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8章(2)
作者︰艾佟
    「心事?」

    他好笑的揚起眉,「你不會真的以為我那麼容易欺哄吧!你今天胃口很不好,又老是閃神,難道不是因為有心事嗎?」

    「我只是精神不好,並沒有心事……好吧,我是在想,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對你撒了一個謊,你會怎麼樣?」話一出口,她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沖動的問了。

    「是什麼樣的謊言?」

    「還有分什麼樣的謊言嗎?」

    「當然,謊言有惡意的和無心的,兩者代表的意義怎能相提並論?」

    「可是,有可能我覺得那是無心的謊言,你卻覺得那是惡意的啊。」

    略一思忖,他同意的點點頭,「你說說看,我來評估一下。」

    她說了,他不就知道了嗎?「我舉個例子好了,每次人家問我媽幾歲,她總是回答十八歲,這是謊話,可是硬要說是一個愛面子的玩笑話,這也沒什麼不對。」

    「你是在暗示我,你對我謊稱年紀嗎?」他撫著下巴打量了她一會兒,搖了搖頭。「不對,你和奕風是大學同學,就算不是同年次,也不會差距太大。」

    閻秋天懊惱的一瞪,「我剛剛說了,那是舉例,不是在暗示你。」

    「好吧。不過基本上不會有人認為你母親在撒謊,只會覺得女人不喜歡人家問她的年紀,所以這個例子不太恰當,你另外舉個例子吧。」

    「……我想不到其他的例子了。」

    「你有對我撒謊嗎?」

    「我……當然沒有,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必須對你撒謊,你會有什麼反應?」她終究說不出口,時間不適合,場合也不適合。

    他突然拉著她往前跑,轉進一條小巷子,背靠著牆壁,將她摟進懷里。「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對我撒謊,我很討厭被人家蒙在鼓里的感覺。」

    「……善意的謊言也不可以嗎?」她覺得自己此刻正在做垂死掙扎,若他可以接受善意的謊言,無心的謊言應該也可以容忍吧。

    「人終究要面對現實,我寧可直接面對應該正視的真相。」

    沒錯,她也寧可那樣,可是,一開始就沒說實話,這下子她更是開不了口了。

    玻璃窗外的世界陽光燦爛,萬物充滿朝氣,可是,她內心卻感覺不到一絲欣欣向榮,因為此刻她頭上彷佛頂著一片烏雲,隨時會發動暴雨襲擊她,害她變成淒慘無比的落湯雞……閻秋天一想到這里,又忍不住嘆氣了。

    「打烊了,現在沒有人,你也不要再咳聲嘆氣,有事說出來吧。」齊夏天一巴掌朝她的肩膀拍下去,接著在對面的位子坐下。

    瞪了好友一眼,閻秋天揉著肩膀,「你的力氣怎麼那麼大?」

    「你不要唆了,趕緊說重點。」

    她忍不住笑了,她們現在的對話還真像她和夏奕風之間的交互方式。

    「你笑什麼?」

    「沒事,我想喝咖啡,你要來一杯嗎?」她起身走向吧台後面。

    「好啊,也給我一杯。」

    閻秋天利落的煮了兩杯咖啡,回到座位坐下。「你今天怎麼沒上班?」

    喝了一口咖啡,齊夏天滿足的一嘆。若是可以配上一塊蛋糕那就太好了,可惜蛋糕森林的蛋糕通常不到兩點就賣光了,這個時間根本吃不到。「我婆婆下個月生日,想請你幫我做個蛋糕。」

    聞言,她不由得皺眉。「你不知道我現在很忙嗎?哪有時間幫你做蛋糕?」

    「我婆婆很喜歡你的蛋糕,現在她好不容易看我比較順眼了,你不會不幫我借機巴結她一下吧。」雖然知道好友的蛋糕最棒了,可是齊夏天沒料到她的客制化蛋糕會如此成功,超乎預期的忙碌。「你真的很了不起,听說有不少貴婦很喜歡你的蛋糕,她們的聚會總會輪流訂購你的蛋糕,然後帶去跟大家分享,我婆婆就是在那種場合下吃到你的蛋糕。」

    「沒想到我的事業竟然如此得意!」

    「我听閻媽說,你的愛情也很得意喔!」齊夏天傾身靠過去,「你跟夏祈風進展到哪個階段了?」

    嘆了一口氣,她有氣無力的說︰「我完蛋了。」

    「完蛋了?」齊夏天的視線自然的往下一瞥。

    順著好友目光,閻秋天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在看什麼?」

    「我還以為……」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發現你這個女人的腦子不太純潔。」

    「那你最好把話說清楚,不要讓人家有機會產生不必要的誤解,尤其像‘完蛋了’這樣的字眼,很容易教人想入非非。」齊夏天吐舌頭做鬼臉。

    這個女人未免太會推卸責任了吧!算了,她快煩死了,真的需要有個人讓她將悶在心里的事全倒出來。

    她從夏祈風的同學會說起,包括她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成為他的女伴,從此深陷在謊言的折磨當中。

    若他們只是工作上的關系,她還可以爽快的豁出去說,偏偏動了心,愛上了,也因此畏縮了。不過這還不夠瞧,隨著初戀情人的故事浮上台面,她終于明白夏奕風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

    纏纏綿綿的情意糾葛著謊言,又緊扯著一道傷口,如何才能順利解開這團亂?

    齊夏天听得目瞪口呆,許久,終于找回聲音打趣道︰「你不是想要談簡簡單單的戀愛嗎?這會兒怎麼把戀愛搞得這麼復雜?」

    這個女人存心嘔她嗎?「這哪是我能控制的事。」

    「不錯嘛,你總算知道了。」齊夏天大驚小怪的吹了一聲口哨。

    「是啊,也許愛情有條件,但是人的心卻無法控制,不想愛,卻愛上了。」她軟綿綿的趴在桌上。「怎麼辦?」

    齊夏天雙手一攤,「還能怎麼辦?真相總要大白。」

    這不是廢話嗎?「這我當然知道,可是說不出口啊。」

    「那如果他向你求婚,怎麼辦?」

    「求婚……我們連男女朋友的關系都還稱不上。」這句話說得有氣無力,就如同她現在軟趴趴的姿態。雖然他們像正在熱戀的男女朋友,可是事實上,她並沒有正式答應跟夏祈風交往,換言之,她連女朋友的名分都沒有。

    「你不要管你們現在是什麼關系,也不要管你願不願意承認你們的關系是男女朋友,只要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他明天真的向你求婚呢?」

    「不會。」

    齊夏天激動的握拳,可終究沒有揮拳出去。這個女人是豬腦袋嗎?「如果,這是假設,你能不能好好回答問題?」

    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閻秋天坐直身子,甩了甩頭。「我不知道啦。」

    實在是忍無可忍了,齊夏天還是伸手敲了一下那顆令人唾棄的豬腦袋。「你怎麼還不明白,你再不趕快說清楚,真的等到他向你求婚時,你的麻煩就更大了!」

    「我不是不明白,只是害怕。」

    「害怕什麼?害怕他對你真的只是憐憫嗎?」

    沒錯,這就是她害怕的,說不定,她在夏祈風心里只是何敏君的影子。

    「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男人嗎?他很優秀、很出色,舉手投足間皆散發著屬于男人的霸氣和魅力,一走進人群中,眾人的目光便會自動聚焦在他身上,總之,就是一個距離我非常遙達的男人。」她像在自言自語,不過好友卻明白其中的含意。

    「因為距離非常遙遠,沒辦法理解他怎麼會愛上你,所以,他對你應該只有憐憫,是嗎?」齊夏天沒有等她點頭響應,豪邁的接著說︰「那又如何?如果夏祈風對你真的只是憐憫,趁早結束,你受到的傷害反而比較小浮。」

    是啊,若她對夏祈風而言只是某一個人的影子,她應該趁早結束,而不是讓自己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我了解你的心情,因為愛變得膽怯,可是你知道嗎?膽怯的另外一面是勇敢,這是一體兩面的,也就是說,因為愛,你也可以變得很勇敢。」

    「因為愛,我可以變得很勇敢?」

    「對啊,如果你想愛這個男人,你就會為他變得很勇敢。」

    細細沉吟品味這句話,閻秋天點點頭。「愛情,會讓人變得膽怯,但是愛情,也需要勇敢。」

    「你知道嗎?愛情其實是一場冒險之旅,這段旅程的目的地可能是白頭偕老,也可能是分道揚鑣,不到那一刻,沒有人知道答案。面對冒險,當然會心生膽怯,但是更需要勇敢,否則,如何往前走呢?」齊夏天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總之,借著這件事看清楚彼此的心意,這不是很好嗎?」

    閻秋天同意的點點頭,再一次轉頭看著窗外,陽光依然燦爛,而她頭頂上依然有一片烏雲。不過,她不會再退縮了,她會除去頭上的烏雲,擁抱外面的燦爛。

    看著閻秋天傳來的簡訊,夏祈風唇角不知不覺地上揚。沒想到她會主動提出要親自為他下廚,這是不是表示她願意敞開心走進他的世界了?

    雖然他們現在看起來跟一般情侶無異,可是她始終沒有親口承認,在他們之間似乎存在著一道屏風。屏風很容易移開,問題是,那道屏風是她豎立起來的,只要她不願意伸手移開,他就只能心急郁悶,莫可奈何。

    上一次她為他下廚,是因為他生病了,出于憐憫心,不得不為,後來他曾經開玩笑的要她下廚,她都笑著打馬虎眼混過去了。同學會之後,大概是因為她態度略有轉變的關系,他一直覺得很不安,盼著趕快得到她的承諾,可是他答應過她要給她時間,實在不想催她。正為此心煩不已之際,她竟然傳來簡訊表示明天要為他下廚做午餐,這真是太好了!

    「什麼事笑得那麼開心?」陸靖名無聲無息的來到他身邊,還來不及伸長脖子瞧清楚手機里面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夏祈風就伸手輕輕一撥,跳出畫面,並將手機收起來。

    「你能不能改掉這種無聲無息的出現方式?」

    那不是會錯過許多很有趣的事嗎?他嘻皮笑臉的說︰「你習慣就好了。」

    「我是很習慣,可是這種習慣不好。」

    「我這個人喜歡低調一點。」

    低調?夏祈風翻了一個白眼,不予置評。

    「你很不認同?」

    「我認不認同無所謂,倒是你來這里干嘛?難道又要辦同學會?」他開玩笑的起身離開座位,走到沙發坐下。他知道好友若非有事,絕對不會突然找上門。

    陸靖名跟著來到沙發坐下,瀟灑的蹺起二郎腿。「我再也不會辦同學會,真是無聊死了,吃喝過後,不往來的還是不往來,真不知道為什麼要辦同學會。」

    「說重點。」

    「如果我只是單純來這里找你喝一杯,你相信嗎?」

    「我在上班時間絕對不踫酒精。」

    「是是是,你這個人做事情最講究原則了,我要不要給你拍手鼓掌?」當然,他只得到一個白眼。陸靖名無所謂的聳聳肩,語帶戲謔的說︰「不過,如果我現在想跟你聊閻秋天,你怎麼說?」

    「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你挖八卦的對象。」

    「你干嘛老是把我說得好像狗仔似的?我是關心,關心,可以嗎?」他沒好氣的瞪了好友一眼。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別人的女人少關心嗎?」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不會那麼想知道閻秋天的事。」

    他當然知道,若非十幾年前的情傷,好友不會對他的戀情那麼關注。

    「好吧,你想知道我們相識的經過?還是只想知道她的身家背景?」

    「當然是你們兩個相識的經過比較有意思啊。」他的腦子清明得很,只要有經過,還擔心不清楚對方的底細嗎?

    夏祈風起身倒了兩杯咖啡,一杯遞給好友,接著他走到窗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慢慢的從尋找鐘點清潔工開始,說起他和閻秋天相識的經過。

    听著好友說故事,陸靖名突然覺得緣分真是奇妙,不過這一刻,他的心情很沉重。閻秋天怎麼也是個單親媽媽?他沒有預料到會是這種情況,她看起來不像是結過婚的女人,更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母親。

    「你的表情干嘛那麼沉重?」夏祈風當然知道好友在想什麼,正是因為閻秋天是個單親媽媽,一開始,他就將她視為不該靠近的女人。不過在好友看來,也許認為他對閻秋天的情感源自于對單親媽媽的憐憫。別人可能沒辦法理解,可是相對于她,他倒覺得自己更需要憐憫。

    「最近我得到一個消息,可是我一直猶豫不決。應該告訴你嗎?說了,會不會影響你的心情?不說,難道對你真的比較好嗎?」陸靖名像是在自言自語。

    「何必婆婆媽媽的,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你不知道‘關己則亂’嗎?」

    「如果不說會讓你覺得過意不去,那就說出來。」

    「我說了,可能會對你產生很大的影響。」

    「那又如何?你只做自己該做的事,而我必須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後果。」

    「就怕說了,你寧可自己不知道這件事。」

    受不了了,他直接用命令的口吻道︰「說吧,什麼事?」

    略微一頓,陸靖名終于說了。「何敏君到現在還沒有結婚。」

    夏祈風顯然很意外,可是轉眼間又恢復了平靜。「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你不是一直以為她嫁人了嗎?」

    「確實,她離開我的時候,身邊已有其他追求者,加上她是一個渴望擁有家庭的人,我自然認為她很快就會嫁人。」

    好友太過平靜了,陸靖名不禁半信半疑。「你真的不在意她還沒嫁人?」

    「你知道這件事情過去多久了嗎?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十一、二年。」事實上直到這一刻,他才確定自己真的心如止水了。不再有埋怨,不再有傷痛,因為他內心有著更巨大的愛。

    「過去的真的過去了?」

    「當然,過去不會變成現在,也不會變成未來。」

    此刻,陸靖名真的放心了。「你有沒有將何敏君的事告訴閻秋天?」

    「既然都過去了,有這個必要嗎?」

    「這不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而是若她哪天從別人那里得知何敏君的事,一定很難受吧。」

    「每個人都有過去,她不是那種小心眼的女人。」

    陸靖名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你對女人怎麼會那麼無知呢?這不是心眼的問題,而是在愛情的世界容不下另外一個人,何況是舊情人。」

    「除了你,大概沒有人會去她面前亂嚼舌根。」

    「你對女人耍心機的敏感度真的是太低了!為什麼我會知道何敏君的消息?是因為趙伊玲!同學會的詭計被我破壞後,她就跑來告訴我關于何敏君的事。你說,如果今天她听到你跟閻秋天要結婚了,她會不會跑去找閻秋天呢?」

    夏祈風忍不住皺眉,倒不是真的相信趙伊玲會做出如此可笑又沒意義的事,可是……同學會那天,她似乎找上閻秋天說了一些話。

    「有些女人特別偏執,趙伊玲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處理。」

    陸靖名突然嘆了一口氣。「真是令人羨慕。」

    「你也趕快找個對象安定下來吧。」

    「找個對象嗎?好,這有什麼問題呢?從現在開始我會努力加油!」他嘻皮笑臉的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夏祈風知道好友是在打馬虎眼,只是搖了搖頭,也不說什麼。愛情由不得人,以為再也不會遇上了,卻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之下闖進來,個中的滋味只能自己去體會。

    多說無益,他只能期待好友也能快快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