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10章(1)
作者︰艾佟
    「他要回何敏君身邊就回去啊,干嘛跟我生氣?」在酒精的催化下,閻秋天的腦子當然是更亂七八糟,想不通的還是想不通。

    雲冬天忍無可忍的打了一個哈欠,想直接閉上眼楮小睡一下,可是身旁的女人喝了酒,沒有盯緊,萬一跳起來發酒瘋,驚動四季花香所有的住戶,明天這位小姐失戀的八卦就會傳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過,這會兒她不得不對這位小姐豎起大拇指,從來不喝酒的人,竟然連灌了三罐之後,說話還如此清楚,看樣子,她天生酒量好喔。

    「他對我的心意究竟如何?什麼才是他的幸福?他直接說清楚就好了,干嘛要我想?除了天馬行空胡思亂想,我的腦子根本不管用嘛!」她懊惱的敲著腦袋瓜。

    不錯嘛,還真是了解自己。雲冬天斜眼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翻白眼。這位小姐東一句西一句,思緒跳來跳去,難怪喝了一個小時的啤酒,問題還繞在原地打轉。

    「我不明白他的心意,難道他就明白我的心意嗎?當初他們愛得轟轟烈烈,我還能怎麼樣?」其實趙伊玲的那番話深深影響了她,平凡的她怎能期望自己比得上那段轟轟烈烈愛情的女主角?

    雲冬天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轟轟烈烈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沒有了。

    「愛情為什麼這麼復雜?」

    雲冬天唇角抽搐了一下。是她想得太復雜了吧。

    「你干嘛一句話也不說?」閻秋天突然想到都是自己一個人在說話,完全忘了她就是喜歡雲冬天的不唆才找上人家。

    「你不是一個人說得很開心嗎?」言下之意,她干嘛跳進去湊熱鬧?

    「我哪有說得很開心?你沒看到我快煩死了嗎?」

    「對不起,我看你一個人說個不停,還以為你說得開心。」

    閻秋天將手上的啤酒罐放在地上,充滿渴慕的伸手圈住好友的手臂。「冬天,不說幾句安慰我的話嗎?」

    「你想听什麼?」她可是很務實的。

    「我想听什麼?」

    「對啊,你不想听的,我說了也是白說,所以先問清楚,你想听什麼?」

    額上出現三條線,閻秋天完全酒醒了,松開圈住好友的雙手,兩眼一瞪。「哪有安慰人,還先問人家想听什麼的。」

    「如果我按照自己的心意,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萬一惹你不開心,你又怪我不會安慰人,怎麼辦?」

    這會兒她真的啞口無言,冬天就是有辦法教人家「冷靜」下來。

    好吧,她確實不能對沉靜的冬天抱太大期待,反正她這個人很好搞定,能夠讓她好過一點就成了。「你要說什麼就說什麼,我絕對不會怪你。」

    「真的嗎?」

    她舉起手發誓,一只不夠,兩只都舉起來。「我保證。」

    「好吧。其實夏祈風說得對極了,你應該用心想一下……不,還要再用點大腦想一下,他對你的心意如何,你還不清楚嗎?」

    什麼嘛!閻秋天很委屈的說︰「你是夏祈風的應聲蟲嗎?」

    「難道不是嗎?他對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你應該很清楚。」

    「他跟那個女人見面之後,足足消失了三天,如果我不去找他,他根本不會見我,我認為他們兩個舊情復燃,這有什麼不對?」

    「說不定那幾天他有要事在身,實在沒辦法抽出時間聯絡你。」

    她彷佛被人一棍朝腦袋敲下去。是啊,她怎麼沒想到這個可能性呢?

    雲冬天見狀,搖了搖頭。「瞧你的樣子,應該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因為已經預設立場,認定他們舊情復燃,腦子完全失去思考的功能。」

    「任何人遇到這種狀況,相信反應都跟我一樣。」她很心虛,仔細想想事情的經過,她確實已經抱持「他們舊情復燃」的想法……不,也許更早,她就預設立場了,認為自己只是替代品,「夏祈風想回到何敏君身邊」也就變成理所當然的事。

    雲冬天聳肩一笑。「就我所知,女人都喜歡听男人的辯解,明明知道他們睜眼說瞎話,還是得很安慰,至少這表示自己是被對方在乎,可是你的反應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還真是與眾不同。」

    閻秋天肩膀無力的垮了下來。「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我不知道。剛剛听你羅里羅唆了一大堆,雖然東一句西一句,亂七八糟一點章法也沒有,可是你們之間發生的事倒也說齊全了,不過我沒見過你們之間互動的情形,他對你是真心還是假意,沒辦法站在客觀的立場評論,這只能問你這個當事者了。」

    回想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無庸置疑,他對她絕對是真心的。

    「我知道你喜歡胡思亂想,可是沒弄清楚之前就先想東想西的將自己困住,這不是防患未然,而是愚蠢。」

    「我……」

    「所以說,人不可以說謊。還記得我三、四個月之前就跟你說過了,與其成天擔心受怕,還不如主動向他坦白真相。當時你若表明自己不是單親媽媽,說不定就不會引發後面這些事情。」

    是啊,早一點坦白,她就不會老覺得自己是替代品。

    「閻秋天,簡簡單單的一件事被你搞得這麼復雜,還真是了不起。」

    「你不要取笑我。」

    「我沒見過你這麼好笑的人,這點小事也需要喝酒嗎?」

    「這怎麼會是小事?我都快難過死了。」

    「我懂,在愛情的世界,小事也會變成大事。」

    「我……不跟你說了!」

    「很好,那我可以回去睡覺了。」雲冬天開心的站起身,舉起雙手活動一下筋骨,在花圃的矮牆上坐太久了,身體都僵硬了。

    「等一下,再陪我一會兒。」

    雲冬天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回去睡覺吧,一覺醒來,太陽還是會從東邊升起來,你心愛的男人也不會跑掉。」

    「真的嗎?」

    「夏祈風有說他不要你嗎?沒有,不是嗎?所以你大可放心,不管他是誤會還是生氣,都會過去。」

    話雖如此,閻秋天還是覺得心頭沉甸甸的。不過夜深了,她真的累了,今天的大腦已經使用過度了,有什麼事,明天早上再說吧。

    當閻秋天灌了一肚子啤酒的時候,夏祈風也在喝悶酒,不過此時他已經回到夏家。因為奶奶生病住院,過去三天他忙到沒辦法好好睡上一覺。

    直到奶奶今天出院回家,他才終于可以稍稍走開身,可是趕著回家見心愛的女人,她卻告訴他,她不過是別人的替代品,真的是想氣死他!

    那個沒良心女人真的很可惡,難道她看不見他的付出嗎?他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這麼用心,她怎麼可以說出那種沒心沒肝的話?

    「這麼晚了,哥怎麼還沒睡覺?」夏奕風將腦袋瓜探進他的起居室。

    收拾一下腦子里面混亂的思緒,夏祈風回過頭道︰「我睡不著。你呢?怎麼也沒睡?」

    「我是想跟哥喝一杯睡前酒。」他猜想大哥為了奶奶被迫暫時搬回家,今天晚上一定很難入睡,特地下來看看,沒想到真被他料中了。

    「你去拿杯子過來吧。」

    「我已經自動自發先準備好了。」夏奕風舉起藏在後面的杯子,同時大步的走進房。

    夏祈風先後為他和自己的杯子斟滿紅酒,然後兩人舉杯干了。

    喝了酒,夏奕風說話也大膽了些。「哥住在家里真的有那麼不習慣嗎?」

    「不是,我本來就會認床。」

    「不管大哥喜不喜歡這里,這里始終是你的家,我是你的弟弟。」

    夏祈風伸出左手握住弟弟的肩膀。「你當然是我的弟弟。」

    「我不敢要求哥搬回來,但至少周末回來住一個晚上,總不會太為難吧。」

    「我知道了。」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奶奶,生命如風中殘燭般的脆弱,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太不孝了,為了逃離夏家,竟然連最疼愛他支持他的奶奶都舍下了。為了見他一面,奶奶總是要透過電話下命令才行,想想,他是何其殘忍。

    夏奕風忍不住開心的唇角上揚,這會兒說話更肆無忌憚了。「有件事一直想問,哥和秋天是什麼關系?她竟然會向我打听何敏君的事?」

    眼神倏地轉為犀利,夏祈風皺眉的問︰「你說什麼?」

    「那個……那天她突然約我見面,然後向我打探何敏君的事,我嚇了一跳,問她從哪里得知何敏君的事,她不說,只有讓我知道有人向她透露何敏君是你的舊情人。」這會兒他也嚇了一跳,大哥的反應怪怪的。

    「你跟她說了什麼?」

    「我知道的都跟她說了……我本來不想告訴她,可是她太厲害了,一直逼供,一直套話,不知不覺,我能說的全部都說了。」夏奕風不安的咽了口口水。大哥的表情陰陽怪氣的,還真是嚇人。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大概是月初的時候。」

    同學會那時候……看樣子果然如靖名說的,趙伊玲曾在秋天面前亂嚼舌根,再加上奕風所提供的訊息讓她有了自己是替代品的想法……靖名提醒過他,如果哪天她從別人那里得知何敏君的事,一定很難受時,他沒放在心上,總認為趙伊玲不需要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沒想到他還真低估了她的偏執,這個女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過。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