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1章(1)
作者︰陳毓華
    人多到要滿出來的燒烤店,在網路上受到大大的好評,星星和按贊的人數滿天飛,無論午晚,翻桌率高得嚇人,客人等著要一張桌子,要是沒有預約,對不起,拿著號碼牌,外頭慢慢等吧。

    不走貴森森的高貴裝潢風,也不是日式氣質風吃得你意猶未盡,肚子好像有飽又沒飽的,這家店走的是最受歡迎的台式澎湃類,只要你敢來,就不怕你把肚子吃撐。

    能在這吃到飽林立,戰況激烈的一級戰區存活下來,這店家怎麼說應該都有它的本事。

    沒錯。

    據說老板本身還兼漁貨商,背景雄厚,各種珍貴新鮮的海產,拍胸脯讓你吃免驚。

    大大一盤海鮮白蝦,當季烤到整條酥香、骨頭連刺一起除去的秋刀魚,多汁味美的生蠔,干貝、鮑魚,大大一壺免費鮮榨香橙飲料,听好,除了免費這點誘惑人,還可以續壺,且就算續壺,也不用花你一毛錢,完全是老板的撒比是。

    如果你還想吃點別的,沒問題,青菜、無骨雞腿肉、豚肉,九轉回腸的大腸頭、培根鳳梨……應有盡有。

    燒烤店的桌子是那種國小的桌椅,還分班級。

    坐在五年乙班的管萌萌笑著一張圓圓的隻果臉,長筷在她手下翻來舞去,把油花分布均勻的玫瑰松阪豬和香菇夾到對方和自己的盤子里,眼看就要沒有地方放了。

    不急著吃,接著又把安格斯霜降牛小排往火爐上放,不浪費一丁點火勢。

    「小薔,喏,這個很好吃,不過一定要趁熱……嘶嘶嘶,好燙,好好吃喔,你吃吃看。」

    她的聲音不高,卻是清脆干淨,听到這聲音的人就算不是第一時間看見她,也都會回過頭來找尋那麼一把好聲音是從哪里來的,她身邊的朋友常常感嘆她這嗓子不去廣播電台上班真是太浪費了。

    「喂……我說前面這位大嬸,你也差不多一點,看你餓死鬼投胎的樣子,看到肉眼楮就發光,別跟別人說你是我朋友,很丟臉的。」

    坐在管萌萌對面的方子薔艷麗的臉蛋帶著一股凌厲,是那種容貌長得好,家世驚人,野蠻女友兼女王脾氣,火辣的女生。

    她承認自己眼楮長在頭頂,求學過程,沒有哪只阿貓阿狗讓她看順眼過,讀書時,班上沒有哪個敢跟她同桌,只有一個脾氣軟趴趴的管萌萌,傻乎乎的沖著她笑,這一笑,結下孽緣,就坐了三年同桌。

    兩人能湊在一起,說起來原因無他,就個性互補。

    她脾氣嗆辣,管萌萌卻是一團棉花,無論她如何撒潑任性無理,管萌萌就是不受影響,結果,每次到最後常常是她自己內傷吐血了事。

    像現在就是。

    挨罵的人慢條斯理,笑容淺淺的,一臉無害。

    「哪有,你也知道我出門不方便……要層層報備嘛,不過,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見到你,我高興,就知道你最好,還記得我最喜歡這家燒烤,太久沒來,總要吃個夠本嘛。」

    她的身分不一樣了,想出門,要事先報備,經過批準,過了層層關卡,這才出得了門。

    「你家那個變態現在還是那副死德性嗎?也不知道跩什麼跩,有幾個錢就了不起嗎?說到底,這些都是被你慣出來的,你看你嫁給他幾年了,還把你看得像犯人似,他還真把自己當牢頭了,管萌萌,婚姻不是這個樣子的,你真的打算一輩子盲從嗎?」方子薔嗤了聲,咬了口頂級的烤鰻魚,當泄恨般。

    她不喜歡那個男人,從他的頭到腳都不喜歡,雖知道當初管萌萌是為了錢才嫁給那個男人,她還是一肚子怨氣,錢,她最多,為什麼不來找她開口,卻傻傻的把自己給賣了?

    笨!

    害她現在只能發發牢騷,吐吐口水,罵那個男人過過癮。

    「你也知道他們家是有頭有臉的,怕我出門不小心會鬧笑話,讓他們丟臉,規矩難免就多了。」訥訥的為自己申辯。

    這樣的丈夫,要不,冷淡得像她是路人,要不管頭管腳,加上事業心重,把她晾著的時候多過在一起的時候,捫心自問,偶爾也覺得悶,但是婚姻不就這麼回事?要是一直鑽牛角尖,日子怎麼過下去?

    童話故事中,情人終成眷屬以後,不管美不美麗,至少總是經過情人這道關卡,磨練後修成的正果,她和他,卻是直接跳過那一段,只是粗粗見過一面,很快就走進婚姻里了。

    利益聯姻嗎?

    也談不上,她爸媽守著一間小紙廠,傅家,卻是財大勢大,當初,家里踫到困難,要不是傅閑庭看上她,替家里解決了一大半的困難,她家也過不了那一關。說她的婚姻是場交易,是她配不上人家,她都認。

    「有頭有臉?這世界上誰沒頭沒臉了,真要比財勢,他敢來跟我家比嗎?」方子薔一說到傅閑庭就有氣,一氣就吃不下了。

    「不氣不氣,我們好不容易見面,談談你和你那一半最近進度到哪里了……」她知道方子薔熱血,什麼事情都可以和她商量,唯獨只要提到傅家,她馬上就翻臉。

    澳變話題,把方子薔的那一半拉出來救火,效果百分之一百二十。

    「呱呱呱呱呱呱……你的電話來了∼∼」這是管萌萌的鴨子手機鈴聲。

    「我听個電話。」她歉疚的說,連忙從糖果包里掏出粉粉嫩嫩的手機來,全白背蓋加上一只HelloKitty,濃濃的卡哇伊風。

    「喂∼」號碼是他的。

    「你那是什麼地方,聲音很吵。」

    「就燒烤店,我和朋友吃飯。」老公查勤了,她無奈的揚著笑臉,她出來還不到兩個小時欸,有事嗎?

    「吃完就趕快出來,你知道我不喜歡等人的。」

    「又沒有人叫你來接我。」她嘟囔。

    「你說什麼?」

    「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我都還沒有和子薔說到話。」

    「叫你出來就給我出來,不要讓我說第二次。」他對她的交友圈毫不關心。

    「明明答應過我今天的時間都是我自己的,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她嘀咕。

    避萌萌按掉了通話,把手機放回包里。

    「子薔,他在外面等我,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聚。」

    方子薔一臉不快。「就說你這樣寵他是不行的。」

    避萌萌腦海里浮現傅閑庭不耐煩時抓狂的臉,咽了咽口水,只能匆忙拿起包包,「對不起啦子薔,這次我請客,下次我們再找時間出來好不好?」

    「我要說不好,你會听話留下來嗎?」方子薔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調侃表情。

    避萌萌無辜的看她。

    「切,快滾吧你。」

    她意外在傅閑庭的車上看到一個陌生的女子。

    司機大爺的臉上已經在行雲布雨中,顯然雷陣雨很快要劈下來。

    她心里嘆氣。

    「還不上車?」口氣不好,很帶磁性的聲音總帶著一股爆烈和冰冷,常常讓人得猜他的心情指數為何。

    也難怪,若有人看不慣你日子過得平安順遂,三不五時以介紹為名,行挑撥離間之實,在你身邊安插不同的女人,你累不累?心情哪好得起來?

    被安插的那個人,除非真的種馬出身,要不然,不會有哪個男人覺得樂意的,但這麼荒唐的事,會這樣做的奇葩,不是沒有,她婆家就有兩個。

    一個是她得尊稱婆婆的那個人,一個是嫁出門,卻時不時回娘家和媽媽串成一氣,看她不順眼的小姑。

    她們不喜歡她,也不是今天才開始。

    她們不把她當傅家戶口名簿上的一分子,當媽的,也沒把兒子當一個已婚男人,尊重一下他身邊的女人。

    已婚男人的身邊是有老婆的。

    在兒子身邊放人,放個小三小四小五,一個介紹不成換一個,再接再厲,反正年輕女人多得是,這樣離譜又夸張的事一而再的發生,只能說明婆婆討厭她到骨子里去了,巴不得她和傅閑庭快快分手。

    「這次是媽?還是小姑?」她很無力的問。

    她不在乎、不在乎,對這種事情這種人生氣,一點都不值。

    打扮入時,容貌姣好的小姐很自然的坐在傅閑庭身邊的座位上,沒有半點要起身讓座的意思,見到她,更是視若無睹,看起來早就打听過傅閑庭的狀況為何了。

    這年頭的女人可勇敢了,連死會活標,都當作小菜一碟,而且完全沒把正宮放在眼里。

    「我只是順路送她回家,她什麼也不是,你別想太多。」傅閑庭輕描淡寫。

    那位小姐也不知道是臉皮夠厚,還是修養到家,臉色一僵後,索性把臉撇向外面,來個置之不理。

    都做到這種地步了,還要她不要想太多?吃定她軟弱,好說話嗎?

    為這種事情計較生氣浪費她的精神和口水,只是這種日子要什麼時候才會到頭?

    「那你就當好護花使者,把人家小姐安全的送回家吧。」人家把「風度」擺出來了,她也是知道禮尚往來的人,管她是他媽還是他妹找來的人,她們要看她鬧笑話,她偏不要如他們的意。

    「注意你說話的語氣。」這樣就翻臉,大庭廣眾的……要是他這個當丈夫的人不尊重她,還會有誰把她放在眼里?

    「我會自己搭公車回去的。」她垂下眼。

    暗閑庭看著完全沒意思上車的管萌萌,又覷了眼身邊的人,殺傷力十足的表情越發陰沉。「那麼你去超市買幾個菜,晚上我會回家吃飯,還有,別在外面逗留太久。」

    「我曉得了。」都心里五味雜陳了,他還記得要把她當小孩管,但是她已經不是孩子了,被人家管頭管腳真的不舒服。

    可是無論怎樣,她還是溫馴的點頭稱是。

    暗閑庭看著和自己結縭五年的妻子。

    溫潤如白玉的臉頰還帶著少女的氣息,漆黑彎長的眉毛,目光清湛柔美,唇瓣嬌嫩殷紅,這張臉勝在耐看,但是,打從認識她,她一直是這個樣子,要她別多說一句話,她就什麼都不問。

    你說她性子軟弱,也不是,她是有主張的,家里的一切,她打理得非常周到,布置得溫馨舒適,對他,哪件襯衫搭配什麼樣式的領帶西裝、三餐營養均衡都處理得好好,對媽媽,也是曲意承歡。

    這樣的女人有什麼不好?

    偏偏他越來越浮躁,這五年來他身邊的爛桃花一朵朵盛開,不乏母親推來的女人,他的確不耐煩,但是,他從來沒見過他的妻子對這件事做出任何反應。

    她還是一如往常的過她的日子,生活的軌道里好像什麼波瀾都沒有。

    她不怕他出軌嗎?

    她真的那麼無所謂?

    要是真的無所謂,對他不聞不問,那是不是代表她對他們的婚姻已經失去興趣了?

    他身邊多得是想跟他有進一步關系的女人,多得是……

    暗閑庭的臉色變幻,他繃著臉,踩下油門,車子絕塵而去。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