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姝谋夫 第2章(2)
作者:井上青

彼青衿原以为渡过和苏亮堂成亲这关,从此她的古代人生就会一帆风顺,但“回到”陋巷矮屋待了半个多月,隔壁的大门始终紧拴,别说人影,连半个鬼影也无,她这才惊觉事情不如她所想的那么简单。

现下她虽未背负通奸罪名,可担心姑母会改变主意,押她回去成亲,她还是低调的避着人群。

前几日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差不多隔了十户远的邻居柯大婶家,向她请教赵大哥的下落,这一问才知,他并非猎户,而是土匪,很久都没回来。

因他身材粗犷,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没人敢和他当邻居,邻户纷纷搬走,才会一隔隔了十户才有邻居。柯大婶是因自己行动不便,是靠村人接济的独居老人,无处去,才没搬离。

难怪附近空屋一堆,不过那些屋子的门都上了锁,她也不能像选妃般,随便挑一间自己中意的,最后还是选择栖身在重生前住的矮屋。

话说回来,即便再好的房子她也不要,她只想窝在赵大哥家的隔壁,等着与他重逢,反正到时他会帮她修缮。

只是不知他究竟什么时候会回来,万一他一直不回来,那她……不,赵大哥会回来,她重生前来到矮屋时,他已经回来了,只是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她只要耐心等候,一定会等到他的。

何况这回她变聪明了,临出府前,带了好多银两,买三个月份量的馒头都绰绰有余,现下,她只要躲好不被苏府的人发现,外加耐心等待赵大哥归来,那她重生后的古代人生,就会一整个幸福美满。

夜里,冷风狂吹,顾青衿身子直发抖,不只冷,还饿呢!

原本她打算守在矮屋等郎归,当成是在当兵吃馒头数日子,算算了不起再吃上一个月,她的赵大哥就会现身。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三天前早上她去买馒头时,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原不以为意,回来时顺道送了两颗馒头给柯大婶,进屋后才发现荷包不见了。她先去问柯大婶有无看见她的荷包,柯大婶说没见着,柯大婶眼睛不好,腿脚无力,一直坐在原位没移动过,她想柯大婶绝不会私吞她的荷包。

她沿路返回街上,都没找着荷包,这才想起早上被人撞了一下,荷包肯定是被小偷扒走了。

没有银两,她的生活开始发生问题,别说怕被发现不敢上街找工作挣钱,这一时半刻,也未必有人愿意雇用。

前两天她将一颗馒头分成三份当三餐吃,昨天和今天她一餐都没吃,原想跟柯大婶讨食,但想到柯大婶也不好过,她何苦去与她分食,是以这两日她只喝水充饥,就这么饿着一餐又一餐。

虽然饿得快昏厥,但她内心仍充满希望。

她记得和赵大哥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就和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在她饿了两日、躺在床上快昏过去时,他突然现身,拿了一个馒头要给她吃。

推算一下,虽然此刻比当初相遇的日子早了些,但既然是重生,相同的情景下,他应该会现身才是。

抱持这样的信念,她在饿得精神恍惚之余,还是高兴的微笑着,眼神迷迷蒙蒙的注视房门口,生怕错过他进来的那一瞬间,在她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时,突然她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

“你快去看看,去呀!”

“里头没人。”

“房间里呢?”

“房间里?我是男的,妳让我去表小姐的房里查看,这不妥吧!”

“哎呀,你走开,我自己去看。”

这声音,不是秋菊吗?顾青衿内心暗叫不妙,苦等的人不出现,不想见到的人偏偏现身。

“表小姐……”

在顾青衿眼皮阖上前,见到的人不是她朝思暮想的赵大哥,而是丫鬟秋菊,她连叹气都没有力气了,何况是挣扎逃脱,倘若因此被扛回苏府,她饿死也不会瞑目的。

“赵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彼青衿站在赵家大门外,两手紧贴着门板,透过门上小缝,眼巴巴的看着屋内熟悉的摆设,明知没人,她还是天天来到门前守候,痴望能看到点什么东西,即便是鬼影也好。

三日前,她在饿昏前,原本希冀赵大哥能现身,未料等到的人却是秋菊,她一度还担心秋菊若通知姑母她的落脚处,姑母会派人把她带回苏府,后来她才知姑母早派人查到她在这,也知道姑母用心良苦,甚至这回比她更任性,一定要让她吃苦,还加码让人扒走她的荷包,就是要让她走投无路,乖乖的自动回苏府去。

还好秋菊太忠心了,知道爱吃的她没钱买吃的,肯定会饿到不行,放心不下,偷偷跟着监视她的下人前来,听下人说两日没见到她,担心她真成了饿死鬼,秋菊不顾会被姑母责罚,坚持进门探望,她才没饿死,要不,可能又要劳动老天爷,赐她重生一回。

唉,一直重生也不是办法,她还是好好把今生给过好。

她认定姑母暂时不会出手逮她,监视她的下人也不会笨得把秋菊送食物给她吃的事向姑母禀报,要不,他肯定会受到连坐处分。

但秋菊不能常来,虽然上次来看她时,临走前偷塞了银两给她,但她不想害秋菊,她已打定主意,倘若明日赵大哥还不回来,她就上街去找工作,苏府目前正忙着要帮苏亮堂纳妾,姑母暂时没空理会她的事,她便先去打工换食,苦守陋巷等郎归。

“妳在做什么?”

后头传来一道声音,以为是苏顾红派来监视的下人,顾青衿头也没回,不耐的挥手。“走开,别管我!”她都已和他言明,她不会跑走,他可以溜班不用成日躲在暗处监视她,何苦这么固执,且她还得装作不知他的存在,他这样大剌剌出来,她如何装得下去?

“妳是谁?”后头那人又说话了。

“问这什么笨问题,你会不知道我是谁?”话才说完,顾青衿就觉得后衣领被提起,双脚瞬间腾空,整个人像只小鸡般被人拎起,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的人不是苏府下人,她惶惶惊问:“谁?你是谁?快放开我!”

她嚷着要他放手,他还真放,她一个重心不稳,往后跌坐在地。

她抚着发疼的**,哀叫着,“哎呀,痛死我了!是谁这么粗鲁,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抬眼想看清是谁不分青红皂白,一会拎人一会摔人的,正想开骂,突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她惊愣了下,仰首凝视那张蓄着落腮胡的俊脸,笑容倏地漾开。“赵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欢天喜地的呼唤声才扬起,他手中的刀突然朝她雪白颈项一架,令她小脸上刚浮现的喜出望外表情,瞬间僵凝住。

“我不是坏人,你看我,这么娇小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能干啥坏事?”

“那妳在我家门前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赵文乐一双黑眸满是警戒的斜睨着她,冷沉的问。

眼前这女子,看起来的确娇小无害,倘若他只是村人口中的土匪赵大郎,他才懒得理她是谁,她爱看啥随她看,但他真正的身份可不容许他掉以轻心,越看似无害之人,越有可能是来探他身份和任务的奸细。

“我在、在……”顾青衿望着他,内心暗叫糟,她忘了重生后,等于所有一切重来,是以他并不认得她,她又在他家门前探头探脑,他自然会起戒心,不过很快的她就想到一个非常好的理由,纤手一指旁边的矮屋,甜甜一笑。“我是刚搬来的新邻居,就住在隔壁。我是来拜访你的,可你好像都没回来。”

既然他不认得她,索性就真的重新来过,她还告诉他,她之所以知道他这号人物,是前头巷子口的柯大婶告诉她的。

他半信半疑的瞅着她。“妳是邱家人?”

“不,我姓顾,名叫青衿。”她笑盈盈的回道。

“那妳为何住在邱家?”

“邱家?”顾青衿愣了下,这才意识到他在问什么。“噢,我不认识邱家人,我只是因为那户门没拴,就住进去了。”

她自以为毫无破绽的说辞,听在赵文乐的耳里,顿时警戒心又起,“妳既然已经知道我是土匪,。

还敢住下?”

“我……”她灵机一动,编了个人听人同情、鬼闻鬼落泪的谎。“其实我是因为逃婚,逼不得已才躲到这里的,我的继母心好狠,她一下子想把我卖到青楼去,一下子又想将我卖给城西的富老头……不,傅老爷,那傅老爷已经七十好几,我今年才十五,当他孙女都还嫌太小,我不愿嫁他,就、就逃出来了。”说完,她偷偷瞥向他,面无表情、无动于衷,怎么会这样?

他全然不信她的话,冷瞥她一眼,凉凉的说:“那妳得赶紧回去躲着,千万别出来。”话落,他径自走向自家大门,开了锁,开门走进去。

怔愣片刻的顾青衿,不死心的驱前想再和他攀谈,“赵大哥,你……”

砰的一声关上门的声响狠狠打断她的话,她不敢置信的盯着两片冰冷的门板,那个她重生前,对她温柔体贴、呵护备至的赵大哥,怎在她重生后变了个样,一点都不温柔体贴,还很机车。

虽被拒于门外,但她还是对着门板,微笑的和里头的人喊话,“赵大哥,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拜访你。”等了一会,确定他没有发出任何一句要留她的话语,她只好摸摸鼻子,讪讪然离去。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恶姝谋夫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