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5章(1)
作者︰艾佟
    周三早上,閻秋天一如往常來到夏祈風的公寓,不過她沒有預料到會在這個時間見到他。

    雖然近來上這兒當鐘點清潔工時老是遇見他,可是除了上一次他生病之外,一進門就看見他是絕對不可能的事……那今天又是怎麼一回事?

    「對不起,看到我在家里,嚇到你了嗎?」他輕易的捕捉到她臉上的變化。

    「不是,只是你該不會又生病了吧?」他的生活質量太糟糕了,想必沒有好好吃飯睡覺,尤其最近天氣善變,個不留神就著涼了。

    「我看起來像、是那麼虛弱的男人嗎?」有的人看起來高大健碩,可是季節一變化,感冒就找上門了。」這世上中看不中用的人太多了,尤其是男人……她沒有性別歧視,不管是老爸,還是同小區的叔叔伯伯們,她都可以得到驗證,而老媽最愛嘀咕老爸的一句

    話就是~'男人就會出一張嘴巴」對此,老爸總是一笑置之,因為是事實嘛。

    「我還不至于這麼虛弱。」

    「你工作太忙了,一定要注意攝取足夠營養,不可以挑食像我爸,不吃咖哩,不愛喝熱湯,天氣稍有變化,支氣管就開始作怪,我媽老取笑他是‘肉雞仔」

    「是,我記注了。」他的唇角不自覺上揚,很喜歡她這樣關心自己。

    閻秋天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的話太多了,不禁懊惱的咬著下唇。她不是他的家人,也不是女朋友,干嘛管那麼多?

    「其實,我今天是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什麼事?」

    「等你忙完了,我們再來討論。」見她面有難色,顯然希望他有話快說,不要留在這里打擾她工作,他連忙道︰「你工作的這段時間,我會在露台工作。」

    聞言,她松了一口氣。只要他不是待在一旁盯著她工作,那什麼時候說都無所謂。不過,他究竟是要跟她商量什麼事?難道是希望她延長在這兒工作的時間?還是對她提供的巧克力有意見?算了,反正除了這兩件事,他們之

    間並沒有其他的交集,她也用不著想太多了。

    可是心里有事總會惦記著,自然會影響到工作效率,所以將近兩點,她才忙完所有的工作,而此時夏祈風正準備煮咖啡。

    「忙完了嗎?想來一杯咖啡嗎?」

    她點了點頭,手上多一杯咖啡,感覺比較有安全感。

    很快的,咖啡的香氣充滿整間屋子,夏祈風倒了兩杯咖啡,其中一杯遞給她,兩人隨即在沙發坐下。

    喝了口咖啡,他也不等她提問,便徑自說道︰「七月初我有個大學同學會必須攜伴參加,可以請你擔任我的女伴嗎?」

    閻秋天被這話嚇得手微微一晃,咖啡差一點灑出來。「……女伴?」

    「我知道這個請求很冒昧,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能找誰幫忙。」他將好友無理的要求轉述了一遍。

    原來如此,人家根本沒有特別的含意,只是請她幫個忙。「但我這個人不善于言詞,不適合當女伴。」

    「你不用應酬別人,只要陪在我身邊就可以了。」只要她在身邊,他就能感到安心。上次生病,他深深體會到她對自己的影響力,光是看著她,緊繃的神經就放松下來,心情也變得愉悅。

    女伴的存在當然就是為了陪在他身邊,可是從他口里說出來,她莫名的整顆心都亂了。

    「我不是要找你演戲,只是希望你陪同出席。」

    半晌,她故作輕松的打趣道︰「你是說我可以當啞巴嗎?」

    「你只要做自己,不管是當啞巴,還是當麻雀,我都沒有意見。」

    「如果放任我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我可能會鬧笑話。」

    「什麼樣的笑話?」

    「人家不覺得好笑的事情,我卻可以笑得很大聲。」每次發生這種狀況,老媽就會翻白眼的嘲笑她,說沒見過笑點比她還低的人。

    「這有什麼關系?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隨性的表達自己的喜怒哀樂,這是真性情,很好啊!」說完,他還點頭表示贊許。

    「人家很有深度的在發表高見時,我會一直打哈欠。」

    「我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發表高見,又不是上課,誰听了都會想睡覺。」

    她快招架不住了,這個男人是不是將事情看得太簡單了?還是說,他以為她隨便說說?「你確定嗎?說不定那一刻,你會恨不得不認識我。」

    「若沒有你,我沒辦法攜伴參加,又怎麼可能會恨不得不認識你?」

    不管她說什麼,他都可以堵回來,怎麼辦?難道真的陪他去參加同學會?

    「雖然你只要陪在我身邊就行了,不過,我們還是要做點事前準備功課。」

    「事前準備功課?」閻秋天不禁滿腹疑惑。

    「我們必須花點時間相處,多了解彼此。」

    她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可還是不死心的問︰「這是什麼意思?」

    唇角輕輕往兩邊上揚,夏祈風帶著惡作劇的表情宣布,「從現在開始,我們來約會吧。」

    經過三秒鐘的空白,她呆頭呆腦的傻傻問道︰「你在開玩笑吧?」

    瞧她的表情,他忍俊不住的笑了。這個樣子的她真是可愛!「不約會,就沒機會了解對方,不是嗎?」

    張著嘴巴,她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他笑起來真是帥得太不象話了!

    「好啦,今天晚上你想做什麼?」

    「……什麼?」她還沉浸在他的笑容當中,反應不過來。

    「今天晚上的約會你想做什麼?」

    「今天晚上……不行,我跟人家約好了。」她根本沒有準備,這會兒全身還髒兮兮的,怎麼出去約會?

    「那明天……後天好了。」周末前的夜晚很適合約會,他可要好好計劃一下。

    「可是那天我晚上七點以後才有空,我跟客戶都是約在五點半至六點之間取蛋糕,之後還要再整理收一下,差不多七點左右。」

    「我知道了,七點我過去接你。」

    這下子她真的詞窮了,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推托,只能無奈的點頭同意。可是下一刻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根本沒有答應佯裝他的女友啊……事到如今,說她還要考慮看看,會不會太遲了?

    約會就約會,她干嘛那麼緊張?他們不久之前還單獨吃過飯,也照顧過生病的他,這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約會,只是為了增加彼此了解的「行前需知」,根本沒必要看得太嚴肅。

    是啊,真的不用太緊張,尤其他們約會的地點是在電影院,兩人甚至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她更可以放松心情。

    這一刻她真的很放松心情,可下場卻是……

    當他們走出電影院時,閻秋天整個人從頭紅到腳指頭,真的很想挖個地洞將自己掩埋進去。

    真是太丟臉了!雖然她對電影沒什麼興趣,可是怎麼可以睡著呢?不知道她剛剛睡覺的時候有沒有流口水、打呼、磨牙、說夢話?

    第一次約會就鬧出這樣的笑話,夏祈風會如何看她?她真的不敢想象,他一定覺得她這個人太沒有深度了……算了,她本來就不是多有深度的人,趁早教他認清楚現實,她反而沒有負擔。

    沒錯,真相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早早面對現實比較好,可是……為什麼不能用另外一種方式讓他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嘛?現在他一定在嘲笑她……

    閻秋天悄悄轉頭瞥了夏祈風一眼,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這反而更教她不安。

    垂下頭,她無精打采的跟著他往前走,也不管他要帶她去什麼地方。

    「你要去哪里?」夏祈風伸手拉住她。

    怔怔的回過身,她抬頭看著他。

    他按著她的肩膀,將她安頓在椅子上。「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去買個東西。」

    她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可是終究沒有問出口。他應該不至于將她遺棄在這里一走了之吧。

    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只覺得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當夏祈風回來時,她激動得差一點就跳了起來,還好她終究沒有像個被遺棄的孩子,脫口問他——「你去哪里了?」要不,更是丟臉丟大了。

    「今天很累嗎?」他遞了一杯插上吸管的冰咖啡給她,隨即在她旁邊坐下。

    「不是,只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閻秋天難為情的一笑,趕緊用力吸了一大口冰涼的咖啡,徹底將睡意驅逐出境。

    「我還以為你喜歡看電影。」為了今天晚上,他可傷了不少腦筋,還特地請教秘書,平時都跟女朋友上哪里約會,秘書給了一大堆意見,可是考慮晚上不方便出游,最後還是選擇看電影,結果——她卻睡著了,而他自始至終忙著看她睡覺的可愛模樣。

    「我很少看電影,如果是動畫,我的興致會高一點。」這不是等于間接承認她很幼稚嗎?沒關系,坦然面對自己的無知也是很了不起的事。

    「我也很少看電影。那你喜歡什麼?」

    「我沒什麼休閑活動,最固定的活動就是每天睡前跑幾圈活動筋骨,偶爾會去爬山,不過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是在公園找個樹蔭,鋪上一塊毯子,坐下來看書、曬太陽、吹風,累了,就直接躺下來睡覺。」話語一頓,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很無趣?」

    「不會,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坐在露台的秋千椅上看書。」

    他公寓的露台靠牆的地方確實有張秋千椅,她還以為那只是裝飾用途啊。

    「我們明天去爬山吧。」

    「明天去爬山?」

    「我跟你一樣偶爾會爬山,尤其喜歡爬到山上後,俯瞰山下的景象,感覺自己的視野變寬闊了,彷佛張開雙手就可以擁抱全世界。」

    「我也很喜歡從山上俯瞰山下,可是我的感觸沒那麼深,只是覺得站在高處很有成就感,可以體會人為什麼拼死拼活往高處爬了。」不過,顯然她不認同,調皮的向他做了一個鬼臉。

    「有時候人想站在高處,不全是為了成就感,而是為了存在感。」

    他離開夏家,創立了天饗溫泉會館是為了存在感嗎?她終究將這個問題咽下,怕一旦太深入他的內心世界,她就很難回頭了。

    甩了甩頭,閻秋天轉而說道︰「不好意思,周末早上咖啡館的生意特別好,我恐怕沒辦法跟你一起去爬山。」雖然她可以跟老媽請假,可是一大早出門,老媽一定會覺得很奇怪,沒有問清楚她要干嘛,絕對不會讓她出門,說得太清楚了,又讓她們有了天馬行空的題材……她喜歡胡思亂想根本就是從老媽那里遺傳來的。

    「咖啡館?」

    「我媽開了一家專賣早餐和午餐的咖啡館,我平時在那里打工。」

    「你不是蛋糕師傅嗎?」

    「我是蛋糕師傅啊,可是當做蛋糕變成日復一日的沉悶工作,起初做蛋糕的動機只怕會隨之消失不見,這不是很悲哀嗎?我不喜歡!」她在網絡賣客制化蛋糕成功之後,確實考慮過全心投入,可是一想到天天忙著做蛋糕,她還會覺得做蛋糕是開心的事嗎?這麼一想後,這念頭就消失了。

    「我可以理解,不管多喜歡的事,如果變成一成不變,又不能不做的工作後,原有的熱情就會隨之消失。」

    「我曾經听過有人說過這樣的話——不要把興趣變成工作,而是在工作當中找興趣。」她深表同意的點點頭。「如果興趣變成工作,也許興趣就會不見,不如在工作當中尋找興趣,將工作變得有趣一點。」

    「是啊,不過這不太容易。」

    「如果太容易了,就不會老是听到有人在換工作了。」

    「這倒是。這樣子好了,我們下午再去爬山,兩點如何?天黑之前應該來得及下山。」

    「兩點……好啊,就兩點。」若說她要跟夏天去逛街,老媽就不會起疑了。

    「走吧,我們去公園散散步。」他拉著她的手站起身,漫步前進。

    等一下,那個……閻秋天看著那只被他握住的手,微微張著嘴巴,眉頭糾在一塊。這是約會的一部分嗎?可是,這樣真的可以增進彼此的了解嗎?這真是令人困擾!甩開他,好像自己有多麼在意他的舉動;不甩開他,又好像心喜于他這樣的動作,怎麼做比較好呢?

    雖然知道大哥有下廚的習慣,畢竟一個人在國外待了好幾年,沒學會幾道簡單的料理是不可能的事,他自己不也是如此嗎?可是,親眼看見哥哥穿著圍裙在廚房來回忙碌,他還是受到不小的打擊。

    說真格的,大哥的氣質跟廚房實在是格格不入,他比較像是那種蹺著二郎腿坐在客廳看報紙的大男人,廚房不是交給老婆,就是交給幫佣才對。

    算了,他也不需要太大驚小怪了,大哥在他眼中本來就像一道令人費解的數學題,以為是這樣子解題,可是沒多久又會發現,並非如此。

    左看看,右看看,夏奕風努力研究大哥擺在食物料理台上面的食材,很顯然是要做壽司,而爐子上在煮的是味噌湯……這樣的午餐應該不是為了款待客人,可是分量至少可以喂飽兩三個人,也絕對不是他個人的午餐……咦?難不成大哥預知他今天中午會來,特地準備款待他的嗎?

    「我沒有空招待你,你想吃什麼喝什麼,自己去冰箱找。」看到弟弟站在那里發呆,夏祈風再一次重申自己很忙。

    罷剛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間熄滅,夏奕風感傷的一嘆。早該想到了,就算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大哥也不可能如此費心的款待他。

    「冰箱有很多食物,不需要我幫你拿吧。」

    「不用這麼麻煩。」因為他更想吃大哥剛剛卷好的壽司。夏奕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看起來好好吃喔!」

    他警告的看了弟弟一眼。「除了這里的食物不可以踫,你想要吃掉整個冰箱都沒有關系。」

    「我吃幾個壽司也沒關系吧。」母親每個禮拜都會讓幫佣來這里補充食物,除了食材,其他的都是家中現成的食物——涼拌雞絲、涼拌小黃瓜、涼拌豆干絲……諸如此類的小菜,都是方便大哥煮個飯就可以取出來食用的。因此可以推斷,此刻冰箱能夠馬上食用的食物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來自家里,在家已經吃得夠多了,那些東西哪里比得上大哥親手做的食物呢?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