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5章(2)
作者︰艾佟
    「冰箱有很多食物。」

    這麼小氣……難道是要做給女人吃的嗎?夏奕風開玩笑的問道︰「哥要去野餐嗎?」

    「你有事嗎?」夏祈風反過來一問。

    「奶奶叫你今天晚上回家吃飯。」

    「這種事直接打電話給我就好了,何必讓你跑一趟?」他微微揚起眉。只要是奶奶的命令,他絕對不會有第二句話。如今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正是因為有奶奶的支持,要不,除非跟父親斷絕父子關系,否則父親不會允許他離開夏氏集團。

    夏奕風不自在的一笑,「我閑著沒事做,奶奶就讓我出來走走。」

    「太閑了,就去工作。」

    「七月我就會去公司上班了。」就是因為擔心失去自由之身後,沒辦法密切關注大哥和秋天之間的發展,這會兒他才會主動找上門。

    「你很堅持嘛。」

    「若非媽媽挑在這個時候生日,此刻我還在國外到處見習,享受自由自在的空氣,當然要堅持自己原先應有的權益。」雖然在大哥離開夏氏集團之後,他必須扛起夏家的責任,可是畢竟從小自由慣了,忍不住就想偷懶一下。

    生日還可以挑時間嗎?夏祈風擺了擺手道︰「這是你的事,我懶得管,還有,我今天有事,明天我會帶奶奶出去吃飯。」

    「你有什麼事?」

    他淡然的斜睨弟弟了一眼。「我沒有必要向你報告吧。」

    「呃……奶奶問起來,我總要回答啊。」

    「我約了人去爬山。」

    「約了什麼人?」

    「朋友。還有,你不是法官,我也不是犯人,你用不著問得太清楚。」

    「難道是不可告人的朋友嗎?」夏奕風越說越小聲。大哥冰冷的眼神教他渾身打顫,不過,這會兒更可以確定這位朋友大有文章……寒毛陡然一豎。難不成是秋天?!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你可以回去了。」

    不行,這件事一定要搞清楚。「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爬山嗎?」

    「不可以,我沒有準備你的食物。」

    「最近吃太多了,身體更是有橫向發展的危險,我不吃也沒關系。」

    「你認為這象話嗎?我們在享受美食,讓你在一旁看著?」

    「這是我自願的。」

    「依我看,你不要跟在一旁更好。」

    說來說去,就是不想讓他當電燈泡是嗎?這下子更讓人起疑了,這位朋友到底是誰?真的是秋天嗎?人啊,好奇心一旦被挑起來,沒有得到滿足,真的很痛苦。

    好在他這個人的應變能力很好,這個地方挖不通,可以換另外一個地方挖啊。

    「哥是不是在談戀愛?」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跟朋友去爬山。」他還真希望他們是在戀愛,跟閻秋天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愉悅,當分開的那一刻來臨,總是依依不舍,心里忍不住浮現這樣的念頭——他們的關系可以持續下去嗎?如果他脫口問她,她肯定會嚇壞了吧。他感覺得出來她不討厭他,可卻不想跟他太靠近,這是為什麼?

    「如果真的只是跟朋友去爬山,為什麼不能讓我一起去?」

    「到此為止,我很忙,沒有時間听你唆。」夏祈風拿出保鮮盒,開始動手切壽司,然後一一放進盒內,接下來關掉爐子上的火,一勺勺將味噌湯盛入保溫瓶。這還不夠,他開始動手煮咖啡。

    不是他要唆,只是想確認一件事。看著大哥將所有的東西打包完畢,夏奕風驀然蹦出一句,「大哥跟秋天合作得還愉快嗎?」

    怔了一下,夏祈風輕巧的閃避問題。「你問錯人了,這件事我已經交給相關部門接洽,會有專人負責跟她協調工作上的事情。」

    「這麼說,你們兩個沒有往來的機會嘍。」

    「你很關心我們有沒有往來?」

    「……你是我哥,她是我同學,我當然很關心你們。」

    「我們都不是小孩子,這種關心就沒有必要了。」夏祈風搶先舉起手阻止他反駁,「你不要再說了,我實在搞不懂你在擔心什麼,就算我和閻秋天真有什麼,那也是我們的事。」

    大哥這樣說,豈不是間接承認了他們之間有什麼嗎?這下子他真的頭痛了,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現在怎麼辦?阻止嗎?

    他們不是要爬山,怎麼會變成野餐?閻秋天不解的看著正在倒咖啡的夏祈風,他似乎感覺到她的注視,抬頭對她一笑,為她解惑。

    「你母親的咖啡館不是專賣早餐和午餐嗎?我想你肯定天剛剛亮就起床了,工作了一個上午,應該很累了,爬山恐怕體力吃不消,還是野餐好了。」前來接她的時候,因為紅綠燈而停在一家早餐店外面,他看見店員忙到臉都臭了,不由得想到她。忙了一個上午,她的心情恐怕也不太好,因此,他臨時改變主意。

    反正不管是爬山還是野餐,最重要的是她在他身邊。

    她發現這個男人的心思很細膩,昨天去看電影的時候,他還特地為她準備一件外套,要不,電影院的冷氣那麼強,她怎麼可能睡得著?不過這下她更不懂了,像他這麼能干又細心的男人,為什麼沒有女朋友?

    閻秋天認同道︰「你說對了,若是可以躺下來,我不到一分鐘就呼呼大睡。」

    「如果你在這里可以睡得著,我沒意見,不過,你還是先吃點東西吧。」他打開保鮮盒,看著她的表情像是期待得到夸獎的小孩。

    經他一提醒,這才想到自己還沒有吃午餐,她連忙拿起一塊壽司放進嘴里,笑咪咪的邊吃邊點頭。真好吃!

    看到她的表情,他覺得忙了一個早上是值得的。「你多吃一點。」

    「你也吃啊。」她忙不迭的又往嘴里塞了一塊。

    「我還不餓,你先吃吧。」

    她突然想到一件事,連忙咽下嘴里的食物。「這是你親手做的嗎?」

    「看得出來嗎?」他臉上有點小失望,原本想等到最後一刻再告訴她的。

    「不是,因為放在保鮮盒,我猜應該是自己做的。」

    「對呴,我怎麼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夏祈風懊惱的皺了一下眉頭。

    「沒想到你會自己下廚。」

    「這不稀奇,在國外的時候,若想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總要學著下廚。」

    「原來如此。但你怎麼沒有順道學會整理自己的生活環境?」

    他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嚨,表情看起來有一點別扭。「總會有人幫忙整理。」

    頓了一下,她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的問︰「女朋友嗎?」

    「不是,只是一些對我示好的女人。」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似乎特別喜歡展現自己的賢慧,所以他從來不需要擔憂自己居住環境的整潔問題……說不定他亂七八糟的生活習慣就是這樣子被養成的。

    「看樣子,一定有很多女人對你示好。」

    「是不少。」

    「你一定很挑剔,所以才會至今沒有女朋友。」

    聞言,夏祈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愛情又不是游戲,怎麼可以不挑剔?」

    「說得真好,愛情不是游戲,當然要挑剔點。」眼前的他教她不禁想起那位大學同學。「你跟夏奕風完全不一樣,你們一點都不像兄弟。」

    眉頭一皺,他酸溜溜的說︰「怎麼突然提起他?」

    「大學的時期,夏奕風有個外號——花心白馬,就是花心大蘿卜和白馬王子的簡稱。我听說他女朋友從來沒有斷過,愛情對他來說應該是游戲吧。」

    夏祈風突然沉默了下來,目光望著遠方,片刻後,他才緩緩道︰「奕風沒有說過,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嗎?」

    閻秋天嚇了一跳。她確實感覺到他們兄弟之間有些距離,可是萬萬沒想到他們竟是同父異母。

    「我媽生下我不久之後就過世了,不到一年,父親娶了現在的母親。」一頓,他的聲音變得有些冰冷。「她是父親的初戀情人,因為父親跟我媽從小就訂了親,他們在爺爺的脅迫下不得不分手,但兩人一直藕斷絲連,所以我媽一過世,他們立刻在一起。」

    「你是不是認為你媽媽的過世跟他們有關?」

    「據說我媽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原本身體就不好,是否因為生活不快樂,致使她失去活下去的動力,我不想做無謂的猜測,畢竟這是她的選擇。」

    生命的主權不在人的手中,但是生活方式卻操之在己,人可以凡事正面思考,積極的生活,也可以凡事負面思考,憂愁的生活。

    「現在的母親對你不好嗎?」

    「不會,她是一個非常盡責的母親,一心一意將我教導成夏家的接班人。」

    「可這並不是你想要的母親,是嗎?」

    「弟弟妹妹們出生之後,我開始感覺到她對我們的差異,我在她眼中是責任,我的生活充滿各式各樣的學習,不可以偷懶,偷懶要接受處罰;弟弟妹妹們在她眼中是孩子,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學習,偷懶會挨罵,可是撒個嬌就沒事了。」

    她可以體會他內心的感受,因為她很喜歡做蛋糕,可是老媽總要她讀英文,她只好偷偷摸摸的做,當然,難免有失風被捕的時候,老媽就會要她半蹲罰站,還要她拿著一本英文單字本,順道背單字,當時她就忍不住腹誹,她肯定是父母從外面撿回來的孩子,要不然,哪有人會對自己的骨肉如此狠心?

    總之,立場不同,想法不同,此時她必須說句公道話。「這也不能怪你母親,她大概是怕別人閑言閑語吧。」

    「我知道,後母難為,如果我成了紈褲子弟,她交代不過去,可若她真的在乎我,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你覺得她不在乎你?」

    「不能說她不在乎,只能說她更在乎別人的眼光。」

    她懂了,他在他母親心目中的價值是建立在別人的眼光當中。難怪他害怕孤單寂寞,卻要一個人搬到外面住。這時候她能說什麼呢?只能安慰道︰「說不定這是她愛你的方式,並不是有意分得那麼清楚。」

    「她確實不是有意的,只是下意識的做出區分。」

    略一沉吟,閻秋天平心而論的說︰「我不清楚她的想法,不知道你對她是否只是單純的責任,但是她對你的付出卻無法抹煞,而我相信一個人願意為另外一個人付出,這其中必定有愛的成分。」

    聞言,夏祈風轉頭看著她,眼神柔情似水。「你很懂得安慰人。」

    「這不是安慰,今天換成是你不愛某個人,你願意為那人付出嗎?」

    「若是為了利益,也許會吧。」

    「這個我同意,可易地而處,你母親可以得到什麼利益?就現實層面來說,你有成就,真正獲得利益的人是你自己吧。」

    他無言了。

    「我並不是為你母親說話,只是覺得你不妨站在另外一個角度看事情,更重要的是,她將你教育成一個很優秀的人,我覺得這就夠了。」

    他似笑非笑的傾身靠向她,「你覺得我很優秀嗎?」

    「這是當然,誰敢說你不優秀?」

    「即使我的生活能力很糟糕?」

    「呃,這個嘛……凡是人,不可能樣樣都好,這樣才公平,不過,以後你的妻子可能會很辛苦。」

    「我答應你,從現在開始會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不會再隨手亂丟東西。」

    這是好事,可是怎麼听起來怪怪的呢?閻秋天苦惱的蹙著眉。

    他用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你有意見嗎?」

    「意見……沒有,這樣很好啊。」

    「如果我做不好,你要督促我。」

    「督促……只要你不覺得我太嘮叨,我會提醒你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

    夏祈風開心的唇角上揚,隨即轉個身斜躺下來,腦袋瓜枕在她的腿上。

    身體一僵,她怔怔的看著他閉上眼楮。怎麼辦?這是不是太親密了?

    「今天的陽光好溫暖喔!」

    沒錯,今天的陽光好溫暖。她的身體漸漸放松了下來,將所有煩人的問題拋到腦後,單純享受此時此刻的甜蜜時光……甜蜜時光?是啊,跟這個男人在一起時,總會感覺到一絲絲甜蜜,當然,還有更多的不知所措。

    這個男人真的教人手足無措,為什麼老做這些擾亂人心的舉動?閻秋天垂首看著閉目養神的夏祈風。這對他來說也許只是了解彼此的過程之一,可是她呢?雖然不清楚他們現在的關系,但她的心好像很難回到原點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