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王爺 第十章
作者︰燕師卿

六月的最後一天,其實並不算非常好的黃道吉日,只因過了這一天,就是諸事不宜的鬼月。所以成王妃很厲害地在短短三天之內,就把所有相關事宜打點妥當,妥當得讓覃蓮舟不得不懷疑,這一切是不是他們早已經算計好的?

不過,覃蓮舟很快的就推翻了自己可笑的想法。因為三天前,她還在為要怎麼解除婚約而煩惱呢!

唯一的解釋,就是成親王夫婦一直期盼兒子娶妻生子,所以才會有此準備。而且親王府財力雄厚,人手又多,辦起事來效率快,所以那麼短的時間內籌備出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這場婚禮也勞師動眾了點,不但找了個德高望重的老人來當女方代表,甚至驚動了當今聖上。由於成親王仍滯留在洛陽未歸,所以成王妃乾脆就邀請皇帝老爺子來主婚。

他不但來主婚,並且連成親王頭餃的受封儀式也一並舉行,同時洛澄碧還被加封了好幾個听起來很威風的名位,就連新娘子也同樣被加封,正式成為皇室的一員。

整個婚禮就在熱鬧無比的氣氛中進行,古老的儀式完成後,覃蓮舟就端莊地坐在喜床上,像天下所有的新嫁娘一樣,懷著無限的遐想和滿心的甜蜜,等待著自己的新婚夫婿。

「蓮,想不到我們真的成了夫妻了耶!」一身大紅裝扮的洛澄碧,把覃蓮舟縴巧的雙手握在自己的大掌中,無限溫柔地望著天底下最美麗的新娘。

「是啊——」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同了,「想到這個男人此時的身分,一向大剌剌的覃蓮舟,也嬌羞地微微偏過蟯首,不敢直視他太過熱切的眼神。

「你一定要對我好哦!」

詫異地轉回頭,覃蓮舟有些困惑地看著開始對她撒嬌的洛澄碧。她都已經知道他的秘密了,他怎麼還在她面前裝出一副娘娘腔的模樣?

雖然那天她一直處在痴呆狀態,後來也沒找他攤牌,但這不表示她真把那一夜所發生的一切,當作一場夢啊!

嗯,算了,既然她嫁了他,那就夫唱婦隨,他喜歡演戲,她就陪著他演!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話,我當然會對你好!」

「這是一百兩黃金,你們把畫中的這個女人抓來,事成之後,我再付一百兩的黃金!」一個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蒙面人,對兩個一身邪惡氣息的男子道。

「現在風聲那麼緊,藏在京里的弟兄,都快被那三個御使給抓光,一百兩黃金還不值得我們賣命!」江湖人稱鐵拐李的李七看著一百兩黃金,極力控制著自己不去拿,因為他知道對方肯定會加價。

「嫌少?」蒙面人直接掏出兩張票子,「再加兩百兩!」

「真的不是錢的問題!」另一名叫綠八的男子,眨眨自己少見的綠眸,「真的是現在動手太過冒險——」

蒙面人舉起一只手,打斷綠八的話,「再加一百,再多就沒有了!」雖然代價高了點,但只要他們抓到了她,一切就值得了!「而且我也沒叫你們做什麼謀財害命的事,只是想教訓教訓那個人而已!」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李七馬上答道。

「王妃、王妃!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 覃蓮舟從一堆帳簿中抬起頭,對總管的喳呼不悅地皺皺眉。

洛澄碧已經正式承襲成親王的爵位,她也開始接手王府的各項事務。

「大事不妙啊!王妃!」成親王府的大總管,以最焦急的語氣,來顯示他對主子的一片忠心,「王爺他失蹤啦!」

又來了!覃蓮舟不太感興趣地繼續算她的帳,昨天才把上次他帶回來的那個女子接走,只要他這一次,不要又把與工作有關的女人帶回家就行。

「王妃,快想想辦法吧!」

「他自己會回來的,你不必擔心!」就算他在外面遇上什麼登徒子,想必也能輕易解決,不用她跟前跟後的。

「不、不、不是,」看女主人一點都不著急,大總管急得直跺腳。「王爺是被人綁架的!」

「嗯?綁架?」

「是!」大總管隨即遞上一封信函。

覃蓮舟很快的打開信函,信函里寫了幾句話——

那個賤人,竟然毀了我的一切,所以現在我要把那個賤人抓走!你不必擔心,也不必找,那只是白費力氣而已,因為,那個賤人是絕對回不來了的!

短短的幾行字,卻看得覃蓮舟心驚膽跳,「你是在哪兒發現的?」對方是有備而來,即使澄碧有一身的本領,也防不勝防啊!

「是、是有人從側門塞進來的。」大總管顫抖的道。

立即傳令下去,把王府所有的侍衛調集起來,進行搜索。記住!不要引起騷動,以免他們傷害王爺!」

「是!」

「還有,把所有今天看到過王爺和不明身分的人都給我叫來!」一個大活人在守衛森嚴的王府里,居然被人綁架?那些護衛都干什麼去了?

「是!

「人抓到了?」鳳綺為即將到來的復仇時刻,緊張得手心冒汗。而她,正是買凶抓人的蒙面人!

雖然她父親也是個官,但跟成親王府一比,卻連鳳尾都稱不上。當初成親王幫洛澄碧選媳婦的時候,她就很心動,但她卻被那個老東西,算在身家不夠清白的一群里,白白地喪失了享受榮華富貴的機會。

後來,惠綸郡主邀她到王府小住,她真的是很興奮,以為自己的好運終於到了,沒想到半途卻殺出這麼一個丫鬟,不但搶了應是她的位子,還真斷絕了王府與她父親的關系,讓他們父女現在成為整個京城的笑柄。

哼!此仇不報,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而且一旦這個女人消失,就沒有別的姑娘肯嫁給那個娘娘腔的王爺,這王妃的位子,還跑得掉嗎?

「當然!」他們兄弟出手,還有不手到擒來的嗎?雖然這一次任務是重了點,但大戶人家養乖了的狗,又怎麼及得上他們這種野生的虎狼?

「我看看!」鳳綺迫不及待地想看蕈蓮舟驚恐的模樣。但當裹著人的大袋子一解開,鳳綺卻登時嚇得臉色灰白。「你們抓錯人了!」

「怎麼可能抓錯?你不是說要這個女的嗎?」李七乾癟茄子般的臉,皺成一團。他們為了逮人,可是躲在暗處,整整觀察了三天呢。

成親王府里,的確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剛開始,他們是決定抓那個穿女裝的,但後來卻發現那個穿男裝的,整天像只小貓一樣,膩在那個穿女裝的懷里,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看見『她』在繡花。」會繡花的當然是女人!

「難道你們沒听過成親王府,有一個娘娘腔的王爺嗎?」一個娘娘腔會繡花,有什麼稀奇!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綠八臉色也不太好,他們就是沒听過又怎麼樣?

「抓都抓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鳳綺氣急敗壞地在原地踱步,看看洛澄碧仍然昏迷地緊閉著雙眼,有絲心驚地道︰「他不會是死了吧?」

抓錯了人,她的王妃夢破了不說,如果有人因此賠上性命,她可不干!

「能不能放回去?」

「現在已經打草驚蛇,放回去的話,我們會更危險!」

「那怎麼辦?」此時的她已經上六神無主。

「殺人——滅口!」綠八神色陰郁的睨著躺在地上的洛澄碧。

「不行!」她還不想死,

「你以為現在還輪得到你說話嗎?」李七露出一抹獰笑,「老綠,我們好像已經很久沒踫女人了吧?」

「是啊!」綠八心領神會的露出一個yin穢的表情,「而且,還是一個這麼美的男人,女人都比不上哦!」

「不、不——不要啊」鳳綺尖叫,但已經來不及了。

綜合各種現象,綁架洛澄碧顯然是有預謀的,他們連成親王都敢下手,可見對方實在是恨他入骨。

平常他一副小男人的模樣,只會躲在房里繡花,當然不會惹什麼麻煩,所以遇上這種事,唯一的解釋,就是那個「御使」的仇家來尋仇!

也幸虧她當機立斷,入宮找了十一皇子,否則眼前的亂象她肯定承受不住。

「在外面守著,全都不許進來!」洛晨野朝身後大批的御林軍揮揮手,一臉凝重的領著唐世均和覃蓮舟,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他死了嗎?在看到一動不動地趴臥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撕裂開來,還有幾道血痕在背部的洛澄碧時,覃蓮舟的心已經涼得不敢再跳動,只能任麻木的身體僵硬地站在原處,看著快步上前的唐世均檢視著他的呼吸。

「他沒事!」唐世均大大地松了一口氣,給了覃蓮舟一個放心的微笑,「他只是中了麻藥,所以不能動而已!」拿出隨身攜帶的清毒劑,他動作粗魯地塞進洛澄碧的嘴巴里。

「真的?」覃蓮舟立即走到洛澄碧身邊,看到他的確沒什麼事,還朝她露出一個像是笑的表情,她才真正放下一顆沉重的心。「太好了,嗚——」

這是她懂事以來,第二次的哭泣,而兩次都很不巧的,是為了同一個人的安危。

唉!看來她這輩子,還真是跟他牽扯不清了!不過,知道他平安,真好!

「啊——」眼淚還沒掉下來的覃蓮舟,突然尖叫著跳起來,右手往痛處一抹,拿

起一根繡花針。「這是什麼?」

「蓮——蓮——蓮——」恢復自由的洛澄碧,馬上露出他的招牌表情——泫然欲泣,然後想也不想地就張開雙臂,朝正在觀察手里凶器的覃蓮舟撲去。

「啊—」覃蓮舟的慘叫比先前更大。她猛地一把將身上的八爪章魚推開,「你身上有什麼東西!」扎得她痛得要死。

「哦,這個啊!」洛澄碧從他的破衣服里,取下一根繡花針,然後再取一根,再一根、再一根、再一根——

「你身上放那麼多針干嘛?」她以前怎麼沒發現他衣服里藏滿了針?

「蓮,你都不知道!」一說到這,洛澄碧就夸張地大叫大嚷,「那兩個大壞蛋想對我不軌耶!幸好我很聰明,在身上放滿了針,讓他們扎得滿身的針!」

他很厲害吧?!小蓮快稱贊他一下,快稱贊他一下!他可是很听話的,除了小蓮,絕不讓任何人,對他有「不軌」行為的!

「嘖,真慘!」洛晨野看著明顯已遭凌虐而昏死過去的鳳綺,和被針扎中死穴的兩個綁匪。

站在一旁的唐世均,喚來身後的侍衛,把那三個生死未卜的人給抬出去。

「是死是活,就看他們的造化了!」

「那個女人就是抓你的鳳綺吧?真是的,你大姊不但和這樣的人來往,竟還想把她帶回來給你做媳婦?」可見他們姊弟的感情有多不好!

「咳咳咳——這個啊!」洛澄碧不自然地乾咳幾聲,但覃蓮舟那雙會說話的美麗眼眸卻告訴他,他最好是說實話,「其實,大姊帶她回來,只是想激你而已。」

策畫這件事的人,是他父親和岳父,執行者就是他那已經逃離京城的娘和兩個姊姊。要不然他想娶媳婦,可能還要好幾年以後。

「激我?」听到自己被耍,覃蓮舟反而沒該有的激動,「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激也沒有用!」

「對啊,對啊!我也這樣想耶!」好險,過了一關!洛澄碧雙手捧著臉,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樣。

「喂,這里都是自己人,你就不要裝了!」看到外人都已經清乾淨,覃蓮舟終於受不了地道。她都不做那種裝可愛的動作了,他還玩得那麼樂,看得她渾身爬滿雞皮

絆瘩!

「裝?裝什麼啊?」洛澄碧在確定自己身上已經沒有「暗器」之後,又習慣性地

依偎在覃蓮舟懷里。

「裝娘娘腔啊!難道你還想瞞我?我都已經知道你是那個什麼『御使』之一啦!

那兩個是證人!」覃蓮舟朝身旁正在工作的兩個男人比了比。

「那、那個啊」洛澄碧又開始露出一臉的傻笑,並且把自己的身體慢慢地往

外移。

「我都已經看過你威風凜凜、像個大男人的模樣了,再繼續在我面前裝下去,已

經沒什麼意思了吧!」當初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決定嫁給他的耶!

「噗——」洛晨野和唐世均,立刻掩住自己犯了錯的嘴,然後像螃蟹一樣橫著移

了出去,把所有空間都留給這對新婚夫婦。

「我說錯了什麼嗎?」

「也沒有啦!」那兩個沒有一點兄弟道義的家伙,怎麼跑得那麼快?他也想跑

啊!但兩只腳移來移去,都離不開覃蓮舟的視線範圍。

「你說過要听我的話的,是不是?」覃蓮舟突然露出一個甜笑,但卻看得洛澄碧

心麻麻的。因為他非常懂得越毒的藥,往往越甜的道理。

「就、就是——」

「就是什麼?」

「就是那個威風凜凜、像個大男人的模樣啊——」

「那個模樣怎麼了?」

「那個模樣才是我裝的——」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另類王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燕師卿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