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6章(2)
作者︰春野櫻
    突地,外面傳來陌生女人的聲音,「我回來了。」

    萬家香微怔,循著聲音往門口望去,只見一名約莫五十歲上下,身材嬌小,有著一張親切圓臉的婦人站在那兒,手上提著菜籃,一副家庭主婦的模樣。

    「咦?難道是……」看著跪在地上的她及靠在萬景舟身邊的茉里,婦人唇角漾起溫暖的笑,「是家香跟茉里嗎?」

    听見她輕易就認出她們並叫出她們的名字,萬家香更訝異了。她是誰?

    「家香,她是小南阿姨。」萬景舟說。

    「小南阿姨?」她一臉疑惑。

    周曉南擱下菜籃,快步的走過來。

    「快起來吧,還跪著做什麼、」她一把拉起萬家香,親切溫柔的看著她,「家香,你好,我是周曉南,我一直好想看看你跟茉里……」說著,她轉而看向涯在萬景舟身邊的小女孩笑問︰「你一定是小鳥嘍?」

    茉里點點頭,好奇的望著她。

    「家香,我要跟小南結婚了。」萬景舟開口。

    聞言,萬家香驚訝的瞪大眼,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但這一刻,她總算知道是什麼改變了父親。

    曾經,她以為父親是厭憎她的,現在她終于明白,不懂得愛人的人,是因為他不曾被好好愛過。對她嚴厲又冷漠的父親不是不愛她,而是不知道如何愛她,如今,父親被深深的愛著,也就漸漸懂得如何去愛人。

    「小南是獨生女,為了照顧雙親一直沒有結婚,她的父母親在三年前相繼過世後,我們才經由介紹認識,己經交往兩年多了……

    周曉南溫柔笑看著萬家香,「家香,夾然告訴你這個消息,你一定很訝異,實在抱歉……」

    「不……我……」萬家香破涕為笑,「恭喜你們,太好了。」

    原來這近三年來,父親的生活起居都有人在照料著,有了愛情的滋養及「家人」的陪伴,父親那些冰冷又尖銳的稜角不見了。

    如今的他,是個幸福又溫暖的人。

    「來,今天就在這兒吃晚飯,我來做飯。」周曉南挽起袖子,爽朗的一笑,「我的手藝不錯喔。」

    「那叔叔怎麼辦?」忽地,茉里進出這一句。

    萬家香一驚,卻己來不及阻止。

    「叔叔?」萬景舟跟周曉南疑惑的看著茉里,「什麼叔叔?」

    「就是壞人叔叔啊,他開璞璞載我跟媽咪來找外公,現在還在車上等我們耶。」

    萬景舟立刻想起那天帶著外孫女外出散步,那個名叫「史懷仁」的代課教師。「他載你們來的?」他轉頭看著一臉尷尬的女兒。

    「嗯。」她點頭。

    「怎麼讓人家在車上枯等呢?」他微微皺起眉頭,「去把他帶回來吧。」

    听見這話,萬家香愣住了。

    史懷仁是個很容易便與人打成一片的人,即使萬景舟與周曉南對他來說都十分陌生,但席間他卻與他們無所不談。

    五人圍著餐桌,用餐氣氛融洽而自然,萬家香感覺得出來,父親十分喜歡他。行嗎?真的可以嗎?離過婚還帶著一個七歲女兒的她,真的有資格跟他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家人……能不在意嗎?

    懷智跟她們母女要好,而且思想前衛,或許不介意,但史爸跟史媽呢?他們能接受優秀的兒子跟一個離過婚的單親媽媽交往、當現成的老爸?

    兩個人的結合,向來都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呀……

    晚上九點鐘,他們告別了萬景舟與周曉南,驅車返回幸福里。

    或許是太開心也太累了,茉里一上車便昏昏沉沉的睡著。

    史懷仁從後視鏡里瞥了一眼道︰「小鳥睡了。」

    「玩得那麼瘋,也該累了。」與父親前嫌盡釋,又得知父親即將再婚,萬家香十分高興,因為高興,她的情緒比往常都還要放松,她陷在座位里,想著今天發生過的所有好事,不禁淡淡一笑。

    他也微笑,「太好了,不是嗎?」

    她微怔,轉頭看著他專注開車的側臉。

    「你跟伯父終于和好,伯父又找到那麼溫柔的小南阿姨……」他一笑,「這下小鳥不只有外公還有外婆了。」同桌吃飯聊天,他對她與她父親過往所發生的種種己有九成了解。

    「對了,你……會搬回家住嗎?」這會,他忍不住試探地問。

    她沉默了下。

    「如果你跟小鳥搬走,老師一定會每天哭,搞不好還會三天兩頭就跑到這兒來找你們。」他說。

    如果她們搬走,想念她們的只有陳老師嗎;他呢?他舍不舍得她們……

    喔,老天!她在想些什麼啊?

    正當萬家香為自己的想法感到’隆腦之際,史懷仁忽地低低的出聲了。「我也會很想你們,所以你們不要搬走。」

    她陡地一震,驚訝的看著他。

    這時,他慢慢的將車駛向路旁停下。

    「醬油,」他轉頭直視著她,「我們把話說白了吧。」

    迎上他直率又火熱的眸子,她心頭狂震。「什、什麼?」

    「你對我是什麼感覺?」

    史懷仁是個一旦確定自己的心意,鎖定目標就會毫不猶豫出手的行動派,他討厭浪費時間,也討厭所有不確定的事,而現在,他得確定一件事,就是……

    「你喜歡我嗎?」他問。

    萬家香驚羞的看著他,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你……你說什麼?」她別過頭,不敢直視他的眼楮,「時間不早了,快回——」

    「我希望你直接回應我,不要顧左右而言他的敷衍我。我不是小孩子,就算被你拒絕了,也不會嚎陶大哭。」

    她低下頭,聲音微微顫抖,「知道會被拒絕,你還要……」

    「我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棄的。」未等她說完,他立刻搶白道︰「別忘了我手上有王牌。」

    她微怔,轉頭看他。

    他對著她爽朗一笑,俏皮的眨眨眼楮,「我敢說,小鳥會舉雙手雙腳贊成我當她的爸爸。」

    聞言,她臉頰一熱。是的,小鳥是會徹頭徹尾站在他那邊的人。

    「再說,我也感覺得出來,你爸爸非常喜歡我。」他自信滿滿地表示。

    「我……我們真的不——」

    「除了他,你誰都無法接受了嗎?!他打斷她,雙目灼灼的望著她,「我不能代替他給你跟小鳥幸福?」

    听他這麼說,她真的很高興,不為別的,只因他是如此無私的付出,想給小鳥幸福。尤其是今天深深感受到父愛的溫暖後,她更能體會小鳥對她說「可不可以要第二個爸爸」時的心情。

    但,怎麼行呢?他對她來說,太好了。

    「謝謝你這麼疼愛小鳥,不過……」她為難地強迫自己說出口,「我不是你的對象。」

    他眼里有一絲激動,語氣卻依舊沉穩。「又是卡在同樣的問題上頭?」他濃眉一皺,定定的注視著她,「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個我喜歡、我在乎和我想照顧她、呵護她的女人,不是個單親媽媽。

    望進他深沉熱切又真摯率直的眸子,她心跳猛地加速,頓時有點呼吸困難。她倒抽了一口氣,強自鎮定地說︰「我不想再走入婚姻。」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再受傷!」驚覺到自己的聲音有點大,她立刻將音量壓低,「一次……夠了。」

    史懷仁敏銳地抓出她話里語病。不想再受傷?她指的是她死去的丈夫?還是她在丈夫死後曾試著跟誰交往而被傷害?

    但她說「一次」?如果只有一次,那麼是……

    他下意識的往後座看了一眼,確定茉里己睡得很熟。

    「醬油,」他目光一凝,低聲地問︰「小鳥的爸爸還活著?」

    她又倒抽一口氣,心知瞞不了他,索性誠實地說︰「是,他活著。」

    「為什麼……」

    「因為小鳥不需要一個不負責任的爸爸。」她打斷了他,眼眶有點泛紅,「當年為了逃離父親嚴厲的管教,我不顧他的反對跟小鳥的爸爸走,當時我……我己經懷了小鳥。」

    他牙受說話,只是安靜的听著,盡管他心情十分激動。「我以為自己找到了幸福,牙受想到……小鳥都還沒出世,他就把女人帶回家里。」

    听到這兒,他驚訝又難以置信的望著她。

    她唇角一勾,淒然的笑說︰「我不要小鳥有一個這樣的爸爸,所以我給了她一個己經在天國的爸爸。」

    「醬油……」

    「我不會讓任何人再傷害我,甚至傷害小鳥。」她抬起眼瞼,定定的看著他,「我知道你好,知道你對小鳥是真心,但是……即使只是一點點的風險,我都不想再冒。」

    「醬油,我……」

    「我要你繼續當她的壞人叔叔、壞人老師,而不是一個可能會傷害她的繼父。」

    「我能理解你想保護小鳥的心情跟立場,不過……」他燮眉笑嘆,「如今己擁抱著父親的你,忍心讓小鳥生命中‘父親’的角色從缺嗎?」

    他的話讓她想起了自己跟父親多年來的愛憎糾葛,心中百感交集,一時激動竟忍不住落淚。

    「醬油……」他伸出手,輕輕捧住她淚濕的臉。

    而她沒有躲開、沒有抗拒,只是抬起迷蒙的淚眼,幽幽的看著他,「你……你為什麼總是讓我哭?」

    他溫柔一笑,「也許那是因為……你真的喜歡上我了。」說著,他欺近,以溫潤的唇瓣在她額頭上輕輕烙下一吻。

    萬家香站在鏡子前,看著整張臉紅得像是喝了半打啤酒般的自己,不敢相信區區一個額頭上的吻,就讓她心悸得快要死掉。

    冷靜冷靜啊,萬家香,不過是一個吻,就當是被狗舔了吧。

    她不斷在心里這麼告訴自己,但史懷仁的臉卻一直浮現在眼前,她的額頭還是一直發燙。

    「天啊……」她按著仿佛快衰竭的心髒,無力的坐在床沿。那絕對不是一個可以當是被狗舔了的吻,那是一個直到她死前,只要回想起來都還是會讓她震悸不己的吻。

    他為何那麼堅定?他如何確定自己對她是愛不是一時迷惘?

    真的可以嗎?她萬家香,真的還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老天爺為何要將他送到這麼多年來都心如止水的她面前、這是對她的憐惜,還是給她的考驗?抑或是……一種折磨?

    「媽咪?」不知何時,茉里來到母親房門口。

    她回過神,假裝若無其事的問︰「刷完牙了?」

    「嗯。」茉里走了過來,在母親身邊坐下。

    萬家香攬著她的肩膀,低頭在她發上親吻一記。

    「媽咪,再一個月就要放寒假了耶。」茉里勾著母親的手臂,緊涯在她身邊。

    「是啊,接著就要過新年,過完年,外公跟小南外婆就要結婚了呢。」剛才他們己說定了,她父親跟小南阿姨結婚時,將由小鳥及小南阿姨親戚的孫子擔任花童。

    「媽咪,剛才叔叔要回去的時候跟我說啊……寒假的時侯,他要帶我去清境農場握。」茉里說著,忍不住呵呵一笑,「叔叔說那里有好多小羊,我好喜歡小羊。」

    萬家香不得不說,史懷仁對小鳥真的很用心。

    「媽咪……」

    「嗯?」女兒的輕喚讓她回神。

    茉里看著她,「媽咪也一起去,好嗎?」

    「小鳥?」

    「我想要跟叔叔還有媽咪在一起。」

    看著女兒那認真的表情,萬家香心頭一緊。小鳥己經完全的接受他、喜歡他、依賴著他,可是,對一個人抱持著期恃及希望是危險的事呀。

    然而,她該如何對只有七歲的女兒解釋呢?

    「小鳥,」她礙口地道︰「媽咪跟你說,叔叔他……他將來可能會結婚喔。」

    「唉?」茉里一怔。

    「要是他結了婚,就會有自己的小功寶,到時就不能像現在這樣每天來看你了,所以……」

    她話未說完,茉里己抬起頭來看著她,「我喜歡叔叔。」

    「我知道。」她不舍的將女兒擁入懷中,輕輕拍撫著女兒的背,「不過叔叔會有他喜歡的人呀,當那個人出現時,我們就要祝福他,對不對?」

    茉里吶吶地說︰「可是叔叔說他喜歡媽咪啊。」

    「這……」

    「媽咪,你跟叔叔結婚,跟叔叔生小功寶好不好?」

    女兒的童言童語教她面紅耳赤,害羞不己,一時之問竟語塞了。

    「媽咪,」茉里用那天真無那的大眼楮直勾勾的看著母親,「我有看到喔。」

    「咦?」萬家香不解。

    茉里露出賊笑,「叔叔親媽咪的‘這里’。」說著,她指了指自己的額頭。

    萬家香驚羞的瞪大眼楮,「小鳥,你……」天啊,當時小鳥不是在後座睡著了嗎?難道……老天,她真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小鳥,這件事絕對不可以說出去握。」她嚴正的叮囑女兒,「誰都不準說!」

    茉里點點頭,思付一下,「馥奶奶也不能說?」

    「不能。」

    「外公?」

    「不行。」

    「那……小南外婆咧?」

    「也不可以。」她抓著女兒的肩膀,鄭重其事的說︰「不管是誰都不行。」

    「小棉花呢?」茉里一派天真地問。

    萬家香一怔,無言。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