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6章(2)
作者︰艾佟
    不管夏祈風對她是不是已經從憐憫生出男女之情,做人還是要守信用,她決定不再想東想西了,專心跟他約會,為同學會上佯裝他的女友做準備。

    可是,接觸的機會越多,越接近他的內心世界,她越覺得不安。這個男人讓她很想伸手去擁抱,可是如同她自己所言,她對夏祈風不是喜歡與否的問題,而是不該有交集。

    他們之間最根本的問題是——他不符合她的愛情條件。

    沒錯,她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牢牢記住,他條件不符,如今的一切都是假的,就連眼前的他也是假的……這樣想就對了!

    「給你。」夏祈風突然走過來,將一只近半人高的玩偶熊塞進閻秋天的懷里。

    罷剛建立起來的認知瞬間破滅,她自嘲的一笑。這麼活生生的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是假的呢?

    「你不喜歡嗎?」

    回過神來,她看了一眼懷里的玩偶熊。「這是要給我的嗎?」

    「當然,一個大男人抱著這麼一只大玩偶回家,不是很好笑嗎?」

    「不過,怎麼會有這麼大只的娃娃?」她看了一眼旁邊的夾娃娃機器,那兒肯定跑不出這麼大只的玩偶。

    他見狀笑了。「很多只小娃娃可以換一只大玩偶。」

    「你夾那麼久的娃娃就是為了換這只大玩偶?」因為他剛才忙著夾娃娃,她在旁邊閑著無聊,就開始胡思亂想,沒想到……閻秋天低下頭,下巴枕在熊玩偶的頭上,唇角因為幸福而向上飛揚。

    「雖然直接花錢比較省事,可是我想辛苦得來的更有價值。」他傾身靠向她,兩人面對面,只隔著五公分的距離,眼神變得好溫柔。「我听說女孩子都很喜歡玩偶,雖然你跟我印象中的女孩子差很多,不喜歡太女性化的東西,可是我想玩偶比較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你應該會喜歡吧。」

    她點了點頭,忍不住問︰「你說想來夜市,就是為了這個嗎?」

    「這是主因,還有一個——听說夜市是約會不能不來的地方。」

    「這是誰說的?」

    略微一頓,夏祈風難為情的搔了搔頭。「秘書說的。」

    「秘書?難道我們的約會地點都是秘書給的建議?」

    「單身太久了,我都忘了該怎麼跟女孩子約會,只好請教秘書。」

    沒想到他竟然為了這種事不恥下問,可見他有多麼重視他們之間的約會,這種感覺……真好!「秘書給你什麼建議,你就做什麼嗎?」

    「我是個好學生,而且青出于藍,更勝于藍。」他意有所指的摸了摸熊玩偶。秘書提到夜市,也提到女孩子喜歡這種東西,不過,是他將兩者連結在一起的。

    「如果知道你花那麼多心思是為了送我這個玩偶,剛剛我一定會幫你加油。」

    「來不及了,那就好好謝謝我吧。」

    「怎麼謝你?」

    他佯裝出一副很苦惱的樣子。

    柳眉一挑,閻秋天防備的瞅著他,「你不會是想趁機向我要一個大禮物吧。」

    雙手在胸前交叉,夏祈風故意挑釁的反問︰「怕了嗎?」

    「不怕,如果超過我的能力範圍,大不了耍賴。」

    「我說過了,我絕對不容許人家賴賬。」

    瞪大眼楮,她嬌嗔的說︰「你這個人是不是什麼事都要佔到便宜?」

    「那也要看對象是誰。」

    「佔便宜還要看對象?」她還是第一次听到這麼可笑的話。

    「我不喜歡的人,絕對不會佔她便宜。」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才有佔便宜的必要。

    「也就是說,你專門欺負喜歡的人?」

    他的眼神轉為深沉,聲音輕柔得像拂面而過的煦風。「對啊,我只佔自己喜歡的人便宜。」

    等一下,他剛剛說……閻秋天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嬌媚的嫣紅瞬間染上了容顏,心髒怦怦怦的好像快從胸口跳出來。「……這是笑話嗎?哪有人這樣的?」

    「我知道這種習慣很糟糕,可是沒辦法,我就是忍不住想佔你便宜。」

    她心慌意亂的轉身背對他。「我不要理你了。」

    「不要理我,我們怎麼約會?」

    「那你就不要再胡說八道了。」

    「我哪有胡說八道?不相信,你去問認識我的朋友,大家都知道我最討厭佔人家便宜了,何況若是我不喜歡的人,佔人家便宜,仇怨不是結得更深嗎?我從事的是服務業,只有想辦法跟人家建立關系,哪有跟人結怨的?」

    冷靜下來,難道忘了,即使他喜歡她,那也是出于憐憫,再說,他又不是正式向她表白,干嘛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她只要牢牢記住自己的立場——他不符合她的愛情條件,此刻,假裝听不懂他話中的含意就好了啊。

    「今天天氣好熱,我請你吃冰。」

    「這太過分了,你想用吃冰打發我嗎?」

    「我只說要請你吃冰,又沒有說是為了謝謝你送我玩偶。」閻秋天左右看了一眼,找到一家冰店,邁開腳步朝著店家前進。「你想吃冰就趕緊跟上來。」

    他快步跟過去,同時不著痕跡的牽住她的手,她因為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為之一僵,但終究沒有甩開他。

    原本面對他,她就只能任由他牽著鼻子走,如今更是招架不住了。她可以阻止自己主動張開雙手擁抱他,卻沒辦法甩開他主動伸過來的手。無論他對她懷著什麼樣的感情,他已經佔據她的心,她真的無法再佯裝平靜。

    除了約會,閻秋天的時間都被工作佔滿了,每天忙到只睡三個小時,轉眼間,就到了交貨的日子。

    這一天,她不但順利交貨,而且一個不少。若按照夏祈風的意思減半出貨,難保不會鬧出她和夏祈風關系不尋常的緋聞,為免落人口舌,還是按合約行事才好。

    不過這可累垮她了,慶幸夏祈風在交差前一個禮拜真的銷聲匿跡,只傳了簡訊關心她的工作進度,提醒她不要過于勉強。

    雖然他不是她的戀愛對象,但不能否認,此刻的她很幸福,而且期待這樣的幸福可以持續下去……她懊惱的右手握拳敲了一下腦袋瓜,怎麼會有這樣的妄想?

    「不要敲頭,小心變成笨蛋。」夏奕風笑嘻嘻的彎著腰,將臉湊到她前面。

    因為那張突然近在咫尺的俊瞼,閻秋天驚嚇的跳起來,接著又往後一跳。

    「這是什麼反應?」他不悅的噘著嘴。「看到我就不能開心一點嗎?」

    唇角抽搐了一下,她實在沒辦法對一個「麻煩」笑得出來。「真巧,怎麼會在這里遇到你?」

    「我是特地來這里等你的,知道你今天要交貨,為了慰勞你的辛苦,今天我請你吃飯。你吃過這里的日本料理嗎?超級有名喔!」

    這家伙干嘛突然對她那麼殷勤?她忍不住起了防備之心。「不用了,最近天天熬夜,我現在比較需要的是睡眠。」

    「辛苦那麼久,總要好好吃頓飯,吃飽了,我會送你回家。」

    「我每天都有好好吃飯,否則哪有體力工作。」她轉頭看了一眼停在不遠處的小貨車。「謝謝你的好意,我可以自己回家。」

    「哎呀!」他懊惱的拍了下額頭。「我真胡涂,忘了你有自己送貨的習慣,不過,飯還是要吃的,這麼重要的日子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

    真是太好笑了,為什麼她要跟他慶祝?算了,做人不要太無情,給他留點面子好了。「當一個人的腦子昏昏沉沉,只想快點回家睡覺時,實在沒有心情慶祝。」

    「你現在腦子昏昏沉沉的嗎?那更不可以開車!」

    閻秋天皺了下眉頭,索性繞過他,直接走向小貨車,見狀,他馬上反應過來的跟上去,並且搶在她前面擋住了去路。

    「你很煩,到底要干嘛?」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關系,你也不用這麼辛苦,總要讓我表示一下。」

    雙手在胸前交叉,她若有所思的打量他。「我怎麼覺得你的動機不單純?」

    「什麼動機不單純?」

    「上次莫名其妙跟我扯憐憫和喜歡的問題,現在又說要請我吃飯,你的舉動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很怪異。」不是她喜歡胡思亂想,若非出于喜歡,一個男人不會對一個女人糾纏不清,但她很確定夏奕風對她絕對沒有那種心思,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要苦苦繞著她打轉?

    「不是……好吧,我承認上次對你說了那些話,心里一直覺得很不安,就想找個機會向你道歉。可是你不讓我去蛋糕森林,又不願意接我的電話,想到你最近要交貨了,就向餐務部打听你什麼時候要來。」

    「雖然上次你說的那些話很莫名其妙,但也是一片好意,何必向我道歉?」

    「可心里就是不安啊。」

    「你在不安什麼?」

    「我怕弄巧成拙,可是又覺得很矛盾。」夏奕風苦惱的搔著頭。上次拐彎抹角的規勸秋天之後,他就後悔了,一直在想,這樣好嗎?自從大哥發生那件事至今有十幾年了,在感情方面他一直像浮萍,就算他真的對秋天因憐憫生出喜歡又怎樣,至少他願意重新打開心門,這說起來應該是一件好事,身為弟弟怎麼可以在後面搞破壞?

    可是問題又來了,秋天不是真正的單親媽媽,大哥若知道真相,會不會覺得受騙,又受到傷害?

    閻秋天忍不住翻白眼,覺得頭很痛。「你知道自己說話羅里羅唆一大堆,最後連重點在哪里都不知道的毛病嗎?」

    「是嗎?」

    嘲弄的一笑,她決定給點良心的建議。「看你的樣子比我更需要睡上一覺,還不如先回去休息,改天思緒清楚了再來找我。放心,這一次我會接你的電話。」

    「那個……其實,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關于大哥和她的事,他仔細想了又想,覺得這件事最好的解決之道就是「真相大白」,大哥知道她的真實面貌,若還想跟她有什麼發展,那不是更好嗎?

    「你果然動機不單純。」

    「不是,只是想跟你打個商量,總之,我們先進去吃飯吧,我肚子好餓。」他雙手合十,擺出一副苦苦哀求的低姿態。

    她不是個無情的人,終究松口了。「我的小貨車停在這里可以嗎?」

    「沒關系,待會兒我跟經理說一聲就可以了。」

    「那走吧。」

    當他們離開員工停車場時,兩人都沒有注意到位于二樓的觀景台一直有個觀眾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夏祈風一臉陰沉的將原本握在手上的手機放進口袋。守著這兒,原本是想等閻秋天離開時打電話給她,約她在山下的餐廳見面。

    這個禮拜想見不能見,好不容易盼到今天她要交貨了,天未亮,他就醒了,雀躍得像是第一次要出游的孩子。進了辦公室,也不時巡來這兒窺探她來了沒,好不容易看到她從小貨車跳下來,他就守在這兒,等她忙完了工作,沒想到也等到了弟弟。

    雖然不清楚他們說了什麼,但不難看出她只想甩掉奕風,不過奕風卻一直糾纏不清……他不喜歡,不管奕風是為了什麼事纏著她不放,只要有男人意圖靠近她,他就渾身不舒服。

    曾經,他想將一個女人留在身邊照顧,可是對方選擇拋棄他——用最殘酷的方法。這十幾年來,他不再想守護任何一個人,是不想再受傷,更是心如止水。然而閻秋天的出現,破壞了他內心的平靜。他曾試著漠視她的存在,可是老天爺偏偏又用另外一種方式將他們連結上,教他沒辦法再視而不見了。

    對她,不單單是喜歡,而是想擁有,想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凡有人企圖將她從他身邊帶走,他都與對方誓不兩立。

    不過,奕風明明察覺到他和閻秋天之間有什麼,還對她糾纏不清,這分明是要搞破壞。可是他了解自己的弟弟,奕風太重視他了,絕不會做這種事,除非受人逼迫授意……上一次,他們稱心如意了,可這一次,休想他會放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