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8章(1)
作者︰春野櫻
    「爸、媽,醬油跟小鳥來了。」一入家門,鞋都還沒來得及脫,史懷仁就往屋里喊著。

    萬家香深呼吸一口氣,緊張到有種想在這最後一刻落荒而逃的沖動,要不是女兒牢牢抓著她的手,她也許己經跑了。

    「你們來啦?」出來迎接客人的是史媽跟懷智,兩人臉上都漾著愉悅的笑意。

    「史奶奶、丸子老師好!」茉里很有精神的向她們問好,「新年快樂!」

    「快樂、快樂,小鳥真乖。」史媽笑咪咪的摸著她的臉,並先將她迎進屋里。

    「不好意思,打擾了。」面對史媽,萬家香有些忐忑不安。

    「一點都不打擾。來,外面冷,快進來吧。」史媽說著,輕拉了她的手腕一下催她進門。

    史媽的親切和藹並沒有讓萬家香感到安心,反倒更難受了。如果史媽知道她這個離過婚的單親媽媽,現在正與他們優秀又引以為傲的長子交往,還笑得出來嗎?

    進到屋里,茉里早己挨在總是不苟言笑的史爸身邊,在這個家里,她自在得不像是客人。

    萬家香真羨慕女兒,小孩子就是天真傻氣,一點兒多余的想法都沒有。

    「伯父,新年快樂。」她怯怯的向史爸問安。

    史爸看著她,輕輕點頭,「新年快樂。」

    比起總是笑臉迎人的史媽,萬家香覺得史爸更讓她害怕,他臉上不太有表情,但眼神卻深沉銳利,讓人摸不透他在想什麼,又像是什麼都讓他給看穿了。

    史懷仁有時也會有這種高深莫測的神情,但大部分的時間,他是像史媽多一些。

    「坐啊,家香,別拘束,當是自己家吧。」史媽說。

    「是啊,」史懷智涯過來,將她往沙發上一按,笑著說︰「當是自己家吧。」

    萬家香尷尬的坐下,有點笑不出來。

    「家香,要不要喝碗桂圓酒釀?」史媽笑問,「我還放了長黑棗,這種天氣喝最暖身子了。」

    「嗯,麻煩您了。」

    史媽一笑,立刻去盛了碗還冒著熱氣的桂圓酒釀出來,遞到她手里,摸到她的手時,史媽微怔,「哎呀,你的手真冰,平時不吃補吧?」

    萬家香笑了笑,「沒那個習慣。」

    吃補?她長這麼大,還不知道「補」是什麼呢。

    案親是個大男人,根本不進廚房,她又是獨自生下小鳥,當然也沒人幫她坐月子補身。陳老師雖著重食補,卻也就是在日常飲食中攝取足夠的營養,藥膳類的湯湯水水,她從沒喝過。

    「家香姊,我媽最會炖藥膳了,不管你是哪里冷,她都有辦法補到你全身暖呼呼。」史懷智打趣的說。

    听到懷智這些話,萬家香敏感的察覺到有種奇怪又不尋常的氛圍,她下意識的瞄了史懷仁一眼,卻只見他高深莫測的笑著。

    「家香,你爸爸的婚禮籌備得怎麼樣了?」史媽笑問。

    「都差不多了。」

    「有什麼需要我們家懷仁幫忙的,千萬別客氣,盡管差使他。」

    萬家香倏地沉默,尷尬一笑。

    史媽不知道懷仁正跟她交往,甚至還想當現成老爸吧?要是她知道,還能這麼心平氣和嗎?

    「話說回來,小鳥不只找回外公,還多了一個外婆呢。」史媽轉頭,看著正窩在史爸身邊研究史爸手上那本浮世繪畫冊的小人兒。

    茉里抬起臉,笑答,「對啊,呵。」

    「那……小鳥呀……」史媽笑視著她,試探地問︰「你想不想有爺爺奶奶?」

    「我有啊。」茉里天真地說,「我有史爺爺跟史奶奶啊。」

    史媽慈愛的一笑,「史奶奶是說……真的爺爺跟奶奶。」

    「蛤?」茉里微怔,「爺爺奶奶有假的嗎?」

    她的話逗笑了大家,但萬家香卻完全笑不出來。

    史媽這話問得實在奇怪,什麼叫「真的爺爺奶奶」?’思忖著,她狐疑又不安的看著史媽。

    「小鳥,」這時,一直沒說話的史爸攬著茉里的肩開口,「史奶奶是說,如果叔叔變成你爸爸,那我跟史奶奶就變成你真正的爺爺跟奶奶了,你說好嗎?」

    聞言,萬家香陡地一震,驚疑的看著史爸,可她還沒反應過來,茉里己迫不及待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好好好!好啊!」她連說了三個好,感覺還不足以表達她的興奮跟喜悅。

    萬家香唇片蠢動,明明想說什麼,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她惶惑不安的看著史家一家人,他們都對著她笑。

    「家香,」史媽溫柔的看著她,「你們的事,懷仁都跟我們說了。」

    「什麼?!」他居然……吼,她明明要他什麼都先別提的。

    「是啊一家香姊,老哥他一五一十的都招了。」史屢智咧嘴笑道,「在我們史家,是沒有秘密這種東西的。」

    萬家香轉頭看著坐在一旁若沒事人般從容悠哉的史懷仁,眼底有一絲慎怪。

    「家香,你不必擔心。」史媽明白她心里的顧慮,「我們一點都不反對你跟懷仁的事。」

    「伯母,我……」她覺得好慚愧,他們真的不怪她拐走他們的兒子?真的不介意當現成的爺爺奶奶?可是,她卻覺得自己做了對不起他們的事呀。

    「家香,」史爸搶在史媽之前開了口,「你搬到幸福里己經兩三年了,我們非常清楚你是什麼樣的女孩子。」說著,他看向身邊的茉里,眼底盈滿憐愛,接著,他那總是銳利的目光變得柔和,直直的望著情緒有點激動的萬家香。「我們家的人都很喜歡你跟小鳥,若你願意的話,成為我們的家人吧。」

    「伯父?」萬家香難以置信的看著他,淚水不受控制的涌出。

    「哎呀,別哭、別哭,大過年的……」史媽連忙抽了面紙涯過來,端起她的臉,溫柔的幫她拭淚。

    史媽那溫暖的手、慈愛的眼神,讓萬家香的淚水更是止不住。她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緊繃到極點的情緒在此刻完全松懈,一直纏著她不放的憂慮也己不見縱影。

    曾經她怨過老天讓她從小缺乏母愛,也得不到父親關愛的眼神,袖讓她遇人不淑,吃了很多苦。但現在,她慢慢發現老天其實恃她不薄,她想要的、缺少的,老天一點一點慢慢的給了她,滿足了她。

    她放棄的愛情、失去的親情、她的自信心……這些曾消失的,如今都回來了。

    「謝謝……謝謝……」對于這些願意接受她、愛她的人,她唯一能說的就只有謝謝了。

    「家香姊,太好了!」史懷智受她的情緒感染,也紅了眼眶。

    茉里不解的看看她及母親,「丸子老師跟媽咪為什麼要哭?」

    「小鳥,這叫喜極而泣。」史爸說著的同時,對萬家香露出溫暖的微笑。

    萬家香感激的回望著他,一切盡在不言中。

    年後,萬家香的父親萬景舟跟小南阿姨結婚了,陳老師及史懷仁一家四口都是座上賓。

    雖是長輩的婚禮,但藉著這次機會,兩家的家長也踫了頭,對雙方子女的交往及未來有了默契。

    茉里手上雖還裹著石膏,但身穿白色小禮服、頭戴花圈的她,像個可愛的小仙子般風靡全場。

    婚禮過後幾日,學校也開學了,生活又回到以往的軌道上。雖然有點在意別人的眼光,但萬家香跟史懷仁交往的事情還是在幸福里傳開了。

    當然,其中有人頗為吃味,但大多數的人卻都毫不吝音的給予祝福。

    開學後的第四天晚上,史懷仁準時來到陳老師家,準備帶著萬家香,茉里跟小棉花一起出門散步。他一手拉著茉里的右手,一手握住萬家香的左手,而萬家香則負責牽住小棉花,三個人一條狗,悠閑的步向公園。

    這是一幅萬家香一直向往著的家庭畫面,當年跟著康啟為走的時候,她以為自己的美夢就要成真,未料不只是空歡喜一場,還是一場惡夢。

    她想,當年她太年輕了,滿心只想著逃走,卻忘了審視一個男人的真心。

    而如今,她知道自己不會再錯看、錯過了。

    她轉頭,看著史懷仁,而他也正看著她,兩人相視一笑,沒多說什麼便知道對方心里的感受。

    媽咪,」夾然,茉里像是想起什麼的問︰「什麼是好狗運?」

    好狗運嗎?嗯……」萬家香想了一下,「好狗運就是說一個人本來應該沒什麼好運氣,卻莫名其妙得到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例如對中千萬發票或是中樂透,應該都可以說是好狗運。」

    「是喔?」

    「應該是吧?史老師?」她將球丟給史懷仁。

    史懷仁點點頭,「孺子可教也,你解說得還算不錯。」

    萬家香一笑,順口問道︰「怎麼了嗎?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今天小美跟我說,她媽媽說媽咪你有好狗運。」

    「咦?」萬家香微怔。小美的媽媽這麼說她?為什麼?

    「小美媽媽說媽咪可咖良叔叔在一起,就是好狗運。」

    听見女兒毫無心眼的轉述,萬家香臉上的表情瞬間凝結。

    好狗運?在大家眼中,己經三十歲還帶了一個女兒的她,能跟史懷仁這樣的男人在一起,確實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氣。

    但好狗運通常指的也是一個人跟他得到的好運氣是不相符的,也就是說,在別人眼里,是她「高攀」了。

    雖然她並不否認這樣的事實,卻還是忍不住難過了起來。

    史懷仁只瞥了她一眼,便己清楚她此刻在想什麼。她太敏感,又不如表面上看來那麼強焊,他知道她把女兒轉述的話往心里放了。

    「小鳥,」他若無其事的笑說︰「小美媽媽說錯了喔,其實……有好狗運的人是叔叔。」

    茉里微怔,「是叔叔才對嗎?」

    「是呀。」他正經八百地回應,「叔叔能遇上小鳥跟媽咪,就像是中了樂透一樣,實在是太好運了。」

    「喔,所以說……叔叔跟媽咪都是好狗運嘍?」

    「沒錯。」

    「那小鳥也要好狗運!」茉里天真的說。

    「沒問題。」史懷仁用「魔法棒手指」在她額頭上一點,「叔叔把好狗運傳給你了。」

    茉里摸摸額頭,呵呵的笑了起來。

    萬家香感激又感動的看著他,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他太好了,而他越是好、越是無可挑剔,她就越覺得自己呆然是好狗運。

    世人都想要得到幸運,她也不例外,只是這樣的運氣,讓她的心里有點酸酸的,因為,他是她「撿到」的,而不是「應得」的。

    三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幸福里的跳蚤日。

    約好了一起逛跳蚤市集,茉里一大早就穿戴整齊,在門口等著壞人叔叔,史懷仁準時到來,三人便帶著一袋舊童書跟玩具前往市集。

    今天天氣回暖,跳蚤市集擠滿了賣東西及撿便宜的人,市集上人聲鼎沸,討價聲不斷十分熱鬧。

    史懷仁一手拉著茉里,一手牽著萬家香,既像個慈愛的好爸爸,也像個溫柔的好丈夫。

    他們來到了美花姨的里長服務站前,將舊童書跟玩具交給了她,「美花姨,這些就交給你處理嘍。」

    在跳蚤市集里可以互通有無、以物易物,但也可以把堪用的物品交給美花姨全權處理,然後將所得捐給慈善機構。

    「沒問題。」美花姨收下一袋子的玩具跟童書,笑盈盈的看著他們。

    她嘴上雖沒說什麼,心里卻為他們能因對方而得到幸福感到寬慰。她看著萬家香兩年多了,深深覺得她值得這樣的男人、這樣的幸福。

    這時,小美跟小美媽媽也拎了一袋布偶走過來。

    「小美!」

    「小鳥!」

    兩個孩子見了對方,立刻歡天喜地的叫著彼此的名字,但萬家香卻下意識的掙開史懷仁的手,並刻意的退後兩步,跟他保持距離。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不被別人發現的舉動,史懷仁卻察覺到了。

    「史老師、萬小姐,你們也來了?」小美媽媽主動打了招呼。

    「是啊,小鳥有一些學齡前的童書跟玩具都還很新,所以拿出來義賣。」史懷仁神情自若,態度從容的說。

    「小美媽媽,」茉里天真的對著她說︰「叔叔把好狗運傳給我嘍。」

    小美媽媽愣了一下,「欸?」

    「小美媽媽說我媽咪有好狗運,叔叔說他也有……」茉里笑得燦爛,一點都沒發覺大人們的表情有點尷尬,「小鳥也想要,叔叔就傳給我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