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7章(2)
作者︰陳毓華
    英曇大步流星的把管萌萌帶進屋里,氣場強大的威脅感還沒收干淨。「我不是說過你的眼楮除了我以外不許多看別的男人一眼?」他揚起下巴站在擇木地板上,像個王。

    避萌萌沒有被他全身的陰鷙給嚇到,她蹙了蹙眉,「英曇,不要這樣。」

    「哼,你干麼和他有說有笑的?我看了不舒服。」

    「你……怎麼這樣……太不成熟了。」她要和別人共事,難道要她的人際關系掛鴨蛋?「你不信任我,胡亂發脾氣,別的女孩子會怎麼想我不知道,可是你讓我覺得你太不尊重我,你太過分了,我不喜歡。」

    這般激烈的性子,把她當所有物,他和傅閑庭有什麼不一樣?

    起碼的尊重與信任,這是她想要的,人和人之間要是少了這兩樣,說了再多的喜歡又有什麼用。

    「你不必和他共事,只有你和我。」她很少說這麼重的話,他心里的不舒服更加擴大。

    「笨蛋!」

    「你罵我笨蛋?」她那眼光陌生得叫他心慌,這幾天累積下來的親近又好像被他一把推遠了,加上挨了罵,他頓時炸毛了。「你罵我笨蛋,我哪里笨?!」

    避萌萌無視他眼里赤luoluo的佔有欲和氣憤,這有理說不清的人!她抬腿給了英曇一腳。

    想不通這些,歲數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挨了一腿的英曇忽然可憐兮兮的垮了臉,簡直像一只沒人要的哈巴狗。

    嘩,目睹整個情況的尹,對管萌萌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居然有人敢踢他們家老大的腳,老大還吭都沒吭。

    從來沒有人敢給老大臉色看,還踹他,所謂的一物克一物,這個小女生太強大了!

    「萌萌——」英曇撒嬌的喊,駒,他只是吃味嘛,她到底在氣什麼?

    她的心好遙遠,他又要看不見了。

    「別叫我!」管萌萌轉身走了。

    尹看著英曇受到重挫,還一副快要傷重不治倒地的樣子,嗯,不妙不妙,他還是溜之大吉的好,以免掃到台風尾。

    打定主意,趁著英曇還釘在地上,他很沒義氣的溜了。

    避萌萌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理也不理幾度在門外敲門求和的英曇。

    她趁機把行李大致整理了下,呈大字形的躺在全新的寢具上,這房間雖然說是客房,卻什麼都不缺,布置得溫馨舒適,心里忽然想起英曇的好,不禁反省自己干麼跟他發那種脾氣……只是躺著躺著,就打起哈欠,眼皮掉了下來。

    雖然她是搭車的那個人,但是舒服的大床加上放松後的疲累感一股腦涌了上來,沒多久,就這樣睡著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醒過來時天色已經黑了。

    難不成她就這樣睡了一整天?趕快翻身起來,打開房門,客廳里黑漆漆的,她打開燈,這才發現英曇躺在一張時尚摩登的長沙發上,兩眼緊閉,劍眉低低的壓著,一只手搗著腹部,像在忍受著什麼痛苦。

    這家伙,打盹也不知道要蓋條被子,再仔細看,他額頭有冷汗,臉色自得嚇人,管萌萌下意識就伸手去抹他頭頭上的汗,這一摸,覺得不對勁,又听見他幾不可聞的呻吟。

    「英曇、英曇你哪里不對?」她聲音急了。

    「餓……胃痛。」他睜開眼,眼里有痛色。

    他的痛不是裝的。「藥呢?家里有沒有藥?還是胃乳片之類的東西?」都多大的人了,肚子餓也不會去找吃的,真要急死人了。

    「液晶電視……下面的第一格……抽屜……」

    她轉身就要去取,卻發現衣服被他抓著。

    「有什麼話等一下再說……乖,听話。」

    「唔。」他頹然放手了。

    她……哄他呢。

    避萌萌很快在抽屜里找到小更裝的胃乳液,又去倒了杯溫水,回到他身邊蹲下。

    她先放下水杯,撕開胃乳包裝,然後遞到他手上,確定他拿了,這才用自己吃奶的力氣撐起他的身體,讓他靠著自己的胸口,這時候沒空去管姿勢曖不曖昧,他的身體重不重,好吃藥就行了。

    確定他把胃乳液倒進嘴里,又拿起水杯讓他喝水漱口。

    「怎樣?有沒有好過一點?」

    他點頭。

    他在老家的時候也跟她喊過胃痛,她一直以為只是尋常的胃酸過多,沒想過這麼嚴重。「看過醫生嗎?」

    「我討厭醫生。」緩過一口氣,又是平常那副死樣子了。

    「晚一點,我帶你去看醫生。」沒得商量,也不用商量,這種事,她決定就好。

    「可不可以不要?」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自己的身體也不照顧,一個人三餐都沒有照時間吃對吧?身體那麼破爛,拿什麼給我幸福?」她口不擇言了。

    前一秒還病儼傾的人,眼楮瞬間發亮了。

    「你是說……你是說……」她也喜歡他對吧?

    他的心放起燦爛的煙火,笑意像泡泡不斷地從身體里冒出來。

    避萌萌不給追問的機會。「你呀,給我躺平,我去煮飯。」他們剛從外地回來,冰箱里不知道有沒有東西可以下鍋。

    這次,他很听話的躺下,沒有第二句話。

    廚房的雙門大冰箱里滿滿都是食材,管萌萌心想,尹倒是個細心的人,知道她和英曇今天會回到家,外面那疊了又疊的紙箱上還貼著進出境快件報關的標簽,署名都是英曇的東西,他是專程為了送那些物品來的吧。

    她拿出了想要的食材,洗洗切切,考慮到現在英曇沒辦法吃什麼油膩的,很快煮了一鍋稀飯和清淡的兩樣小菜——只是她為什麼會有那種又做回英曇老媽子的感覺?

    「尹呢?」她把稀飯端出來,隨口問著英曇。

    她睡飽起來就沒看見那位經紀人的影子了。

    「他回飯店去調時差了。」吃過胃藥的英曇看起來氣色是好了許多,不過一只手依舊摸著肚子。

    當著他的面問別的男人……讓他想吃醋發火……不成,這缸子醋不能吃,這火得滅,萌萌才為了這件事和他發過脾氣,雖然要他忍很困難,但是總比她因為生氣不理他好多了。

    嗚,其實天地良心,他從來沒有不相信她,他就是不想她跟哪個男人有說有笑,但是,他更不想再被她罵笨蛋了,她賭氣不理他,簡直比塞一嘴硼砂給他吃還難過啊。

    「你的胃痛成那樣,今天只能吃稀飯了。」

    「只要是萌萌煮的東西,我都吃。」

    「馬屁精,是誰以前嫌棄我煮的菜是廚余?」

    「那時候的我年少不懂事嘛。」少年的他別扭得不像話,雖然表面嫌棄,但是只要是她煮的東西他一定吃得干干淨淨,什麼都不剩。

    她從小就在他心里生了根,他不會把她讓給誰,誰都不行!

    「還痛嗎?先吃一點墊肚子,看醫生怎麼說我再給你弄吃的。」

    「都听你的。」他笑。

    在外面與人用盡心計,回家只希望看到一張笑臉,關心他餓了沒、渴了沒,能令他身心安頓、能令他安逸舒適的人,她就坐在他面前。

    「你曾問我為什麼喜歡你,我還是說不出來,可是我可不可以就因為喜歡你而喜歡你,喜歡你的全部而喜歡?」

    她就是他的人生藍圖,是全部的渴望。

    「英曇,無論你說再多的甜言蜜語,吃了飯,我們還是要去看醫生。」夾了一筷子少油炒的新鮮香菇到他碗里,欽此。

    被識破詭計的英曇吞了香菇。

    于是,一臉不情願,卻無力反抗暴政的英曇飯後還是讓管萌萌押去了醫院。

    醫生做過檢查後,確定是胃潰瘍,工作壓力過大,三餐不定時,是現代人常見的文明病,但是,他又比別人的更嚴重了一點。

    她听著,眉頭打了十個結。

    後來她听尹聊起,英曇根本是個工作狂。

    在西班牙的他不給人管,誰都不能侵犯他的私領域,生活隨心所欲,一關進書房,投入工作,常常一整天看不到人,吃睡都在書房,一旦閉關出來除了大吃大喝,就是馬不停蹄的到處去參觀別人的展覽,對于醉心的書法,幾天幾夜可以不吃不睡的研究,想成功的執念強烈到把自己當機械人,他不放蕩,卻頹廢,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難怪會出問題。

    「總之,醫生說了這段期間你要禁甜食、酸辣,三餐要正常,我煮什麼你就吃什麼,對了,生活作息要正常。」回到家後管萌萌頒布新的生活作息令。

    「不要啦,這跟和尚有什麼差別?這麼不人道的話你還說得那麼輕柔優雅,萌萌、萌萌、萌萌,我沒零食吃,會沒靈感……」被人管著,他沒有半點不樂意,可零食是他的繆思女神。

    「就一個星期。」她聲音更輕柔了,完全是商量的口氣。

    「可是……」他不敢可是下去,「萌萌怎麼說,我怎麼做就是了……」七天就七天。

    「但飯後甜品不能少。」他嘟起了嘴。

    「就說要戒甜食了……」她慢半拍的意會過來,英曇這只猛禽所謂的「飯後甜品」指的是什麼。

    禁不住英曇嘻皮笑臉的糾纏,拿他實在沒辦法的管萌萌只好簽了喪權辱國的約定,只要他乖乖听話,他說的那個什麼早安、午安、晚安……我愛你都予以開放,甚至「甜品」只要在不是很過分的情況下……也可以啦!

    她完全不曉得,得到最惠國待遇的男人那一晚高興得在席夢思床上跳來跳去,夢里都是吃到飽的「甜品」。

    不是很過分……那就表示,如何拿捏都在他的五指山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得逞的男人開心到腸子打結……但,樂極生悲,他那才好上一咪咪的胃看不過去他的得意,極度叛逆的引發了痛。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