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1章(2)
作者︰春野櫻
    「你真的叫萬家香?不是綽號或什麼?」

    「是本名。」還懷疑喔!

    「就跟你說她真的叫萬家香。」史懷智笑著說。

    「我以為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呢。」他笑視著史懷智。

    「家香,他是懷仁,我的學生,懷智的哥哥。」陳老師又道。

    「懷智的……哥哥?」萬家香當場呆住。

    他不是懷智的男朋友,而是她的哥哥?就是她說的那個跟未婚妻ㄘㄟ了、這幾天就回國的哥哥?

    「幸會,我是史懷仁。」他目光直視著她說。

    「呃……你好。」她的反應有點「累格」。

    真想不到他竟是懷智的哥哥,難怪她覺得他們有夫妻臉,原來根本是親兄妹。

    慢著!懷智那天才說要介紹哥哥跟她認識,他今天上門該不會就是為了……啊,真尷尬,她本能的想逃了。

    「我有個企劃要準備,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我想先上樓了。」

    「欸?」史懷智有點失望,「家香姊,不坐一下?」

    「懷智,你干麼強人所難?」史懷仁用手肘蹭了妹妹一下,笑視著萬家香,「醬油小姐,你請便吧。」

    萬家香微頓。這麼干脆的就放人?若他真是來相親的,那麼看來……顯然他對她並不滿意。

    這不是正好嗎?反正她對再婚這件事毫無興趣,明明事情如她的意,她卻有點小小的失落?

    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意外的,他是歸國菁英,雖有過未婚妻,卻從沒結過婚。而她,卻是個三十歲、拖著一個七歲女兒的單親媽媽。

    懷智一定是哪根筋不對,才會異想天開的要把哥哥介紹給她,這事要是讓史爸史媽知道,不把懷智吊起來毒打一頓才怪。

    「小鳥,要跟媽咪上樓嗎?」她轉頭看著緊抱著名犬圖鑒的女兒問。

    茉里搖搖頭,「不要,我要听叔叔說笑話。」

    呵,小鳥已經被收買了呢。

    「那媽咪要上樓嘍?」

    「嗯。」茉里跟她揮揮手。

    她好受傷,覺得自己好像被寶貝女兒拋棄了。

    晚上,茉里抱著那本全彩的名犬圖鑒看,怎麼都不肯睡。

    「小鳥,該上床睡覺嘍。」萬家香催女兒上床。

    「媽咪,人家再看一下下。」

    「一下下是幾下啊?」

    「就是一下下,拜托。」茉里小小的臉蛋上有著可憐又可愛的央求表情。

    她無奈一笑,「只可以再看一種小狗喔。」

    「嗯!」茉里用力點頭,然後將圖鑒湊到她面前,興高采烈地說︰「媽咪,你看這只綁雙馬尾的狗狗,是不是很漂亮?」

    萬家香看著女兒口中綁雙馬尾的狗狗,那是一只阿富汗犬,沒想到在小鳥眼中,它竟是只綁雙馬尾的狗?想著,她不禁覺得好笑。

    「媽咪,這是什麼狗?」

    「阿富汗牧羊犬。」

    「阿夫汗牧羊犬喔?」

    「富,不是夫。」萬家香糾正她。

    「它會牧羊嗎?」茉里天真的問。

    「應該會吧,不然它為什麼叫做牧羊犬?」

    「那我們可以養一只嗎?」

    「不行喔。」萬家香毫不猶豫的拒絕她,「養狗狗是一種責任,你得喂它吃飯、幫它洗香香,帶它上大小號,還要陪它玩、陪它運動耶。」

    茉里一臉認真地看著母親,「我可以喂它吃飯、陪它玩,還可以跟它一起洗澡、一起睡覺。」

    她听得皺起眉頭,「小鳥,我們住在馥奶奶家,不可以給馥奶奶添麻煩,你知道嗎?」

    茉里一臉失望,「可是人家喜歡小狗狗。」

    「這不是小狗狗。」她比手劃腳的表示,「阿富汗犬有這麼大。」

    茉里看著她比劃的大小,有點訝異。「比小鳥還大嗎?」

    「嗯,像一只小馬,而且比小鳥還要重很多。」

    茉里似乎十分驚訝,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萬家香攬著女兒的肩,輕輕地在她飄散著果香味的發上一吻。「乖,如果你真的喜歡小動物,媽咪下次休假時帶你去動物園。」

    茉里一听,臉上立刻有了笑容。「真的?」

    「嗯。」

    「那可以順便帶我去寵物店看小狗狗嗎?」繞了半天,茉里還是想看小狗。

    萬家香無奈笑嘆,「好,只要你現在馬上乖乖睡覺。」她拿走女兒手上的圖鑒,擱在一旁的桌上。

    茉里爬上床,拉過最愛的大頭狗涼被替自己蓋上。

    「今天要媽咪唱歌嗎?」萬家香問。

    茉里想也不想的搖搖頭,「我是小姊姊,不是小功寶了。」

    「咦?」昨天還要她唱搖籃曲的小鳥,今天居然說自己是小姊姊而不需要她哄睡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

    「叔叔說我已經要上小一,以後就是小姊姊了。」

    叔叔?小鳥口中的叔叔,該不會是懷智的哥哥吧?那家伙是給小鳥下了什麼迷藥,居然輕易的就改變了她多年以來的習慣?

    雖然不甘心,但……她還真想他按上一百個贊。

    三天後——

    萬家香下班回到家已經八點了,她常常得這樣,在一家園藝造景公司上班,為了幫客戶趕工程進度,她經常得加班。

    幸好陳老師樂于幫忙,不然當她加班的時候,還真不知道該拿小鳥怎麼辦。

    回到家,剛到門口,她便听見里面傳來歡聲笑語,那是陳老師、小鳥、懷智,還有一個她從不曾听過的男人聲音。

    那聲音很好听,字正腔圓但不帶流氣,讓人听了覺得很舒服。

    誰呢?該不會是懷智帶男朋友來給陳老師「監定」吧?

    思忖著,萬家香也迫不及待的想進門,幫史懷智監定一番。

    推開門,里面的聲音稍稍停下——

    「啊,是媽咪回來了!」茉里先出聲,然後蹦蹦跳跳的朝母親奔過去,手上還抓著一本厚厚的名犬圖監。

    萬家香微愣,下意識的往沙發處看去,陳老師坐在慣坐的那張單人緹花沙發上,而坐在她對面的,是懷智跟一個男人。男人有一頭利落短發,神采奕奕的黑眸彷佛閃著光,身上穿著一件棉麻混紗的米色T恤,下面是一條洗得褪了色的牛仔褲。

    他穿得很隨興、很簡單,卻顯得英氣勃發。這是個好看的男人,是那種她見了會立刻激起「小動物避險本能」、敬而遠之的男人。

    不過,反正他是懷智的男朋友,她倒是沒那麼敏感。

    話說回來,他跟懷智還真有點夫妻臉。

    「家香,你回來啦?」陳老師興奮地說,「來,給你介紹個人。」

    陳老師說話的同時,男人的視線率直的射了過來。

    迎上他那直接、強勢又霸氣,還帶著一種莫名侵略感的目光,萬家香不知怎地竟心里一悸。

    她是哪根筋不對?他是懷智的男朋友呀!

    但老實說,有多少年不曾有男人給過她這種心悸的感覺了?是他長得過分好看?還是她寂寞得太久了?

    天啊,難道這就是人家說的欲求不滿?

    「媽咪,」茉里的聲音將她拉了回來,「叔叔送我這本小狗的書喔。」她興奮的向母親展示手中的圖監。

    初次見面就送上能讓小鳥笑開懷的禮物?看來,他來之前做了點功課。

    是懷智告訴他的吧?還真是愛屋及烏哪,只因懷智喜歡小鳥,所以他也試著喜歡她嗎?

    「你好。」這時,他站了起來,一臉粲笑猶如夏日的陽光般耀眼。

    萬家香不禁有些閃神,「……你好。」

    「你就是美花姨說的那個醬油小姐?」他咧嘴一笑。

    她微頓。怎麼他已經見過美花姨了?懷智的動作還真快。

    不過,他跟她裝什麼熟?第一次見面就喊她綽號似乎不太禮貌吧?

    「是的,我是萬家香。」她早已習慣別人對她名字的反應。

    一家烤肉萬家香,金蘭金蘭∼從小,那些調皮的男生總愛這樣唱著廣告歌曲,然後嘲笑她的名字。小時候她會因此生氣,甚至委屈到哭,可後來,她麻痹了。

    至于現在,她很喜歡自己的名字,因為不管是客戶還是廠商,都對她的名字印象深刻,她還因此接到了一些Case。

    「你真的叫萬家香?不是綽號或什麼?」

    「是本名。」還懷疑喔!

    「就跟你說她真的叫萬家香。」史懷智笑著說。

    「我以為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呢。」他笑視著史懷智。

    「家香,他是懷仁,我的學生,懷智的哥哥。」陳老師又道。

    「懷智的……哥哥?」萬家香當場呆住。

    他不是懷智的男朋友,而是她的哥哥?就是她說的那個跟未婚妻ㄘㄟ了、這幾天就回國的哥哥?

    「幸會,我是史懷仁。」他目光直視著她說。

    「呃……你好。」她的反應有點「累格」。

    真想不到他竟是懷智的哥哥,難怪她覺得他們有夫妻臉,原來根本是親兄妹。

    慢著!懷智那天才說要介紹哥哥跟她認識,他今天上門該不會就是為了……啊,真尷尬,她本能的想逃了。

    「我有個企劃要準備,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我想先上樓了。」

    「欸?」史懷智有點失望,「家香姊,不坐一下?」

    「懷智,你干麼強人所難?」史懷仁用手肘蹭了妹妹一下,笑視著萬家香,「醬油小姐,你請便吧。」

    萬家香微頓。這麼干脆的就放人?若他真是來相親的,那麼看來……顯然他對她並不滿意。

    這不是正好嗎?反正她對再婚這件事毫無興趣,明明事情如她的意,她卻有點小小的失落?

    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意外的,他是歸國菁英,雖有過未婚妻,卻從沒結過婚。而她,卻是個三十歲、拖著一個七歲女兒的單親媽媽。

    懷智一定是哪根筋不對,才會異想天開的要把哥哥介紹給她,這事要是讓史爸史媽知道,不把懷智吊起來毒打一頓才怪。

    「小鳥,要跟媽咪上樓嗎?」她轉頭看著緊抱著名犬圖監的女兒問。

    茉里搖搖頭,「不要,我要听叔叔說笑話。」

    呵,小鳥已經被收買了呢。

    「那媽咪要上樓嘍?」

    「嗯。」茉里跟她揮揮手。

    她好受傷,覺得自己好像被寶貝女兒拋棄了。

    晚上,茉里抱著那本全彩的名犬圖監看,怎麼都不肯睡。

    「小鳥,該上床睡覺嘍。」萬家香催女兒上床。

    「媽咪,人家再看一下下。」

    「一下下是幾下啊?」

    「就是一下下,拜托。」茉里小小的臉蛋上有著可憐又可愛的央求表情。

    她無奈一笑,「只可以再看一種小狗喔。」

    「嗯!」茉里用力點頭,然後將圖監湊到她面前,興高采烈地說︰「媽咪,你看這只綁雙馬尾的狗狗,是不是很漂亮?」

    萬家香看著女兒口中綁雙馬尾的狗狗,那是一只阿富汗犬,沒想到在小鳥眼中,它竟是只綁雙馬尾的狗?想著,她不禁覺得好笑。

    「媽咪,這是什麼狗?」

    「阿富汗牧羊犬。」

    「阿夫汗牧羊犬喔?」

    「富,不是夫。」萬家香糾正她。

    「它會牧羊嗎?」茉里天真的問。

    「應該會吧,不然它為什麼叫做牧羊犬?」

    「那我們可以養一只嗎?」

    「不行喔。」萬家香毫不猶豫的拒絕她,「養狗狗是一種責任,你得喂它吃飯、幫它洗香香,帶它上大小號,還要陪它玩、陪它運動耶。」

    茉里一臉認真地看著母親,「我可以喂它吃飯、陪它玩,還可以跟它一起洗澡、一起睡覺。」

    她听得皺起眉頭,「小鳥,我們住在馥奶奶家,不可以給馥奶奶添麻煩,你知道嗎?」

    茉里一臉失望,「可是人家喜歡小狗狗。」

    「這不是小狗狗。」她比手劃腳的表示,「阿富汗犬有這麼大。」

    茉里看著她比劃的大小,有點訝異。「比小鳥還大嗎?」

    「嗯,像一只小馬,而且比小鳥還要重很多。」

    茉里似乎十分驚訝,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萬家香攬著女兒的肩,輕輕地在她飄散著果香味的發上一吻。「乖,如果你真的喜歡小動物,媽咪下次休假時帶你去動物園。」

    茉里一听,臉上立刻有了笑容。「真的?」

    「嗯。」

    「那可以順便帶我去寵物店看小狗狗嗎?」繞了半天,茉里還是想看小狗。

    萬家香無奈笑嘆,「好,只要你現在馬上乖乖睡覺。」她拿走女兒手上的圖監,擱在一旁的桌上。

    茉里爬上床,拉過最愛的大頭狗涼被替自己蓋上。

    「今天要媽咪唱歌嗎?」萬家香問。

    茉里想也不想的搖搖頭,「我是小姊姊,不是小功寶了。」

    「咦?」昨天還要她唱搖籃曲的小鳥,今天居然說自己是小姊姊而不需要她哄睡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啊?

    「叔叔說我已經要上小一,以後就是小姊姊了。」

    叔叔?小鳥口中的叔叔,該不會是懷智的哥哥吧?那家伙是給小鳥下了什麼迷藥,居然輕易的就改變了她多年以來的習慣?

    雖然不甘心,但……她還真想他按上一百個贊。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