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7章(2)
作者︰春野櫻
    史懷仁伸出右手的食指,「其實叔叔的這根手指頭……是一支魔法棒。」

    聞言,茉里一怔。

    「叔叔從你史奶奶的肚子里出來的時候,少了一根手指頭,」他瞎謅著對小孩子來說十分有吸引力的故事,「史奶奶好傷心,一直哭一直哭……突然,一個身高只有小鳥這麼高的仙女出現在她面前……」

    對深信有魔法及仙女的茉里來說,這是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她瞪大了眼楮,驚嘆地問︰「然後呢?」

    「仙女看史奶奶哭得好傷心,覺得很同情,便將手上的魔法棒放在叔叔的手上,然後念了念咒語,咻的一下,魔法棒就變成叔叔的手指頭了……就是這根啦!」他得意揚揚的展示著自己的魔法手指。

    茉里驚疑的看著它,「是真的嗎?」

    「當然。」他咧嘴一笑,將手指輕輕搭在她剛開完刀的左手臂上,煞有其事地念著,「痛痛飛,痛痛飛飛飛……」

    茉里眨巴著還盈有淚水的大眼,定定地望著他。

    史懷仁一臉認真的問︰「有沒有感覺慢慢不疼了?」

    茉里皺皺眉頭,感受了一下,「好像有……」

    他俯身,輕輕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小鳥真是個好孩子。」

    茉里羞怯的笑了笑,「叔叔也是個好大人。」

    「呵。」他一笑,「乖,睡一下,叔叔跟媽咪都會在你身邊的。」

    「嗯。」她點點頭,閉上了眼楮。

    他撫摸著她的頭,輕聲低喃著,「痛痛飛,痛痛飛飛飛……痛痛飛,痛痛飛飛飛……」

    看著這一幕,萬家香的心情激動起來,不管是多了不起的母親,還是有她力不可及之處,看著此刻的史懷仁跟小鳥,她深深體會到這個道理。

    小鳥是多麼的信任他、依賴他,而他又是多麼的疼愛著小鳥、呵護著小鳥,他們並不是親父女,可她卻在他們身上看見了不容質疑的親情。

    是老天爺憐她嗎?否則怎會將這樣的他送到她面前?

    不知哄了多久,茉里終于睡著,史懷仁將手慢慢收回,小心的幫她拉好被子,然後看向紅著雙眼靜靜坐在床側的萬家香。

    她抬起眼瞼,輕聲地說︰「謝謝。」

    他溫柔一笑,「謝什麼?」

    「這不是你的義務……」

    「你還要繼續跟我撇清關系嗎?」他眉心微燮,語氣有些無奈,「我……還沒走進你心里?」

    望著他有點小沮喪的神情,她沉默了下。她還有什麼該死的理由,能拒絕這個老天爺送到她面前的好男人?她還忍心拒絕他,讓他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失落嗎?不,她不要。

    李美琪說得對,遇上對的人,只管緊緊抱住他,然後用心去感受便行。在主動抱了他之後,她再也無法說服自己「我不要這個男人」。

    一直以來,她是頭為了保護自己及女兒而總是處于警戒狀態的母狼,而他……他馴服了她的心。

    萬家香搖搖頭,溫柔的一笑。「不,你己經走進來了。」

    聞言,史懷仁瞪大眼楮,難掩驚喜,他迅速起身,繞過床尾來到她的面前。

    「醬油,你真的……」他激動的握住她的手。

    她點點頭,「以後請多多指教。」

    他忘情的將她一把撈進懷里緊緊抱住,像是擔心她會突然反悔而推開他。

    「醬油,讓我以‘成為小鳥的爸爸’為前提跟你交往吧。」他低聲的說。

    「你真的願意?」

    「我願意。」他緩聲強調,「我有千百個願意。」

    迎上他幽深的專注目光,她羞悸得忘了怎麼呼吸。因為屏住呼吸,她的臉漲紅著,幸好病房此時的光線昏暗,她想他應該看不見。

    「醬油,我可以吧?」史懷仁深深的往視著她,語帶央求卻又莫名強勢,「我可以成為你跟小鳥的家人吧?」

    萬家香心頭一顫。這是……求婚嗎?

    「你真的……我,我是……我有……」她太驚訝,以至于語不成句,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愛小鳥,我也愛你。」他火熱的視線牢爭攫住她的心神,「做為一個男人,我想保護、呵護你們,我是認真的。」

    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萬家香一點都不懷疑他會是虛情假意,她知道,他再真摯不過了。

    只是,她心里還有猶豫,那是來自于對自己的缺乏信心。

    「我……我被狠狠的傷過,至今都……」她的聲音微微顫抖道。

    「不管你被傷得多深,我會給你滿滿的愛,然後療愈你。」

    天啊!他說的話就像小說或是偶像劇里男主角會說的話,準確無誤的打中了她的心。萬家香心折了。

    史懷仁伸出手,溫暖的掌心輕覆上她羞紅的臉龐,「有人說,結婚是失去判斷力,離婚是失去忍耐力,而再婚,則是失去記憶力……」

    「萬家香,」他的臉欺近她,低聲地說︰「把你那該死的記億力丟掉吧。」語罷,他的唇輕輕貼上她微顫的唇瓣。

    她驚慌了下,本來想躲開,卻什麼都沒做。

    她己經淪陷了,在堅持那麼多年以後,那扇自從受傷之後便緊閉的門窗,己徹底被他開啟,他為她冰封的心房引進了徐徐微風還有煦煦春光,讓她的心暖了起來。

    如呆這是老天爺給她的第二個機會,那麼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把握它。

    他稍稍離開她的唇,低聲地問︰「你肯嗎?」

    她滿臉潮紅,眼眶微微濕潤,怯怯的點了頭。

    他安心的笑了,目光深情的往視著羞怯的她,眼底是兩簇閃動的火苗。

    低下頭,他再一次攫住她羞悸的唇瓣,烙下愛的印記!

    住院期間,許多人來探望茉里,其中當然少不了她的外公、小南外婆,還有壞人叔叔和丸子老師的爸媽。有了大家滿滿的愛,茉里很快就忘了手傷的疼痛。

    幾天後,茉里出院並回到幸福里,她回家的消息經由美花姨的放送,很快就在里民間傳開來,因此回家的第一天,許多好朋友及同學都跑來看她,家里像是在開同樂會般熱鬧。

    沒多久,農歷年到來,陳老師兩個遠在國外己經有兩、三年投回台灣的兒子,今年攜家帶眷的回來過年了,探望好久不見的母親。

    這是萬家母女住進陳老師家兩年多來,第一次見到她的家人,盡管初次見面,但萬家香熟知她兩個兒子的狀況,而他們對與母親同住的房客母女檔亦不陌生,大家一見如故,毫無生疏感。

    除夕,萬家母女在陳老師家吃了年夜飯,茉里還因為陳老師的兒媳及孫兒孫女回來,多領了四個紅包。

    九點不到,有人來按門鈴,左手還打著石膏的茉里搶著應門,因為她知道這個時候除了史懷仁,再沒別人會來了。

    打開門,門外果然是她最喜歡的壞人叔叔。

    「叔叔,」她一把拉著他的手,悄聲地說︰「我領到好多紅包,呵。」

    「是嗎?」他低聲的問她,「想不想再多領幾個?」

    「唉?」她疑惑的看著他。

    他彎下腰,在她耳邊窸窸窣窣的不知說些什麼。她听完,笑了。

    萬家香走出來,見兩人交頭接耳神神秘秘的不知在說什麼,不禁狐疑地問︰「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沒什麼。」兩人異口同聲,極有默契的做了同樣的動作——聳肩。

    看著他們兩人古古怪怪的樣子,萬家香略起疑心,但也沒多問,只是道︰「對了,除夕夜你不在家里,跑來這干麼?」白天時,他明明己經過來跟陳老師拜過年,也跟許久不見的陳大哥、陳二哥聊了一下午,怎麼現在又來了?

    「我奉命來找你跟小鳥啊。」他說。

    「奉命?」她皺皺眉,「奉誰的命?」

    「我們家老爺子跟老夫人的命。」他抿唇一笑,「他們要我帶小鳥過去吃點心,順便領紅包。」

    「是喔?」她干脆地回道︰「好吧,小鳥,你跟叔叔去史爺爺家吧。」

    「你不去?」

    「我去也有紅包領嗎?」她開玩笑的問。

    「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包一個給你。」他打趣地回道。

    「不了。」她微頓,「我還是不打擾你們了。」

    其實,萬家香心里還有顧慮,雖然她己接受了史懷仁的愛,卻還沒準備好面對他的父母。

    他們還不知道她跟懷仁的事吧?要是他們知道,心里做何感想?還願意像現在這樣疼愛小鳥嗎?

    大家都樂見店家推出「買一送——」的活動,但在婚姻及感情上,「買一送——」卻是大多數人都敬謝不敏的。

    「媽咪,一起去嘛。」茉里趨前拉著她的手,楚楚可憐的央求著,「媽咪不陪小鳥,小鳥不敢去耶。」

    什麼?小鳥被史家兄妹帶回家玩也不是一兩次了,現在居然跟她說什麼若她不去就不敢去?哪有這回事!

    「一起來吧。」史懷仁注視著她,眼神充滿期待,「我媽做了好吃的桂圓酒釀,待會兒回來,你也可以帶一些給老師。

    萬家香回頭看看屋里歡聲笑語、和樂融融的景象,沉默了下。

    「媽咪,拜托。」茉里搖著母親的手,像只乞憐小狗般的看著她。

    她掙扎了一下,為難地說︰「好……好吧。」

    「耶!」茉里興奮的又叫又跳。

    「小鳥,小心你的手。」她好氣又好笑的提醒快High過頭的女兒,「我進去跟老師他們說一聲,等我。」說完,她轉身回到屋內。

    在她看不見的時候,史懷仁跟茉里互覷對方一眼,心領神會的笑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