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3章(1)
作者︰春野櫻
    終于,幸福國小開學了。

    茉里的班上有完全不認識的新同學,也有幼稚園時的同班同學,不論新舊,她都很快的跟大家變成好朋友,有她在的地方,總是充滿歡聲笑語。

    萬家香很慶幸她的寶貝女兒在成長過程中,不曾因為出身單親家庭而遭到任何排擠及輕視,但那或許是因為她們來到一個如此可愛又溫暖的地方吧。

    晚上,她將前兩夭在女兒開學典禮上拍的幾張照片塞進信封袋,然後寫上娘家的地址。

    所謂的娘家,指的是有娘的家吧?但那個家里沒有娘,只有一個早已不認她的父親。雖是幾乎以斷絕父女關系的方式離家,但她每逢過年過節都會寄禮品,或是附上有她及小鳥近照的賀卡給父親,不管他愛不愛她,血緣關系是切不斷的。

    想起父親一個人獨居,她還是覺得心酸,只是,他不曾給過她任何回應,因此她想,父親是真恨透了她,也不肯原諒她吧。

    「媽咪,你在干麼?」茉里好奇的涯過來。

    「我把你的照片寄給外公啊,他一定想看看小鳥變成小姊姊的模樣。」

    茉里突然不講話了,一臉仿佛在思索著什麼人生大道理的高深表情。

    「怎麼了?」她問。

    「媽咪,為什麼我從來沒見過外公,外公也不來看我呢?」

    女兒的童言童語,觸動了萬家香心里的傷。眼眶一熱,她將小鳥攬在懷里,有點哽咽地說︰「小鳥,媽咪不乖,惹外公生氣,所以外公不想看見媽咪了。」

    「媽咪只要跟外公Saysorry就好啦。」茉里天真的說,「丸子老師說只要真心道歉、真心改過,就會被原諒喔。」

    「嗯,是這樣沒錯。」萬家香淡淡一笑,揩去眼角的淚水。

    「媽咪,如果你怕外公生你的氣,我幫你去跟外公道歉。」

    听見女兒這些話,萬家香再也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我們小鳥真的長大了呢。」她緊緊抱著女兒,給她一個愛的親親,「媽咪好高興。」

    「媽咪,我快不能呼吸了啦。」茉里推推她,微嘟起小嘴。

    「sorry媽咪太粗魯了。」她俏皮的跟女兒行個舉手禮口「對了,今夭上課好玩嗎?」

    今買是女兒第三天上課,她看過課表,有女兒喜歡的自然課。

    「好玩啊,‘壞人老師’好好笑囑!」茉里說得興高采烈。

    「壞人老師?」萬家香微怔。為什麼有老師被稱是壞人?「壞人老師是干麼的?」她好奇的問。

    「呵呵——」茉里突然一臉神秘的樣子,「媽咪,你猜壞人老師是誰?」

    「嘎?」她愣住。

    她哪里知道壞人老師是何方神聖?她又沒在幸福國小上過學。「媽咪猜不到耶,你快告訴我吧。」她討饒地說。

    茉里涯著母親,在她耳邊悄聲地說︰「壞人老師就是叔叔暖。」

    「叔……什麼?!」小鳥口中的叔叔難道是史懷仁?史懷仁……壞人……她居然沒想到?

    但,為什麼他搖身一變成了幸福國小的老師啊?而且還那麼巧的教了小鳥這一班?莫非他早知道自己會進幸福國小任教,之前才會一直往這兒跑,跟小鳥粘在一塊,以適應即將面對的工作?

    「媽咪,mina說叔叔好帥,還說以後她要當叔叔的新娘。」

    「……」真是無言,現在的小孩真早熟。

    「我跟mina說她不能當叔叔的新娘……」

    「沒錯,她長大的時候,叔叔都已經是個老先生了。

    「對啊,所以我跟mina說,只有媽咪才可以當叔叔的新娘。」

    「什麼?!」聞言,萬家香整個人跳了起來,頭皮發麻。她哭喪著臉看著女兒,「小……小鳥,你不可以隨便說那種話。」

    「為什麼?」

    「因為……因為叔叔已經有女朋友啦。」

    「才沒有。」茉里表情篤定,「叔叔說他沒有女朋友。」

    女兒的話堵得萬家香頓時無言。

    mina媽一天到晚往美花姨的辦公室串門子,要是mina把小鳥說的話原封不動甚至加油添醋的告訴mina媽,那美花姨一定很快就會知道這件事,接著……老天爺,她簡直不敢想象接下來會是什麼混亂的局面。

    「小鳥,你不可以跟同學說叔叔常來我們家,還跟我們去動物園的事情。」她一臉嚴肅的提醒小鳥。

    茉里歪著頭,「為什麼?」

    「因為……老天!」她第一次為女兒的提問感到詞窮且頭痛。

    「老天怎麼了?」茉里眨眨她那燦亮的大眼。

    「老天沒怎樣。總之你听媽咪的話……」她抓住茉里的肩膀,慎重的再說一遍,「在學校里不能叫他叔叔,一定要叫老師。還有,絕對不要跟同學說他來我們家的事,答應媽咪。」

    見母親一副天快塌下來似的表情,茉里雖不解,卻很配合的點點頭。「嗯,我答應媽咪。」

    「打勾勾。」萬家香伸出手,勾起小指。

    「打勾勾。」茉里也伸出她的小手,用那可愛的小指勾住母親的。

    史家的飯桌上,全家人正安靜的享用著晚餐,飯桌上保持安靜,是史爸自小就嚴加要求的規矩之一。

    吃過晚餐,一家人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吃水果,憋了一肚子問題想問的史懷智終于可以暢所欲言。

    「唉,哥,學校那邊還順利吧?」她問。

    「不錯。」史懷仁用水果叉戳了塊西瓜往嘴里塞,「現在的小孩真不是蓋的,古靈精怪不怕生,而且活潑又勇于發言。」

    他在台灣念書時修了教育學分,出國深造及工作後雖沒從事相關行業,卻不曾忘卻教育事業。父親是法官,常在法庭上教化那些犯錯的人;母親則是教師,在學校育人子弟,大概是耳濡目染吧,他跟妹妹竟先後都投入了教育這百年樹人的行業。

    不過,他也沒想到自己的教育之路竟會如此順利,「呵,惡夢才要開始啦。」史懷智語帶恐嚇地說︰回國後,剛好幸福國小有個自然老師因為生產告假,他就這麼進了學校當起代課老師。

    「你慢慢就會知道。」

    史懷仁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你猜我授課的班級里有誰?」

    「誰?」

    「小鳥。」他眉毛一挑。

    「咦?」史懷智不禁有些驚訝。「這麼巧?」

    「懷仁,小鳥讓你教到啦?」史媽驚喜地問。

    「嗯。」他咧嘴一笑,「我今天看見她時也嚇了一跳。」

    「小鳥一定很開心吧?」史懷智問。

    「當然。」史懷仁語氣驕傲得很,「我現在應該是她最喜歡的老師吧。」

    史懷智吃昧地說︰「拜托,我才是她最喜歡的老師啦。」

    史懷仁瞥她一眼,「你這笨丫頭在吃什麼醋啊?怎麼跟醬油一樣……」

    「醬油?你說家香姊?」

    「是啊,她也嫉妒我跟小鳥要好,還說我是小三,笑死我了……」說著,他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史家三口定定的看著他,臉上有一抹疑色。

    「干麼?」意識到大家都看著自己,史懷仁停住笑聲,不解的看著他們。

    「懷仁,你是不是對家香……」史媽試探地問。

    「對她怎樣?」

    史懷仁微怔,旋即意識到母親指的是什麼。

    「你之前還跟她們一起去動物園玩,對吧?」史媽說。

    「懷仁,家香是帶著孩子的寡婦。」史爸突然丟出這一句。

    史懷智眉一蹙,不甚認同的開口,「爸,您不也很喜歡家香姊跟小鳥嗎?怎麼這句話听起來……」

    史爸神情嚴肅地表示,「我不是那個意思。家香是個自愛的好女孩,也把小鳥教得很好,搬到幸福里之後,你有听過她交男朋友或是跟什麼男人走得較近嗎?」

    「是沒有。」

    「懷仁突然跟她們這麼親近,你說別人看見了會怎麼想?」史爸續道︰「若是懷仁對家香有好感而追求她,那便罷了,若沒有,卻讓家香成了大家茶余飯後討論的對象,豈不是害了她?」

    听父親這麼一說,史懷智也覺得有理。家香姊雖然溫婉隨和,但其實有她倔強固執的一面,就算別人對她的討論毫無惡好強的她搞不好會因此搬離幸福里。

    這麼一想,她轉頭直視著哥哥,「哥,你喜歡家香姊嗎?」

    「喜歡。」史懷仁毫不遲疑地回答。

    聞言,史家三口都瞪大了眼楮,疑惑的看著他。

    「哥,你知道我指的是哪一種喜歡嗎?」

    「知道啊,我喜歡她。」史懷仁大方的承認他對萬家香有好感。

    人生至此,他也談過幾場戀愛,雖不見得都是他主動追求,但他是個干脆、不拖泥帶水的人,喜歡或是不喜歡,他都坦然率直的承認,從不搞暖昧那一套。

    初見萬家香的那一刻,他就對她有好感,盡管她面對他時的態度不是太友善,但他感覺得出她是個善良又柔軟的人——即使她表現得那麼強悍。

    世上有些人的情感都爆發在一瞬間,而在他看見她的那一剎那,她的身影便已刻進他心里。

    若是硬要給一個更明白的解釋,也許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吧。

    「懷仁,你現在不是在開玩笑吧?」史爸的態度依然很正經,「我可不許你因為一時好玩或好奇而接近她們,最後卻傷害到她們母女倆。」

    「爸,您放心,我既不是笨蛋,也不是混球。」他微微皺起眉頭,想了一下,「怎麼說呢?我第一眼見到她,就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是似曾相識嗎?」史懷智問。

    「不是那樣,是……」史懷仁認真的思索著,「她就是讓我很在意,看見她的時候,我好像看見了什麼畫面……」

    「畫面?」史懷智不解。

    史懷仁抿唇一笑,「嗯,是幸福的畫面。」

    他實在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樣奇妙的感覺,即使是跟無緣未婚妻Joy在一起時也不曾有過。

    Joy是個強硬不輸給他的女人,跟她在一起時,與其說他們在談戀愛,倒不如說在相互較勁。他們有不同的人生目標,而那樣的分歧在他訣定返國工作後,終于迫使他們面對兩人之間存在已久的問題,最後協議解除婚約分手。

    Joy需要工作上的成就,她想當個獨當一面、不輸男人的女強人,為了達成終極目標,她寧願舍棄對家庭及幸福的追求。

    而他渴望一個家,一個不管他多累、多晚回到家,都有人點著一盞燈為他等門的家。他想要一個可以跟他分享生活中大小事情的妻子,想要有幾個就算他累到掛時跳到他身上,他也覺得那是種幸福的小孩。

    苞Joy在一起時,他的腦海從未出現那樣的畫面,但在看見萬家香跟小鳥時,他看見了。

    「天啊!」史懷智興奮的漲紅了臉,「哥,你好敢說!」

    「懷仁,」史媽一笑,「你是說真的?」

    「當然。」他笑視著母親,「兒孫不在身邊的陳老師、出生就沒見過爸爸的小鳥,在她身邊,她們都好幸福。她是那種……讓人想待在她身邊的女人。」

    听完他的話,史媽忍不住填道︰「瞧你說的,好像我們家不幸福一樣,才讓你這麼渴望別人給你幸福。」

    「媽,」他站起來,一**坐在母親身邊,然後一把抱住她,「就是因為我生長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才更知道幸福家庭對一個人是多麼的重要。不是有句話說‘再大的成功都抵不過家庭的失敗’嗎?」

    「說的是沒錯……」史媽也頗認同。

    「所以說,」史爸直視著兒子,「你是真的喜歡家香?」

    「我只能說,有感覺、有興趣。」

    「可不能抱持著隨便的態度。」史爸嚴正地開口,「男人要有責任跟肩膀,若真的想追求人家,就得有始有終,別只是三分鐘的熱度。」

    「爸,您知道我不管做什麼事都不會只有三分鐘熱度的。」

    史爸看著他那一臉堅定的樣子,默默點了點頭。

    「哥,家香姊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不好追呢。」史懷智好心的提醒他。

    「哈哈,她是冰山,我是火山,看誰厲害?」說著,史懷仁眼底進射出熾熱的光芒。

    「里長辦公室報告,明買在里民活動中心有婆婆媽媽才藝成果展,藝品賣出所得會全數捐給慈善機關。做好事有好報,請各位里民踴躍參加!」

    「夭氣這麼熱,大家一定頭昏昏的,來個腦筋急轉彎讓大家醒醒腦——什麼花最沒力?什麼花又可愛又沒力?」美花姨的獨特嗓音由廣播擴音器傳來,伴隨著她招牌的猜謎時間。

    「五分鐘過去嘍,大家想到了沒?好,我來公布答案啦。最沒力的花是茉莉花因為啊……好一朵‘沒力’的茉莉花,好一朵‘沒力’的茉莉花……

    「那什麼花既沒力又可愛呢?就是玫瑰花啦……多‘沒力’的玫瑰花,多可愛的玫瑰花,我就這樣深深愛上它?大家有沒有猜到啊?哈哈哈……」

    「哈哈哈……」听憲美花姨夾帶歌唱的廣播,萬家母女也跟著哈哈大笑,她們手牽著手,正在回家的路上。

    萬家香手里拎著一袋生鮮食材,茉里手里則抓著一瓶養樂多,她們剛從超市離開,準備返回住處。

    「媽咪,美花姨奶奶好好笑。」

    「是啊,超好笑的。」

    突然,茉瑞安靜了,不知在想什麼,小小的臉蛋上難得有嚴肅的表情。

    「怎麼了小鳥?」

    「媽咪,你很辛苦對不對?」她神情認真的問。

    萬家香愣了一下,「嗯——有時會覺得辛苦。」

    「如果我們家有一個爸爸,媽咪就不會那麼辛苦了,是不是?」

    听見女兒這麼說,萬家香頓時答不上話。

    「小東跟mina的媽咪都不用上班,他們說因為他們家有爸爸在賺錢……」茉里睜著天真的大眼楮望著母親,「但我們家沒有爸爸,所以媽咪才要去上班。」

    「小鳥,我們家有爸爸呀,只不過爸爸已經去天上了。」

    每當對女兒說這個謊,萬家香的心都會揪一下。

    一直以來,小鳥都相信著她這個「善意的謊言」,也因為小鳥完全相信,總讓她這個說謊的母親有很深的罪惡感。

    「媽咪,我們不能有第二個爸爸嗎?」茉里再度天真也認真的問。

    這話又間倒萬家香。之前女兒從不間跟爸爸相關的間題,也不曾對爸爸感到好奇,為何現在突然關心起氣文件事來?是因為她真的長大了,不再像從前那麼好騙?「媽咪,」茉里抬起她那漂亮的小臉蛋,眼神像小狗般無辜的望著母親,「樹上的小鳥也有爸爸,對不對?小鳥……也想要一個爸爸。」

    萬家香一陣鼻酸,「小鳥……」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因淚水已奪眶而出。

    她一直以為自己什麼都給得起,原來……她給的還是不夠。可「爸爸」不是圖畫書,不是洋娃娃或小狗,她根本給不起。

    「媽咪?」看見母親淚眼汪汪,茉里有點不知所措。

    「對不起,小鳥……媽咪……」萬家香蹲下來,將東西往地上一擱,緊緊的抱住女兒。

    「媽咪,你別哭……」見母親哭了起來,茉里也慌得哭了,她伸手環抱著母親的脖子,「小鳥不要爸爸了,小鳥不要爸爸了啦,嗚……」

    「小鳥……」女兒的哭聲及體貼,讓萬家香更止不住淚水。

    「唉,你們母女倆是怎麼了?」

    突然,距離她們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萬家香心頭一驚,猛地抬起頭來,還來不及擦掉臉上的淚水,史懷仁已朝她們走了過來。

    「叔叔?」茉里哭喪著小臉,循聲望去。

    「小鳥怎麼哭了?」史懷仁正要幫妹妹把一件明天要義賣的工藝品帶到里長辦公室去,沒想到竟在路上踫見這兩個母女抱頭痛哭,他也是一頭霧水。

    他一趨前,茉里立刻撲了上去。「叔叔……」

    「乖,不哭。」他單臂將茉里抱了起來,替她揩去掛在漂亮臉蛋上的淚水。萬家香別過臉,胡亂的將淚水抹掉,然後才一臉鎮定的面對他。

    看著她那紅通通的眼楮里有著倔強的眼神,史懷仁整眉一笑。「你怎麼了?」

    「沒事。」萬家香覺得有點丟臉,急忙拎起袋子想閃人,「小鳥,走,我們要回家了。」

    茉里無動于衷,一手勾住史懷仁的脖子,像是在跟他撒嬌。

    「小鳥?」萬家香眉心微擰。

    不想讓茉里為難,也不想萬家香在女兒面前發脾氣,史懷仁悄聲地在茉里耳邊說了兩句話,只見她點點頭,然後心甘情願的讓他將自己放了下來。

    萬家香幾個快步上前,一手抓住女兒的手便往前走去。

    茉里不斷的回頭看還站在原地望著她們的史懷仁,見他對她微笑、跟她揮揮手,茉里的臉上才綻放安心的笑顏。

    見女兒不停回頭看他,萬家香心情不禁浮躁起來。

    「小鳥,他……叔叔跟你說了什麼悄悄話?」

    「是秘密。」茉里說完,抿起嘴來。

    「什麼?」他對小鳥說了什麼,讓小鳥願意乖乖听話?從前總是對她言听計從,把媽咪的話當聖旨般的小鳥,為何現在卻不再順服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啊!就是從史懷仁出現後開始的!

    他是能操控人心的魔法師嗎?怎麼他出現後,不只小鳥變了,連她……都怪怪的。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