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姝謀夫 第2章(1)
作者︰井上青

「青衿,回來,妳快回來!」

一陣激動的叫喊聲在不遠處響起,聲音未歇,接著又有另一道焦急的輕喚聲在耳邊聒擾——

「表小姐,快起來,少爺在喚妳了。」

游離的魂魄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了回來,感覺身體承受一陣劇烈的搖晃,顧青衿突然驚醒過來,一張眼,便看見秋菊坐在她身邊,她忍不住瞠大雙眸,久久說不出話來。

「表小姐,妳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看著我?妳別嚇我……」不知所措的秋菊焦急得快哭了,頭一偏,看到可以求救的人,她急急的招手喊道︰「少爺,少爺,快來救我們。」

彼青衿的頭也跟著一偏,看到蘇亮堂站在湖岸邊,她又再次被驚駭住。

她不是得了時疫,死在趙大哥的懷中,怎麼會……莫不是又穿越了?不,秋菊和蘇亮堂都在,那就代表她沒穿越到別的地方去,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少爺,表小姐好像中邪了,一動也不動,你快來救她!」秋菊心焦如焚的喊。

等等,表小姐?秋菊怎會喊她表小姐,她該喊她大少奶奶才是,且方才秋菊說的話,她怎麼覺得非常耳熟?

暫時拋開自己究竟死了沒有的疑惑,顧青衿冷靜下來細看四周,這湖、這輕舟小船,還有岸邊的那個人……她心頭一緊,她想起來了,眼前這情景不就是她和蘇亮堂成親一個月前發生的事!

再定楮一看,原本在岸邊的蘇亮堂,情急之下已跳下水,想游過來救她們,但是……

「表哥,不要過來,快回去!」她倏地坐起身,雙手用力揮舞。

蘇亮堂是個旱鴨子,他這麼做會有生命危險的。

她想起來了,這個時間點,蘇亮堂似乎早知道老夫人和姑母已作主要讓他娶她,會帶她出來游玩,目的就是想說服她打退堂鼓,他想迎娶的是他的最愛齊燕青,而他既然對她有所要求,自然什麼事都順她,想先取悅她,再來談正事。

那時,不,這時,她還不知他的目的,穿越來古代,老待在蘇府悶得慌,能出府游玩她可樂瘋了,他說要帶她搭船游湖,但她只想自己劃船,他搖頭說危險,她故意跟他說肚子餓了,要他去買東西給她吃,他前腳一走,她馬上帶著秋菊跳上輕舟,自己劃船游湖去。

她雖不是劃船高手,但劃呀劃,輕舟也劃離岸邊朝湖中心去,膽小的秋菊害怕的僵坐在輕舟上,動也不敢動,劃得手酸的她索性躺在小船上小憩一會,輕舟在湖上輕輕地晃,像搖籃般,沒一會她就睡著了。

待蘇亮堂買了吃食返回,見她們自己劃船到湖中央,嚇得魂都飛了,驚喊著,「青衿,回來,妳快回來!」

這不是她得時疫死後,趙大哥痛徹心扉、仰首大喊的話嗎?

敝了,她明明心滿意足的死在趙大哥懷中,怎會回到這里?

回到……以前……

她心口一驚,她該不會是重生了吧?!

若是如此,老天爺對她也太眷顧了,又是穿越,又是重生的,她死了好幾遍,都沒真正死去。

「表小姐,怎麼辦,少爺快淹死了。」

秋菊的叫喊聲喚回她游離的心神,更令她確定,她是真的重生了。

當時,听見蘇亮堂在岸邊喚著她們,她躺在船上不想動,頑皮地要秋菊跟蘇亮堂說她好像中邪了,不能動。

蘇亮堂一听,二話不說就跳下水想游過來救她們,但他是旱鴨子,想當然耳沒能成功,在雙手猛拍湖面片刻,身子便往湖里沉下。

她是听到秋菊大喊「表小姐,怎麼辦,少爺快淹死了」,才知大事不妙,趕緊跳下船,游過去救他,他才沒淹死。

思及此,不敢遲疑,這次顧青衿也縱身躍入湖中,朝蘇亮堂游去,並順利救起他。

她重生的第一天就做了善事,想來該是平日有積福積德,才能獲得老天爺賜予她穿越、重生的機會,善哉!善哉!

「青衿,這回真多虧有妳,亮堂才能保住性命,妳真是亮堂和蘇家的福星。」坐在床邊的蘇顧紅滿臉欣慰的說。

然而躺在床上的顧青衿卻是越想越後悔。

原先蘇亮堂是想利用機會勸她不要嫁他,好讓他娶齊燕青當正室,結果因她奮不顧身救起他,他感激之余,便順了他娘的意思,先娶她當正室,日後再納齊燕青為妾。

早知因果如此,不管重生前或重生後,她都不會去救他,偏偏她是救人後才想到上次離府前齊燕青的「自白」。

那個和她一樣也是從現代穿越過來的齊燕青,無非就是想當正室,外加不想和別的女人共事一夫,才會想方設法一再陷害她,將她斗走,而她因為有殺千刀的通奸惡行在身,染上時疫,沒人願意理她救她,連藥也不給抓,才會活生生地死去。

那麼,只要她不嫁蘇亮堂,不跟齊燕青爭夫,直接讓齊燕青當正室,這一切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不是嗎?

嗯,自己真是聰明,她不嫁蘇亮堂,齊燕青就不會打翻醋壇子想酸死她,而且她還要去找趙大哥,趙大哥才是她真正想嫁的人。

「青衿,妳別擔心,老夫人已經請人看好日子了,一個月後,就讓妳和亮堂完婚,到時妳就是我的兒媳婦,親上加親,福喜雙添,姑母等這一天可等久了。」蘇顧紅開心的笑道。

「不,姑母,我不嫁!」顧青衿彈坐起身,猛搖頭。「既然表哥喜歡的是齊姑娘,我願意成全表哥。」

蘇顧紅表情一垮,暗罵是誰告訴她,並直言道︰「我不喜歡齊燕青,一直以來,我就只想妳當我的兒媳婦,妳別怕,有姑母給妳撐腰,就算亮堂納齊燕青為妾,我也不會讓她欺負妳的。」

她當然相信姑母待她是實實在在的好,只是大伙都小覷齊燕青,她只消使個小手段,就輕易地收服大家的心,而她就會由嬌千金、貴少奶奶,成了人人唾棄、連豬狗都不如的蕩婦。

可不是嗎,豬呀狗的,人還願意喂食牠們,可她沒人理,連奉上銀兩買吃的,小販都還不願意賣咧。

「姑母,我不是怕被齊姑娘欺負……」老實說她就是怕她,不過她想了想,改了個說法,「其實,我一直以來只把表哥當兄長看待,我不愛他,不想嫁他為妻。」

「瞧妳,說這些也不害臊。」蘇顧紅笑斥,拉起她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和藹一笑。「我當是什麼事讓妳這麼擔心呢,什麼愛不愛的,成親後做了夫妻,自然就有夫妻情。」

彼青衿無以反駁。古代人的確不太看重愛情這回事,親上加親在姑母眼中,遠比愛不愛重要上一百倍。

「可是我真的不想嫁嘛!」有理說不通,她只好用耍賴的,躺回床上躲進棉被,背對著蘇顧紅。

「妳這孩子是怎麼了?」蘇顧紅念了一句後起身,只當她是孩子氣,又念在她為了救兒子吃了好幾口湖水,還需要休養,不想太過逼她,便吩咐道︰「秋菊,好好照顧表小姐。」

「是,大夫人。」

听到蘇顧紅離去的腳步聲,顧青衿再為其任性加碼。「我不嫁!不嫁不嫁,打死我都不嫁!」

走到門邊的蘇顧紅腳步一頓,回頭想念她幾句,可又舍不得,低啐了聲,訕訕然離去。

重生後的顧青衿完全沒料到,想要離開蘇府會這麼難,難如上青天,不,甚至比上青天還難!

從她任性嚷著不嫁蘇亮堂那日,至今已七日,這些天來,她想盡各種方法欲偷偷離開蘇府,爬牆、鑽狗洞,甚至哭鬧絕食都派上場,搞得蘇府兩位夫人頭痛欲裂,偏偏她們還是不讓她走,並堅持已經決定的大婚日子不會更改。

眼見大婚之日就要到來,顧青衿這一天只好鐵了心宣布,要她成親寧可削發為尼,只差沒明白說要和蘇府斷絕關系,到底人心是肉做的,老夫人和大夫人待她如何,她清楚得很,不想說這麼狠絕的話,就是怕傷透她們的心,雖然她一再拒婚,已傷害了她們,但情義還在,倘若今日她直白說出斷絕關系,那她就是無情無義了。

她萬萬不能嫁給蘇亮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可她又不想斷恩絕義,唉,做人真難!

原本還擔心自己的優柔寡斷不能達到目的,未料——

「表小姐,妳不要走,如果妳真要走,那就帶我走吧。」秋菊哭哭啼啼的拉著顧青衿的衣袖道。

彼青衿這才回過神來,許是老夫人被她煩得太過,已批準她的求去,從這一刻起,她不再能安住于蘇府,她頓時松了一口氣。

「誰都不許跟她走!」老夫人又氣又心寒。

「對,妳們都不許跟來!」顧青衿指著丫鬟和站在一旁偷偷掉淚的奶娘。打她一進蘇府,這兩個人就跟著她,算是照顧她日常起居的。

蘇顧紅輕喟了聲,「青衿,既然妳執意不嫁,姑母也不能留妳了。」

相較于蘇顧紅的依依不舍,顧青衿倒是一副歡天喜地樣。「謝謝姑母,那我走了。」

不是她狠心,倘若她們知道內情,一定也會贊成她今日的決定。

彼青衿拎著早準備好的細軟,瀟灑的揮揮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讓一干人看得傻眼。

「妳瞧妳瞧,這丫頭沒心沒肝的,叫她走就真的走了,枉我們一直疼她像疼寶似的。」老夫人撫著發疼的額際,氣惱地道。

「娘,青衿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讓她出去吃吃苦也好,這樣她才知道住在蘇府是多麼舒服的事。」和丫鬟一起攙扶著老夫人,蘇顧紅忙不迭出聲緩頰,「我看不到一日,她便會乖乖回來了。」

這個佷女平日雖有點小任性,但一直懂得分寸,這回不知為何,死活都不嫁,拗得很,為免老夫人真動氣,她不得已只好出此下下策,趕她出去吃點苦頭,興許便能心甘情願答應嫁給兒子,死心塌地守著蘇府。

「我猜也是,她一定會回來的。」老夫人自我安慰道。

「妳們都給我听好了,誰都不許給表小姐送食物、銀兩,也不許去探望她。」蘇顧紅先說重話,後又緩聲道︰「倘若妳們真為她好,就讓她一個人在外吃點苦,日後她才會安分的待在府里,懂嗎?」

「懂。」下人們吶吶的應道。

蘇顧紅雖狠下心做這個決定,內心卻比所有人更加不舍,可為了佷女好,她還是得這麼做不可。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惡姝謀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井上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