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1章(2)
作者︰陳毓華
    避萌萌多站了一下,確認方向,然後去超市買菜,買齊了晚餐需要的材料,隨意上了公車。

    車開了,管萌萌看見映在玻璃窗上自己的臉。

    她的眼里有著茫然。

    鮑公去世得早,是婆婆一個女人把丈夫養大的,當初傅閑庭堅持要娶她,婆婆非常不諒解,年輕的她進了傅家門,完全沒想到夫妻之間,不是只有兩個人在過日子,那個家有妯娌有婆媳,甚至還有因為過得太閑,老是回娘家的姑嫂問題。

    等到她體會過一輪以後,才深刻的明白,她真的太小看婚姻了。

    可是又有哪個女孩子會在婚前看透這些?

    她是個沒家教,生不出孩子,買來不會下蛋的女人——背地里,婆婆總是這麼說她。

    那些閑言碎語怎麼可能不落入她的耳里?

    她總是一笑置之,不笑,難道要哭嗎?

    罵她沒家教,只因為她的爸媽不是什麼深門大戶,偏見的認為這樣的家庭教養不出名門閨秀;至于她把當初傅家給的聘金拿去解決父母的經濟問題,就被他們想成了是貪圖傅家榮華富貴的女人。

    沒有人考慮她的處境和感受,只把她當下蛋的母雞,和,買來的女人。

    因為她這些年沒有孩子,所以那位英明神武的婆婆就理直氣壯的幫她老公介紹女人。

    今天是哪個留學歸來的雙博士美女,改天又是哪個身家財產億來億去的豪門第幾代千金,再不濟,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遠親也能搭上線。

    她和傅閑庭的婚姻生活里充滿這些莫名其妙的第三者,而且還阻擋不了,隨便說個什麼,不孝不賢不仁不忠不義的大帽子就往你頭上扣來,扣得你生不如死,扣得你要切腹謝罪才能對得起她。

    老實說,她真的不希罕傅家少奶奶的位置。

    要不是想著既然嫁進來了,就好好過一輩子,她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回到別墅,她換了家居服,下樓來。

    歐式的廚房,一式的德國原廠廚具,金屬色調擦得光可監人。

    避萌萌走進去,系上圍裙開始料理起晚餐來。

    她不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少奶奶,即使家里有定期來打掃的清潔婦,聘有飯店式管理、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的管家,但很多事情,她不喜歡總是假別人的手,能自己來就自己來,可是看在出身高貴的婆婆眼里可就不然了,說她不懂上流少奶奶的派頭,嫌棄她是窮酸家庭養出來的孩子,全身從頭到尾帶著一股窮酸氣,看了晦氣。

    她很火,不管婆婆怎麼編派她,她都不要緊,可是說她的爸媽就不行。

    當然,為了這件事,她和婆婆鬧得很不愉快,夾在中間的傅閑庭也沒好臉色,那次冷戰,延續了好幾個月那麼久。

    時間過去,表面上,她和傅閑庭的感情依然,不好不壞,她依舊是那個對丈夫采取「無為而治」的女人,不緊迫盯人,不查勤,不會奪命連環Call找人,一旦找不到人就胡思亂想,她給他絕對的信任和自由,但是她也深深的知道,經過這些年,這些事,兩人之間的距離因為許多事情,越來越遠了。

    避萌萌笑出一抹無奈,但是手里的動作還是行雲流水的進行著,隨著時光過去,等她伸直腰,抬起頭,廚房冰箱上的小掛鐘已經過了六點。

    她煮了一頓豐富的晚餐。

    不為別的,除了傅閑庭要回來吃晚飯,今天還是他們結婚五周年紀念,另外也是她的生日。

    流理台上的火爐里煨著傅閑庭喜歡的小羔羊肉,陶鍋里湯汁翻滾的聲音攪動著空氣,靜靜的散發出美味的香氣。

    她拭淨手上的水漬,從懸掛式的彩繪玻璃櫃里拿出一個精致的透明玻璃八角瓶,把買來的花束給插上,然後加進七分滿的水。

    大根島的紅白色牡丹重重花瓣,非常美麗,擺放到長長的餐桌上。

    餐桌上鋪了她刻意挑選的桌巾,鮮花燭光裝飾,佳肴美味,一瓶紅酒,干淨得發亮的高腳酒杯,還有她準備要送給傅閑庭的結婚紀念日禮物。

    她滿意的點點頭,反身回到二樓的房間,沐浴過,重新換了一件象牙色暗藏緹花、從胸口至腰間以緹花瓣邊緣鏤空的小禮服。

    斑的腰身襯托出她縴細的腰肢和修長的腿,配上三連環的銀白手鐲,在她奶白的手腕上叮當作響,在穿衣長鏡前照了又照,這才滿意的下樓去。

    這時客廳的鐘已經七點過十分。

    她一邊拿起雜志打發時間,一邊等待快要返家的丈夫。

    時間一分一秒的消失,傅閑庭並沒有在七點半以前回來。

    桌上的飯菜已經轉涼變冷,點著的蠟燭也只剩下燭台上滿滿的燭淚。

    暗閑庭晚歸不是沒有的事,可是,今天他分明說了要回來吃飯的,她把手機拿出來反覆的看著,螢幕上沒有任何顯示。

    以往,就算他不回家也會打個電話或要秘書知會她,可是今天什麼都沒有。

    他不回來吃飯可以有千百萬個借口,可是就算再忙,沒空叫秘書轉告,動動手指,發個簡訊知會一下她,也不用幾分鐘吧?

    避萌萌一直等到了九點,家里的門鈴始終沒響。

    她疲倦的把所有的菜都收進冰箱,空著肚子踩著疲累的腳步上樓,這時,安靜了一個晚上的手機突然逼逼逼的直響,在空曠的房子里顯得非常突兀。

    她靠在樓梯扶手上,那是一個不熟悉的號碼發來的簡訊,對于陌生的電話號碼,她從來不看的,但心里一轉念,打開了那個訊息。

    訊息里有圖檔,她打開了第一張,接著,著魔似的繼續翻閱下去,二十幾張照片的男主角不是別人,是她那忘記要回家的丈夫,全是他和一個女子的親昵照片。

    兩個人近乎全luo,一幕幕,不堪入目。

    她頹然放下手機。

    那女子她有點眼熟,想了又想,才想起來,她是白天在傅閑庭車上見過的那個女人。

    原來那女人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可她的男人呢?

    他是個手段厲害,無比精明的社會精英,他怎麼會落入那樣的局里去?

    他也是心甘情願的嗎?

    也許吧,男人要是遇上一朵出色的解語花,也是會動搖的。

    他動搖了嗎?

    經過她婆婆經年累月的洗腦,和外面數也數不清的誘惑,加上他正值壯年,是男人最可口又誘人的年紀……

    她一直很相信他,可是她的信任為什麼會換來這些難堪?

    她癱然的滑坐在階梯上,捧著手機,久久沒有動。

    初初結婚時,她和傅閑庭也有過一段比蜜還要甜的日子……

    想起過往,她的臉不禁漾起薄埂紅暈,但是,今天,那些過往已經龜裂成不堪回首的往事。

    掐掉思緒,不再繼續往下想。

    她告訴自己不要急,不要胡思亂想,一個人在這里就算猜破了腦袋,鑽牛角尖也沒有用。

    但是,好你個傅閑庭,居然在結婚紀念日送她這樣的重禮,太叫人銘心刻骨了。

    她把兩腿並攏,用雙手環住,縮成一只蝦米,就這樣坐了一晚。

    次日,她紅腫著一雙眼,在快要接近中午時等到了徹夜未歸的丈夫。

    他剛硬的臉部線條沒有任何改變,進了門,沒有解釋一句自己的未歸,也仿佛沒看見她眼下的暗影,上樓盥洗去了。

    被這樣扔下,她錯愕了,但還是忍了下來。

    避萌萌坐在客廳的貴妃椅上等他,慢慢數著時鐘的秒針等待。

    她終于知道什麼叫度秒如年。

    「你有什麼事要說嗎?」從樓上下來的傅閑庭陰著張臉,已經是一身要上班的打扮。

    看起來她要不主動出擊,這件事就會變成歹戲拖棚,沒完沒了了。

    「這是什麼?」

    她叫出手機的圖檔,不哭不鬧,安靜得就像之前每一天的她,只是眼光無比陌生。

    他有些吃驚她的冷靜。

    「你是興師問罪,還是吃醋?」這女人連夫妻間簡單的吵架也不會嗎?

    他知道里面會是些什麼,但是他一點慚愧的樣子也沒有。

    他只是利用那個對他有意思,痴心妄想的女人,他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不論我是興師問罪,還是吃醋,你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答案?是或不是。」

    「你想知道什麼?」

    真是個狡猾的男人,居然反過來問她?

    「我相信自己的丈夫,這不是你會做的事。」不只有外遇,還讓人傳這樣不堪的畫面來羞辱她。

    「如果我說是酒後意外,你會信嗎?」擦槍走火,加上他有幾分蓄意,也縱容那女人把私密照傳給她看,他是做得過火了些。

    「你解釋,我就信。」

    暗閑庭的眼神錯綜復雜,怒意蒸騰上了眼。

    「我比較想知道你有沒有把我這丈夫放在眼里,我跟別的女人上床了,你不但不吃味,還好整以暇的在這里質問我,管萌萌,你到底是不是我傅閑庭的老婆?你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她冷靜得叫人惱羞成怒。

    做錯事的人明明不是她,為什麼她要在這里受人詰問?

    避萌萌掐緊了掌心。

    「你要離婚嗎?」她問。

    她這麼干脆,倒叫傅閑庭錯愕,心也涼了半截。

    「你在胡說什麼?」

    「其實我也不想,但是你有一次外遇,就會有下次,食髓知味,我沒辦法忍受這個,如果你已經決定要跟那個女人在一起,我可以成全。」離婚,她從來沒想過的事,現在卻那麼容易的脫口而出。

    她真的不想離,是不想讓住在鄉下的爸媽擔心煩惱,至于她自己,她也以為自己會大吵大鬧,甩傅閑庭耳光,也以為會痛不欲生,可是都沒有。經過一夜的沉澱和反覆思考——

    她能冷靜都源于,她早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