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有秘密 第12章(2)
作者:寄秋
    萧正赞不愧是曾带兵打仗的将军,他立即改弦易彻,专攻水连城一人,如雨下的羽箭朝他射去。

    这时水连城的子弹也快用完了,他听皇后的话,连忙往宫门内撒,门内三排弓箭手为了掩护他而拉弓齐射,两方人马的箭在半空中飞来飞去,蔚为奇观,有时还会撞在一起迸出火光。

    不过以萧正赞这方的伤亡较为惨重,好几个萧家子弟已经殒命,包括萧正赞的一名嫡子、两名庶子,激得他目皆尽裂。

    反观君无垢的人马几乎毫无损伤,他们就躲在铁门后拉弓,要射就探头,射完赶紧一闪,由后排军补上,前排调到最后面,然后前排射箭,中排掩护,后排准备递补,重新上弓。

    没多久,萧正赞的五千名前锋军全军阵亡,一场战役死了那么多人却用不到半个时辰,众人眼中的惊色明显可见,有人已经开始怯战了。

    “皇后娘娘说,中场休息,各队原地解散,歇一会儿。”

    就在萧正赞等人错愕的眼神下,龙泉宫的大门缓缓关上,但他们竟无一人冲向快阖上的朱漆大门,杀个痛快。

    死了五千人,龙泉宫尚未攻破,这对萧正赞而言是奇耻大辱,看着满地迭成山的尸体,他觉得他被羞辱了,这些都是他的兵,他带出来的将领,一下子死这么多,他不可说不心疼,对独撑大局的皇后更加痛恨万分。

    此女聪慧胜诸葛,先帝果真真知灼见。

    但诸葛也有身亡的一天,就由他亲手了结她吧!

    “活捉皇后者官升三级,赏黄金万两,珍珠十匣。”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激动了,跃跃欲试,想拔得头筹。

    当官的谁不想升官发财,封妻荫子,有人给了梯子为何不爬,一步登上青云梯,永保万年福。

    可是皇后的招数太古怪,教人猜不到她下一步要做什么,萧正赞才说要活捉皇后,皇后居然现身了。

    这……神算吗?

    龙泉宫的宫门再度开启,穿了一身宫装的夜隐华缓缓走出,身后是她的丫鬟等晴、听雨,以及女官的木兰和苏静。

    “萧将军,看在你为本朝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分上,准你自刎,妻妾子女不杀,流放北境,参与叛乱者,留全尸。”上天有好生之德,要她以万人填坑她做不到。

    她的观念留在主犯从严,无罪者释放的民主时代,她认为一个人做错事便诛连全族,太不人道了。

    可惜她有意放人一马,却没人领情。

    “全尸留给你,等老子和众将士玩够了,会给你一个痛快。”萧天野狂笑道,认定她是飞不出手掌心的笼中鸟,迟早要成为他的玩物。

    轰地一阵笑声,一道道yin邪的目光盯着皇后曼妙的身躯看。“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本宫送你一程。”话刚说完,夜隐华身手利落的从背后取出一物,架在肩上瞄准。

    “怎么又一个黑管……”子。

    砰!

    萧天野的声音忽地中断,两眉中间多出一个血洞,他神色惊恐地朝他爹伸出手,但两人还未碰触到,他已往后倒下。

    死时双眼未阖,犹带惊色,不知自己为何会死。

    “你……你竟射杀了我儿?!”萧正赞双目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神情癫狂得像要食人血方可泄很。

    夜隐华面无表情地道:“成王败寇,若你今日站在我的位置,想必你更想我死。”

    “里头那个快死的皇帝值得你付出一切吗?一旦他气数尽了,你这个皇后也做不了,皇后殉葬倒是不错的去处。”他要活埋她,让她知道他儿子生前死去的恐惧。

    “谁说朕快死了,你这老匹夫死了,朕还万年长青,还有朕的皇后不是殉葬,而是同葬,等朕和她都死了再同躺一椁,来世再做夫妻。”他得做个双人金丝楠木寿棺。

    “你没事?!”萧正赞震惊。

    “你看朕像是有事的样子吗?”逗你玩的。

    萧正赞立即了悟的瞠大眼。“这是一个局?”

    “是呀,朕当这个皇帝不容易,还要逼自己的臣子造反,你想朕得多蠢才会把大好江山拱手让人。”如果萧正赞是个好的,一心为百姓做事,也许他会考虑让贤,只可惜萧正赞的野心太大了。

    “你骗了我。”萧正赞紧紧咬牙。

    “骗了你又怎样,你要哭给朕看吗?”他又不是先帝,给个护国大将军头衔来为害后代子孙。

    “你……你别太得意,我在城外还有二十万大军,随时都能将你锻压。”他还是最后的胜利者。

    君无垢笑着摇头。“你是指那道烟火吗?”

    忽地,烈焰拔地而起,火势之猛烈有如白日的烟火,火光灿烂得连皇宫内也见得到。

    “你……你做了什么?”萧正赞突然觉得害怕了。

    君无垢又笑了,笑得柔情似水。“不是朕做的,是皇后做的,送肃亲王回京的北境军共三万驻扎在城外,加上神机营、虎贲营、武让卫、腾骥卫等数万人,合成七万大军。”

    “不可能,七万人怎能灭我二十万将士……”除非有神人相助,或是神兵利器

    ……啊!那个黑管子。

    “只要有火药就成。”理在地底一点火就爆开了,夜隐华说得像在讨论天气。

    她当保镖时研究过,制作火药的比例是,硝石七成五,碳粉一成五,硫磺一成。

    “你……你们……你们毁了我的全盘计划,我杀了你们!”他们不死,他永远也成不了皇帝。

    萧正赞提了大刀杀过去,他身后的军队也跟着杀过去,只是教人措手不及的变故发生了。

    君无垢不疾不徐地举臂向前,没人瞧见是怎么一回事,一时巨响后,步伐忽然变慢的萧正赞一脸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着胸口不断冒出的血,他被某物洞穿了胸膛。

    突地,他想到已死的肃亲王,当时的一箭穿胸是否也如此的……痛?

    “将军——”

    萧正赞听到咚咚的战鼓声,十万马蹄踏破锦花江畔,将犯境的蛮夷赶到黑水口,不敢再进犯一步。

    原来……他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

    “萧将军已死,放下武器者饶你们不死。”

    可以不用死?

    一听造反者无罪,众人纷纷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

    只是他们放松得太早了,受万圣节恶魔的影响,君无垢不时想着如何捉弄人好增加罪恶值,他只说不死,没说不罚,有趣的事还在后头,有得他们受了。

    地府。

    “阎君,你来瞧瞧这个。”

    判官捧了一迭快要将他淹没的文件来,半途嫌累的伸手一探,成迭的纸张变成轻薄的平板计算机。

    “判官,你让本君看什么?”密密麻麻的文宇,底下又是冗长的数宇,看得他眼花疗乱,头都痛了。

    “你看这个人的罪恶值。”判官指着生死簿上的姓名栏,底下注明“已亡,卒年为辛酉年六月七日辰时三刻”。

    不看则已,一看阎王老爷吓了一大跳。“这人的罪恶值怎么高成这样,快要成魔了。”

    “最重要的是此人已死多时,生死运上都有纪录。”拘捕日期为辛酉年六月七日,已时正。

    “咦!有两个亡灵?”阎君低头思忖。

    “阎君,你看要不要关心一下?”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不出什么大纰漏,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叫牛头马面来。”他得先了解发生什么事。

    “是。”

    一会儿,牛头和马面两位鬼差来了。

    “这人是怎么回事,你们给本君说清楚。”资料上全是他在人界做坏事的纪录,罪恶值之高,连计算机硬盘都快负载不起。

    “禀阎君,这人是我们兄弟俩捉来的,如今还在拔舌地狱受刑,不可能在人间活跃。”牛头生得壮硕,说话声音大。

    “那他是谁,你们给本君说说看。”阎君的脸一沉,气得胡子都飞起来了。

    “这……”他们哪里晓得,查人是判官的事,他们只负责捉人……是拘走时候到了的魂魄。

    “你们有没有漏捉私逃的亡灵?”阎君语气很重的“嗯”了一声。

    “绝对没……”

    牛头正要信誓旦旦的起誓,身旁的马面突然拉了他一下,小声的提醒,“中箭的那一个。”

    啊!对喔!一名中箭身亡的将军,他们去时遍寻不着他的魂魄,正好看到一个士兵的魂魄离了休,傻乎乎的盯着他们看,便顺手拘了他,递补没逮到的名额。

    “胡闹!魂没拘到还拘错魂,你们对阳寿未终的那位做好交代。”难怪他常接到申诉案件,全是这些胡涂下属搞出来的,连他也受到牵连。

    “我们……呢!送他们去还魂……”牛头老实,一开口就说了实话。

    马面在心里瞪了他几眼。

    “他们?”原来不只一个,是复数。

    “阎君,我们都去做过事后问卷调查,他们都很满意重生后的生活。”只有一、两个稍嫌不满,这就略过不提。

    听到无人埋怨,阎君黑了一半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去查,看看这个人是否该拘捕到地府,别又再弄错了。”

    “是,阎君。”

    牛头马面取了勾魂幸和缚鬼炼,两道身影消失在地府中。

    而此时的君无垢和夜隐华并不知道麻烦来了,两人像守财奴似的数着他俩的私定又进帐多少。

    真是猥琐又难看呀!这一对旷古奇葩的帝后。

    “亲亲,造反真是一种很好赚的行业,本朝多几个萧正赞,咱们三代子孙都不用发愁了。”太好赚了。

    “你是嫌皇位坐得太稳是不是。”累,心累,太多的盘算让人累到腰挺不直,好似六旬老妪。

    “可是你看看新进入库册子,我已经看了三天还没看完,一开始的兴奋都消磨光了。”只剩下麻木。

    “所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是何意思,那就是坏人坏事做得多来钱容易,因此他们请得起名医,用得起世上最好的药材,以及最好的照顾,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是笑话。”

    在现代,杀人犯都能以一句“尚可教化”免去死刑了,那杀再多人有什么关系?

    “亲亲,你在鼓励我多对你做点坏事吗?这点我乐于遵从。”君无垢笑得很**,从后面环抱住他的亲亲皇后,准备大战三百回。

    最近他才向系统兑换了几本图文并茂的春宫画,画上的人儿跟真的似的,有房事三十六招,一百零八种姿势,爱的圣经……看得他都快喷鼻血了。

    算不清拥有多少财产的夜隐华正在烦,这厮又缠上来,她绣腿一踹。“滚,别烦我。”

    谋反的名单中文官有七名,武官占大多数,有一百零七名,其中大多是四品以上的将领,早年立下不少功勋,赏赐也不在少数,再加上下属们的孝敬,一个个富得流油,出手阔绰。

    以萧正赞为首的这些头头自然是抄家灭族,但皇后仁善,六十岁以上老人,十岁以下幼儿不斩,因此算抄家而不灭族,还是留下根苗给人一条活路。

    夜隐华不怕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要有本事尽避来,免得她太闲了脑子生锈,提早得了老年痴呆症。

    不过光是抄家就抄成“富国强兵”,一百多个官员就有一百多个家族被抄家,而这些人的家境都颇丰。

    养兵、养马、铸造兵器都需要银子,收买官员也要用到钱,仅仅是萧正赞一个人的家产就足足有数千万两白银,两座不比龙泉宫小的地下库房堆满银子,他比皇上还有钱。

    其它人也不容小觑,起出一箱箱的金条、元宝,价值不菲的古玩、瓷器、金银器皿、珠玉首饰……

    此次的收获超过朝廷十年的岁收,十个国库都放不下,工部赶紧调人盖了十个超大库房才勉强收得进去,而这些还是帝后先挑过了,最好的他们先笑纳了,不中意的留着赏人。

    这一回最后的赢家是君无垢和夜隐华,他们一夕之间成为世上最富有的人。

    皇上很仁慈的留人一命,凡是逆反从众一律不杀,可是全部流放北境矿山挖矿,贬为庶人,不得近京城三百里,家产一律充公,以赎其罪,皇上是很严明公正的。

    “亲亲,你好凶,可是我就爱你清清冷冷的样子,特别撩人。”让他老是忍不住想对她做这个做那个。

    面瘫撩人?内心千回百转的夜隐华只能说青菜萝卜各有所好。“这么多银子花也花不完,不如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给老百姓过几年好日子,三年免收田赋。”

    “皇后说的是,朕立即下令免税三年。”娶得贤妻,福荫三世。

    “再拿些出来办学吧,穷不能穷了孩子,识字了,他们才明事理,求学问才知天大地大,人人都能读书写字,国家的根本才能强健。”教育扎根,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他赞同的点头。“皇后说的是,朕让人着手……”

    蓦地,君无垢的胸口忽地一疼,他拉开明黄锦衣一看,国师给他的护身玉玦正在发光,他想起国师说过——

    皇上,得意时且谨慎,小心偶有劫难,此玉玦保护你一时,无法护你一生,谨记谨记。

    “你不是君无愁,亡灵,你是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啊!牛头马面?!

    心下一惊的君无垢紧紧拉住夜隐华的手,紧到她生疼的回眸一晚,乍见他脸色不对,便知有异。

    “怎么了?”

    “鬼差来了。”他小声回道。

    “他们是来捉你的?”

    “看来好像是。”似乎逃不过。

    “那要怎么办?”夜隐华也慌了手脚。

    “我去找恶魔,他一定有办法。”是恶魔让他复生的。

    “找我?”

    眼前一变,是一个虚幻的空间,没披大斗篷的恶魔坐在复古的缇花沙发上,惬意的抽着雪茄。

    “鬼差来了,你想办法处理。”君无垢霸道的命令道。

    “很抱歉,恕难从命。”

    “为什么?”君无垢相当不快。

    “因为契约已经结束了,系统关闭,在你关门打狗的那一天,本恶魔恭喜你万圣节当天罪恶值达到一百,这副身体成为你的奖赏,以后你们身魂合体,不再有本恶魔的事。

    “至于鬼差来了是你和地府的事,本恶魔不便介入,这叫越界,恶魔也是要受罚的,不过看在我们合作愉快的分上,你又帮我做了不少业务,本恶魔悄悄的告诉你,你那个皇后挺犀利的,让她透过国师和地府谈条件。”

    骤地,空间消失了,君无垢又回到原地,他看见忽隐忽现的牛头马面正在找他,连忙命人把国师找来。

    “你不能等一等吗?非要这么急……”

    正在染头发的妙生国师忽被召见,他一半黑一半白的发色非常突兀,夜隐华见状,忍不住噗哧一笑,指着他大喊“黑白郎君”,本来就火大的他更加冒火,仙风道骨的身形多了人间烟火味。

    只是能见阴阳的双眼一见鬼差,燎原的火势平静下来。

    “我就说你有大麻烦,这下真的火烧眉毛了。”

    “少说风凉话,快帮我想办法,我不想跟他们走。”他还气定神闲的梳发,可恶的钟妙生。

    “不想走就谈条件呗,鬼也有鬼的罩门……”

    “有钱能使鬼推磨。”夜隐华说了一句。

    妙生国师呵呵轻笑,“皇后说的是。”

    “国师,本宫麻烦你跟鬼差大哥们说说,金银元宝十箱,帝宝十间,宝马、爱快罗蜜欧十辆,最新型智慧手机一百支,附温泉的花园别墅十幢,试问意下如何?”

    什么帝宝,什么爱快罗蜜欧,能通古贯今的妙生国师一样也听不懂,不过他看得懂牛头马面的表情,他们由一开始的不屑到越来越亮的眼袖,心下便知皇后所提的事物很合他们的心意。

    “鬼差们说要回去请示一下。”

    “你再跟他们说,活越久,领越久,本宫烧给他们,每年的中元节。”她套用了保险广告词。

    表差们一听,不只两眼发亮,还笑得流涎。“他们说亡灵的命数已改,不知该添寿多少?”

    明摆着勒索。

    “和我家亲亲一样岁数,她前一刻断气,我后一刻跟上。”君无垢连死都不与她分开。

    “啊!不行呀!夜隐华寿终一百一十七岁,为七世祖。”马面大叫,一不小心泄露生死簿上的天机。

    “喔!我家亲亲活一百一十七岁呀!”真高寿。

    看不到鬼差的夜隐华听到君无垢这么说,大致猜出什么事,她也不跟鬼差啰唆,直接使出致命杀招,“五十个俄罗斯美女,五十个日本小娇娘。”

    成交!

    表差走了。

    “亲亲,你许诺了那么多,恐怕要花不少银子。”又送马,又送番邦美女,肯定是笔大钱。

    她一嗤。“用纸扎的哪需要多少银子,顶多一百两就打发了。”

    柄师和皇上同时愕然,露出佩服神情,皇后实在太神了,连鬼也敢糊弄。真的五体投地呀!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恶魔恶作剧之一《皇上有秘密》;

    2、恶魔恶作剧之二《世子不做病猫》。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皇上有秘密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