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2章(1)
作者︰春野櫻
    第二天,萬家香比平時早下班,回家的路上,她順道買了冰冰涼涼的豆花。

    到了家,才打開外面的院門,女兒就跑過來幫她推開兩扇大鐵門,好讓她順利的把機車牽進來。

    「媽咪,我幫你開門。」

    「嗯,謝謝你嘍。」她對貼心的女兒一笑,眼角卻瞥見蹲在不遠處的門邊,拿著工具正在換紗門的人。

    是他,史懷仁,他怎麼又出現了?

    「嗨,回來啦?」他滿身大汗,朝她綻開一記爽朗的笑。

    萬家香愣了一下,沒立刻回應他。

    「媽咪,叔叔好厲害,他會換紗門喔。」茉里以一種贊頌英雄般的語氣說著。

    萬家香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見女兒快步的跑到史懷仁身邊蹲下,好奇又興奮的看著他換紗門。

    「叔叔,我可以幫忙嗎?」

    「好啊,來。」他遞給茉里一把剪刀,「把這些須須剪掉。」

    「好。」她興致勃勃的拿著剪刀,在一旁瞎忙起來。「叔叔,這樣可以嗎?」

    「哇,小鳥好厲害,比叔叔剪得還漂亮耶!」

    明明是在哄小孩,他的語氣及表情卻真心得讓茉里好得意。

    萬家香在一旁簡直看傻了眼,他們史家兄妹對小孩都這麼有一套嗎?

    她記得小鳥幼稚園第一天上課回來的時候,就丸子老師長、丸子老師短的說個沒完,好像整副心思都在人家身上似的。當時她還假裝吃醋,逗得小鳥緊張兮兮的抱著她說︰「媽咪,你是這世界上我最愛的人。」

    將機車停妥,萬家香走向門口。

    「咦?家香……」陳老師正好從里面出來,「今天比較早喔?」

    「嗯,這個……」她拿起手中的豆花,「是豆花,趁涼吃吧。」

    听見有豆花可吃,茉里立刻放下剪刀跑過來。「媽咪,我也要吃豆花……欸?只有三碗?」她有點小失望。

    萬家香臉色尷尬,可不是她小器,誰知道會有客人啊!

    「馥奶奶一碗、媽咪一碗、我一碗……那叔叔就沒有了ㄋㄟ?」

    「那……那媽咪的給叔叔好了。」她只好將自己的豆花貢獻出來了。

    「不必、不必。」正忙著的史懷仁拋過來陽光般的笑容,「你們吃就好。」

    茉里拿出一碗豆花,跑到他身邊蹲著,她打開蓋子,用湯匙挖了一口往他嘴邊送——「叔叔,我們一起吃。啊——」

    此舉讓史懷仁有點驚訝,而萬家香跟陳老師也愣住了。

    對小鳥來說,昨天才認識的史懷仁應該只是個陌生人吧?怎麼小鳥竟對他表現得如此親昵?

    瞥見陳老師突然對自己一笑,萬家香雖然一時沒弄懂那笑容里隱含的意思,卻莫名覺得尷尬羞赧。

    正當她認為史懷仁應該會婉拒女兒的熱情及好意時,他突然張嘴吃掉那一口豆花,然後一臉滿足的說︰「好吃。」

    「呵呵。」茉里笑了,旋即也挖了一口送進自己嘴里。

    接著,他們兩人就你一口、我一口,你儂我儂、甜甜蜜蜜的共享那碗豆花。

    一般人不會願意跟別人的小孩……分享口水吧?看他那麼無所謂的樣子,萬家香真是難以置信。

    「家香,」陳老師拉了她一下,「我們進客廳吃豆花吧。」

    「……喔。」她回過神,跟著陳老師走進客廳。

    坐在客廳里吃著豆花,萬家香的注意力卻全集中在門外的一大一小,見他們兩人有說有笑,氣氛融洽又和諧,她忍不住想高呼一聲「杰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小鳥雖然從嬰兒時期就是個不怕生的孩子,但像這樣毫無保留的黏著某個人,卻是頭一遭。

    不過話說回來,像史懷仁這麼懂得並樂意跟小孩子玩在一起的男人,她也是第一次踫上。

    「小鳥好黏懷仁呢。」突然,坐在對面的陳老師說話了。

    萬家香將心神收回,不知做何反應的看著陳老師,然後苦笑一記。

    「懷仁這孩子真貼心,昨天听我說紗門有破洞想找人換,今天他就買齊了材料來……」陳老師眼底盈滿感動,「他就是念舊,我不過教了他兩年,他就不時來看我,在國外念書的時候也常寄卡片什麼的回來。」

    看來那男人還真是老少通殺,陳老師喜歡他,小鳥也喜歡上他。

    然而誠如陳老師所說,他真是個貼心的人,老師不過是隨口說說,他就使命必達的跑來幫忙,雖不是什麼困難的工作,但有心最是難得。

    以他那好看的外表,再加上超級Nice的個性,她想……也一定有不少女人喜歡他。

    「家香?」

    「嗄?」她又想得出神了。

    陳老師笑視著她,「心不在焉的,在想什麼?」

    「喔,是工作上的事。」

    「家香,你瞧,」陳老師話鋒一轉,手悄悄的指向門外,「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母親取代不了父親。」

    「咦?」

    「雖然現在已經不時興男主外、女主內,很多家庭里的經濟支柱也變成是女人,不過還是有些事非男人不可。」

    萬家香蹙眉一笑,「換紗門嗎?」

    「當然不是這麼表面的事情。」陳老師溫柔一笑,「母親的溫柔能撫慰孩子受傷的心,父親的堅毅則能帶給孩子安全感。」

    「那也得看是什麼樣的父親。」萬家香不以為然的說。她的父親只帶給她恐懼,至于康啟為……她不認為他能帶給小鳥安全感。

    「所以說,你要睜大眼楮幫小鳥找個好爸爸呀。」

    「老師,怎麼連你也……」她露出一臉「拜托你們饒了我吧」的表情。

    陳老師抿唇一笑,「哎呀,我只是希望你跟小鳥幸福嘛。」

    「我跟小鳥現在很幸福啊。」

    「如果能多個愛你們的男人,那就更幸福了。」

    「天啊∼」她不禁討饒。

    「好,不說了、不說了……」陳老師笑嘻嘻的,吃掉最後幾口豆花。

    星期六晚上,萬家香帶著女兒一起到附近的超市采買日常用品,正要前去結帳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鳥!」

    她跟女兒同時回頭,看見的是史懷智的爸媽。

    「爺爺,奶奶!」茉里歡天喜地的撲上去。

    萬家香微笑。懷智常常帶茉里回家玩,她跟史爸及史媽一點都不陌生。

    史爸是退休的法官,現在是某家律師事務所的股東,而史媽則是退休的高中老師,他們夫妻倆現在過著悠閑的退休生活,蒔花弄草、切磋棋藝,偶爾爬爬山、喝喝茶,兩老幾乎是形影不離。

    他們衣食無缺,也不需兒女奉養,要說還少了什麼的話,大概只剩下含飴弄孫了吧。

    「伯父、伯母好。」她趨前打招呼。

    「欸,家香。」史媽對她一笑,然後摸著茉里的小臉,「哎呀,我們小鳥好像又長大了一點嘍。」

    茉里得意的說︰「因為我是小姊姊啦。」

    「原來是這樣呀。」史媽愛憐的摸摸她柔細的頭發。

    「爺爺、奶奶,明天媽咪要帶我去動物園喔。」茉里逢人便興奮報告她明天的行程。

    「這麼好?」史媽慈愛的笑視著她,「小鳥一定很高興吧?」

    「嗯!」她用力點頭,「我會拍好多照片回來給馥奶奶看,奶奶要不要看?」

    「當然啊。」史媽開心地說。

    「爺爺呢?」茉里轉而看著一旁沉默寡言的史爸,「爺爺要不要看?」

    史爸因為職業關系,總是給人嚴肅、難以親近的距離感,附近的孩子都怕他,見到他總是必恭必敬的敬個禮,說聲「史爺爺好」然後就快步的跑開。

    只有茉里,她第一次見到史爸,就熟稔熱絡的叫聲「爺爺」,還幫當時正犯腰痛的他捶背捏捏,逗得平時嚴肅的史爸都露出了靦的笑容。

    這些事,都是史懷智之後轉述給萬家香听的。

    當時懷智還說,史爸跟史媽見過小鳥之後,竟打越洋電話到美國催她哥哥趕快結婚生孩子呢。

    「小鳥幫爺爺拍團團圓圓的照片回來吧。」史爸說。

    茉里立正站好,裝模作樣地說︰「遵命,爺爺大人。」

    不知道這招又是打哪里學來的?史爸跟史媽都被她逗笑了。

    「小鳥,動作快喔。」拎著陳老師幫她們準備的野餐袋還有隨身背包,萬家香站在門口催著女兒。

    茉里戴上陳老師之前幫她買的小草帽,急急忙忙的跑出來。

    「小鳥小姐,你在摸什麼啊?」

    「人家在穿鞋子。」

    萬家香發現原本穿了布鞋的女兒,這會兒卻是穿著涼鞋。

    「怎麼換鞋了?」她問。

    「布鞋好熱。」

    「穿涼鞋走路可能會腳痛喔。」

    「不會。」茉里一臉堅持地道。

    「要是你腳痛,媽咪可不抱你。」她先跟女兒約法三章。

    「好。」茉里用力點點頭。

    「就讓她穿吧,今天好熱呢。」陳老師跳出來幫腔。

    萬家香無奈的笑嘆。沒辦法,誰要她女兒人見人愛、人見人疼?

    突然,門鈴響了起來——

    「我去開門。」茉里主動的跑去開門。

    門一開,站在外面的竟是史懷仁。

    「叔叔!」一見到他,茉里立刻像是見著了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巴著他。

    史懷仁一派輕松的將她抱起,笑看著她,「小鳥今天穿得這麼漂亮,要去哪里?」

    「動物園。」茉里邊說邊勾抱著他的脖子,「叔叔要不要去?我可以叫媽咪帶你一起去喔。」

    聞言,萬家香立刻出言制止,「小鳥,不可以這樣,叔叔很忙……」

    「我不忙啊。」史懷仁咧嘴一笑,「就是不忙,我才來找老師聊天。」

    「是嗎?」她趨前想從他手中抱走女兒,「那你陪老師聊吧。」

    茉里見母親的手伸過來,竟把頭轉開,像無尾熊般緊緊抱著叔叔。

    「很不巧。」陳老師走過來,微笑說︰「我待會兒要去社區媽媽教室……」

    「咦?」萬家香一怔。

    「美花問我要不要去幫小朋友念故事書,我已經答應她了。」

    萬家香呆愣了一下。真的假的?「懷仁,既然你沒事,索性跟她們一起去動物園好了。」

    听陳老師這麼說,萬家香有點措手不及,她不想讓他跟,可是小鳥開口邀他,陳老師又這麼提議,她要是反對或拒絕得太明顯,好像很不給面子……

    「叔叔,你要去嗎?」茉里緊緊勾著他的脖子,神情期盼的問。

    史懷仁微整眉頭,「這個嘛……」

    不等他回答,萬家香便搶著幫他婉拒,「小鳥,別這樣,叔叔有他的事要——」

    「我可以去嗎?」他卻打斷她,兩只眼楮直勾勾的看著她。

    迎上他率直到讓人想逃的熾熱目光,萬家香心頭一震。

    他……他真想跟?!為什麼?他沒別的事可做,非得來跟她們母女倆攪和在一起嗎?難道他不擔心被熟人看見,產生什麼誤會?

    「我已經很久沒去動物園了,不介意讓我跟吧?」

    「那……那個……」可惡,他是陳老師的「愛徒」,是懷智的哥哥、是史爸史媽的兒子,她怎麼拒絕他啊?

    「家香,就一起去吧,有個人幫忙你照顧小鳥,你也比較輕松。」陳老師在一旁敲邊鼓。

    「媽咪,我們帶叔叔一起去嘛,拜托。」茉里那張小臉皺得跟包子一樣的央求著母親。

    這會兒,她若是不肯,豈不成了壞人?

    硬著頭皮,萬家香點了點頭。

    這是第一次,小鳥在跟萬家香一起外出時不粘著母親,她那軟嫩小手一直牽著史懷仁的大手,蹦蹦跳跳的跟在他身邊,纏著他問東問西。

    萬家香原先抱著「等著瞧」的心態,準備看史懷仁能撐多久,男人對小孩的耐心大多比不上女人,對自己的孩子大抵如此,更別說是別人家的小孩了。

    這應該也就是為何幼稚園老師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女性的主因。

    可奇怪的是,至今他臉上沒有一絲不耐,還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就連小鳥不小心將甜筒栽在他身上時,他也只是笑嘻嘻的脫下罩在外面的短袖襯衫拿到水龍頭底下沖洗,然後從頭到尾穿著背心在動物園里逛……

    雖然她刻意的跟他保持距離,但當她們母女在販賣部買紀念品時,收銀台的小姐還是以為他們是一家人而對她說——

    「你們一家三口都長得好好看喔。」

    她正想跟對方說明他們不是一家人時,史懷仁搶在她前面開了口。

    「謝謝你的贊美。」

    她不解又有點生氣的看著他,他卻對她一笑。

    伸手不打笑臉人,當他對她笑時,她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啊,這很像誰呢?不就像極了小鳥嗎?小鳥耍賴撒嬌時,她縱有再多原則,也會為可愛的小鳥轉彎。

    話說回來,在外人眼中,他們像一家人嗎?

    家……她的家從來就不完整,父母在她幼時離異,母親再嫁後,從沒回家看過她一眼。認識康啟為,她以為自己終干有個完整的家了,卻沒想到又是空歡喜一場。

    她跟家的緣分,真是如此淡薄嗎?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