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2章(1)
作者︰艾佟
    原則上,閻秋天將打掃的工作安排在禮拜三,因為這是她的固定公休日,至于另外一天的公休日則是周末和假日輪休。說真的,她是個相當任性的人,難怪賺不了什麼大錢。

    一如往常,結束工作走出公寓,她先將垃圾送到一樓後方的垃圾處理場,再到櫃台領取今天的工資,同時交還鑰匙。

    「夏先生在那里,閻小姐可以直接將鑰匙交給夏先生。」管理員看了一眼站在信箱前的夏祈風,此時他正低頭查看手上的信件。

    她轉過身,他正好抬起頭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會。

    雖然兩人不是第一次見面,卻很少看到她不戴口罩的模樣,夏祈風不禁有些驚訝,甜美的她像個十幾歲的小女孩,尤其是她的笑容,純真得像個孩子似的,很難想像她是一個孩子的媽。

    看到夏祈風的第一瞬間,閻秋天的大腦就被一個念頭給佔據了——跑!可是手上的鑰匙總要還給主人,她只好硬著頭皮走到他面前。

    「夏先生回來得正好,我正要回去。」她雙手奉上鑰匙。

    他接過鑰匙,「謝謝,辛苦你了。」

    「我回去了,再見。」她轉身就跑,可才剛跑到大門口便猛然停住腳步。怎麼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呢?出門時,明明還艷陽高照……

    對了,離開蛋糕森林的時候,母親提醒她帶傘,因為天氣太好了,她還以為母親叫她帶傘是為了遮陽,根本沒想到母親是看了氣象預報,知道下午會變天……這會兒她的麻煩大了!

    夏祈風悄悄來到她身邊。「這場雨恐怕會持續很久,我送你回家吧。」

    寒毛一豎,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不用了,我叫計程車就可以了。」

    「我正好要出門,順道送你一程吧。」

    他正好要出門?閻秋天覺得腦子打結了。他不是才剛回來嗎?

    「走吧,我的車子在停車場。」他隨即轉身走向電梯。

    他說走吧,她就跟著他走嗎?雖然不願意,但是她確實跟著走了。

    她突然發現一件事,這個男人很強勢,總是習慣牽著別人的鼻子走,可他的生活能力怎麼像個幼稚園的孩子?

    不過這至少可以證明一件事,人不可能樣樣都好,如果沒有缺點,反而變得不容易親近……難道他現在這樣子就很好親近嗎?總是冷著一張臉,身上好像掛著一張牌子,寫著——「生人勿近」,絕對沒有人喜歡親近他,可不知為何,她就是無法對他產生厭惡感,是因為他眉宇之間那股淡淡的憂愁嗎?

    真是奇怪,夏奕風看起來是個不知民間疾苦的少爺,夏祈風卻好像嘗盡人生冷暖,他們兩兄弟性格會不會差太多了?難道他們是不同父或不同母的兄弟?看夏家的別墅那麼大,夏祈風卻另外置屋,這其中確實耐人尋味。

    他們坐上車子,他問清楚地址後便驅車離開。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試圖打破沉默。因為下雨天,此時亦非交通尖峰時間,路上車流量不多,半個小時就抵達四季花香,他將車子停進路邊的停車格。

    「謝謝你,路上小心。」她解開安全帶,迫不及待想開車門下車。

    「你還是稍待片刻,等雨勢小一點再下車吧。」

    「呃……淋一點雨沒關系。」外面的雨勢確實很大,可是兩人不說一句話坐在車子里面,這種感覺真的很怪。他接過鑰匙,「謝謝,辛苦你了。」

    「我回去了,再見。」她轉身就跑,可才剛跑到大門口便猛然停住腳步。怎麼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呢?出門時,明明還艷陽高照……

    對了,離開蛋糕森林的時候,母親提醒她帶傘,因為天氣太好了,她還以為母親叫她帶傘是為了遮陽,根本沒想到母親是看了氣象預報,知道下午會變天一這會兒她的麻煩大了!

    夏祈風悄悄來到她身邊。「這場雨恐怕會持續很久,我送你回家吧。」

    寒毛一堅,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不用了,我叫計程車就可以了。」

    「我正好要出門,順道送你一程吧。」

    他正好要出門?閻秋天覺得腦子打結了。他不是才剛回來嗎?

    「走吧,我的車子在濘車場。」他隨即轉身走向電梯。

    他說走吧,她就跟著他走嗎?雖然不願意,但是她確實跟著走了。

    她突然發現一件事,這個男人很強勢,總是習慣牽著別人的鼻子走,可他的生活能力怎麼像個幼兒園的孩子?

    不過這至少可以證明一件事,人不可能樣樣都好,如果沒有缺點,反而變得不容易親近……難道他現在這樣子就很好親近嗎?總是冷著一張臉,身上好像掛著一張稗子,寫著一「生人勿近—,絕對沒有人喜歡親近他,可不知為何,她就是無法對他產生厭惡感,是因為他眉宇之間那股淡淡的憂愁嗎?

    真是奇怪,夏奕風看起來是個不知民間疾苦的少爺,夏祈風卻好像、嘗盡人生冷暖,他們兩兄弟性格會不會差太多了?難道他們是不同父或不同母的兄弟?看夏家的別墅那麼大,夏祈風卻另外置屋,這其中確實耐人尋味。

    他們坐上車子,他問清楚地址後便驅車離開。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試圖打破沉默。因為下雨天,此時亦非交通尖峰時間,路上車流量不多,半個小時就抵達四季花香,他將車子停進路邊的停車格。

    「謝謝你,路上小心。她解開安全帶,迫不及待想開車門下車。

    「你還是稍待片刻,等雨勢小一點再下車吧。」

    「呃……淋一點雨沒關系。」外面的雨勢確實很大,可是兩人不說一句話坐在車子里面,這種感覺真的很怪。

    「當媽媽的人最好不要感冒,否則怎麼照頤孩子?」

    當媽媽的人……閻秋天尷尬的一笑,「謝謝老板的關心。」

    夏祈風聞言一怔︰關心?是啊,他對這個女人確實有著非比尋常的關心,為什麼?因為她是單親媽媽,他可憐她,才關心她嗎?

    其實,他會注意到她是因為有一次回家的時候,正好遇見她離開,當時有個小孩在路邊玩球,轉眼間,那顆球就滾到馬路上,小孩很自然的就追了過去撿球,這時,有一輛機車疾馳而來,千鈞一發之際,是她撲過去抱住小孩滾了一,才避開了差點撞上的機車。

    那一幕,讓人想忘也忘不了,也許是母愛讓她在那一刻奮不顧身的伸出援手,可是卻觸動他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柔軟。

    餅去,他只是偶爾回家突擊檢查,他不可能一直盯著人家打掃,索性讓對方產生一種「屋主隨時會回來」的想法,工作才會認真。

    在那之後,他回來的次數變多了,不過,絕大部分他都是跟她—擦身而過。

    那天,是個下過雨的午後,他們再一次擦身而過。當時,她像個孩子蹦蹦跳跳的踩著水窪,跳躍的身影像個精靈似的,臉上的笑容有如寒冬技頭上的一抹嫣紅,教他為之悸動,從此,她就像珍藏在記憶中的照片,忍不住想翻

    出來一看再看。

    「老板最好不要太過關心員工,很容易產生誤會。」她只是開玩笑,當然,也是轉個彎提醒他,若是這種事發生在別的女人身上,人家會認為他有那份心思。

    「我應該稱不上老板吧。」他沒想過要跟她進一步發展,她是一個離他的世界太過遙遠的女人,可是每次見到她,心,總是會變得很柔軟。

    「嗄?」

    「你又不是靠我吃飯,說我是你的老板,實在不夠資格,還不如當我是朋友,朋友互相幫助,這就不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了。」

    現在她看起來是不是像個傻不隆咚的笨蛋?原本是好意提醒他,為什麼這會兒他們的關系變成了朋友?

    「不願意有我這樣的朋友嗎?」

    「不是,只是……」

    「那我們就當朋友吧。」

    他伸出手,她當然只能伸手回捏,同時再一次深深的體會到……果然一不小心就會被這個男人牽著鼻子走。

    「外面的雨勢比較小了,如果不想變成落湯雞,還是趕緊趁現在進去吧。」

    閻秋天狼狽的抽回自己的手,輕輕道了一聲再見後便打開車門沖下車,一路用雙手遮著頭跑進四季花香。

    完成每天的工作量,將顧客訂購的蛋糕放進冰箱,此時若是過了下午兩點,閻秋天就會自動自發縮在角落的位子。精神不錯,她會繪些書簽式的小卡片︰精神不佳,她索性閉上眼楮小睡一下,偶爾處在這兩種狀態之間的灰色地帶,她就發呆作白日夢,而這也是她這幾天經常做的事。

    那個男人真的要跟她當朋友嗎?他是心血來潮,還是早有這個想法?若說是預謀,也沒這個必要,他跟她當朋友又沒好處,說是一時不經思考脫口而出,可能性還比較大。

    真是好笑,這個問題值得她如此心煩嗎?她在他眼中是個可憐的單親媽媽,他基于鄰憫願意成為她的朋友,這是應酬話的成分居多,干嘛耿耿于懷?總不會因為他那天說了那麼一句話,他們就真的成為朋友……嚇!突然看見夏奕風的臉近在咫尺,閻秋天激動得整個人往後倒彈。

    「見到我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他坐直了身子,不悅的嘟著嘴。這個女人真的很懂得如何打擊他,害他對自己的信心開始動搖,懷疑自己的魅力消失了。

    「我不是叫你不要再來這里嗎?」

    「你這個人一定謙不了大錢,開店做生意的人,怎能叫客人不要上門?」

    「你是特地來這里消費的嗎?」

    「我很樂意掏錢消費,就怕伯母不肯收我的錢。」

    「那你還好意思以客人自居?」不過,以老媽對這個家伙懷抱那種心思來看,確實不會收他的錢……算了。她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廢話那麼多。「你來這里干麼?」

    「我看你很閑,有沒有興趣兼差?」

    「我就喜歡過著閑閑沒事做的日子,你到底來這里干嘛?」

    他從外套的口袋取出一個信封袋給她,「這是尾款,你上次忘了帶走。」

    對喔,她怎麼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忙不迭的將信封袋收起來。這下子兩人之間再也沒有牽扯了。「不好意思,麻煩你跑一趟,現在我收到錢了,你可以走了。」

    「你真的很會傷別人的心,非要一直趕我嗎?」他一副受傷的模樣抱著胸口。

    見狀,閻秋天不由得心生愧疚。她對他確實太失禮了,但她也很無奈,因為周遭有太多眼線盯著他們了,若是不劃清界線,她的日子就不得安寧了。

    好吧,她就對他坦白好了。

    「我很抱歉讓你覺得受傷,可是你的出現會讓我媽和左鄰右舍胡思亂想,我只能拜托你,不要來這里。」

    「你也會在意別人的想法嗎?」夏奕風稀奇的揚起眉。

    「我又不是沒神經,怎麼可能不在意別人的想法。」尤其當老媽急于將她推銷出去的時候,絕對不可以讓老媽找到「獵物」

    「如果你接我的電話,我就不會找上這里了。」因為有求于她,他當然不想惹火她,所以原想約在外頭見面,可是她的配合度太差了,才變成現在這種情況。

    她不接他的電話,是因為他們沒有聯絡的理由。這話還是擱在心里就好了,免得又說她傷他的心。「我已經收到尾款了,你可以離開了吧。」

    「你知道‘天饗溫泉會館’嗎?」

    怔了一下,她差點反應不過來。「知道啊,名氣很響亮,是一家非常頂級的溫泉飯店。干嘛?」

    「對啊,每個服務人員都是經過嚴格的訓練,客人還未入住飯店之前,服務人員就會熟記客人的名字、喜好、習慣,讓客人享受貴賓級的服務,當客人離開時,他們還會得到一份精致的小禮物。」

    「然後呢?你說這個到底有什麼目的?」

    「那是我哥投資的飯店,我哥看上我媽生日那天你準備的送客禮物,想跟你見個面,討論一下合作的細節。」

    「夏……謝謝你哥如此看得起我,可是我說過了,我不喜歡太過忙碌的生活,健康比較重要。」她差一點脫口說出「夏祈風.三個字,這個男人是她最害怕扯上關系的人,為什麼他又用這種方式找上她?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