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的幸福嫩草 第4章(2)
作者︰陳毓華
    英曇表情微妙的看著她,忽然啟齒,「不要怕。」

    他的萌萌不一樣了。

    在某些地方她看起來和以前一樣,譬如清秀如昔的五官,譬如還是把他當家人看的態度,可是昨天他太心急、太粗心,沒有發現,她真的有些不同了,經歷一段婚姻後的她,淡淡的笑容里總有幾分蕭瑟,兩人幾年不見,那個叫隔閡的東西怎麼可能不存在?還有,她的心情到底是怎樣,沒人知道。

    她藏得很好,像個沒事人。

    其實,她很怕疼,有次學校運動會,她接棒跑五百,結果在終點被其他運動員絆著,摔了一跤,嘴唇和膝蓋都磕傷了,她立時就哭了,偷偷跑去看的他馬上撥開眾人把萌萌背到學校的保健室去,他一直記得她漲紅的臉,又要掩飾又忍不住的眼淚。

    在婚姻里摔了一跤的她,只怕這時候也還疼著的,他居然就情不自禁的對萌萌說了一堆鬼話。

    這下可好了,他該死的心急,一時沖動,卻越弄越擰了。

    以前他年紀小,知道自己沒本事,只能恨恨的、遠遠的看著她,如今,急著想表達掩藏多年的感情,急著讓她承認他,卻忘了這時候的她,最需要的不是用另外一段愛情來消滅前一段愛情,她需要的是時間。

    他錯得離譜。

    英曇苦笑的搓著下巴,壓下心里的焦灼。「我們下去吃飯吧,剛才我上來的時候管媽媽說早飯好了,讓我上來叫你。」

    「你先下去吧,我換個衣服。」剛剛,他那犀利的眼神,敏銳而鋒和,當他的眼楮看過來時,總會讓人覺得微微心慌,仿佛什麼都瞞不過他。

    「嗯。」他點頭,開門出去。

    就這樣打住了嗎?

    避萌萌看著他走掉,心想,很難溝通講話的英曇果然長大了,也變明理了,這樣是好是壞,一下雖然很難判定,但是……他應該把她苦口婆心說的話听進去了……吧?

    既然猜不出所以然,干脆放棄,在她隨過而安的個性里,不鑽牛角尖,也算是個優點。

    隨後,她換了一身及膝套裝,標準的面試服裝出來,卻發現英曇倚在樓梯口等她。

    「你怎麼還在這里?」

    「我一個人下去,管媽會以為我們吵架了,等一下又向你問東問西的。」看她那身穿著,他明白了一二。

    「那就一道走。」想不到看起來粗枝大葉的人會想到這個。

    她領先走了下去。

    短短的階梯也就一層樓,管萌萌的腳尖甫踏上樓下的地磚時,英曇輕輕的說了,「沒關系,我等得起……」

    氣定神閑的管萌萌差點一腳踩空。

    原來,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因為是普通朋友,搭個便車也沒什麼吧?」

    不知道為什麼,這話听在管萌萌耳里,那「普通朋友」四個字听起來怎麼都帶著股酸氣。

    早飯前,他們還一度鬧僵了,自尊心那麼強的人,肯低下頭來跟她講話示好,已經很不容易了。

    她也不推辭,「那就到市區,我搭火車就好了。」人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這一來二去,可以省下不少時間。

    回來那麼久,投出去的履歷不少,也在各大小公司奔走,只可惜,都石沉大海居多。

    這怪不得別人,她,普通高中畢業,普通大學畢業,這年頭,放眼望去,像她這樣普通的人還少了嗎?

    家中有家業的,管他賣的是蚵仔煎還是五金行,都算有個家底。

    她家的小紙廠,有管璇顧著,爸媽身體都還算健康,再拚個二三十年都沒問題,怎麼也輪不到她出頭。

    罷回家那個當下,她厚著臉皮在家打工,打工歸打工,畢竟不是正職。

    今天她有面試,管他能上的機率多少,有一次機會,就把握一次,總有一天,瞎貓踫到死耗子,會讓她找到機會的,于是匆匆扒了兩口飯,就要出門。

    沒想到英曇也跟著撇下飯碗,說他吃飽了,也要辦事去,順道可以送她。

    沒想到他這麼熱心的爸、媽包了兩個超級大飯團,讓他們在車上吃。

    ……又不是去郊游。

    當著兩個老人家的面,管萌萌收下了會噎人的飯團。

    只是,管萌萌怎麼看那路線怎麼都不像是要往火車站的。

    「你要先想好,把我載去賣掉,賣不了什麼錢的。」這個英曇不會是她想的那個樣子吧?

    她不想欠這種人情,可是他好像非要她欠的樣子。

    這個陰險小人。

    「人貴自知,知道你不值錢就好。」

    她發怒的瞪他,這個人,在別人面前老繃著個臉,卻愛氣她。

    喜歡載是嗎?那就讓你載個夠。

    她把還帶著余溫的飯團拿出來,喀滋喀滋的咬,吞了一個還不解氣,另一個也拿出來啃,哪知道吃著吃著就噎著了,一口飯哽在喉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喝口水。」橫過來的手拿著一瓶水。

    她飛快接過來,咕嚕咕嚕喝了一大口,總算把嘴里的東西都沖了下去,剩下的飯團怎麼也吃不下了。

    人和自己過不去,最後都是自討苦吃的多。

    「謝謝。」她干干的說。

    「臉上帶飯了。」正在開車,手握方向盤的人居然一伸手,指頭輕巧的拈了放進嘴巴,吃了。

    她懵了,要不是她忍功太好,小宇宙絕對爆發,狠揍他一頓。

    看她一張小臉紅得像顆熟透的隻果,又一副很想掐死他的樣子,他有多久沒見過她這種表情了?

    少時,他生活中快樂舒心的經驗太少,少到近乎微薄,但是她出現了,從此,他饞著,知道了感情上的餓。

    她撇過臉,把剩下的飯團收起來,看向窗外,不吭聲了。

    「都沒有想過要問我嗎?」他的聲音有著隱隱的笑意和控制不佳的懷柔意圖。

    「問什麼?」

    「工作。」他磨牙。他的牙齒要是哪天壞了,一定叫她出植牙的錢。

    她考慮了任何的可能性,就是沒把他想進去。

    「我的工作跟你有什麼關系?」她不解。

    「你真的老了,大嬸,我在台灣還少個助理。」

    「英曇,你真的不用這樣。」他在台灣也不過幾天,大費周章的花錢請一個助理干麼,他以為她什麼都不知道嗎?

    「哼,你以為當我的助理簡單嗎?我可不是錢多到沒處花,請一個大小姐回來供著,你要考慮過答應我了,也要做好心里準備,工作不輕松的。」他哪里不曉得她那點小心思,無非就是不想與他有任何牽扯。

    撇清他們的關系,想回避他?他就這麼令她討厭嗎?

    「你說真的?」

    「我從來不說假話。」他臉色難看,聲音陰沉。

    「我听管璇說紙寮至今還能維持,你幫了很大的忙,找工作的事情我想自己來就好。」他可是他們家的金主,挹注的金額非常可觀,因為那筆資金才讓紙寮得以發展到現在的規模,無論他的出發點是什麼,他真的不必再為她做什麼了。

    「你覺得我是呆子嗎?不賺錢的東西就算捧到我面前來我也不會浪費一塊錢,倘若紙寮不能賺錢,我是一點興趣也沒有的。」

    避萌萌沉默了一下。

    她知道英曇的個性,他或許動不動就翻臉,動不動就要脾氣,但是他有顆非常善良的心。

    如今為他們做了那麼多,卻完全不居功。

    「我考慮一下。」她退讓了。

    「多久給我答覆?」這個性也太急躁了。「我在台灣這幾天,美國還有西班牙那邊積了一堆的事,要不要最好趕快給我一個答案。」

    「事情那麼多,走不開,那為什麼還專程回來?」網路發達的現在,不論開會或聯絡,大家都采郵件或私訊,想在上面以視訊商議什麼都沒問題,紙寮沒什麼事情讓他必須跑這麼一趟,時間上金錢上,怎麼想都不劃算,不過誰知道呢,腳長在他身上,他喜歡往哪里跑她也管不著,而且也不是她能管的。

    「我喜歡搭飛機不行嗎?」這口氣根本是耍賴了。

    她懶得理他了。

    「人要知道變通,你要記得凡事有我。」她下車的時候,英曇冷不防又丟給她這一句話。

    就算英曇說得斬釘截鐵,她也沒認真去細究,她太知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人唯有靠自己最實在。

    面試,我來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萌萌的幸福嫩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