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5章(1)
作者︰陳毓華
    踏出公司大門,一股熱浪襲來,這也才幾月,外面已經熱得叫人想把外套扒下來。

    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她也才離開這個城市多久,對這里又冷又熱的氣候怎麼就一整個不適應了?

    不過既然來了,時間還早,不如到處逛逛再回去好了。

    她正想著要往哪去,不意,一輛車駛了過來,停在她面前。

    「面試結束了?」英曇探出頭,眼楮亮亮的,臉上表情正經。

    「你怎麼會在這里?」時間掐得剛剛好,宛如他一直在這里等著,要不然哪來這麼湊巧的事情?

    「我說過辦完事情會來接你,你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吧?」看她那一臉茫然,想當然耳。

    真氣人,她就沒把他當大人嗎?

    「這里雙黃線不可以停車。」她的確沒當真。

    但是她怎麼就忽略了他那執拗的脾氣,也忘了他說到就要做到,說一不二的強烈自尊?

    「不要我吃罰單就趕快上車。」這女人,把他忘得太徹底了,他非把以前的她找回來不可!他就是要吃定她,也心甘情願被她吃。

    避萌萌看著車潮和已經頻頻向這邊看的警察大人,打開車門上車,系上安全帶,然後催促他快走。

    英曇見她坐穩,車子便平穩的往前駛去。

    「你能接我接到什麼時候?一輩子都能這樣,我去到哪你都來接我?」用得著這樣嗎?她該說的不都說了?是她說得太迂回,不夠直白,還是他以為她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這樣對他又有什麼好處?

    「你說話要算話,你就讓我接送一輩子,我很樂意當你的司機。」

    「別孩子氣了,一什麼說話算話,就算能算,她也不相信誰能做得到,許這種承諾就跟愛你一萬年一樣那麼不切實際。

    不過她是怎麼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嗎?

    她心里明白,是不相信愛情了。

    「我哪里孩子氣了?」男人最禁不起刺激,他側過身來壓向她,高大的身形無端端形成一股驚人的氣場。

    避萌萌只覺得好強的殺氣,寒毛直豎。

    英曇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管萌萌看得懂那是他要發脾氣的前兆,但令人驚訝的是他沒有像年少時一顆火星不小心跳到炸藥上就爆炸,他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以後,挺直身體,目光遙遠的望向窗外。

    「我一個被父親拋棄、母親一門心思只想帶我走的人,沒有孩子氣這種東西。」他諱莫如深的過去最不喜歡人家提及,那幾年也很少去說,明明爸媽俱在,卻像一個孤兒。

    他從來不給管家人找麻煩,因為他知道自己就是個沒人要的孩子,管家人對他再好,他都不會是這個家里的人,他們要他吃他就吃,給他買衣服他就穿,但是學費都是他自己去打工賺回來的。

    鐵工廠的黑手學徒、披薩店的外送店員、騎摩托車送貨的宅急便……只要能賺錢的,他都做。

    避萌萌听了就心酸,她又想起第一次見到英曇的樣子,那惶然無依又倔強的神情,她一路陪著他走過來,太明白英家的事情了,他是沒安全感吧,自小缺乏親人關愛疼惜,那種痛,沒有親身經歷的人無法體會。

    兩人好久不見,她又何必像防賊似的?他只是純粹一片好意,自己一而再的拒人千里,冷漠的態度難怪他傷心。

    她不由得心就軟了。「你不是想知道我面試的結果?」

    既然想開了,她就不再糾結這兩天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情沒有什麼事情抵得過少年情誼,朋友永遠是舊的好。

    「哼,不想。」見她口氣緩和,他卻兩眼一瞪,使起小性子起來。

    「我想說欸。」她笑著,唇角微微翹起。

    「那我加減听吧。」從儀表板上的照後鏡看了她一眼,委屈的咧,但是騙不了人的是他孤傲的眼底漾起了輕輕的暖意。

    真是的,還拿翹呢,個子是長了,但性子……還是那個愛撒嬌的男孩子。一

    避萌萌故意嘆了口氣,「回家听通知,八成是沒希望了。」

    堡作找多了,官腔也听多了,心里大約都知道有幾成的把握和希望。

    他嘖了聲,專心開車。「有捷徑不走,偏喜歡繞圈子,都一把年紀了,真是幼稚得可以。」他很不厚道的落井下石。

    「我……只是想試試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不想再被人當作不事生產,只能靠別人養的米蟲。」

    「哪個沒長眼的敢說你,我去揍他!」

    「動不動就打人,你混黑道的喔?」這種個性到底是怎麼養成的,見不得她吃一點虧。

    「你這種個性,說好听叫息事寧人,不愛記仇,其實就是一個笨字,什麼都不計較,你也別以為別人就會感謝你。」

    避萌萌搖頭,「我說過,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他們要怎麼想,我管不著。」她認為是對的事情,就算被人嘲笑,被認為不合時宜,她也會去做,她婚結得早,社會經驗是零,可是這不代表她沒有能力。

    面試官喜歡糾結在她毫無工作經驗這個點,又扣上她的「高齡」,所以,也就屢戰屢敗了。

    她的伯樂在哪里啊——捶心肝!

    「你不用改變自己,我來習慣你就好了。」改什麼改?他覺得無論是以前的她,還是現在的她都很好。

    一瞬間,管萌萌仿佛失去語言的能力,她轉眼看著交錯而過的車,要很用力才能掩下心里不知道為什麼涌上來的酸楚。

    被人疼惜的感覺,剎那漫上心頭,手腳居然發顫。

    好半天——

    「你真的欠一個助理幫你打理雜務嗎?」她問得很輕。

    「你要來?」

    她點頭。然後,她看見了英曇眼里一點即燃,燦爛到叫人屏息的火焰。

    她有些轉不開眼,臉發熱,心很不成熟的怦怦亂跳著。

    「那晚點回去,我去和管爸說。」他拍板定案,又笑出淺淺的梨渦。

    避萌萌說好。

    「我餓了,為了等你,我中午什麼都沒吃。」

    「想吃什麼,我請客,不過額度只有五百塊。」要一個口袋空空,工作還沒有著落的人請客,簡直是剝削。

    可看在他為了她從早奔波到現在,請人家吃一頓,實在是應該的。

    「我要吃你煮的飯菜。」沒有獅子大開口,要求的很簡單。

    「那就等回到家吧。」她以為是什麼滿漢全席呢,要她下廚,有什麼難的,以前的廚藝她不敢說,這些年為了扮演好傅太太的角色,她煮的菜偶爾也能討好到對她百般嫌棄的前婆婆,這算不容易了吧,英曇不挑嘴,應該不難對付。

    「我才不要,我們現在就去買菜。」

    避萌萌一頭黑線,修正,她忘記這位大爺除了脾氣拗以外,肚子禁不起餓,一餓就必須趕快喂食。

    「你有地方可以讓我煮飯嗎?」一個經年累月都不在台灣的人,哪來的落腳處?

    「有。」他很確定。

    既然都說有了。「那就便宜你了。」

    他喜歡她這份自信。

    于是,車子轉進了超市,準備購物。

    兩人推著購物車,先是去了生鮮區,英曇淨挑肉類,幾乎是看見什麼買什麼,

    避萌萌面不改色的留下她想買的,其他的,一律放回去。

    「吃太多肉對身體不好。」

    他居然抿嘴。

    「我記得你也是肉食動物,什麼時候改吃素了?」

    「為了身材。」

    「你有身材這種東西嗎?」

    「你欠打是不是?」

    這才想起他是那種無肉不歡的個性,她轉到零食區,就看見他手指一一指過去,科學面、布丁、果凍、巧克力棒、冰淇淋……管萌萌想想已經不給肉吃了,零食就隨他去吧。

    她推著車,一樣樣將他指定的零食放進購物車里,這里買,那里拿,結了帳,竟然滿滿三大袋,真是太夸張了,他們就兩張嘴,這些糧食到底要吃多久?想要囤積到世界末日嗎?

    英曇的房子不是什麼豪宅,一幢簡簡單單的兩層樓洋房,四四方方的,綠地佔了一大半,不會有人想像得到,只隔著一條隱蔽的路,外面就是車水馬龍的街道。

    房子並不新穎,但勝在厚實,屋里的家具多用大片的布料蓋著,看得出來很多年沒有人住過了。

    「我沒來過,不知道狀況那麼差。」英曇一進門也傻眼,他隱約記得當初買下這房子後,只匆匆看過一遍,所有後續事宜全委托了仲介,要他們找專業人員來維護,方才一路進來,花草欣欣向榮,可見有人定期修剪,水電也有,那表示管線也沒問題,只是因為太久沒有人氣,走到哪都帶著股霉味,這樣的房子,沒辦法住人。

    「也不會太差,只要洗洗刷刷就可以了,要在都市里找這種獨棟房子,還擁著一大片前庭後院可難了,你運氣真好。」她放下手里東西四處轉了轉,挑高這麼高的房子極為少見,要是能整理好,會是個舒適的住所。

    「你的意思是說你喜歡?」眼楮登時一亮,剛剛的喪氣蕩然無存。

    「你要是不想在充滿另外一種味道的房子里吃飯,就去把打掃用具找出來,我們來大掃除吧。」把所有的窗戶推開,迎進新鮮空氣,又快手快腳的把覆蓋在家具上的布料都掀開,準備來個大掃除了。

    「Yes,Madam.」有人立刻從命,快快樂樂的執行她的命令去了。

    避萌萌怎麼都想不透,在某些方面,明明就是大男人的英曇卻非常好指揮,有時候比管璇還听話。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