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攻心計 第9章(2)
作者︰花襲
    「你想要到哪里度蜜月?」

    在滿天星辰下,兩人十指緊扣,在私人沙灘上散步。

    桑玫瑰偏著頭想了一下,「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哪兒都可以。」

    「我可以把這句話當成甜言蜜語嗎?」岳禹群挑眉輕笑,「沒想到嚴肅的桑醫生也開始會說甜言蜜語了。」

    被調侃的桑玫瑰輕槌了一下他的胸膛,「你笑我!」

    他佯裝受到重擊,搗著胸口說︰「你……謀殺親夫啊。」

    桑玫瑰瞪他一眼,「你忘記我是‘屠龍公主’了嗎?你應該是那條龍才對。」

    「不對、不對,我是王子,怎麼又變成惡龍了呢。」岳禹群想了想,覺得在這幽靜的私人沙灘上,當王子好像沒啥好處,所以他決定……

    「好吧,我是惡龍。」桑玫瑰感到莫名的瞅他一眼。

    怎麼剛剛才說自己是王子,現在又說是惡龍?

    「我不僅僅是惡龍,還是只大色龍!」岳禹群突然撲向桑玫瑰並伸出魔爪。

    她笑著尖叫,趕緊逃離。

    「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還不乖乖就範。」他追了上去。

    「哈哈哈……」她一邊大笑一邊跑,岳禹群裝成大色龍齜牙咧嘴的模樣實在太好笑了,一點形象都沒有。

    她笑到肚子痛,最後跑不動了,終于被大色龍給撲倒在沙灘上。

    「抓到了!」大色龍豈會放過吃豆腐的機會,他傾身吻上公主的紅唇,大享艷福。

    桑玫瑰當然不許岳禹群得意太久,雖然說這里是私人沙灘,杳無人煙,但她還是會害羞的。

    她阻止岳禹群不規矩的大手,在他耳邊輕輕提出邀請……就讓這場美麗的艷福,到床上再繼續吧。

    「玫瑰,我已經離開公司了,大概半個小時後可以抵達醫院。」岳禹群在車上打手機聯絡桑玫瑰。他們約好今天到婚紗店挑照片,他會去醫院接她。

    「我這邊也快結束了,不急,你慢慢來,開車小心點。」桑玫瑰在電話里叮嚀著。

    「好。」岳禹群結束通話。他嘴角不自覺的掛著笑,最近心情總是很好,可能跟兩人婚期逐漸接近有關。

    他搖下車窗,扭開汽車音響,讓悅耳的爵士音樂伴隨他這一趟車程。

    前方的號志從綠燈轉跳為黃燈,再轉為紅燈,岳禹群守規矩的踩下煞車等著。

    他的手指頭擱在方向盤上,跟著音樂打節拍。

    突地,從右方的後照鏡中,一道刺眼的白光閃過,他往後照鏡一看,都還來不及反應,他的座車即被猛烈的力道撞擊,他整個人受到沖擊往前撲,雖有安全帶和瞬間充氣的安全氣囊,但仍于事無補。

    因為撞擊力道太大,整輛車被撞上一旁的安全島,隨即翻覆。

    在車子翻倒的那一剎那,他腦海中出現了桑玫瑰哭泣的容顏……玫瑰,別哭了,我會心疼,乖,別哭了……

    然後他的意識就像斷電般咱地,陷入黑暗中……

    桑玫瑰剛跟兩名醫生討論完明天研討的內容,回到辦公室,她動手整理了一下辦公桌上的資料,再看看時間……差不多了,禹群應該快到醫院了。

    才剛這麼想而已,辦公室的門就開了,桑玫瑰以為是岳禹群到了,笑臉迎向來人,結果走進來的是岳大山。

    她起身,「爸,有什麼事嗎?」

    現在她已經改口稱岳禹群的雙親為爸媽。

    「玫瑰,答應我,你要堅強。」岳大山神色緊繃,雙手緊緊握住她的手。

    「怎麼了?」她心頭有不安撩過。

    岳大山沉痛的閉了閉眼,「禹群在來醫院的路上,被酒駕的小客車從後頭追撞,他的座車被撞上了安全島,整台翻覆,現正被救護車送來醫院……」

    聞言,桑玫瑰幾乎是當場腿軟。

    「救護人員回報他的情況如何?」她的臉色慘白。她覺得自己的心髒幾乎快要停止運作,但她強迫自己要振作。

    岳大山搖了搖頭,嘆息。

    桑玫瑰忍不住全身發顫,她一再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她必須如此,才能喘得過氣、才能不落淚。

    「救護車快到醫院了嗎?」

    「嗯。」

    「我要下去……」桑玫瑰幾乎是沖出自己的辦公室,她必須親眼看見他,親眼去確定。

    岳禹群被送到醫院後,由第一線急診室的醫生接手,他的狀況確實非常的不樂觀,桑玫瑰幾乎要崩潰。

    此時何樂月帶著岳念恩趕到醫院,岳念恩給母親一個大大的擁抱。

    「老爸會沒事的……」岳念恩知道自己要堅強,他忍住淚水,明白他必須給媽媽勇氣。

    「對……他會沒事……」桑玫瑰被隔絕在急救團隊之外,因為此時她的心情太過紊亂,沒有辦法參與救治。

    急救進行了約一個小時,岳大山走了出來,語重心長的對桑玫瑰說︰「現在必須馬上進行手術……玫瑰,禹群需要你,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由你來負責手術,但你必須非常非常的確定自己能夠心無旁騖來幫禹群動手術,如果有那麼一丁點的動搖、一丁點的不穩,那麼手術就有可能失敗……你行嗎?」岳大山實在不忍給桑玫瑰如此大的壓力,但他相信桑玫瑰的技術,認為若讓她來執刀的話,成功率會高過其他的外科醫生。

    而岳禹群是他的兒子,他當然非常希望兒子能獲得最好的救助。

    桑玫瑰低頭看著雙手,它仍然顫抖著,在這般慌亂心境下的她,恐怕連手術刀也握不住。

    她不行,她不能讓禹群的生命葬送在她的手里……

    就在桑玫瑰想搖頭跟岳太山說「她不行」之際,岳禹群曾經對她說過的話在腦中響起--

    在我心里,你是個勇敢且堅強的屠龍公主,當我遇到危險時,你會拿著寶劍,披荊斬棘來救我,所以我什麼都不怕,因為我有你。

    桑玫瑰閉上了眼,深呼吸。對,此時她必須握著寶劍去救她的王子,去留住自己的幸福!而當她再度睜開眼時,她的手指不抖了,眼神充滿了冷靜自信。「好,讓我親自為禹群動刀吧。」她知道,在接下來的十幾個小時當中,將會是她這輩子最煎熬、壓力也最大的時刻。

    她手中的「寶劍」一刻也不能松脫,她必須除掉所有的障礙,克服所有的困難,救回她的王子!

    手術從晚上八點鐘進行到隔天早上六點,當桑玫瑰走出手術室的那一刻,整個人疲倦到癱軟下來。

    岳念恩他們一直守在手術室外。

    「謝謝你,玫瑰,手術非常的成功,謝謝。」岳大山眼眶含著淚水,他知道親手替自己最愛的人動刀,這對醫生而言,恐怕是最大的挑戰。

    身為主刀的醫生,桑玫瑰也知道手術非常的成功,但她放心不了,如同外科醫生們每次動完大手術,會對家屬所說的那千篇一律的話--「我們醫生只是盡人事,至于病患會如何,就得看他能不能撐過接下來的危險期……」

    在重大手術之後的幾個小時,甚至幾天,將是發生並發癥的最高危險期,結果會如何,醫生從來不敢打包票。

    岳禹群能不能醒過來,還要看他自己對生命的韌性……

    桑玫瑰換下手術衣稍做梳洗後,堅持在恢復室外守著岳禹群,最後是在岳大山跟何樂月的堅持之下,她才由兒子陪著回辦公室休息,並吃點東西補充體力。

    早上八點,她透過電話聯絡,知道岳禹群仍在恢復室里,于是她決定不取消今天的門診。因為現在的她根本沒辦法休息,要她呆呆的坐著等,她肯定會瘋掉,她必須找些事情讓自己忙。

    中牛門診過後,她得知岳禹群已經轉至加護病房,她忍住馬上過去探望的沖動,她很怕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痛哭失聲。

    現在的她必須堅強起來,不能哭。

    下午她按照原訂的行程,參與醫院的研討會議,許多院內的醫生得知車禍消息,都紛紛的給予她安慰跟鼓勵,讓她非常的感激。

    如果這些人的鼓勵、祝福,能讓岳禹群熬過危險期,並清醒過來不知該有多好。

    會議結束後,她回到辦公室,岳念恩帶著何樂月親自炖的雞湯在里頭等她。

    「奶奶說,無論如何都要我親眼看你將補湯喝下去,要不然老爸還沒醒來,你就先倒下了。」

    「嗯。」桑玫瑰也明白,她露出疲累的笑意,勉強自己喝下一碗雞湯,補充體力。

    晚上十點左右,岳念恩和他的爺爺奶奶回家,桑玫瑰仍繼續留在醫院里。

    深夜,醫院里除了值班護士偶爾推著醫護推車走動的聲音外,安靜得很,桑玫瑰睡不著,她走出辦公室,一個人獨自來到岳禹群的病房外。

    苞值班的護士打了聲招呼,她走進病房內。

    病房里除了床頭微弱的燈光,其余的都是醫療器材所發出的光亮,這種環境是身為醫生的她最為熟悉的,但此時,卻是她最害怕恐懼的情境。

    現在的她,身份不是醫生,而是病患的家人、深愛著病患的人。那種無助、擔憂、恐懼全都堆積在心里頭,內心脆弱的人肯定無法負荷。

    她輕握住岳禹群的大手,許久之後,才輕嘆開口,「我的王子,你怎麼還在睡啊?是該醒來的時候嘍,你不是說,當你過到危險時,我是握著寶劍屠龍解救你的公主嗎?如今我都已經戰勝那些危險來到你身邊了,你怎麼還沉睡著呢……」說著說著,她哽咽了。

    「我的睡美人王子,你還欠我一個盛大的婚禮,你怎麼可以在緊要關頭踩煞車呢,我們好不容男再重新來過……你好過分,明明都已經求婚了……你快醒來啊,醒來娶我……」說到這里,桑玫瑰已經泣不成聲了。

    忍了那麼久,她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但此時此刻,她真的無法再堅強下去。屠龍公主只希望睡美人王子醒來給她一個笑容……

    最後,她忍不住威脅他,「如果你再不醒來,我就要、我就要……把離婚協議書丟到你臉上!我是真的說到做到,不是唬你的……」不要以為她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桑玫瑰再也說不下去了,淚水無聲的潰堤,連擦拭都來不及,滴落到岳禹群的手臂上。

    仿佛過了一世紀之久,桑玫瑰才稍微收斂起傷心的淚水。

    她該離開了。

    就在桑玫瑰要將手抽離岳禹群的掌心時,他的手指頭地顫動起來,讓她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

    是她感覺錯誤了嗎?不、不是,一下又一下,岳禹群的手指頭動了……

    「禹群!」桑玫瑰激動的趴到床沿大喊,只見岳禹群的眼皮抖動了兩下,然後緩緩的睜開。

    他醒來了!

    「不……許……」他用極度虛弱的聲音說,「你休想……跟我……離婚……」

    她眼眶含著淚,嘴角微微的揚起,笑了。「好,不離婚,我們不離婚,王子都醒來了,屠龍公主會牽著他的手走一輩子的。」

    桑玫瑰傾身吻了他的額,這是她的允諾與誓言。

    多麼美麗且浪漫的一天,艷陽高掛在藍色的天幕上,海邊鋪上了紅色的長地毯,地毯的盡頭是白玫瑰裝飾的拱門,粉色的氣球隨著微風輕輕飄揚。

    這是一場在吝里島海邊飯店舉行的婚禮,盡管婚期往後延了半年,但與會來賓的祝福依舊不減。

    悠揚的小提琴伴隨著鋼琴奏起婚禮進行曲,牧師已在禮壇前等候,美麗的新娘子勾著父親的手臂,在可愛小花童的帶領下進場。

    在地毯的最終點,新娘子的父親親手將女兒的手交給新郎。

    牧師帶著喜悅的心情開始證婚……

    「現場有誰反對這對新人結合?」按照慣例,牧師最後都會這麼問。

    不,不會有人反對的,這對新人好不容易苦盡甘來,終成眷屬,大家都樂于見證他們的幸福。

    「好,那麼我在此宣布,岳禹群、桑玫瑰,你們正式成為夫妻。」現場響起祝福的熱烈掌聲。

    岳禹群掀起桑玫瑰的頭紗,親吻了她。

    「我愛你,我的屠龍公主。」

    「我也愛你,我的睡美人王子。」兩人甜蜜的一笑,幸福盡在不言中--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嬌妻攻心計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花襲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