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7章(1)
作者︰艾佟
    我在小區外面,不見不散。

    晚上十點收到夏祈風的簡訊,閻秋天嚇壞了。還好父母這個時間都休息了,否則沒有接受拷問,怎麼出得了門?

    雖然除了夜歸的人,此時小區里走動的人只有小貓兩三只,但她還是遮遮掩掩的,就怕不小心被某個喜歡東張西望的好事者瞧見,不到一天,她夜會情郎的八卦就傳得全小區都知道。

    走出小區,看到夏祈風背靠著停在路邊的車子,閻秋天小跑步來到他面前,可她還來不及開口說話,他就抓起她的手走向公園。

    「你要干嘛?」察覺他全身隱隱散發著怒氣,她感覺很不安。

    夏祈風緊抿著雙唇,不發一語,直到兩人進入公園,找到一處可以避開別人視線的樹蔭後,他才開口問︰「你和奕風是什麼關系?」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莫名其妙了,她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怔怔的看著他。

    「我都看見了,他今天特地到天饗溫泉會館接你。」

    「他不是來接我,是來找我,說是慰勞我的辛苦,想請我吃飯。」

    「是嗎?」

    「這有那麼重要嗎?」

    「對,重要,很重要,因為我在吃醋!」

    被他的話嚇了一跳,閻秋天頓時像個手足無措的孩子,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應。

    他索性上前一步,伸手勾住她的後腦勺,低下頭吻住她的嘴。

    她的腦子瞬間一片空白,感覺周遭一陣天旋地轉,只能憑借著本能閉上眼楮。

    良久,他才依依不舍的放開,看著她緊緊閉上雙眸的樣子,不禁笑了。「我把你嚇壞了嗎?」

    若是可以一直閉著眼楮不見人,閻秋天一定會死皮賴臉的ㄍㄧㄥ到最後,因為她很清楚自己現在從頭紅到腳,而且很想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不過這麼一來,她恐怕會引來他更大的笑聲。

    張開眼,她努力讓聲音不要顫抖得支離破碎。「我的心髒還算強壯。」

    頓了一下,夏祈風隨即放聲大笑,當然,立刻招來她的白眼。

    他忍不住道︰「真是可愛!」

    可愛?她唇角抽搐了一下。「你明明在取笑我。」

    「我不是在取笑你,我是很開心。」

    「開心?」

    「對啊,開心,你的心髒那麼強壯,我就不用擔心嚇跑你了。」

    聞言,她的舌頭又打結了。總不能說她不是那麼容易被嚇跑的人吧,這不是等于告訴他,可以對她任意做出這種嚇死人的舉動嗎?

    「怎麼不說話?」

    「……時間很晚了,我們的思緒都不太清晰,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我的思緒很清晰,而且我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很認真。」夏祈風握住她的肩膀,直視著她。「我不要你只在同學會上假扮我的女友,我要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你說什麼?」

    「我們交往吧。」

    她在作夢嗎?或者,她听錯了嗎?雖然夏奕風透露過這樣的訊息,雖然這段時間她也隱隱約約感覺到什麼,可是,他怎麼可能看上她?他很優秀,而她很平凡,他們是不應該有交集的兩個人呀。

    「你怎麼又變成啞巴了?」夏祈風語帶戲謔的挑了挑眉。

    「我剛剛不是說時間很晚了,思緒不太清晰?還是先回家睡覺吧。」

    她推開他慌慌張張的轉身就要閃人,可是剛剛跨出腳步,就被他伸手拉住了。

    「今天晚上不說清楚,我不會放你離開。」

    「你要我說清楚什麼?」她的心已經亂成一團了,怎麼說清楚?

    「給我一個承諾,你會一直待在我身邊。」

    冷靜下來,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他不是那種會放任她打馬虎眼的男人。

    深呼吸,閻秋天轉身面對他。「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看上我這麼平凡的女人?」

    「為什麼會認為自己很平凡?」

    「我……本來就很平凡啊。」好吧,她並非從小就認為自己很平凡,她長相甜美、雙手靈巧……老實說,她對自己算得上滿意,就算她遇到很多很出色的男人,她也不會產生那種自卑的心態,直到他成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每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可以收到許多羨慕嫉妒的目光,彷佛在提醒著她,他是一個多麼出色的男人,也難怪夏奕風那麼擔心他看上她。

    是啊,雖然夏祈風已經離開夏氏集團,可終究是夏家的一分子,這麼有來頭的家族當然不是她所能高攀的。

    「不,你很特別,單是看著你,就會覺得心情很愉悅,難道你以為這是每一個人都有的魅力嗎?還有,你說我很優秀,可是,我只覺得自己是一個很陰暗的人,若不是遇見你,我甚至不知道生命原來可以如此歡樂。」

    這話讓她的心一震。她對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可是休想逃開。」

    「我逃得開嗎……」她喃喃自語的問。

    「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會找到你。」他伸手將她勾進懷里,低下頭,再一次吻住她的嘴,這一次的更深刻更纏綿,恨不得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里面……

    閻秋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躺在床上,她只覺得好累好累,今天真的是很累人的一天,可是過了許久,她還是翻來覆去的,沒辦法入睡。

    她怎麼可能睡得著,事情越來越復雜了!

    今天夏奕風要求她向夏祈風坦白真相,他認為一旦知道她沒有結過婚,也沒有孩子,夏祈風就不會再憐憫她,當然也不會生出感情。

    當下她沒響應,但心知這是個好主意,用真面目面對他,就算他因此討厭她,也好過這種靠謊言而擁有的關愛。何況,謊言可以維持多久?真相總是會大白。

    雖然理智上這麼想,可是一想到他真的因此而討厭她時,她就猶豫了。

    理智和情感不斷的拔河,她為了這件事快煩死了,沒想到夏祈風竟然挑在這個時候提出交往的要求,這不是教她更難以啟齒嗎?

    夏祈風說會給她時間考慮,那天晚上過後,他果然沒再提起交往的事,這教她大大松了口氣。若他非要現在得到答案,她實在沒辦法回答他,只能閃躲,可是,他同學會的日子近在眼前,她又不能一直避不見面啊。

    無論如何,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明天陪他參加同學會,完成任務之後,再來解決身分的問題,畢竟真相不大白,哪有什麼資格談情說愛?

    甩了甩頭,拋下煩人的思緒,閻秋天看了一下時間,三點半了,她起身走向店門,鎖好門,接著四下巡視了一番,確定都收拾干淨了,才拿了背包打算從後門離開。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母親依然一如一個小時之前,全神貫注的坐在座位上書寫東西。

    老媽想改行當作家嗎?她好奇的靠過去。「媽,在寫什麼?」

    「我正在擬宴客的名單。」

    閻秋天疑惑的挑著眉。家里要請客嗎?「什麼宴客名單?」

    「你結婚時的宴客名單啊。」

    她結婚時?閻秋天額上出現無形的三條線。這是什麼笑話?

    「我們親戚不少,而且分散在台灣各個角落,不利用時間擬好名單,到時候一忙,很容易東漏一個西漏一個,很麻煩的。」

    若非母親的口氣太過嚴肅,她一定會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但現在,她只能翻一個白眼,涼涼的說︰「媽,這會不會太夸張了?我連交往的對象都沒有,就在擬結婚宴客的名單,你是在搞笑嗎?」

    這是侮辱!閻母惡狠狠的一瞪。「你媽是那種愛搞笑的人嗎?」

    「媽現在就在搞笑啊。」

    「前些日子,還逢人就嘆息,吾家有女出嫁時,可卻連一個打探的人都沒有。後來,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帥哥,你竟然信誓旦旦的說跟他沒戲唱。

    「好吧,當媽的就親自出馬好了,左鄰右舍家家去詢問,準備幫你找個相親的對象,結果到了金媽家,金媽反過來恭喜我說,你交了一個超級帥的男朋友,好事近了。」

    母親哇啦哇啦說了一大串,前面她還啼笑皆非,後面可傻眼了。「我交了男朋友?!」

    「對啊,她可是親眼看見了呢!」閻母唱作俱佳的比著兩只眼楮道。

    唇角搐動了一下,閻秋天很不以為然的說︰「看到我跟男人走在一起,就認為人家是我男朋友,老媽也當真嗎?」

    「不是,她看見你們這個樣子。」閻母很三八的用左右手食指比出親嘴動作,然後曖昧的用眼神說︰「你這丫頭還真是惦惦吃三碗公。」

    「……八成是看錯了,金媽年紀不小了,肯定老眼昏花。」不會吧,當時公園那麼昏暗,怎麼可能看得見?

    「如果只有金媽,我還真懷疑她看錯了,可是離開金媽家之後,我又遇到隔壁棟的田家小嫂子,她也恭喜我,還問我什麼時候請喝喜酒,原來,她也看見了。沒辦法,你們吻得熱情纏綿,她想不多看一眼都難。」閻母嘿嘿的笑了。「一前一後都看見了,你還說看錯了嗎?」

    「媽,那個……」她比了下嘴巴。「很可能因為角度的關系,她們曲解了。」

    「曲解嗎?」

    「對,曲解了,他只是工作上的合作對象,絕對不是男朋友。」

    閻母笑得更詭異了。「我都還沒說她們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看見,你就緊張的自己招了,還敢說這其中沒有文章?」

    「……因為最近來過這里的人只有他,她們不是說他,還會說誰?我們兩個真的不是那種關系。」她感覺自己的手心在流汗。

    「是嗎?」閻母擺明不相信。

    「真的!當然,以後的事很難說,可是現在真的不是。」

    「上次去陽明山采花,是跟他一起去的吧。」

    閻秋天舌頭打結了,她不能撒謊,可是也不能承認。那次她帶著海芋回家,老媽就好奇的問個不停,雖然當時打迷糊仗混過去了,卻也讓老媽察覺到她在隱瞞什麼,果然,這會兒馬上將兩件事的主角連在一起。

    瞧女兒臉上的表情,閻母已經得到肯定的答案了。「現在,還敢說你們之間沒有不可告人的關系嗎?」

    「可是,我們真的不是那種關系嘛。」但她的話听起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因為連她自己都覺得他們的關系太曖昧了,似乎有那麼點男女朋友的味道。

    「那是什麼關系?」

    「我們……算是朋友關系吧。」

    閻母右手撫著下巴,將女兒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我怎麼看都覺得你像個戀愛中的女人。」

    「我、我哪里像個戀愛中的女人?」

    「你不照鏡子的嗎?」

    「嗄?」

    「只要有眼楮,誰都看得出來你正在談戀愛。」

    她看起來真的像正在談戀愛的樣子?實在忍不住,閻秋天用眼角余光偷瞄玻璃窗中的自己,可倒影太過模糊,看不清楚。

    「不用偷瞄,回家再好好照鏡子,你就會知道你媽有沒有夸大其詞。」

    她尷尬的一笑,搔了搔頭,還是不厭其煩的重申一次。「我們兩個真的不是男女朋友,你不要寫什麼宴客名單,會被人家取笑。」

    「又沒有人看見。」

    「總之,不要寫了啦。」

    「有備無患,我先寫起來放著不行嗎?」她可是非常相信過來人的直覺,這個丫頭分明戀愛ing。

    「我不管你了啦!」真的火大了,閻秋天倏地轉身從後門離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