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7章(1)
作者︰陳毓華
    回到飯店,想倒頭大睡,可是尷尬的問題來了。

    一張大床,兩個人。管萌萌瞪著柔軟舒適的床,不禁有些頭痛,白天為什麼不堅持訂兩間房呢?現在才在這里頭痛。

    下一秒,她抱著被子就要去睡沙發。

    基本上,她不像某些女生會很理所當然的覺得,女生和男生出去,花費開支就該是男方出,以此類推,床嘛,男生也應該讓給女生睡。

    開車的人是英曇,付房錢的人也是英曇,今天所有的花費都是他出,一想到他長手長腳的樣子,要是讓他睡貴妃榻,單用想像的,就知道不會舒服。

    至于她,她可以上車再睡,一個晚上不睡床,並不會影響什麼,所以為什麼一夜好眠不能讓給他?

    「你抱著被子在等我睡覺嗎?」浴室的門打開,在里頭泡了半天按摩浴缸的男人腰際系著一條浴巾,毫不避諱的走出來。

    避萌萌一下子眼花,青春的肉體啊,太犯規了,那六塊肌完美的胸腹,赤luo又帶著水氣的上半身,濕濕的頭發往後抹,凸顯出他立體的五官,她的眼楮往下梭巡,他的腿沒有毛茸茸的腿毛,干干淨淨,指甲也修剪得圓潤整齊,這男人把天生的優勢發揮得淋灕盡致。

    她搗住眼楮,不是矯情,是再繼續看下去,她會沖動。

    至于沖動什麼?

    她很羞恥的承認,她想把他撲上床。

    「大家都早點睡吧。」閃閃閃,眼不見為淨,他那春光燦爛的肉體差點引誘她淪陷,吼,下次一定要糾正他,不可以隨隨便便赤身露體,哼,暴露狂!

    「你要去哪里?」他的聲音佣懶。

    「床給你睡,我睡那邊。」不看他、不看他,看了會長針眼。

    不料,他轉到她跟前,「要睡也是我睡,哪輪得到你。」起碼的紳士禮節他還有好不好。「不過,這是五星級飯店,我們來都來了,居然非要有一個不能在床上睡,這錢花得好不值。」

    她繞過他,「別爭,重要的是養足精神,早上精神抖擻,我們的假期只剩下一天。」

    「你信不過我嗎?」

    「我是信不過自己好不好。」她唾棄自己,好想一頭栽進棉被里不要見人了。

    英曇有稜有角的唇露出像小狐狸偷到上等好肉的笑痕,就連眼楮也因為太過的笑意皺出兩抹不明顯的魚尾紋。

    「看在你難得說實話的分上,我們就各退一步好了。」他一把抱起她,在她的驚呼里,把話說完。「我們都累了,什麼都不要想的各睡各的覺,你瞧,我聰明吧?」

    第二天,她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睡著的,但是,清晨醒來的她唯一的念頭就是——千萬不要相信男人的話。

    他們起初的確是各睡各的,各自抱一床棉被,各自的枕頭,各據床的一側,很好,就只差沒學梁山伯、祝英台中間放瓶水了。

    只是……現在某男人一條腿壓在她腿上,長臂佔有的摟著她的腰,難怪她一醒來就覺得身上被什麼重壓著,動彈不得。

    她想抽身,但抬起頭來,睜大眼的發現,她的眼瞳對準的是一堵彈性佳又富有看頭的胸膛,更令她臉紅的是自己的頭枕在人家胳臂上,兩只手還勾著對方的頸脖,這不只三貼,簡直是麻花卷了。

    這麼近的距離,他的呼吸噴在她頭頂上,熱熱的,帶著強烈的男人氣息,她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垂了眼,再也不敢多看他那誘人的胸膛一眼。

    小心翼翼的想收回自己勾搭在人家脖子上的手,只動了那麼一動,就感覺到英曇的胳臂一收,將她整個身子更往里貼的困進懷里。

    她知道他醒了,伸手便推。「……讓我起來。」

    拉開了一小段距離後,她看見了英曇一雙清清亮亮的眼楮。

    這家伙不會在她醒過來的時候就也醒了吧?

    她連忙翻身起來,看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幸好都還在,趕緊跳下床。

    他眼里含了一抹怒色,更帶著一簇閃動的火苗。

    懷里軟軟的觸感一下沒了,就好像多年想要的寶貝得到後又失去,心底空空的,臂彎里還殘留著她的溫度。

    「今天這種事當作沒發生過就好。」他們會在一起「滾床單」是因為「人體工學」作用,和一夜情的「滾床單」八竿子打不著。

    丟下話,她一溜煙鑽進浴室,嗚……她哪來的臉面對他?英曇可是小她好幾歲的弟弟欸。

    男人忍不住是正常,她為什麼也沒忍住?

    當她躲進浴室,看著洗手台上鏡子里的自己,她後知後覺的想到,原來越是笑咪咪的人越是腹黑。

    她的心情起起伏伏,真想一頭埋進洗臉盆里當鴕鳥。

    不過,追根究底,男人不可信……女人的心也是海底針。

    「萌萌,你不會想要在浴室里終老吧?」隔著門板,英曇不爽的敲門。

    這種事當作沒發生,這什麼歪理?她把他當成什麼了?「像我長得這麼帥的男人跟你同居一晚,有什麼不好?你躲成這樣,把我當瘟疫喔,這樣很傷我的自尊捏。」隔著門板,英曇不爽的在外面叫囂。

    「長得帥不能當飯吃,長得帥只會讓生活更麻煩。」外面是龍潭虎穴,不宜出去。

    「你要負責。」

    「負責你的頭啦!」她冷不防的把門打開,瞪他。「我們又沒怎樣!」

    「這不就得了……」他弄亂她的頭發,像摸小狗似的,然後笑嘻嘻的閃進浴室去了。

    兩天一夜的旅程在他們放下墾丁的藍之後,去了恆春鎮上的郵局、北門、阿嘉的家、茂伯的家和友子阿嬤的家……結束了。

    她知道她跟不上潮流,在海角七號爆紅的那個時候,她也不免俗的有過那個念頭,想要像觀光客那樣去朝聖一番,可惜在前夫那里就被打了回票。

    他說他很忙,她有空的話不如多回去陪陪他媽媽。

    她說,也不是非要他陪不可,她可以自己去,她不是沒手沒腳,也不是不認識字不會搭車。

    他一陣沉默,掛斷了電話。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過,後來,她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

    只是覺得結這個婚,從此和自由形同陌路。

    從墾丁回來,她心里多了一種得償所願,空洞被填補了的感覺。

    她和英曇說謝謝,他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沒追問為什麼要謝他。

    「這是開心的意思嗎?」

    她點頭。

    「以後,我們多的是時間去約會。」

    這次,她沒糾正他,說了聲好。

    然後,他們回家了,來應門的是尹。

    「你這是怎麼了?去了夏威夷嗎?」他一臉的困,時差還沒調回來,看見曬得黑黑的英曇,不禁調侃。

    「你來啦。」英曇回過頭拿走管萌萌手里的行李,連同他自己的扔給了還沒回過神來的尹。

    被這一砸,他唉唉叫的醒過來了。

    「這位是……」尹可沒漏掉英曇身後的管萌萌,明亮的眼楮不由得多看了她好幾眼。

    「你好,我叫管萌萌,是英……先生的助理。」她對英曇的人際關系還不熟,本來乍然看到陌生人還嚇一跳,但是看剛剛英曇對他熱絡的態度,應該是個熟人。

    他雖然帶著一副深度數大眼鏡,但是笑容滿面,陽光燦爛,是那種讓人看起來就很舒服,不會設防的美男子。

    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所謂的物以類聚,帥哥的身邊出沒的也是帥哥,這邏輯一點不假。

    「我是英曇的經紀人,你叫我尹就好。」想熱情的伸出手來,可惜兩只手還有肩膀都掛滿剛剛英曇丟給他的行李和土產。

    「真抱歉,這些我自己拿就好了。」這個英曇,連她手里的東西都扔給別人,實在太沒禮貌了。

    「沒關系,我力氣大。」尹不以為意,嘴巴甜的哩,為了展示他擁有卜派般的力氣還握起了拳頭。「能為女士服務是我的榮幸。」

    避萌萌噗哧一笑。

    「你一定常吃菠菜。」

    「管萌萌,我叫你萌萌可以嗎?蔬菜里我最喜歡深綠蔬菜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哎呀呀,真是天大的意外,孤僻又不合群,脾氣壞又暴躁,缺點滿坑滿谷的老大居然會在自己身邊放了個小助理,這是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嗎?而且看起挺好相處的……

    以前基于專業——也是他這小經紀人不想過勞死的考量,他也沒少在老大耳邊嘮叨過,要請一個助理來處理主子不耐煩听的電話、整理資料,一些雜七雜八的工作,一來減少他的工作量,二來,有人在老大身邊盯著,這忙起來就不顧一切的主子忘記吃飯的機率可以大幅減少,只是一片苦心全被當成了耳邊風,現在老天爺總算听到他的哀號了。

    「你跟他羅唆什麼?哪來那麼多話說!」旋風般卷進屋里的英曇等不到應該跟著他後面進去的管萌萌,跨著大步出來找人,一把就把她往里拉。

    「你怎麼這樣……」歇斯底里啊,她低喊。

    他陰森森的瞪了尹一眼,「喜歡面有菜色嗎?我會讓你如願的。」

    讓英曇那冷冰冰的眼珠子瞄著,尹的心寒了半截,小腿肚抽筋。他……說錯了什麼嗎?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