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9章(2)
作者︰艾佟
    聞言,齊夏天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也不在乎眾人將目光投向她,大剌剌的在閻秋天對面坐下。「你這個人耍幽默的方式真的很特別。」

    「我不是在耍幽默。」

    她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你干嘛那麼郁悶?事情進行得不順利嗎?」

    「你今天怎麼又有空來這里?」

    「我接到閻媽的電話,說你這幾天怪怪的,要我有空就過來陪你,正好今天請假去看醫生,就順道繞過來了。」

    閻秋天轉頭瞪了吧台後面的母親一眼,閻母對著她咧嘴一笑,她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才回過頭來。「我媽是要你來挖消息的吧。」

    「閻媽已經把宴客名單擬好了,會擔心也是人之常情。」

    她雙手抱著頭,好想發出哀鳴。「她竟然連這麼丟臉的事都告訴你了!」

    「我可以理解閻媽的心情,她就一個寶貝女兒,當然想快點把你嫁給值得托付的人,這種情況我也經歷過。」齊夏天推了一下她的手。「閻媽是什麼心態,我不管,我可是真的很關心好友才來的。」

    「我知道。」

    「你想吃冰淇淋嗎?」

    閻秋天不解的眨了眨眼楮,見好友對她擠眉弄眼,她馬上反應過來,這里根本不適合說話,連忙點頭說好。

    「我想吃哈根達斯,你呢?」齊夏天邊說邊站起身,閻秋天跟著起身,一前一後,兩人快步甩掉豎直耳朵偷听的眾人,來到附近設有座位的便利商店。

    兩個人坐在椅子上,可是她們都不急著說話,而是忙著一口接一口的將冰淇淋送進嘴里。這冰淇淋實在太好吃了,尤其在炎炎夏日,熱到想暈過去的時候,冰棋淋比寶石還有價值。

    心滿意足了,齊夏天終于有心情講正事了。「你去找夏祈風攤牌了嗎?」

    「還來不及攤脾,舊情人就跑出來了。」

    「什麼?!」她激動得尾音上揚。

    嘆了一口氣,閻秋天將整件事的始末娓娓道來。這是不是該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干嘛這麼唆?直接說清楚就好了,干嘛準備什麼愛情大餐?」

    「我只是擔心……」

    「做事不爽快就會變成你這個樣子——自找麻煩。」

    「我也很想爽快一點,再說,我怎麼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你干嘛不打電話給他?直接問清楚,他要那個女人,還是要你?」

    這個女人會不會太猛了?閻秋天搖了搖頭。「這麼丟臉的事我絕對做不來。」

    「不想做丟臉的事,你就繼續愁雲慘霧的被吊在半空中吧。」

    閻秋天噗哧一笑。真是敗給她了!「你也太夸張了吧。」

    「你現在的情況不就像是被吊在半空中嗎?想跳上去又上不去,想跳下來卻下不來,只能憂憂愁愁的蕩啊蕩的。」齊夏天伸手勾住好友的肩膀。「當你忙著蕩啊蕩的時候,人家就逮著機會舊情復燃了,這要怪誰?你自己啊。」

    「是你的就是你的,人家要舊情復燃,我就是拼死拼活的想抓住,他們還是會在一起。」

    「沒錯,理論上如此,可是在我看來,你這是在擺爛!」說到生氣處,齊夏天忍不住又往她的背上打了一下。

    「你干嘛一直打我?!」她氣呼呼的從圓椅上跳下來。

    「我多打幾下,你會比較清醒。」齊夏天不當一回事的指著椅子。「坐下來,人家在看了。」

    她差一點忘了她們在便利商店,趕緊坐下來,同時掄起拳頭,狀似威脅的說︰「如果你再對我動手,我會回敬你喔!」

    「這可使不得,我現在的身體可是非常嬌貴。」齊夏天的神情變得很溫柔,伸手輕柔的摸著肚子。

    嬌貴?閻秋天看著她的表情和動作,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你懷孕了?」

    「對,八周了,今天領到媽媽手冊了。」

    「你剛剛怎麼不說清楚呢?」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跳下圓椅。「都要做媽媽的人了,怎麼還這麼粗魯?若是我一激動也還你一巴掌,怎麼辦?」

    「我所知道的閻秋天不是這麼粗魯的人。」

    「你以前也不會動不動就揮拳頭啊。」

    「如果不是你那麼欠扁,我哪會這麼粗魯?」

    她沒好氣的睨了好友一眼。「你還真會找借口。」

    「不覺得你很自私嗎?抱怨夏祈風不來找你,怎麼不反過來問自己,為什麼不是你去找夏祈風?雖然我不清楚你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可是感覺上,夏祈風一直是個主導者,而你一直在享受他的付出,現在換你付出,難道不應該嗎?」

    沒錯,一直以來總是他在付出,今天換成她付出又如何?

    「愛情不是單行道,而是雙向道,愛人與被愛,付出與獲得,有來有往,這樣的愛情才可以歷久彌新。」齊夏天低下頭看了一眼手表。「好啦,時間差不多了,我老公要來接我了,至于你呢,仔細想想我說的話,如同你自己所言,是你的,就是你的,那何不爽快一點,直接找他問清楚呢?」

    是啊,爽快一點,是她的,就是她的。

    「不過,你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趕緊說清楚,你不是個單親媽媽。」

    聞言,閻秋天瞬間像泄了氣的皮球。想著這事,忘了那事,沒錯,這才是她根本無法逃避的基本問題。

    周三早上,閻秋天傳了一封簡訊給夏祈風,表示打掃完畢,她會在他家里等他,有很重要的事必須跟他見面談。

    忙完工作後,她坐下來等人,等到挨不住睡意的在沙發上躺平,可睡了一覺起來,夏祈風還是沒有回來,這使得她的不安更加擴大了,想象力更是無遠弗屆——他可能想回到何敏君身邊,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向她開口,索性讓她在這里枯等一個下午。

    當然,最後他會出現,而她因為等得太生氣了,可能會跟他鬧脾氣,他就趁機跟她「分手」。他絕對沒想到,根本用不著這麼麻煩,她即將坦白的真相就可以教他理直氣壯的喊「切」了。

    不過,今天她一定要等到他,因為她不想再拖下去了。

    念頭一轉,她就听見開門的聲音,是夏祈風回來了,她立刻從沙發跳了起來。

    才幾天沒見,思念竟如此之深,可是兩人都心事重重,完全被自己的情緒蒙蔽了,怎麼也看不見對方眼底的思念。

    「你沒有收到我的簡訊嗎?我說有很重要的事必須跟你見面談。」她不是在興師問罪,只是想解釋自己此刻還待在這里的原因,可是落在他的耳里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等了那麼多天,不是等到電話,而是一封簡訊,這也沒關系,因為她想見他,可是她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解釋為什麼那麼多天沒有消息,而是興師問罪,這等于是在他的心上澆了一盆水。

    「算了,這不重要了,今天把話說清楚就好了。」

    「什麼說清楚?」

    深呼吸,她一鼓作氣的說了,「其實,當初我只是代替臨時有事的朋友來你這里當鐘點清潔工,沒想到你會堅持將這里的打掃工作交給我,迫于無奈,我只好一直做下來。」

    「這是什麼意思?」

    「我並不是單親媽媽,當然也沒有結過婚。」

    「你不是單親媽媽?」

    「對,可是我先申明,我並沒有刻意假裝自己是,只是你一開始向清潔公司要求單親媽媽,我又被你瞧見了,所以不方便向你提出更正。」

    原來如此,難怪他在她面前提起孩子的事,她總是很不自在的樣子,也不像一般的母親在言談之間聊起自己的孩子……正是因為如此,其實他常常忘了她是個單親媽媽,再加上一心一意想要她對他敞開心,沒來得及細想孩子的事。

    「現在我在你眼中不但是個不值得憐憫的人,還是個可惡的說謊者,你應該很痛恨我吧。」

    「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這件事?」

    「我不想成為別人的替代品。」

    「這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是何敏君的替代品。」

    「你怎麼知道何敏君這個人的?」

    「我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但你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不是嗎?」

    他真的是氣炸了,很想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狠狠的搖晃她,教她清醒一點。

    「你認為自己只是別人的替代品?」

    「難道不是嗎?」

    「你是這樣子看我的?認為我是一個連自己的心意都搞不清楚的男人?」

    頓了一下,她的目光顯得有些茫然。「我們之間的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如果你不是誤以為我是單親媽媽,當初還會注意到我嗎?」

    一時之間,他回答不了她的問題,因為若不是誤會她的身分,他根本不會給她機會進入這里。可是,真正將他們連在一起的關鍵並不是從這里開始。

    「雖然我沒有故意說謊,但我不會硬拗自己是個無辜者,如果你想回到何敏君的身邊,你用不著覺得對不起我。嚴格說起來,我們什麼關系都不是。」

    夏祈風頓時額上青筋暴跳。這個女人今天是打定主意來激怒他的嗎?「誰說我想回到她身邊?」

    「我知道那天在超市遇見的那位小姐就是何敏君,這幾天你一點消息都沒有,難道不是因為想回到她身邊?」

    真是了不起,她不但忘了自己的承諾,還把責任全推給他……這件事情暫且擱下,眼前他只想知道一件事。「我說要回到她身邊,你就會輕易放我走嗎?難道你不試圖挽留我?」

    遲疑了一下,閻秋天抬起下巴道︰「是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心若在她身上,我挽留也沒用。」

    「如果你愛我,你就會想辦法留住我。」

    「你都不要我了,我干嘛死皮賴臉拉住你?」她的臉皮沒這麼厚。

    「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我對你的心意如何,難道你感覺不出來嗎?」

    「……你一直誤以為我是單親媽媽。」

    「你還是不明白嗎?這不是重點,只要你有心,你一定看得出來我的心意。」

    現在,她只覺得邏輯大亂,腦子變得不清不楚了。

    「對你來說,我是一個感情很隨便的男人嗎?你認為愛上一個人是很容易的事嗎?愛情並不是水龍頭可以隨心所欲的開關,愛情比世上任何有形的物質還珍貴。如果你真的明白這些,你就不會輕易讓我回到她身邊。」

    半晌,她結結巴巴的吐出話來。「我……只是……希望你幸福。」

    「你真的有仔細想過,什麼才是我的幸福嗎?」

    「我……」沒有,她只是理所當然的以為他要的幸福是何敏君。

    擺了擺手,他決定今天談話到此為止,要不然,他真的會被她活活氣死。「你還是先回去吧,用心想想我的話,我對你的心意究竟如何?什麼才是我的幸福?」

    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閻秋天取出鑰匙放在茶幾上,拿起背包離開。

    走出大樓,站在台階上,她突然乏力的蹲下來,腦子一片混亂,許久,她拿出手機找上此刻可以陪伴在身邊,又不會羅里羅唆的人——雲冬天。

    當手機那一頭的聲音傳過來,她可憐兮兮的說︰「冬天,陪我喝一杯。」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