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1章(2)
作者︰艾佟
    叩叩叩!有人輕輕敲著桌面,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閻秋天懶洋洋的抬眼看去,只見對面坐了一個人,很眼熟,可是一時半刻又想不起這號人物是誰。

    「當了四年的大學同學,你不會忘了我吧?」一帥哥右手擱在桌上,瀟灑的支著下巴,對她綻放迷人勾魂的笑靨,企圖喚醒她的記憶。

    大學四年……她恍然大悟。看了四年的面孔,若不眼熟,還真是沒心沒肝,不過盡管她想起他們的關系,卻只能吐出一個字,「夏……」

    「夏……這是什麼意思?你連我的名字都想不起來嗎?」可憐的帥哥瞬間灰頭土臉,心靈受到嚴重創傷。沒有一個女人會對他夏奕風如此無情。

    這實在很尷尬,如果他不是姓夏天的夏,她連他的姓氏都忘了。不過,這會兒她只能婉轉表達自己的無奈。「我對名字的記性特別薄弱,況且畢業三年多,從沒想過會有相見的一天。」換言之,她忘記他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當了四年的同學,可是他們分別在不同的小團體,各有各的生活圈,偶爾在校園某個角落遇到了,也只是笑著打個招呼。再說,此人是她認為將來絕對不會有交集的人,干麼記住他的名字?

    「同學四年,畢業不過三年又十個月。」他精準的算出日子。

    「我們又不熟。」不熟,就是認識一、二十年,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對你可是很熟。」

    「是嗎?」他干麼對她很熟?莫非對她有興趣?不可能,有興趣早就現身了。

    「全班女同學最不想跟我熟的就是你。」這事教他郁悶了好一陣子。

    從小他就很受阿姨、姊姊們疼愛,女人看到他就像看到璀璨動人的珠寶,怎麼會有人不喜歡?

    他當時不信邪,試著找她攀談,卻被她冷淡的態度給嘔到想吐血。若她人如其名,如秋天一般蕭索,他還可以理解她本性如此,可是她為人偏偏像秋天的楓紅,點亮了蕭瑟清冷的秋天。

    他連這種事都發現了,可見確實曾注意過她……她還是趕緊轉移注意力為妙。「真巧,你怎麼會來這里?」

    「夏奕風,從現在開始你要記住我的名字,還有,我是特地來這里找你的。」

    「找我?干麼?」她的眼神不自覺的轉為戒慎。

    他不悅的挑起眉。這女人真的很懂得如何傷他的自尊心喔!「老同學找你,應該很開心才是,干麼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

    他們又沒什麼交情,突然找上門難道會有好事嗎?

    放輕松,面帶微笑,閻秋天避重就輕的說︰「你好像沒有什麼理由找我。」

    「我有一個很好的理由,送一筆大訂單給你,如何?」

    她完全感受不到他散發出來的熱情,「大訂單」這三個字只讓她感到頭痛。

    咦?怎麼沒有反應?沒關系,他再接再厲的宣布,「我要請你做一個三層生日蛋糕,還有一百二十份給客人的精致小禮物,小禮物由你決定,看是巧克力或是手工餅干都可以。」

    不是她喜歡潑人家冷水,實在是這位同學太自以為是了。「你來找我之前,難道沒有事先打听一下嗎?我一天只做七個蛋糕,一個禮拜只工作五天,還有,未來三個月的訂單都滿了。」

    他當然知道,要不,何必與她哩唆那麼多,想盡胳法拉近彼此的距離?

    「我們是同學,不可以用尋常人的標準,你不會不通融我吧。」

    「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講究公平,在我的眼中,每一個人都是尋常人,除了躺在病床上,只剩最後一口氣的癌末病人,否則絕不破例。」從幼稚園到大學,她的同學沒有兩百人,也有一百,如果每個人都來這一套,她的日子還會太平嗎?

    「你真的準備對自己的同學這麼狠心?」

    總比對自己狠心好吧!「如果做事一點原則也沒有,我早就累死了。」

    「我都親自上門了。」至少也該賣個面子吧。

    「有許多連鎖烘焙坊的蛋糕都很好吃,里頭的師傅名氣也遠遠勝過我這個沒沒無聞的蛋糕師傅,相信會更符合你的需求。」

    「我媽就喜歡你的蛋糕。」這個月他才從美國學成歸國,對大學同學的近況根本還沒搞清楚,若不是母親提起「秋天的蛋糕森林」,令他不自覺的聯想到她,一時好奇,詢問了有連絡的同學,才發現那家網路商店真的跟閻秋天有關。攻讀國際貿易的人竟然跑來做蛋糕,這真的很不可思議。

    「你媽喜歡我的蛋糕?」

    「她在朋友那里吃過你做的蛋糕後,就一直念念不忘。前幾天我們討論下個月她生日,想為她開個生日派對,她就提起你的蛋糕。」

    「謝謝伯母的愛護,可是你應該告訴她,我只是從小府做蛋糕,並沒有接受這方面的專業訓練。」雖然很想成為蛋糕師傅,可是這並非父母的期望,他們希望她成為上班族,嫁個出色優秀的男人。

    大學畢業後,她假借慢慢找工作的名義,先在蛋糕森林打工,同時悄悄在網路上以「秋天的蛋糕森林」賣起客制化蛋糕。原本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沒想到竟教她闖出了名堂,父母也不再阻止她當個蛋糕師傅。

    「喜歡就是喜歡,這跟你有沒有受專業訓練有什麼關系?」

    「那就明年請早吧。」

    夏奕風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楮。「我都已經跟你說了那麼多,你怎麼還是不願意讓步?」

    這個男人還真是超好笑!「我剛剛不是說了,這是原則。」

    從小到大,他還是第一次忍無可忍到咬牙切齒,這位同學怎麼如此難纏?沉住氣,沒關系,他也不是那麼好應付的人。「你有原則,而我很固執,那我們就看看誰比較有毅力堅持下去。」

    「什麼?」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說到死纏爛打的本領,我可是頂尖中的頂尖。一個人想要成功,不但臉皮要厚,還要有堅持到底的毅力,我當然不能缺少這樣的特質。」

    這是在威脅她嗎?她倒想在他臉上試試自個兒拳頭有多硬,他就會知道不可以惹火女人。

    「今天你幫我,明天說不定是我幫你,同學之間要互相幫助啊。」

    「沒錯,同學之間當然要互相幫助。」閻母笑盈盈的跑過來湊熱鬧,並伸手按住女兒的肩膀,示意她安分一點。「這張訂單她接了,你寫一張明細表,蛋糕有什麼特殊要求,餡料要用什麼,還有交貨的日期、小禮物的預算。」

    「是,我馬上寫一張明細表。」夏奕風動作迅速的取過一張便條紙,詳細列下要求,一條一條的,寫了滿滿一張紙,接著又掏出了十張千元鈔票,「訂金這樣夠嗎?」

    「夠了,多退少補,我去開張收據給你。」閻母趕緊收下錢,轉身回櫃台。

    「伯母,不用收據了。」他起身跟過去。

    「不行,收據一定要給你。」閻母一下子就開好收據遞給他。

    「謝謝,那就麻煩秋天了。我不打擾了,改天再連絡。」任務完成,他以最快的速度腳底抹油閃人,免得某人跳起來反抗。

    看著夏奕風逃難似的跑出咖啡館,緊接著母親來到她對面坐下,閻秋天立刻惡狠狠的瞪過去,「你在打什麼歪主意?」

    「這是什麼意思?」

    「我很清楚媽在想什麼,你是不是期望我跟那個家伙可以進一步發展?」她皺眉翻白眼。「別鬧了,學生時期沒看上他,現在更不會來電。」

    「不論是外貌還是家世背景,他都是上上之選,你真的不會心動?」雖然不清楚對方的底細,可是她自認很有識人之明,別說他一身名牌,就是他的舉手投足,也看得出來是個富家少爺。她不是嫌貧愛富,不過以母親的立場,當然希望女兒嫁得好。

    母女的立場不同,看法不同,根本是話不投機,何必浪費口舌呢?閻秋天索性拿起面前的明細表看了一眼,起身連絡各家廠商備料。否則怎麼準時交貨呢?

    勞心勞力半個多月,閻秋天終于如期完成夏奕風的蛋糕訂單,這天,她開著小貨車,依約在早上十點左右到夏家別墅。

    按著在門口管制出入的保全指示,她一路東張西望的慢慢將小貨車駛進位于右方的停車場。雖知夏奕風是富家公子,可沒想到是瓖鑽石的,別墅佔地竟然相當于四季花香一整個社區,真的很夸張!

    閻秋天打開車門跳下車,此時管家已經帶著兩名佣人過來幫忙拿東西。

    「閻小姐您好。」管家先生恭敬的對她欠身行禮。

    「您好,請點收一下。」她從牛仔褲的口袋取出出訂單遞給管家先生,再走到後車廂卸貨。

    避家先生帶著佣人跟過來,一一點收,並命他們分別將蛋糕和裝箱的小禮物帶走。

    「閻小姐,小少爺請你留步,吩咐我好好招待您。」

    「不用了,他應該很忙,我就不打擾他了。」

    「小少爺說會親自將尾款交給閻小姐,請您上二樓的小書房喝杯咖啡稍待。」

    尾款……閻秋天硬著頭皮點了點頭,請對方帶路。沒有拿到尾款代表她還沒有擺脫夏奕風,而她,不想再跟這個家伙有一丁點交集。

    他們經由後花園的樓梯上了二樓,來到書房,管家先生請她隨意看看,便著手為她煮咖啡。

    她只是來送貨的,無意窺探這戶人家任何事情,索性當個大家閨秀端坐在沙發上,可是習慣活動的人實在不適合一直坐著不動,因此,待管家先生送上咖啡,示意稍待片刻並行禮退出小書房後,她便按捺不住地起身活動筋骨。

    她走到陽台,觀賞別墅的景觀設計,放眼看去,不禁教她從心底發出贊嘆,有小橋、流水、涼亭,美得就像一幅畫。怎麼會有人住在這樣的地方?這真是太奢侈了!

    從這兒看到那兒,看著看著,她的瞳孔猛然放大,下一秒鐘,迅速側過身子貼在牆壁上深呼吸,告訴自己,她一定是看錯了,然後小心翼翼探頭再看一眼……嚇!真的是他——機車屋主!

    閻秋天連忙將腦袋瓜縮回牆後。別慌,仔細想想,他叫什麼名字?夏……夏什麼呢?她用力敲著頭,別急,再用力想想看……夏祈……

    「你干麼躲在這里,還一副見到鬼的樣子?」夏奕風悄悄來到她面前。

    她並沒有被他的突然出現嚇到,因為眼前還有更棘手的問題。「我問你,坐在右邊大樹下看書的那個男人是誰?」

    「大樹下?」他靠向護欄,按著她的指示看過去……顯然對方也看見他了,他舉起手揮了揮。「我哥啊,你認識他嗎?」

    夏祈風——她想起來了!夏祈風,夏奕風,一字之差,她卻不曾將他們兩個聯想在一起。

    「我要回去了。」她慌慌張張走回屋內。必須趕緊離開這里,越遠越好。

    「不行,你還沒見過我的家人。」夏奕風快步的跟在她身後。

    「我干麼見你的家人?」

    「認識我的家人,可以幫你拓展生意啊。」

    這個男人存心找她麻煩嗎?閻秋天不自覺的加快腳步,不只是想離開這里,還恨不得從此甩掉他。「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無意將剩余的時間奉獻給金錢。」

    「沒有人會錯過賺大錢的機會。」

    「我就是不想賺大錢。」

    「真的假的?」

    「不管真的假的,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麻煩。」

    「你還真是個怪胎,哪有人不想賺錢的?」他是不是犯賤?她越想甩掉他,他就越想跟她糾纏不清,這女人的想法太不符合邏輯了,反倒令人好奇。

    「健康和金錢,你覺得哪一個比較重要?」

    「當然是健康。」

    閻秋天總算回頭看了他一眼。很好,原來他還有救,不是個死要錢的人。「這不就對了,沒了健康,就是有金山銀山也沒本事揮霍。我啊,是真正的聰明人,又不是窮得沒飯吃,干麼勞心勞力的追著錢跑?」

    瞧她說得義正詞嚴,他差一點用力點頭加拍手附和,不過他腦子靈活,很快就抓到其中的語病。「是啊,即使有金山銀山,也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揮霍,可是多賺一點錢,並不代表會賠上健康啊。」

    「我喜歡預防,總不能等到賺飽了錢,才發現自己付上的代價是健康吧。」她終于走到了停車場,連忙從口袋掏出車鑰匙打開車門,坐上車發動車子,不過他卻緊緊拉住車門,讓她不能說走就走。「你還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很可惜,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不用了,我不覺得可惜。還有,以後若想買我做的蛋糕,請透過正規管道,千萬不要養成走後門這種壞習慣。另外,沒事不要來蛋糕森林,這會讓我覺得很困擾。」其實她喜歡直截了當的說「從此不見」,可是做人嘛,總要留點情面。

    她用力拉開他的手,關上車門,揮手掰掰,以最快的速度驅車離開,而此時,夏祈風正好來停車場尋人,只來得及看見離去的車**。

    看到他跑來停車場,夏奕風怔了一下,神情轉為不安。「哥,再過一個小時客人就會陸續抵達,你要出去嗎?」

    「不是,我听余管家說,今天送客人的小禮物是你請同學做的。」

    知道大哥不是要落跑,他松了一口氣。「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我想跟她合作,可以安排我跟她見面嗎?」

    「哥想跟她合作?」

    「你應該知道我的溫泉會館都會送投宿的旅客一份紀念品,而我預計下半年更新紀念品的內容,正好看到今天送客人的小禮物很有質感,很符合我的要求。」

    搔了搔頭,夏奕風傷腦筋的說︰「她不想拓展生意。」

    「她不想拓展生意?」

    「原本我想安排她跟媽他們見面,既拓展人脈同時也是拓展生意,可是她拒絕了。」

    可能嗎?他半信半疑。「她大概不知道今天的會面可以帶來多大的商機吧。」

    「不不不,那個女人是個怪胎,如果不是她母親最後一刻跳進來幫我一把,又收下我的訂金,她連今天的訂單都不想接……糟了,我忘了給她尾款了!」夏奕風突然想到的拍了一下腦袋瓜。

    「你只要安排我跟她見面,至于合作的事,我來說服她。」

    「可是……」

    「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夏祈風根本不容他拒絕,轉身走向花園。

    夏奕風無比哀怨的張著嘴巴,可是終究只能化作一聲嘆息。大哥一向很強勢,說一就是一,絕對不容許人家說二,問題是,閻秋天會乖乖配合嗎?如果可以,真不想再自討無趣的湊到她眼前,她只會嚴重打擊他的自尊心。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