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2章(2)
作者︰春野櫻
    「叔叔,這個貓熊吊飾是要送給爺爺的。」茉里將裝著描熊吊飾的紙袋拿給史懷仁,「爺爺喜歡團團圓圓。」

    「真的嗎?」他收下禮物,「爺爺一定會很高興。」

    茉里笑了笑,卻突然打了個呵欠。「小鳥累了嗎?」他溫柔的笑問。

    「她太興奮了,昨晚沒睡好。」萬家香整眉對女兒道︰「媽咪不是叫你要早點睡的嗎?」

    史懷仁一笑,「小孩子嘛,我小時候要去遠足的前一晚,也是高興得整晚睡不著。」

    「叔叔,」茉里晃著他的手,撒嬌地說︰「小鳥的腳也好酸。」

    看女兒在他面前「假兔假怪」的撒嬌,萬家香簡直傻眼。「所以媽咪不是要你穿布鞋嗎?」她微微板起臉孔道。

    茉里緊抓著叔叔的手,模樣委屈可憐。

    史懷仁摸摸她的頭,「叔叔背你好嗎?」

    「好。」她立刻笑開。

    萬家香沉聲道︰「萬茉里,你太耍賴哇。」當她直呼女兒的全名時,通常是她真的有點動怒了。

    這樣的機率不高,所以當茉里听見媽咪叫她「萬茉里」時,神色難免惶惶不安。「是叔叔說要背我的弓飛。」

    「你說你不會喊腳痛的。」

    「我沒說腳痛啊,我是說腳很酸……」

    「什……」

    「噗!」史懷仁璞味一笑,「你們母女倆真是一對寶。」

    聞言,萬家香漲紅臉看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笑嘆,「小女孩嘛,你就偶爾讓她耍耍賴。」

    他在說什麼?他想干涉她管教小孩嗎?對于教養問題,她可是有自己的堅持及原則的。萬家香不悅的腹誹。

    「麻煩你。」突然,他將襯衫交給她。

    她一時。愣住,竟乖乖的接了過來。

    接著,他蹲下道︰「小鳥,來,叔叔背你。」

    「YA!」茉里高興得不得了,兩手一巴上他的肩膀,整個人便像小猴子一樣跳上他的背。

    史懷仁背起她,轉頭笑視著萬家香,「走吧。」

    萬家香很想對他說「請你別寵壞我的女兒」,但看著他將小鳥背在身後,而小鳥巴著他的肩膀、笑得一臉幸福的畫面……是的,那是一幅畫面,一幅非常美麗的畫面。

    她從小憧憬著父親能像這樣背著她,但父親總是大步的走在她前頭,她得不到的父愛,怎知她的女兒竟像受到詛咒般,也從沒擁有過。

    難道有些事情,真是她這個母親辦不到的?從不主動在她面前提及「爸爸」這個人的小鳥,難道就像小時候的她一樣,對父親有著夢想及憧憬?

    如果小鳥的爸爸是史懷仁的話,那麼……

    「媽咪!快一點。」茉里回過頭來跟母親招招手。

    萬家香回神,快步跟了上去。

    當她稍稍跟上史懷仁的腳步時,他隨即側過臉笑望著她。

    「嘿,該不會連你也腳酸了吧?」

    迎上他的黑眸,她心頭一悸,立刻將視線收回,卻驚覺到自己的心髒跳得好快。

    萬家香,你在想什麼?你剛才在想什麼啊?!她深深懊惱著。

    因為茉里堅持要去寵物店看小狗,因此他們直到天黑才踏上歸途。

    茉里累壞了,搭車的時候,史懷仁把她抱在腳上攬著;轉乘車子的時候,他就背著她,一路上,他神情愉悅,仿佛那是樂事一樁。

    鮑車在幸福里站停下,他們下了車,慢慢的朝回家方向踱著。

    茉里在他背上睡翻了,口水還流在他肩頭上。

    「那個……」萬家香有點不好意思,「一直背著她,你很累吧?我……」

    「我來就行了。」史懷仁打斷了她,笑說︰「一只小鳥能有多重呢?」

    「可是……」

    「你不必覺得抱歉或是什麼,我很喜歡小鳥。」像是擔心吵醒背上的茉里,他的聲音很低,聲調很慢。

    「你想跟懷智一樣當幼稚園老師嗎?」

    「那也不賴。」他咧嘴一笑,「有什麼工作好過跟孩子玩?」跟調皮搗蛋的小孩攪和,再怎樣都好過跟復雜險惡的大人過招吧。

    「你不知道現在的小孩有多難纏。」他見過的小孩一定不多,所以不知道也有那種會讓人氣到想打包寄到南極去的小兔,她老板的兒子就是其一。

    「小鳥是個很棒的小孩,我爸媽跟懷智都對她贊不絕口。」在史懷仁還沒見過她們母女倆之前,就已經從家人那兒听到許多關于她們的事。也就是因為那樣,在他第一次跟她們見面時,便有一種彼此已熟識許久的感覺。

    「她就是很會籠絡人心。」

    他笑了起來,「那也是你這個媽媽教得好啊。」

    「你這是在贊美我?還是在揶揄我?」

    他沒正面回答她的間題,話鋒一轉,「說真的,小鳥跟你一點都不像。」她微怔。他是指長相還是個性?

    「小鳥天真可愛,對任何人都沒有防備,不管到了哪里、遇上什麼人,她都可以馬上跟別人打成一片並融入那個環境,可是你……」他目光一凝的直視著她,「你渾身都是刺呢。」

    好像小 子被揪住了般,萬家香露出微惱的神情,不說話了。

    他瞧著她,「看,你又生氣了。」

    她不服氣地說︰「我沒生氣!」

    「明明就有。」他唇角一勾,笑嘆搖頭。

    萬家香暗自一驚。這是怎麼一回事?在他面前,她的情緒怎會波動得如此之大?除了是史爸史媽的兒子、懷智的哥哥、陳老師的學生,他對她來說,什麼都不是呀。

    而這什麼都不是的他,為何能牽動她的情緒?「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他臉上依舊是一抹從容沉靜的笑。

    她瞪了他一眼,沒答應也沒拒絕。

    「你是不是討厭我?」

    她沒好氣的轉頭直瞪著他,「你現在才知道啊?」

    他既不惱也不沮喪,只是笑間︰「為什麼?」

    「因為……」迎上他注視著自己的黑眸,她心頭一顫,頓時說不出話來。「我做了什麼討人厭的事嗎?」

    「你……你很厚臉皮。」她說。

    他微怔,「我?厚臉皮?」

    「你明明知道我不想讓你跟,卻偏偏跟來,硬是介入我跟小鳥的兩人世界。」

    听著,他又笑了。「這麼說來,我是小三?」

    想不到他剛回國,居然就跟上流行,知道「小三」這新名詞?

    「早上我有徽詢你的同意呀,是你答應的,不是嗎?」

    「當時陳老師跟小鳥都在,我怎麼當壞人?」她越說越生氣。

    「原來是這樣……」都已經被說成是「討厭的小三」了,史懷仁臉上卻還是帶著笑意,「那真是委屈你了呢。」

    萬家香看傻了眼。夭啊,她對這種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人完全沒轍。

    「可是……我很高興耶。」他回過頭看了趴在他肩上的小人兒一眼,「跟小鳥在一起,仿佛可以忘記很多不愉快或不想記掛在心里的事情。

    萬家香微頓。不愉快或不想記掛在心里的事情?他指的該不會是跟未婚妻取消婚約的事吧?

    「原來小鳥是你的OK繃……」她。津陣然的說了一句。「與其說是OK繃,還不如說是忘憂果。」他溫柔笑道,「醬油,你生了一個好女兒。」

    萬家香板起臉,「請你別叫我醬油。」

    「為什麼?美花姨不都這麼叫你?」

    「美花姨是美花姨,你是你,我跟你沒那麼熟。」她毫不客氣地說。

    他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久了就熟了。」

    「我不想跟你熟。」

    他微瞪大眼楮,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幾秒,然後又綻開笑顏。

    「你還真可愛。」

    可愛?他居然說她可愛?而且還是用那種像贊美小狗似的語氣對她說?!

    拜托,他以為他是誰啊?為什麼他莫名其妙的闖入她跟小鳥的世界,還敢一副得心應手、理所當然的淡定模樣評論她?

    「可惡!」

    「呃,萬家香……」同事李美琪疑惑的看著她,「那株金櫻跟你有仇嗎?」

    萬家香回過神,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把枝葉剪了大半,她尷尬地說︰「我……我在修剪啦。」

    李美琪皺皺眉頭,「你今天看起來很焦慮耶,怎麼了?」

    「沒有啊,我好得很。」

    「明明就有古怪。」李美琪湊過來悄聲間︰「老實說,你多久沒男人了?」

    「咦?」她瞪大眼楮。

    「你不知道嗎?」李美琪壓低聲音又道︰「雨露不滋、陰陽不調,女人就會變得怪里怪氣的呢。

    聞言,萬家香眉心一皺,推了她一下,「你在胡說什麼!」

    李美琪煞有其事的說︰「不騙你。我國中老師就是這樣,脾氣很暴躁,常常找學生麻煩、拿學生出氣,尤其是那些偷偷談戀愛的學生,她更是恨之入骨。」

    萬家香好氣又好笑的給她一記白眼,「我才沒有那樣呢。」

    「我說真的。」李美琪一把勾住她的肩,「你真的需要男人的滋潤。」

    她臉一熱,眸道︰「你可不可以正經一點?」

    「我很認真啊。」李美琪朝四周看了一下,一臉神秘,「我跟你說,主任很喜歡你。」

    「嘎?」主任?那個同事們都喊他一聲大哥的周主任嗎?

    「上次大家一起去喝酒時,他自己說出來的口酒後吐真言,我看不假。」

    「別胡說了,他就像大哥一樣……」

    「大哥也是男人啊。」李美琪呵呵一笑,「你這麼秀色可餐,他又單身了好幾年,何不給他個機會?」

    「美琪。」萬家香沉聲打斷她,「拜托你不要破壞我跟大哥的友誼好嗎?」

    她用肩膀蹭她一下,「你很死心眼耶,你去世的老公真的那麼令你難忘?」

    萬家香倏地沉默下來。她不是忘不了,而是不想再來一遍。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吃了一次虧,她就算沒變聰明也該學乖了。

    「你真不想幫小鳥找個老爸?」

    「我一個人照顧小鳥,綽綽有余。」

    「是啊,小鳥病了,你照顧她?你病了,誰照顧你?」

    「我又沒病。」

    「我是打個比方,再說人哪有一輩子不生病的?」李美琪苦口婆心的說︰「是好朋友才勸你。」

    「是是是,知道你愛我,你是為我好。」萬家香無奈,卻也感激,姑且不論美琪的話她听不听得進去,她的關心,她確實收到了。

    「嘿!」

    突然,被大家昵稱「大哥」的周主任在她們身後出聲,害得兩人都嚇了一跳,尤其是萬家香。

    「你們兩個嘰嘰咕咕的在說什麼?」周主任皮膚黝黑,個子不高、體型精壯,總是理個平頭,像個運動員。五年前離婚,兩個女兒都跟著前妻,至今仍與她們保持良好互動並按月支付贍養費,他在大家眼中,是個好男人,也是個好爸爸。

    此時,他正咧著嘴笑看著兩人。不經意地跟他的視線對上,萬家香忽然覺得有些尷尬。都怪美琪剛才跟她說了那些話……

    「沒,沒說什麼。」她將視線收回,繼續修剪眼前那株已經快被她剪禿了的金櫻。

    「對了,家香。」

    「什麼事?」她回頭瞥他一眼。

    周主任笑說︰「星期六大家要去唱歌,你帶小鳥一起來吧。」

    「呃……她就要開學了,我正在幫她調整作息……」

    「這樣啊……」周主任難掩失望,卻仍有風度的道︰「那下次吧。」

    萬家香只能干笑。以前大哥對她笑,她明明不覺得怎樣,但現在卻覺得他的笑容里好像真有點什麼……

    可惡,都是李美琪害的!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