」管家人最優良的習慣就是喜歡運動,以往管璇一早會出門慢跑,可是自從管萌萌離婚回來娘家,他把慢跑的時間改到了傍晚。

    避萌萌知道這個雙胞胎弟弟的用心,他總以為離了婚的她會想不開,做出什麼蠢事來,不用兩只眼楮盯著,他不放心。

    其實她很想叫他不必這樣的,但是看著他至今還有些瘀青未褪的手指關節,也就吞了回去。

    結束一段婚姻,她沒有脫層皮,她老弟卻因為揍了傅閑庭,真的脫了半層皮,看他拿著豆漿的手還有些扭曲。

    「摘那麼多曇花做什麼?」

    「可以炸來給你和大家當點心吃。」造紙廠還有不少老員工。

    「你回來不只是我,大家都有口福了,不過你用不著每天起來忙這些,麥嬸那天苦著臉問我說她是不是快沒頭路了,她擔心你回來搶了她的飯碗,還有,我可不是讓你回來做苦工的。」

    他心疼的看著遇人不淑的姊姊,傅閑庭那個混蛋最好這輩子都不要再讓他撞見,只要見他一次,他就會揍他一次!

    他姊姊可是家里的獨生女,不是養給別人糟蹋欺負用的。

    暗家不要,是他們沒眼光,別人可是希罕得很。

    避萌萌噗哧一笑。

    「我會去跟麥嬸說,我只是煮頓早餐,動不了她的鐵飯碗的,叫她別急。」這個造紙廠不只有麥嬸一煮三十年,幾個造紙、烘紙的師父,就連業務,送貨,幾乎都鐵打不動,是國寶級的老員工。

    紙廠能不能永續經營下去,不只攸關他們自己一家人,還牽涉了這小鎮好幾十戶的人口要過日子。

    在買買氏最危急的時候,那些老員工沒有人開口要走,他們挺著公司,自願減薪,延長工時,毫無怨言,這也是為什麼金融危機的時候,欠銀行一大筆錢,本來已經決定要宣告破產的工廠,如今還繼續苦撐的很大一個原因。

    她阿爸常說,人與人之間,講究的就是一個信字。

    人家對他有義,他也不能對別人無信。

    這些對現代人來說有些老舊的觀念,很奇異的,扶持著他們家走過歲月更迭、花花世界里許多的改變。

    避萌萌夾了一塊醬菜,扒了一大口飯,回到娘家,連胃口都變好了,要是全家人都在飯桌上的話,她也能吃下一整碗白飯的。

    以前的她雖然住著豪宅,穿著昂貴的衣服,卻常常食不知味。

    「住得還習慣嗎?」他拍拍手,把手里的屑屑拍掉。

    「哪里有什麼習慣不習慣的,我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

    就算她一嫁五年,那嘴巴從來不說有多愛她,卻為她把從小住到出嫁的房間一直保留著的家人,那些舊回憶,撫慰了她許多無法言喻的情緒。

    對她來說,因為有家人的庇蔭,生活重頭開始,不算太難。

    避璇揉亂她的頭發。「能這樣想最好。」

    避萌萌一拍管璇的手,留下大大地一個五指印,她嗔怪的睨他一眼,「沒大沒小,我又不是小狗!」

    「母老虎回來了。」他齜牙咧嘴。

    她給他一個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那工作呢?做得上手嗎?」就算只是打工,薪水也沒辦法給得很高,但是讓她有事分心,才不會胡思亂想。

    「可以。」

    她在紙廠長大的,工廠的作業流程她熟得很,雖然只是導覽,一開始,她也努力的吸收新知識,想趕上這些年的空白,經過幾次真槍實彈磨練,總算,現在為客人介紹起紙廠的作業流程,已經是有模有樣的了。

    得到滿意的答覆,管璇滿意的點頭,「跟爸說一聲,我出門去幫一個朋友接機,會晚一點回來。」

    「沒問題!我听見外面有動靜,爸媽回來了。」她側耳听,真的是管堯的大嗓門。

    「萌萌啊,老爸給你買你最愛吃的山東大餅回來了。」

    「死老頭,萌萌說不定還在睡覺,你吼什麼吼?」

    「這老白的牛肉蔥絲大餅要趁熱吃嘛。」管堯的聲音夾了絲委屈。

    避璇翻了個白眼,他這對爸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鍋配蓋,這附近沒有哪對夫妻像他們這樣處了大半輩子還不膩的。

    他和管萌萌互看一眼,露出了然的表情,瞄了眼腕上的表,朝姊姊抬了抬手後出門去了。

    避萌萌元氣飽滿的笑容依舊逗留在唇畔,起身迎了出去。

    她的心滿滿的,暖暖的,愛包圍著她,有種叫幸福的東西在膨脹著,她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站起來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