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6章(1)
作者︰艾佟
    看到夏奕風出現在蛋糕森林,閻秋天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走出店外。見狀,他馬上反應過來,像個小媳婦似的跟在她身後。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公園,她轉過身便開罵,「你要我說幾遍?不要來這里,听不懂嗎?!還是說,你就是看我不順眼,非要來這里制造問題?」

    這個女人打擊他的自尊心真的是毫不手軟!「你怎麼這麼說呢?我們可是好朋友,好朋友會不相往來嗎?朋友都會互相關心了,何況是好朋友?我這個人最重視朋友了,不能天天聯絡,至少會偶爾問候。」

    「不用了,我不需要你的關心。」說真的,她很難相信他出現的目的只是單純的關心,在她看來,夏奕風和麻煩根本就是同義詞。

    他雙肩下垂,無比哀怨的瞅著她。「女人都喜歡我,為什麼你不喜歡我?」

    「我對你沒有喜歡與否的問題。」

    「可是你表現出來的樣子就是不喜歡我。還是說,你根本是為了吸引我的注意才假裝不喜歡?」

    她額上出現三條線,給了他一個白眼。「你一直都這麼自戀嗎?」

    「不管走到哪里,我總是為那個地方帶來人氣,尤其是女人,總會爭先恐後的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她們看我的目光充滿了愛慕之情,真的很難想象有人會不喜歡我。」

    「你就當我這個人腦子有問題好了。」

    「你不要隨便搪塞我,不喜歡總有原因,至少給我一個理由。」

    閻秋天實在是哭笑不得。「你這個人很唆耶,我再重申一次,對你,我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我只是不喜歡跟家庭環境太過復雜的人往來。」

    「家庭環境太過復雜?」

    「有錢人家的家庭通常比較復雜。」事實也證明如此。

    頓了一下,他終于了解的點了點頭,「我懂了,你不喜歡有錢人。」

    「也不是不喜歡,只是不屬于相同的生活圈子,很難產生共鳴,當然沒辦法湊在一起,這樣夠清楚了嗎?」

    他捕捉到希望的火花,兩眼瞬間一亮。「所以,你不會喜歡我哥,對不對?」

    「嗄?」

    「我哥絕對不會成為你談戀愛的對象,是嗎?」

    不久之前,她會毫不遲疑的點頭說是,可是現在她猶豫了……她努力維持表面上的平靜,故意沒好氣的問︰「你干嘛扯到夏祈風?」

    「你現在跟我哥一起工作,我很好奇你們兩個會不會產生愛的火花。」

    她再次送他一記白眼。「我看你日子真的太閑了,沒事想東想西,是想提早將黑發染成白發嗎?」

    「我哥不管在哪一方面都很優秀,女人很難抗拒得了他。」

    「你知道夏祈風的生活能力很糟糕嗎?」

    「生活能力……這是小事。」

    「這怎麼會是小事?連自己的生活都管理不好,如何照顧妻子和孩子?」她舉起手阻止他反駁。「我呢,是個平凡的女人,太優秀的男人對我來說是個壓力,還有,夏祈風也不會看上我,你真的是想太多了。」

    「如果我哥真的看上你呢?」

    「這個問題等發生之後,你再來問我好了。」

    「如果發生了,就來不及了。」

    他有必要搞得這麼緊張兮兮嗎?她好笑的揚起眉。「如果發生了,那又如何?不管是我喜歡夏祈風,還是他喜歡我,這都是我們兩個的事,與你無關吧。」

    「這的確是你們兩個的事,只是……」夏奕風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再多的耐性也會被他磨光,閻秋天懊惱的皺著眉。「只是什麼?你到底有完沒完,就算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你哥,他會喜歡上我嗎?別忘了,他以為我是結過婚又有孩子的女人。」

    「正因為如此,才教人擔心啊。」

    「什麼意思?」

    「沒事。」他心虛的微微偏過頭,可……這反而挑起她的好奇心。她湊上前,強迫他直視她,他下意識的又轉到另一個方向,她再湊過去……沒辦法了,他只好避重就輕的回答。「好吧,我說……你別看我哥那個人冷冰冰的,好像很不容易親近的樣子,事實上他的心最軟了,尤其憐憫弱勢的人。」

    「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憐憫我,他可能會喜歡上我嗎?」

    「應該說,他有可能錯把憐憫當成喜歡。」

    「錯把憐憫當成喜歡?」閻秋天嗤之以鼻的一笑,「又不是毛頭小子,怎麼會連憐憫和喜歡都分不清楚呢?」

    「我哥在感情方面很單純,對他來說,不喜歡,怎麼會起憐憫心?這也對啦,喜歡和憐憫本來就很容易連在一起,因為喜歡,才會心疼那個人的處境,可是順序若是顛倒,因為覺得那個人很可憐就生出感情,這就不是真正的喜歡。」

    「夠了,我不知道你對夏祈風的了解有多深,但是我相信他還不至于傻傻的分不清楚自己的情感,而要你來為他擔心。」她舉起手,示意他們之間的對話到此為止,同時邁開腳步往回走,邊走邊說︰「你不要將心思虛擲在這種沒意義的地方,還有,以後請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媽已經錯把你當成我的追求者,這讓我非常困擾!」

    走出公園,閻秋天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雖然她看起來信心滿滿,認為夏奕風杞人憂天,可是,她真的毫不在乎嗎?

    不到一個月前,她可能不在意夏祈風的心態是憐憫還是喜歡,因為對她來說,他一點意義都沒有,可是如今……

    叮當叮當……風鈴聲響起,閻母看見女兒回來了,連忙靠過去。「那個小子是不是要追你?」

    她無精打采的看了母親一眼。「不是,你別想太多了。」

    「三番兩次上這里找你,若是對你沒意思,何必呢?」

    「他再也不會出現了。」

    「你們兩個真的沒戲唱了?」

    她不想再浪費口舌了,索性拍了拍母親的肩膀,算是安慰她不要太失望,隨即回到窗邊的位子坐下,繼續想著這煩人的問題。

    夏祈風喜歡她嗎?她不知道,但不可否認,他的確只是表面上冷酷,其實內心很柔軟……不只是柔軟,甚至可以說是脆弱、縴細,因此才會耿耿于懷自己在母親眼中只是責任,而不是孩子。這樣的他,對她這「單親媽媽」確實會心生憐憫,而憐憫變成喜歡,這也經常耳聞。

    他對她的憐憫已轉變成喜歡了嗎?因憐憫而生出男女之情也是需要時間的,他們近來才有所接觸,應該還不至于進展到那個階段,現在趕緊踩煞車就沒事了……他沒事,她也會沒事嗎?

    若是不想讓錯誤發生,最好的方法當然是讓錯誤沒機會發生,換言之,只要一次又一次拒絕夏祈風提出來的約會邀約,即使曾經有過什麼,也會變得雲淡風輕。

    可是,她顯然忘了一件事,感情的事不是一個人說了算數,一邊踩煞車,另外一邊不願意踩煞車,兩邊終究會撞在一塊,何況她還是他的鐘點清潔工,他想見她一面,還不容易嗎?

    「上車。」因為不想落個公私不分的罪名,夏祈風特地等閻秋天結束打掃,準備離開之時才現身攔截。

    「我可以自己回家。」看到他,她應該要覺得驚惶失措,可此時她只想到一件事!原來她對他的思念好深好深,才一個多禮拜不見,怎麼好像過了好久好久?

    「我不是要送你回家。」

    「那我干嘛跟你上車?」

    「如果你想在這里跟我爭論這個問題,我沒有意見。」

    雖然他住在這里,可是她相信繼續耗在這里,恨不得挖地洞鑽進去的是自己,索性當個听話的孩子,乖乖坐上他的車。

    他們來到附近的河濱公園,下了車,兩人沿著河堤漫步而行。

    「你在躲我?」

    這麼直截了當的問話令她嚇了一跳,可她當然不能承認。「我干嘛躲你?」

    「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你想太多了,最近我很忙,像是要找靈感,畫卡片;還有包裝盒的廠商一定要盯緊,因為他做事總是拖拖拉拉,不過慢工出細活。總之,我要做的事很多,要不然下個月就沒辦法如期交貨了。」

    他不相信她的理由,卻寧可她是因為這個理由才疏遠他,所以道︰「交貨的前一個禮拜,我絕對不會打擾你,若是沒辦法在預定的時間交出足夠的數量,就先交一半。」

    「我這樣沒辦法專心做事。」

    「不管你有多忙,你已經答應我的事,就絕對不可以賴賬。」

    「賴賬?」

    「你現在的行為不就是賴賬嗎?借口太忙了不能約會,怎麼了解對方?」

    「我……真的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她越說越小聲,連自己都覺得很沒有說服力,怎麼讓人相信呢?

    他停下腳步,她很自然的跟著停下,他轉身看著她,很慎重的要求,「說到就要做到,我絕對不容許人家賴賬……我們今天下午去采花吧。」

    「采花?」

    「我們上陽明山采花,我听說竹子湖的海芋季很美,一直沒有機會一游。」

    「可是,竹子湖的海芋季好像結束了。」

    「只是接近尾聲,應該還可以采到海芋。」

    這個時候恐怕見不到一片綠色襯白色的海芋景觀,最多可以買到一把海芋充當「到此一游」的證據。這話,她終究沒說出口,因為他強行拉著她的手往回走。

    他們驅車來到了竹子湖,果然如她所料,沒有見到壯麗的海芋花海,只是買了一把海芋表示來過,可也因此享受了美味的食物和清新空氣,不枉此行。

    一整天下來,閻秋天真的累壞了,雖然自從上次看電影不小心睡著之後,她就暗暗立下誓言,再也不在夏祈風面前鬧笑話,可是意志力終究敵不過瞌睡蟲,在回程車上搖搖晃晃一陣之後,還是控制不了的被周公拉去下棋了。

    這一覺,睡得太舒服了,她實在不想睜開眼楮,可是外頭雷聲轟轟,淅淅瀝瀝的雨聲太吵了,逼得她不得不睜開眼楮瞧一眼,不過這一眼看見的不是傾盆而下的雷雨,而是一雙宛若夜空般深邃的黑眸。

    怦怦怦——心跳倏地加快,彷佛看見深邃之下的熾熱,教她為之一顫……她連忙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到了怎麼不叫醒我?」

    「外面下大雨,你也沒辦法下車,不如讓你好好睡一覺。」只要她醒了,今天便就此結束了,而他還舍不得結束今天。

    不知何時開始,她成了他無法戒除的癮——即使沒有交談,只要她在身邊,他就覺得很愉悅。她是一個充滿明亮色彩的人,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心底的黑暗面會自動退開,整個人也跟著輕松起來,心情自然開朗,而他戀上這種整個世界亮起來的感覺。

    「……這個時候怎麼下起那麼大的雨呢?」她轉頭看著車外,想轉移注意力。

    「你不覺得這樣子很好嗎?」

    「很好?」

    「下過雨之後,大地會清爽多了。」

    「說的也是,下過雨之後,空氣就不會太悶熱了。」真是丟臉,她還以為他是在暗示兩個人可以這樣待在車子里面很好。

    「我很喜歡下雨天。」

    咦?她好奇的回過頭看著他。「下雨天很不方便,一般人都不喜歡下雨天。」

    「雨聲是大自然最美的音樂。」

    她明白了,因為有這麼美的音樂陪伴,孤單寂寞的感覺就會少一點吧。

    「你听听看,這雨聲是不是很美?」

    她側耳傾听了一會兒,卻是做了一個鬼臉。「我現在只听到雷聲,轟隆轟隆的听起來一點美感也沒有,只擔心它霹下來的時候不小心霹到人。」

    聞言,夏祈風哈哈大笑。「你就不能稍微配合一下嗎?」

    「我覺得昧著良心說話是很缺德的事。」兩個人坐在車子里面,氣氛已經很曖昧了,怎麼可以再火上加油呢?

    「就算因此傷了我的心,你也會這麼做?」

    「你喜歡听虛假的話嗎?」

    「這個嘛……」他一副很苦惱的想了又想,難以抉擇道︰「我寧可听自己想听到的話。」

    她不以為然的搖搖頭,「難怪人喜歡說謊,因為喜歡听謊言嘛。」

    他同意的點點頭,「這麼說也對,不過,我可不是什麼謊言都喜歡。」

    「謊言就是謊言,難道還有分種類嗎?」

    「如果你說討厭我,這種謊言我絕對不喜歡。」

    「我才不會說這種……」閻秋天猛然住口,意識到自己差一點跳入陷阱,轉而嬌嗔一瞪。

    夏祈風微勾起迷人笑弧。真是太可惜了,若她再繼續說下去,說不定就可以听到她的表白了。

    沒關系,今天他只要得到一個保證就好了。「答應我,你會信守承諾。」

    「信守承諾?」

    「你要陪我去參加同學會,在這之前,我們會認真約會。」

    閻秋天點頭應允。今天是在他的住處外面被攔截下來,下次他若是跑來四季花香攔截她,很不巧的又被左鄰右舍看見,豈不是麻煩更大了?

    「我們來打勾勾。」她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強行拉著她的手打勾蓋章。

    怔了一下,她笑了。曾經听人家說過,男人都是小孩子,這話還真是不假。不過,她又想起那個煩人的問題了,他對她……是不是已經從憐憫生出男女之情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