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王爷 第十章
作者:燕师卿

六月的最后一天,其实并不算非常好的黄道吉日,只因过了这一天,就是诸事不宜的鬼月。所以成王妃很厉害地在短短三天之内,就把所有相关事宜打点妥当,妥当得让覃莲舟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他们早已经算计好的?

不过,覃莲舟很快的就推翻了自己可笑的想法。因为三天前,她还在为要怎么解除婚约而烦恼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成亲王夫妇一直期盼儿子娶妻生子,所以才会有此准备。而且亲王府财力雄厚,人手又多,办起事来效率快,所以那么短的时间内筹备出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这场婚礼也劳师动众了点,不但找了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来当女方代表,甚至惊动了当今圣上。由於成亲王仍滞留在洛阳未归,所以成王妃乾脆就邀请皇帝老爷子来主婚。

他不但来主婚,并且连成亲王头衔的受封仪式也一并举行,同时洛澄碧还被加封了好几个听起来很威风的名位,就连新娘子也同样被加封,正式成为皇室的一员。

整个婚礼就在热闹无比的气氛中进行,古老的仪式完成后,覃莲舟就端庄地坐在喜床上,像天下所有的新嫁娘一样,怀著无限的遐想和满心的甜蜜,等待著自己的新婚夫婿。

“莲,想不到我们真的成了夫妻了耶!”一身大红装扮的洛澄碧,把覃莲舟纤巧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掌中,无限温柔地望著天底下最美丽的新娘。

“是啊——”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同了,“想到这个男人此时的身分,一向大剌剌的覃莲舟,也娇羞地微微偏过蛲首,不敢直视他太过热切的眼神。

“你一定要对我好哦!”

诧异地转回头,覃莲舟有些困惑地看著开始对她撒娇的洛澄碧。她都已经知道他的秘密了,他怎么还在她面前装出一副娘娘腔的模样?

虽然那天她一直处在痴呆状态,后来也没找他摊牌,但这不表示她真把那一夜所发生的一切,当作一场梦啊!

嗯,算了,既然她嫁了他,那就夫唱妇随,他喜欢演戏,她就陪著他演!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当然会对你好!”

“这是一百两黄金,你们把画中的这个女人抓来,事成之后,我再付一百两的黄金!”一个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蒙面人,对两个一身邪恶气息的男子道。

“现在风声那么紧,藏在京里的弟兄,都快被那三个御使给抓光,一百两黄金还不值得我们卖命!”江湖人称铁拐李的李七看著一百两黄金,极力控制著自己不去拿,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会加价。

“嫌少?”蒙面人直接掏出两张票子,“再加两百两!”

“真的不是钱的问题!”另一名叫绿八的男子,眨眨自己少见的绿眸,“真的是现在动手太过冒险——”

蒙面人举起一只手,打断绿八的话,“再加一百,再多就没有了!”虽然代价高了点,但只要他们抓到了她,一切就值得了!“而且我也没叫你们做什么谋财害命的事,只是想教训教训那个人而已!”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李七马上答道。

“王妃、王妃!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覃莲舟从一堆帐簿中抬起头,对总管的喳呼不悦地皱皱眉。

洛澄碧已经正式承袭成亲王的爵位,她也开始接手王府的各项事务。

“大事不妙啊!王妃!”成亲王府的大总管,以最焦急的语气,来显示他对主子的一片忠心,“王爷他失踪啦!”

又来了!覃莲舟不太感兴趣地继续算她的帐,昨天才把上次他带回来的那个女子接走,只要他这一次,不要又把与工作有关的女人带回家就行。

“王妃,快想想办法吧!”

“他自己会回来的,你不必担心!”就算他在外面遇上什么登徒子,想必也能轻易解决,不用她跟前跟后的。

“不、不、不是,”看女主人一点都不著急,大总管急得直跺脚。“王爷是被人绑架的!”

“嗯?绑架?”

“是!”大总管随即递上一封信函。

覃莲舟很快的打开信函,信函里写了几句话——

那个贱人,竟然毁了我的一切,所以现在我要把那个贱人抓走!你不必担心,也不必找,那只是白费力气而已,因为,那个贱人是绝对回不来了的!

短短的几行字,却看得覃莲舟心惊胆跳,“你是在哪儿发现的?”对方是有备而来,即使澄碧有一身的本领,也防不胜防啊!

“是、是有人从侧门塞进来的。”大总管颤抖的道。

立即传令下去,把王府所有的侍卫调集起来,进行搜索。记住!不要引起骚动,以免他们伤害王爷!”

“是!”

“还有,把所有今天看到过王爷和不明身分的人都给我叫来!”一个大活人在守卫森严的王府里,居然被人绑架?那些护卫都干什么去了?

“是!

“人抓到了?”凤绮为即将到来的复仇时刻,紧张得手心冒汗。而她,正是买凶抓人的蒙面人!

虽然她父亲也是个官,但跟成亲王府一比,却连凤尾都称不上。当初成亲王帮洛澄碧选媳妇的时候,她就很心动,但她却被那个老东西,算在身家不够清白的一群里,白白地丧失了享受荣华富贵的机会。

后来,惠纶郡主邀她到王府小住,她真的是很兴奋,以为自己的好运终於到了,没想到半途却杀出这么一个丫鬟,不但抢了应是她的位子,还真断绝了王府与她父亲的关系,让他们父女现在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哼!此仇不报,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而且一旦这个女人消失,就没有别的姑娘肯嫁给那个娘娘腔的王爷,这王妃的位子,还跑得掉吗?

“当然!”他们兄弟出手,还有不手到擒来的吗?虽然这一次任务是重了点,但大户人家养乖了的狗,又怎么及得上他们这种野生的虎狼?

“我看看!”凤绮迫不及待地想看蕈莲舟惊恐的模样。但当裹著人的大袋子一解开,凤绮却登时吓得脸色灰白。“你们抓错人了!”

“怎么可能抓错?你不是说要这个女的吗?”李七乾瘪茄子般的脸,皱成一团。他们为了逮人,可是躲在暗处,整整观察了三天呢。

成亲王府里,的确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刚开始,他们是决定抓那个穿女装的,但后来却发现那个穿男装的,整天像只小猫一样,腻在那个穿女装的怀里,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看见『她』在绣花。”会绣花的当然是女人!

“难道你们没听过成亲王府,有一个娘娘腔的王爷吗?”一个娘娘腔会绣花,有什么稀奇!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绿八脸色也不太好,他们就是没听过又怎么样?

“抓都抓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凤绮气急败坏地在原地踱步,看看洛澄碧仍然昏迷地紧闭著双眼,有丝心惊地道:“他不会是死了吧?”

抓错了人,她的王妃梦破了不说,如果有人因此赔上性命,她可不干!

“能不能放回去?”

“现在已经打草惊蛇,放回去的话,我们会更危险!”

“那怎么办?”此时的她已经上六神无主。

“杀人——灭口!”绿八神色阴郁的睨著躺在地上的洛澄碧。

“不行!”她还不想死,

“你以为现在还轮得到你说话吗?”李七露出一抹狞笑,“老绿,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碰女人了吧?”

“是啊!”绿八心领神会的露出一个yin秽的表情,“而且,还是一个这么美的男人,女人都比不上哦!”

“不、不——不要啊”凤绮尖叫,但已经来不及了。

综合各种现象,绑架洛澄碧显然是有预谋的,他们连成亲王都敢下手,可见对方实在是恨他入骨。

平常他一副小男人的模样,只会躲在房里绣花,当然不会惹什么麻烦,所以遇上这种事,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御使”的仇家来寻仇!

也幸亏她当机立断,入宫找了十一皇子,否则眼前的乱象她肯定承受不住。

“在外面守著,全都不许进来!”洛晨野朝身后大批的御林军挥挥手,一脸凝重的领著唐世均和覃莲舟,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他死了吗?在看到一动不动地趴卧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撕裂开来,还有几道血痕在背部的洛澄碧时,覃莲舟的心已经凉得不敢再跳动,只能任麻木的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处,看著快步上前的唐世均检视著他的呼吸。

“他没事!”唐世均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给了覃莲舟一个放心的微笑,“他只是中了麻药,所以不能动而已!”拿出随身携带的清毒剂,他动作粗鲁地塞进洛澄碧的嘴巴里。

“真的?”覃莲舟立即走到洛澄碧身边,看到他的确没什么事,还朝她露出一个像是笑的表情,她才真正放下一颗沉重的心。“太好了,呜——”

这是她懂事以来,第二次的哭泣,而两次都很不巧的,是为了同一个人的安危。

唉!看来她这辈子,还真是跟他牵扯不清了!不过,知道他平安,真好!

“啊——”眼泪还没掉下来的覃莲舟,突然尖叫著跳起来,右手往痛处一抹,拿

起一根绣花针。“这是什么?”

“莲——莲——莲——”恢复自由的洛澄碧,马上露出他的招牌表情——泫然欲泣,然后想也不想地就张开双臂,朝正在观察手里凶器的覃莲舟扑去。

“啊—”覃莲舟的惨叫比先前更大。她猛地一把将身上的八爪章鱼推开,“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扎得她痛得要死。

“哦,这个啊!”洛澄碧从他的破衣服里,取下一根绣花针,然后再取一根,再一根、再一根、再一根——

“你身上放那么多针干嘛?”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衣服里藏满了针?

“莲,你都不知道!”一说到这,洛澄碧就夸张地大叫大嚷,“那两个大坏蛋想对我不轨耶!幸好我很聪明,在身上放满了针,让他们扎得满身的针!”

他很厉害吧?!小莲快称赞他一下,快称赞他一下!他可是很听话的,除了小莲,绝不让任何人,对他有“不轨”行为的!

“啧,真惨!”洛晨野看著明显已遭凌虐而昏死过去的凤绮,和被针扎中死穴的两个绑匪。

站在一旁的唐世均,唤来身后的侍卫,把那三个生死未卜的人给抬出去。

“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那个女人就是抓你的凤绮吧?真是的,你大姊不但和这样的人来往,竟还想把她带回来给你做媳妇?”可见他们姊弟的感情有多不好!

“咳咳咳——这个啊!”洛澄碧不自然地乾咳几声,但覃莲舟那双会说话的美丽眼眸却告诉他,他最好是说实话,“其实,大姊带她回来,只是想激你而已。”

策画这件事的人,是他父亲和岳父,执行者就是他那已经逃离京城的娘和两个姊姊。要不然他想娶媳妇,可能还要好几年以后。

“激我?”听到自己被耍,覃莲舟反而没该有的激动,“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激也没有用!”

“对啊,对啊!我也这样想耶!”好险,过了一关!洛澄碧双手捧著脸,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样。

“喂,这里都是自己人,你就不要装了!”看到外人都已经清乾净,覃莲舟终於受不了地道。她都不做那种装可爱的动作了,他还玩得那么乐,看得她浑身爬满鸡皮

绊瘩!

“装?装什么啊?”洛澄碧在确定自己身上已经没有“暗器”之后,又习惯性地

依偎在覃莲舟怀里。

“装娘娘腔啊!难道你还想瞒我?我都已经知道你是那个什么『御使』之一啦!

那两个是证人!”覃莲舟朝身旁正在工作的两个男人比了比。

“那、那个啊”洛澄碧又开始露出一脸的傻笑,并且把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往

外移。

“我都已经看过你威风凛凛、像个大男人的模样了,再继续在我面前装下去,已

经没什么意思了吧!”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决定嫁给他的耶!

“噗——”洛晨野和唐世均,立刻掩住自己犯了错的嘴,然后像螃蟹一样横著移

了出去,把所有空间都留给这对新婚夫妇。

“我说错了什么吗?”

“也没有啦!”那两个没有一点兄弟道义的家伙,怎么跑得那么快?他也想跑

啊!但两只脚移来移去,都离不开覃莲舟的视线范围。

“你说过要听我的话的,是不是?”覃莲舟突然露出一个甜笑,但却看得洛澄碧

心麻麻的。因为他非常懂得越毒的药,往往越甜的道理。

“就、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那个威风凛凛、像个大男人的模样啊——”

“那个模样怎么了?”

“那个模样才是我装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另类王爷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燕师卿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