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有秘密 第12章(2)
作者︰寄秋
    蕭正贊不愧是曾帶兵打仗的將軍,他立即改弦易徹,專攻水連城一人,如雨下的羽箭朝他射去。

    這時水連城的子彈也快用完了,他听皇後的話,連忙往宮門內撒,門內三排弓箭手為了掩護他而拉弓齊射,兩方人馬的箭在半空中飛來飛去,蔚為奇觀,有時還會撞在一起迸出火光。

    不過以蕭正贊這方的傷亡較為慘重,好幾個蕭家子弟已經殞命,包括蕭正贊的一名嫡子、兩名庶子,激得他目皆盡裂。

    反觀君無垢的人馬幾乎毫無損傷,他們就躲在鐵門後拉弓,要射就探頭,射完趕緊一閃,由後排軍補上,前排調到最後面,然後前排射箭,中排掩護,後排準備遞補,重新上弓。

    沒多久,蕭正贊的五千名前鋒軍全軍陣亡,一場戰役死了那麼多人卻用不到半個時辰,眾人眼中的驚色明顯可見,有人已經開始怯戰了。

    「皇後娘娘說,中場休息,各隊原地解散,歇一會兒。」

    就在蕭正贊等人錯愕的眼神下,龍泉宮的大門緩緩關上,但他們竟無一人沖向快闔上的朱漆大門,殺個痛快。

    死了五千人,龍泉宮尚未攻破,這對蕭正贊而言是奇恥大辱,看著滿地迭成山的尸體,他覺得他被羞辱了,這些都是他的兵,他帶出來的將領,一下子死這麼多,他不可說不心疼,對獨撐大局的皇後更加痛恨萬分。

    此女聰慧勝諸葛,先帝果真真知灼見。

    但諸葛也有身亡的一天,就由他親手了結她吧!

    「活捉皇後者官升三級,賞黃金萬兩,珍珠十匣。」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激動了,躍躍欲試,想拔得頭籌。

    當官的誰不想升官發財,封妻蔭子,有人給了梯子為何不爬,一步登上青雲梯,永保萬年福。

    可是皇後的招數太古怪,教人猜不到她下一步要做什麼,蕭正贊才說要活捉皇後,皇後居然現身了。

    這……神算嗎?

    龍泉宮的宮門再度開啟,穿了一身宮裝的夜隱華緩緩走出,身後是她的丫鬟等晴、听雨,以及女官的木蘭和蘇靜。

    「蕭將軍,看在你為本朝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的分上,準你自刎,妻妾子女不殺,流放北境,參與叛亂者,留全尸。」上天有好生之德,要她以萬人填坑她做不到。

    她的觀念留在主犯從嚴,無罪者釋放的民主時代,她認為一個人做錯事便誅連全族,太不人道了。

    可惜她有意放人一馬,卻沒人領情。

    「全尸留給你,等老子和眾將士玩夠了,會給你一個痛快。」蕭天野狂笑道,認定她是飛不出手掌心的籠中鳥,遲早要成為他的玩物。

    轟地一陣笑聲,一道道yin邪的目光盯著皇後曼妙的身軀看。「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本宮送你一程。」話剛說完,夜隱華身手利落的從背後取出一物,架在肩上瞄準。

    「怎麼又一個黑管……」子。

    砰!

    蕭天野的聲音忽地中斷,兩眉中間多出一個血洞,他神色驚恐地朝他爹伸出手,但兩人還未踫觸到,他已往後倒下。

    死時雙眼未闔,猶帶驚色,不知自己為何會死。

    「你……你竟射殺了我兒?!」蕭正贊雙目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神情癲狂得像要食人血方可泄很。

    夜隱華面無表情地道︰「成王敗寇,若你今日站在我的位置,想必你更想我死。」

    「里頭那個快死的皇帝值得你付出一切嗎?一旦他氣數盡了,你這個皇後也做不了,皇後殉葬倒是不錯的去處。」他要活埋她,讓她知道他兒子生前死去的恐懼。

    「誰說朕快死了,你這老匹夫死了,朕還萬年長青,還有朕的皇後不是殉葬,而是同葬,等朕和她都死了再同躺一槨,來世再做夫妻。」他得做個雙人金絲楠木壽棺。

    「你沒事?!」蕭正贊震驚。

    「你看朕像是有事的樣子嗎?」逗你玩的。

    蕭正贊立即了悟的瞠大眼。「這是一個局?」

    「是呀,朕當這個皇帝不容易,還要逼自己的臣子造反,你想朕得多蠢才會把大好江山拱手讓人。」如果蕭正贊是個好的,一心為百姓做事,也許他會考慮讓賢,只可惜蕭正贊的野心太大了。

    「你騙了我。」蕭正贊緊緊咬牙。

    「騙了你又怎樣,你要哭給朕看嗎?」他又不是先帝,給個護國大將軍頭餃來為害後代子孫。

    「你……你別太得意,我在城外還有二十萬大軍,隨時都能將你鍛壓。」他還是最後的勝利者。

    君無垢笑著搖頭。「你是指那道煙火嗎?」

    忽地,烈焰拔地而起,火勢之猛烈有如白日的煙火,火光燦爛得連皇宮內也見得到。

    「你……你做了什麼?」蕭正贊突然覺得害怕了。

    君無垢又笑了,笑得柔情似水。「不是朕做的,是皇後做的,送肅親王回京的北境軍共三萬駐扎在城外,加上神機營、虎賁營、武讓衛、騰驥衛等數萬人,合成七萬大軍。」

    「不可能,七萬人怎能滅我二十萬將士……」除非有神人相助,或是神兵利器

    ……啊!那個黑管子。

    「只要有火藥就成。」理在地底一點火就爆開了,夜隱華說得像在討論天氣。

    她當保鏢時研究過,制作火藥的比例是,硝石七成五,碳粉一成五,硫磺一成。

    「你……你們……你們毀了我的全盤計劃,我殺了你們!」他們不死,他永遠也成不了皇帝。

    蕭正贊提了大刀殺過去,他身後的軍隊也跟著殺過去,只是教人措手不及的變故發生了。

    君無垢不疾不徐地舉臂向前,沒人瞧見是怎麼一回事,一時巨響後,步伐忽然變慢的蕭正贊一臉難以置信的低下頭,看著胸口不斷冒出的血,他被某物洞穿了胸膛。

    突地,他想到已死的肅親王,當時的一箭穿胸是否也如此的……痛?

    「將軍——」

    蕭正贊听到咚咚的戰鼓聲,十萬馬蹄踏破錦花江畔,將犯境的蠻夷趕到黑水口,不敢再進犯一步。

    原來……他老了,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

    「蕭將軍已死,放下武器者饒你們不死。」

    可以不用死?

    一听造反者無罪,眾人紛紛露出松了一口氣的神情。

    只是他們放松得太早了,受萬聖節惡魔的影響,君無垢不時想著如何捉弄人好增加罪惡值,他只說不死,沒說不罰,有趣的事還在後頭,有得他們受了。

    地府。

    「閻君,你來瞧瞧這個。」

    判官捧了一迭快要將他淹沒的文件來,半途嫌累的伸手一探,成迭的紙張變成輕薄的平板計算機。

    「判官,你讓本君看什麼?」密密麻麻的文宇,底下又是冗長的數宇,看得他眼花療亂,頭都痛了。

    「你看這個人的罪惡值。」判官指著生死簿上的姓名欄,底下注明「已亡,卒年為辛酉年六月七日辰時三刻」。

    不看則已,一看閻王老爺嚇了一大跳。「這人的罪惡值怎麼高成這樣,快要成魔了。」

    「最重要的是此人已死多時,生死運上都有紀錄。」拘捕日期為辛酉年六月七日,已時正。

    「咦!有兩個亡靈?」閻君低頭思忖。

    「閻君,你看要不要關心一下?」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不出什麼大紕漏,倒是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叫牛頭馬面來。」他得先了解發生什麼事。

    「是。」

    一會兒,牛頭和馬面兩位鬼差來了。

    「這人是怎麼回事,你們給本君說清楚。」資料上全是他在人界做壞事的紀錄,罪惡值之高,連計算機硬盤都快負載不起。

    「稟閻君,這人是我們兄弟倆捉來的,如今還在拔舌地獄受刑,不可能在人間活躍。」牛頭生得壯碩,說話聲音大。

    「那他是誰,你們給本君說說看。」閻君的臉一沉,氣得胡子都飛起來了。

    「這……」他們哪里曉得,查人是判官的事,他們只負責捉人……是拘走時候到了的魂魄。

    「你們有沒有漏捉私逃的亡靈?」閻君語氣很重的「嗯」了一聲。

    「絕對沒……」

    牛頭正要信誓旦旦的起誓,身旁的馬面突然拉了他一下,小聲的提醒,「中箭的那一個。」

    啊!對喔!一名中箭身亡的將軍,他們去時遍尋不著他的魂魄,正好看到一個士兵的魂魄離了休,傻乎乎的盯著他們看,便順手拘了他,遞補沒逮到的名額。

    「胡鬧!魂沒拘到還拘錯魂,你們對陽壽未終的那位做好交代。」難怪他常接到申訴案件,全是這些胡涂下屬搞出來的,連他也受到牽連。

    「我們……呢!送他們去還魂……」牛頭老實,一開口就說了實話。

    馬面在心里瞪了他幾眼。

    「他們?」原來不只一個,是復數。

    「閻君,我們都去做過事後問卷調查,他們都很滿意重生後的生活。」只有一、兩個稍嫌不滿,這就略過不提。

    听到無人埋怨,閻君黑了一半的臉色稍微好了一些。「去查,看看這個人是否該拘捕到地府,別又再弄錯了。」

    「是,閻君。」

    牛頭馬面取了勾魂幸和縛鬼煉,兩道身影消失在地府中。

    而此時的君無垢和夜隱華並不知道麻煩來了,兩人像守財奴似的數著他倆的私定又進帳多少。

    真是猥瑣又難看呀!這一對曠古奇葩的帝後。

    「親親,造反真是一種很好賺的行業,本朝多幾個蕭正贊,咱們三代子孫都不用發愁了。」太好賺了。

    「你是嫌皇位坐得太穩是不是。」累,心累,太多的盤算讓人累到腰挺不直,好似六旬老嫗。

    「可是你看看新進入庫冊子,我已經看了三天還沒看完,一開始的興奮都消磨光了。」只剩下麻木。

    「所以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是何意思,那就是壞人壞事做得多來錢容易,因此他們請得起名醫,用得起世上最好的藥材,以及最好的照顧,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句話是笑話。」

    在現代,殺人犯都能以一句「尚可教化」免去死刑了,那殺再多人有什麼關系?

    「親親,你在鼓勵我多對你做點壞事嗎?這點我樂于遵從。」君無垢笑得很**,從後面環抱住他的親親皇後,準備大戰三百回。

    最近他才向系統兌換了幾本圖文並茂的春宮畫,畫上的人兒跟真的似的,有房事三十六招,一百零八種姿勢,愛的聖經……看得他都快噴鼻血了。

    算不清擁有多少財產的夜隱華正在煩,這廝又纏上來,她繡腿一踹。「滾,別煩我。」

    謀反的名單中文官有七名,武官佔大多數,有一百零七名,其中大多是四品以上的將領,早年立下不少功勛,賞賜也不在少數,再加上下屬們的孝敬,一個個富得流油,出手闊綽。

    以蕭正贊為首的這些頭頭自然是抄家滅族,但皇後仁善,六十歲以上老人,十歲以下幼兒不斬,因此算抄家而不滅族,還是留下根苗給人一條活路。

    夜隱華不怕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只要有本事盡管來,免得她太閑了腦子生蛂A提早得了老年痴呆癥。

    不過光是抄家就抄成「富國強兵」,一百多個官員就有一百多個家族被抄家,而這些人的家境都頗豐。

    養兵、養馬、鑄造兵器都需要銀子,收買官員也要用到錢,僅僅是蕭正贊一個人的家產就足足有數千萬兩白銀,兩座不比龍泉宮小的地下庫房堆滿銀子,他比皇上還有錢。

    其它人也不容小覷,起出一箱箱的金條、元寶,價值不菲的古玩、瓷器、金銀器皿、珠玉首飾……

    此次的收獲超過朝廷十年的歲收,十個國庫都放不下,工部趕緊調人蓋了十個超大庫房才勉強收得進去,而這些還是帝後先挑過了,最好的他們先笑納了,不中意的留著賞人。

    這一回最後的贏家是君無垢和夜隱華,他們一夕之間成為世上最富有的人。

    皇上很仁慈的留人一命,凡是逆反從眾一律不殺,可是全部流放北境礦山挖礦,貶為庶人,不得近京城三百里,家產一律充公,以贖其罪,皇上是很嚴明公正的。

    「親親,你好凶,可是我就愛你清清冷冷的樣子,特別撩人。」讓他老是忍不住想對她做這個做那個。

    面癱撩人?內心千回百轉的夜隱華只能說青菜蘿卜各有所好。「這麼多銀子花也花不完,不如取之于民,還之于民,給老百姓過幾年好日子,三年免收田賦。」

    「皇後說的是,朕立即下令免稅三年。」娶得賢妻,福蔭三世。

    「再拿些出來辦學吧,窮不能窮了孩子,識字了,他們才明事理,求學問才知天大地大,人人都能讀書寫字,國家的根本才能強健。」教育扎根,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他贊同的點頭。「皇後說的是,朕讓人著手……」

    驀地,君無垢的胸口忽地一疼,他拉開明黃錦衣一看,國師給他的護身玉玦正在發光,他想起國師說過——

    皇上,得意時且謹慎,小心偶有劫難,此玉玦保護你一時,無法護你一生,謹記謹記。

    「你不是君無愁,亡靈,你是何人,速速報上名來!」

    啊!牛頭馬面?!

    心下一驚的君無垢緊緊拉住夜隱華的手,緊到她生疼的回眸一晚,乍見他臉色不對,便知有異。

    「怎麼了?」

    「鬼差來了。」他小聲回道。

    「他們是來捉你的?」

    「看來好像是。」似乎逃不過。

    「那要怎麼辦?」夜隱華也慌了手腳。

    「我去找惡魔,他一定有辦法。」是惡魔讓他復生的。

    「找我?」

    眼前一變,是一個虛幻的空間,沒披大斗篷的惡魔坐在復古的緹花沙發上,愜意的抽著雪茄。

    「鬼差來了,你想辦法處理。」君無垢霸道的命令道。

    「很抱歉,恕難從命。」

    「為什麼?」君無垢相當不快。

    「因為契約已經結束了,系統關閉,在你關門打狗的那一天,本惡魔恭喜你萬聖節當天罪惡值達到一百,這副身體成為你的獎賞,以後你們身魂合體,不再有本惡魔的事。

    「至于鬼差來了是你和地府的事,本惡魔不便介入,這叫越界,惡魔也是要受罰的,不過看在我們合作愉快的分上,你又幫我做了不少業務,本惡魔悄悄的告訴你,你那個皇後挺犀利的,讓她透過國師和地府談條件。」

    驟地,空間消失了,君無垢又回到原地,他看見忽隱忽現的牛頭馬面正在找他,連忙命人把國師找來。

    「你不能等一等嗎?非要這麼急……」

    正在染頭發的妙生國師忽被召見,他一半黑一半白的發色非常突兀,夜隱華見狀,忍不住噗哧一笑,指著他大喊「黑白郎君」,本來就火大的他更加冒火,仙風道骨的身形多了人間煙火味。

    只是能見陰陽的雙眼一見鬼差,燎原的火勢平靜下來。

    「我就說你有大麻煩,這下真的火燒眉毛了。」

    「少說風涼話,快幫我想辦法,我不想跟他們走。」他還氣定神閑的梳發,可惡的鐘妙生。

    「不想走就談條件唄,鬼也有鬼的罩門……」

    「有錢能使鬼推磨。」夜隱華說了一句。

    妙生國師呵呵輕笑,「皇後說的是。」

    「國師,本宮麻煩你跟鬼差大哥們說說,金銀元寶十箱,帝寶十間,寶馬、愛快羅蜜歐十輛,最新型智慧手機一百支,附溫泉的花園別墅十幢,試問意下如何?」

    什麼帝寶,什麼愛快羅蜜歐,能通古貫今的妙生國師一樣也听不懂,不過他看得懂牛頭馬面的表情,他們由一開始的不屑到越來越亮的眼袖,心下便知皇後所提的事物很合他們的心意。

    「鬼差們說要回去請示一下。」

    「你再跟他們說,活越久,領越久,本宮燒給他們,每年的中元節。」她套用了保險廣告詞。

    表差們一听,不只兩眼發亮,還笑得流涎。「他們說亡靈的命數已改,不知該添壽多少?」

    明擺著勒索。

    「和我家親親一樣歲數,她前一刻斷氣,我後一刻跟上。」君無垢連死都不與她分開。

    「啊!不行呀!夜隱華壽終一百一十七歲,為七世祖。」馬面大叫,一不小心泄露生死簿上的天機。

    「喔!我家親親活一百一十七歲呀!」真高壽。

    看不到鬼差的夜隱華听到君無垢這麼說,大致猜出什麼事,她也不跟鬼差唆,直接使出致命殺招,「五十個俄羅斯美女,五十個日本小嬌娘。」

    成交!

    表差走了。

    「親親,你許諾了那麼多,恐怕要花不少銀子。」又送馬,又送番邦美女,肯定是筆大錢。

    她一嗤。「用紙扎的哪需要多少銀子,頂多一百兩就打發了。」

    柄師和皇上同時愕然,露出佩服神情,皇後實在太神了,連鬼也敢糊弄。真的五體投地呀!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惡魔惡作劇之一《皇上有秘密》;

    2、惡魔惡作劇之二《世子不做病貓》。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皇上有秘密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