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姝謀夫 第2章(2)
作者︰井上青

彼青衿原以為渡過和蘇亮堂成親這關,從此她的古代人生就會一帆風順,但「回到」陋巷矮屋待了半個多月,隔壁的大門始終緊拴,別說人影,連半個鬼影也無,她這才驚覺事情不如她所想的那麼簡單。

現下她雖未背負通奸罪名,可擔心姑母會改變主意,押她回去成親,她還是低調的避著人群。

前幾日她終于鼓起勇氣,走到差不多隔了十戶遠的鄰居柯大嬸家,向她請教趙大哥的下落,這一問才知,他並非獵戶,而是土匪,很久都沒回來。

因他身材粗獷,是個打家劫舍的土匪,沒人敢和他當鄰居,鄰戶紛紛搬走,才會一隔隔了十戶才有鄰居。柯大嬸是因自己行動不便,是靠村人接濟的獨居老人,無處去,才沒搬離。

難怪附近空屋一堆,不過那些屋子的門都上了鎖,她也不能像選妃般,隨便挑一間自己中意的,最後還是選擇棲身在重生前住的矮屋。

話說回來,即便再好的房子她也不要,她只想窩在趙大哥家的隔壁,等著與他重逢,反正到時他會幫她修繕。

只是不知他究竟什麼時候會回來,萬一他一直不回來,那她……不,趙大哥會回來,她重生前來到矮屋時,他已經回來了,只是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她只要耐心等候,一定會等到他的。

何況這回她變聰明了,臨出府前,帶了好多銀兩,買三個月份量的饅頭都綽綽有余,現下,她只要躲好不被蘇府的人發現,外加耐心等待趙大哥歸來,那她重生後的古代人生,就會一整個幸福美滿。

夜里,冷風狂吹,顧青衿身子直發抖,不只冷,還餓呢!

原本她打算守在矮屋等郎歸,當成是在當兵吃饅頭數日子,算算了不起再吃上一個月,她的趙大哥就會現身。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三天前早上她去買饅頭時,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原不以為意,回來時順道送了兩顆饅頭給柯大嬸,進屋後才發現荷包不見了。她先去問柯大嬸有無看見她的荷包,柯大嬸說沒見著,柯大嬸眼楮不好,腿腳無力,一直坐在原位沒移動過,她想柯大嬸絕不會私吞她的荷包。

她沿路返回街上,都沒找著荷包,這才想起早上被人撞了一下,荷包肯定是被小偷扒走了。

沒有銀兩,她的生活開始發生問題,別說怕被發現不敢上街找工作掙錢,這一時半刻,也未必有人願意雇用。

前兩天她將一顆饅頭分成三份當三餐吃,昨天和今天她一餐都沒吃,原想跟柯大嬸討食,但想到柯大嬸也不好過,她何苦去與她分食,是以這兩日她只喝水充饑,就這麼餓著一餐又一餐。

雖然餓得快昏厥,但她內心仍充滿希望。

她記得和趙大哥第一次見面的情形,就和現在的情況一模一樣,在她餓了兩日、躺在床上快昏過去時,他突然現身,拿了一個饅頭要給她吃。

推算一下,雖然此刻比當初相遇的日子早了些,但既然是重生,相同的情景下,他應該會現身才是。

抱持這樣的信念,她在餓得精神恍惚之余,還是高興的微笑著,眼神迷迷蒙蒙的注視房門口,生怕錯過他進來的那一瞬間,在她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時,突然她听到說話聲和腳步聲——

「你快去看看,去呀!」

「里頭沒人。」

「房間里呢?」

「房間里?我是男的,妳讓我去表小姐的房里查看,這不妥吧!」

「哎呀,你走開,我自己去看。」

這聲音,不是秋菊嗎?顧青衿內心暗叫不妙,苦等的人不出現,不想見到的人偏偏現身。

「表小姐……」

在顧青衿眼皮闔上前,見到的人不是她朝思暮想的趙大哥,而是丫鬟秋菊,她連嘆氣都沒有力氣了,何況是掙扎逃脫,倘若因此被扛回蘇府,她餓死也不會瞑目的。

「趙大哥,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彼青衿站在趙家大門外,兩手緊貼著門板,透過門上小縫,眼巴巴的看著屋內熟悉的擺設,明知沒人,她還是天天來到門前守候,痴望能看到點什麼東西,即便是鬼影也好。

三日前,她在餓昏前,原本希冀趙大哥能現身,未料等到的人卻是秋菊,她一度還擔心秋菊若通知姑母她的落腳處,姑母會派人把她帶回蘇府,後來她才知姑母早派人查到她在這,也知道姑母用心良苦,甚至這回比她更任性,一定要讓她吃苦,還加碼讓人扒走她的荷包,就是要讓她走投無路,乖乖的自動回蘇府去。

還好秋菊太忠心了,知道愛吃的她沒錢買吃的,肯定會餓到不行,放心不下,偷偷跟著監視她的下人前來,听下人說兩日沒見到她,擔心她真成了餓死鬼,秋菊不顧會被姑母責罰,堅持進門探望,她才沒餓死,要不,可能又要勞動老天爺,賜她重生一回。

唉,一直重生也不是辦法,她還是好好把今生給過好。

她認定姑母暫時不會出手逮她,監視她的下人也不會笨得把秋菊送食物給她吃的事向姑母稟報,要不,他肯定會受到連坐處分。

但秋菊不能常來,雖然上次來看她時,臨走前偷塞了銀兩給她,但她不想害秋菊,她已打定主意,倘若明日趙大哥還不回來,她就上街去找工作,蘇府目前正忙著要幫蘇亮堂納妾,姑母暫時沒空理會她的事,她便先去打工換食,苦守陋巷等郎歸。

「妳在做什麼?」

後頭傳來一道聲音,以為是蘇顧紅派來監視的下人,顧青衿頭也沒回,不耐的揮手。「走開,別管我!」她都已和他言明,她不會跑走,他可以溜班不用成日躲在暗處監視她,何苦這麼固執,且她還得裝作不知他的存在,他這樣大剌剌出來,她如何裝得下去?

「妳是誰?」後頭那人又說話了。

「問這什麼笨問題,你會不知道我是誰?」話才說完,顧青衿就覺得後衣領被提起,雙腳瞬間騰空,整個人像只小雞般被人拎起,後知後覺的發現身後的人不是蘇府下人,她惶惶驚問︰「誰?你是誰?快放開我!」

她嚷著要他放手,他還真放,她一個重心不穩,往後跌坐在地。

她撫著發疼的**,哀叫著,「哎呀,痛死我了!是誰這麼粗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抬眼想看清是誰不分青紅皂白,一會拎人一會摔人的,正想開罵,突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她驚愣了下,仰首凝視那張蓄著落腮胡的俊臉,笑容倏地漾開。「趙大哥,你終于回來了!」

歡天喜地的呼喚聲才揚起,他手中的刀突然朝她雪白頸項一架,令她小臉上剛浮現的喜出望外表情,瞬間僵凝住。

「我不是壞人,你看我,這麼嬌小一只,手無縛雞之力的,我能干啥壞事?」

「那妳在我家門前鬼鬼祟祟的做什麼?」趙文樂一雙黑眸滿是警戒的斜睨著她,冷沉的問。

眼前這女子,看起來的確嬌小無害,倘若他只是村人口中的土匪趙大郎,他才懶得理她是誰,她愛看啥隨她看,但他真正的身份可不容許他掉以輕心,越看似無害之人,越有可能是來探他身份和任務的奸細。

「我在、在……」顧青衿望著他,內心暗叫糟,她忘了重生後,等于所有一切重來,是以他並不認得她,她又在他家門前探頭探腦,他自然會起戒心,不過很快的她就想到一個非常好的理由,縴手一指旁邊的矮屋,甜甜一笑。「我是剛搬來的新鄰居,就住在隔壁。我是來拜訪你的,可你好像都沒回來。」

既然他不認得她,索性就真的重新來過,她還告訴他,她之所以知道他這號人物,是前頭巷子口的柯大嬸告訴她的。

他半信半疑的瞅著她。「妳是邱家人?」

「不,我姓顧,名叫青衿。」她笑盈盈的回道。

「那妳為何住在邱家?」

「邱家?」顧青衿愣了下,這才意識到他在問什麼。「噢,我不認識邱家人,我只是因為那戶門沒拴,就住進去了。」

她自以為毫無破綻的說辭,听在趙文樂的耳里,頓時警戒心又起,「妳既然已經知道我是土匪,。

還敢住下?」

「我……」她靈機一動,編了個人听人同情、鬼聞鬼落淚的謊。「其實我是因為逃婚,逼不得已才躲到這里的,我的繼母心好狠,她一下子想把我賣到青樓去,一下子又想將我賣給城西的富老頭……不,傅老爺,那傅老爺已經七十好幾,我今年才十五,當他孫女都還嫌太小,我不願嫁他,就、就逃出來了。」說完,她偷偷瞥向他,面無表情、無動于衷,怎麼會這樣?

他全然不信她的話,冷瞥她一眼,涼涼的說︰「那妳得趕緊回去躲著,千萬別出來。」話落,他徑自走向自家大門,開了鎖,開門走進去。

怔愣片刻的顧青衿,不死心的驅前想再和他攀談,「趙大哥,你……」

砰的一聲關上門的聲響狠狠打斷她的話,她不敢置信的盯著兩片冰冷的門板,那個她重生前,對她溫柔體貼、呵護備至的趙大哥,怎在她重生後變了個樣,一點都不溫柔體貼,還很機車。

雖被拒于門外,但她還是對著門板,微笑的和里頭的人喊話,「趙大哥,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來拜訪你。」等了一會,確定他沒有發出任何一句要留她的話語,她只好摸摸鼻子,訕訕然離去。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姝謀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