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8章(1)
作者︰艾佟
    雖然被幾位同學絆住了,夏祈風還是關注著閻秋天的一舉一動,可是漸漸的卻沒辦法分心了,因為身邊的人一波接一波,根本應接不暇。

    「沒想到你真的帶女伴來!」陸靖名終于擠到他旁邊。

    夏祈風冷冷的瞪了好友一眼,「我還以為你準備從頭到尾都躲著我。」

    「我哪有躲著你?我可是盡責的主辦人,你們進來的時候,我不就跟你們打過招呼了?還跟你的女伴聊了一會兒。」陸靖名調皮的擠眉弄眼。「不錯嘛,像沖破黑夜的晨曦,充滿了希望。」

    盡管很認同好友的形容,但他可不想附和,只想算賬。「看你笑得那麼開心,是不是覺得這個惡作劇很好玩?」

    「我不承認這是惡作劇,嚴格說起來,我是在幫你解決麻煩。」

    「我不在意別人的閑言閑語。」

    「你知道我當初在機場夠誰逮個正著嗎?趙伊玲,是她建議我把同學會的地點設在這里,想辦法逼你出席。因為你一直沒有交女朋友,我猜她想利用這個機會擄獲你的心,可是我卻扯了她後腿,這會兒她一定恨死我了。」

    聞言,夏祈風嘲弄的一笑。還真是個自以為是的女人!「這麼說,我應該謝謝你嗎?」

    「不用了,你開心就好了。」

    「我開心嗎?」

    「我看你很開心。」陸靖名揚眉試探的問︰「她應該不是一時的女伴吧。」

    「你說呢?」

    「從我認識你到現在,好像不曾看你對哪個女人這麼細心體貼。若說你對她沒有那份心思,應該做不來這種事。」

    是啊,以前他不會注意人家的一舉一動,可是越在乎她,越會留意她的喜怒哀樂,擔心她在這樣的場合不自在會沒胃口,索性將她當成小孩子盯著她吃完東西,

    確定她沒餓著肚子,他才有心思跟其他的同學閑聊。

    「不過,我對她還真是好奇,她是怎麼擄獲你心的?」

    「你還真像狗仔隊,老愛挖人家的八卦。」這時,夏祈風終于注意到閻秋天不在位子上了,不由得擔心的左右查探,尋找她的身影。

    「我不是在挖八卦,而是關心好友……拜托你,脖子不要伸那麼長,你的女伴去了洗手間。」陸靖名看到他焦急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聞言,他只好強忍著追出去找人的欲望,可目光卻再也離不開入口。

    「她不是小孩子,不會迷路,有必要那麼擔心嗎?」陸靖名實在是看不下去。

    「她去太久了。」

    「算了,如果擔心她掉進馬桶,你就出去看看吧。」

    夏祈風不以為然的瞥了他一眼,卻還是立刻起身出去找人。

    當他來到化妝室的外面時,趙伊玲正好從後花園的方向走過來。

    若是可以避開,他不會讓自己跟這個女人有機會接觸。這些年,她總是不厭其煩的透過各式各樣的管道打擾他,盡管他已經明明白白的拒絕了幾次,也沒辦法斷絕她的念頭。

    但這回出乎意料的,趙伊玲似乎無意跟他交談,只是點頭打個招呼,可在經過他面前的時候,她又突然丟下一句話,「你的女朋友在後花園。」

    閻秋天在後花園,而她從後花園方向走來,這是什麼意思?她們在後花園聊了一會兒嗎?

    他沒有心思追問,只是移動腳步跑向後花園。

    一到花園,看見閻秋天閉著眼楮很享受的樣子,他緊繃的神經頓時放松下來,悄悄走了過去,從背後抱住她。

    閻秋天身體一僵,可是很快就察覺那股熟悉的氣息來自于誰,微微放松下來,不過下一刻又想到他的舉動太親密了,急忙的想掙脫他,他卻攬緊雙手將她抱得更緊,她索性由著他,要不,他一鬧別扭,做出更逾越的舉動,她更頭疼了。

    「你一個人在這里干嘛?」

    「我在想象櫻花綻放的樣子。」

    「明年櫻花綻放的時候,我會帶你來這里親眼見證。」

    聞言,她不禁忖著,明年春天的時候他們還會在一起嗎?

    夏祈風似是想到一件事,連忙搖了搖頭。「不行,這里沒辦法野餐,我們索性去東京上野公園,還可以在櫻花樹下鋪上毯子,享受野餐的樂趣,怎麼樣?」

    她忍不住想象他形容的畫面,真是令人心動……暫停,她不可以對他們的未來存有任何幻想,這只會讓她更沒有勇氣向他坦白真相。為了避免傷心難過,她一定要牢牢記住,把每一刻都當成他們相處的最後一刻。

    「這是很久以後的事,我們到時候再說吧。」

    是不是他太敏感了?為什麼覺得她的口氣有一種刻意保持距離的味道?他不喜歡這樣。「不要,我們先約定好。」

    「我是考慮到你的立場。你的工作不是很忙嗎?說不定到時候你必須飛到國外出差,根本沒辦法履行承諾,那還不如等時候到了再來計劃。」

    「我承諾的事,無論遇到什麼樣的狀況都會想辦法兌現,這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應有的處事原則。」

    「沒有這麼嚴重吧。」

    他將她扳過身,兩人面對面,慎重其事的說︰「我就是要你知道,我很認真看待自己的承諾。」

    「我相信你是個重承諾的人,只是過幾個月再來討論明年的事也不遲吧。」

    「細節確實可以過幾個月再來討論,可是我們先約定好,明年四月的時間要為對方空出來,尤其是你,絕對不可以偷接網絡的訂單。」他隨即伸出手,要求打勾勾的意思。

    瞪著他半晌,她還是妥協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雖說世事難料,可是他竟然接到秋天的電話,還是邀約喝咖啡的電話,這有可能嗎?盡管她再三保證這不是惡作劇,而他也赴約了,可是直到見著人的那一刻,他才確定自己沒有被耍。

    「我真的不是在作夢對不對?」這真的太不可思議了,他激動的伸手揉了揉眼楮,再看仔細一點,說不定秋天有個雙胞胎姊妹,而這一位並不是本尊。

    這男人是在搞笑嗎?她很有禮貌的不笑出聲,畢竟今天是她有求于人家,總要給點面子。「你放心,我不會消失不見。」

    「你竟然主動約我喝咖啡,我真的好感動!」夏奕風夸張的用雙手捧著胸口。

    閻秋天突然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應該去演戲,不但表情生動,肢體語言也發達。為了避免他真以為她要和他套交情,她索性直截了當的說明來意,「我要向你打听一個人。」

    「嗄?」

    「你知道何敏君嗎?」除了提起此事的趙伊玲,她認識的人當中,唯有夏奕風知道夏祈風的過去,雖然兄弟倆相差七歲,可是他顯然很關心哥哥的感情,對于他過去的情史應該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所以她只好向他求助。

    听她提起這名字,夏奕風嚇了一跳,表情變得很不自在。「你怎麼知道有何敏君這個人?」

    「這個不重要,可以告訴我關于她的事嗎?」

    一頓,他的口氣轉為小心翼翼。「你為什麼要知道她的事?她跟你應該沒有任何牽扯。」

    「有人在我面前提到她,我對她產生好奇心,不可以嗎?」

    「對不相關的人產生好奇心,這不像你的作風。」

    閻秋天好笑的翻了一個白眼。「連我都不清楚自己的作風,你怎麼知道我沒有那種愛挖八卦的特質?」

    是啊,女人都很愛八卦,閻秋天當然不會例外,只是對某個八卦有沒有興趣而已。不過,這下子他更好奇了,她怎麼會對何敏君產生好奇心?「究竟是誰在你面前提起何敏君?」

    「我剛剛不是說了,這個不重要。」她已經可以預知他要說什麼,連忙舉起手阻止他,「你不要唆那麼多,回答我的問題就好了。」

    夏奕風不服氣的撇了撇嘴,「沒有搞清楚就亂回答問題,這樣不太妥當吧。」

    雙手在胸前交叉,她故意挑釁的瞅著他,「你這個人很奇怪,何敏君又不是你的舊情人,你干嘛一直閃躲不答?」

    「她不是我的舊情人,她是我哥的舊情……」糟糕!說太快了!夏奕風慌慌張張的用雙手捂住嘴巴,雖然多此一舉,但自我安慰也好。

    「你不用緊張,這個我已經知道了。」

    松開雙手,他狐疑的挑著眉,「那你干嘛問我?」

    「我想知道的是她的事,不是她跟你哥是什麼關系。」

    夏奕風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激動的跳了起來,發現引來周遭的目光,他趕緊又坐下來。「你不是說我哥絕對不會成為你談戀愛的對象,那你干嘛想知道他舊情人的事?」

    「是我先提出問題的,你能不能好好回答?」

    略一思忖,他避重就輕的說︰「我也不太清楚細節,只知道她是我哥的日文家教老師。我哥讀大學的時候,因為沒辦法配合日文課的時間,索性請了家教老師,她教了我哥大概兩年。」

    她真的很意外,原來是一段「師生戀」,不過,為什麼她覺得問題並非他說的如此簡單?這其中一定還有什麼內幕,否則趙伊玲也不會用「轟轟烈烈」這四個字來形容他們的愛情。

    「他們兩個為什麼分手?」

    「我怎麼知道他們為什麼分手?」

    傾身向前,閻秋天以嚴厲目光直瞪著他。「不知道嗎?」

    「……她比我哥年長了六歲,剛開始可能覺得很有新鮮感,交往到後來就覺得小男生太幼稚,沒有興趣了吧。」

    夏奕風很顯然在敷衍她,可是依然透露出一個訊息——是何敏君拋棄夏祈風。

    「雖然我認識夏祈風的時間不長,但很確定他不是那種幼稚的男人,即使一、二十年前也一樣。」

    沒錯,他哥從小就沉熟穩重,完全不像他。奶奶總是說,如果他們兄弟兩個可以調和互補一下,那就非常完美了。無法含糊帶過,夏奕風索性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雙手合十的苦苦哀求,「你不要再逼問我了。」

    「我不想逼問你,只是一定要弄清楚。我建議你,不要以為我是省油的燈,不是只有你懂得死纏爛打這一招。」

    搔了搔頭,他牙一咬,豁出去了。「她是個單親媽媽,听說是結婚之後才發現老公在婚前就有了另外一個女人,而且對方竟然懷孕了,不得已,她只好離婚成全他們,可是離婚之後卻發現自己也懷孕了,因為覺得孩子是無辜的,所以決定生下來,成了單親媽媽。」

    閻秋天震驚得說不出話。現在終于明白夏奕風當初莫名其妙的扯出憐憫和喜歡的問題,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她的關系,我哥很明白單親媽媽的辛苦,所以找鐘點清潔工的時候,才會要求對方必須是單親媽媽。」

    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緒,她大概猜到事情的演變了。「因為她是單親媽媽,你們家人反對,他們因此被迫分手嗎?」

    「我父母當然反對,當時我哥還是個大學生,接下來要出國留學,燦爛的未來都還沒有正式展開,怎麼可以困在一個出于憐憫的婚姻里面?不過,我並不清楚他們真正分手的原因,只知道我媽找過何敏君,後來她就主動分手了。」

    「而你哥因此受到很大的傷害,從此不再踫觸愛情,是嗎?」

    「我不敢在我哥面前提起此事,可這是他的初戀,對他的傷害當然很大,至于他在國外有沒有交女朋友,我就不知道了。」

    她知道他是個很認真看待感情的人,受過一次傷,要再付出就變得很困難……怎麼辦?如果知道她撒了謊,而這個謊言很可能是他最在意的事,他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傷害。

    「你跟我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還能怎麼回事?」閻秋天懶洋洋的轉頭看著窗外,顯然不想理會他。

    見狀,夏奕風差一點拍桌子。「我回答你的問題,你也要回答我的問題啊。」

    「你不用擔心,至少我不會因為你家人幾句話就主動放棄他。」如今決定他們未來的主導權在夏祈風手上……說起來,他們之間的主導權一直都在他手上。

    夏奕風大驚小怪的瞪大眼楮,「你們兩個真的在交往?!」

    頓了一下,她避重就輕的說︰「我們還不是男女朋友。」

    「那你干嘛那麼關心我哥的舊情人?」

    「……你這個人真的很唆!」

    「我什麼都跟你說了,你卻還遮遮掩掩,怎麼好意思嫌我唆?」

    「……你本來就很唆啊。」她的聲音小到幾乎含在嘴里。

    「不管你跟我哥是什麼關系,趕緊告訴他真相就對了。」

    這一次她總算跟他意見相同了。真相一天不大白,不管他們現在有多麼幸福甜蜜,都是假的。

    雖然知道自己應該盡速向夏祈風坦白自己不是單親媽媽,可是一看到他,繞在舌尖打轉的話又打住了,直到如今才認清楚,原來她對他的在意已經到害怕失去他的地步。

    這是不是很可笑?不久之前,她還很在意他不符合自己的愛情條件,可是現在竟然害怕失去他……這就是愛情嗎?明明不想要,卻情不自禁的陷進去了。

    轉頭看著夏祈風,閻秋天覺得心情好沉重,其實只要一句話——「我並不是單親媽媽」,事情就可以落幕了,可是這句話卻可能會毀了眼前所擁有的一切……即使這一切都是假的,對她來說卻是那麼珍貴。

    是啊,一個原本不該出現在她世界的男人,竟給了她不曾妄想過的浪漫甜蜜,怎麼不珍貴呢?

    叩!夏祈風突然伸手朝她的額頭敲了一下。「你在想什麼?」

    回過神來,她下意識的揉了揉被敲痛的額頭。「沒什麼。」

    「我剛剛說了什麼?」

    「剛剛……對不起,我剛剛看到一家飲料店,突然覺得嘴饞,又想到喝飲料很容易變胖,正在猶豫不決,根本沒听清楚你在說什麼。」她很心虛的垂下頭,

    「你在這里等我一下。」他前後看了一眼,隨即轉身往後跑,過了一會兒,他帶了兩杯插上吸管的珍珠奶茶回來,一杯遞給她。「即使你變成胖子,也是超級可愛的胖子,我不會在意。」

    「又不是你變成胖子,你當然不在意。」她吸了一大口珍珠奶茶,冰涼Q彈的滋味瞬間讓暑氣消失了一半。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變成胖子。」

    「我都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體重了,你作得了主嗎?」

    「我有很多方法可以減輕你的體重,不信的話,今天晚上就來試試看,保證明天減輕一公斤。」

    聞言,她驚惶的往旁邊一跳,一臉防備的看著他,「你想干嘛?」

    他見狀哈哈大笑,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瓜。「你在胡思亂想什麼?」

    「我、我哪有胡思亂想?你不就是那個意思嗎?」她嬌羞的紅了臉,想想,她的反應好像有一點夸張。

    「我是說待會兒我們去公園跑個幾圈,你回家洗個澡就上床睡覺,保證明天減輕一公斤。」

    「……這倒是個好方法。」她不自在的嘿嘿一笑。真是丟死人了,听說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沒想到她比他還低級。

    瞧她羞得無地自容,恨不得將自己的臉埋進珍珠奶茶里面,他索性借著享用手上飲料的片刻讓她暫時喘口氣,待尷尬的氛圍不再,將兩人手上的垃圾處理掉,他才又開口,「說吧,你有什麼心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