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6章(1)
作者︰春野櫻
    將萬家香緊緊抱在懷中的這一刻,史懷仁感覺她對他敞開心房了,她不再將他拒于門外,終于願意依賴他。她對他不是毫無感覺,她……她緊抱著他的力道告訴他,她是喜歡他的。

    這個渾身是刺,像是刺蜻又仿佛是心門掛著「內有惡犬,生人勿近」警告標語的女人,是喜歡他的。

    「腳痛嗎?」他微低下頭,柔聲的問。

    她偎在他胸口,頭輕輕的點了點。

    「過來,我看看你的腳……」他輕拉開她,扶她到一旁的花台邊坐下。

    她依言坐下,膝蓋一打彎,便疼得她差點哀叫出聲。

    他在她跟前蹲下,小心的翻起她七分褲的褲管,發現她的膝蓋己經擦傷。「你這一跤跌得不輕。」他抬眼看著她,「能走嗎?」

    他溫柔的眼神及關心的話語,讓她心慌意亂。「可以,不礙事。」她勉強站起,假裝無恙的往前走,可實在是太痛了,走沒幾步便搖搖晃晃的就要跌倒。

    他隨即趨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她本能的想掙開,他卻牢牢的攫住她,態度強硬。

    「一直這樣撐著,也有覺得累、覺得無助的時候吧?」他凝視著她,笑嘆一記,「偶爾依靠我一下,行嗎?」

    「我不想給你或是任何人添麻煩。」

    「你不是麻煩。」他直視著她,「你的一切,我都想承受。」

    迎上他熾熱的深情眼神,她心頭一陣狂悸。

    「你……想聊聊嗎?」他不經意的問,「關于你爸的事……」

    萬家香秀眉蹙緊,低頭不語。

    「你跟你爸爸鬧翻了?」他語氣輕松,試著瓦解她的心防,「你干了什麼壞事?打破你爸爸心愛的蟠龍花瓶?」

    他幽默的話語讓她心頭微震,抬起眼臉,她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他。這人是魔法師,會操控人心嗎?她明明想遠遠的逃開,為何總讓他靠近?她像是他手上的一只風箏,以為自己飛得夠遠了,卻抵不過他一個輕輕拉線的掌控。

    「你爸爸看著小鳥的時侯,雖然只是一下下,但是他……笑了。」史懷仁淡淡的、若無其事的說。

    聞言,萬家香一怔,驚疑不定的看著他。

    「是真的。」他一笑,「我想他是個不苟言笑也難以親近的人吧?」

    沒錯,他真是觀察入微,她父親確實是那樣的一個人,就她記億中,父親從不曾對她笑過。

    「你跟你爸……多久沒見了?」

    她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他明明不知道她的事,但每個問題都切中她與父親之間的癥結所在。

    「我不知道你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不見面,但他既然來了,那表示……他想你。」他眸光溫柔,卻又直接得教人難以直視,「醬油,你也想他吧?」

    他這句話重重的打進她心里,讓她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又奪眶而出。她因為他害她又掉眼淚而氣惱的瞪著他,卻無法對他發脾氣。

    「是因為小鳥的爸爸嗎、」他續問︰「你父親反對你們在一起?」

    她沒說話,默認了。

    「小鳥從沒見過她的外公,不過血緣這東西很神奇,他們第一次見面就講了很多話……」他伸手楷去她臉上的淚,「帶小鳥去見他吧,他己經先踏出一步了。

    他的動作輕柔自然,一點都不刻意,反倒深深擊中她脆弱的一處,她心底仿佛有個開關,在她不曾察覺的時候被他開啟了。

    「好啦,我們回去吧,老師跟小鳥應該己經在擔心你了。」說著,他扶著她往前走。

    這次,她沒有拒絕他的好意。「小鳥她……」驚覺自己居然需要他的建議,她倏地收聲,神情懊惱。

    他仿佛什麼都明白,會心一笑。

    「小鳥應該知道她有外公吧?你就直接告訴她,那位爺爺就是她外公。」他說︰「我敢說,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丙然,當萬家香告訴茉里說剛剛那位出現在巷口的爺爺就是她的外公時,茉里非常的興奮。

    「媽咪,外公可能不生你的氣嘍。」她安慰並鼓勵著母親,「你不必擔心了啦,我們可以去找外公了。」

    「嗯,我們可以去找外公了。」她笑著點頭。

    于是,星期六的下午,萬家香帶著茉里出門,準備搭車回老家探望父親,並向他說聲「對不起」。但才出巷口不遠,有輛國產小型房車便停在她們旁邊。

    「嘿!」車窗降下,坐在駕駿座上的人居然是史懷仁,「要去哪里?我送你們。」其實他怎會不知道她們要去何處,早在兩、三天前,茉里就己經告知他這件事。至于他為何能算準時間出現,那是因為他有個「內應」——陳老師。

    「叔叔,我跟媽咪要去外公家握。」茉里興高采烈的說。

    「是喔?難怪你今天穿得這麼漂亮。」他下車繞到副駕駛座,先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見狀,萬家香還來不及制止,茉里己經跳上車,還很熟捻的扣上安全帶。

    「小鳥,下來……」她聲調並不強硬的說。

    他打開車門,對著她一笑,「上車吧,我送你們去。」

    「不,我……」

    「你就不能有一次不對我說‘不’嗎?」他無奈地眉心一燮。

    己經坐在後座,人小鬼大的茉里幫腔道︰「媽咪,快上車,車子怠速要罰錢耶!」這些事都是史懷仁跟她說的,她一知半解,卻說得煞有其事。

    「瞧,小鳥比你還懂事。」

    「什麼?」他說她不懂事;拜托,她都幾歲的人了,怎麼會……

    萬家香還沒反應過來,史懷仁己輕托她的後腰,將她往車里推。半推半就之下,她坐進了副駕駛座,他細心的檢視一下她們有牙受有手啊腳的露出來,然後便將車門關上。

    接著,他坐回車里,手握方向盤,轉頭笑問著她,「住哪里?」

    「我知道!」後座的茉里像是參加「百萬小學堂」般的舉手搶答,然後將外公家的地址背誦一遍。

    萬家香有點驚訝。「小鳥,你怎麼知道外公家的地址?」

    「媽咪每次寄卡片跟照片給外公時,我都有看見地址啊。」她得意揚揚表示,「我早就背下來了。」

    史懷仁回頭夸贊她,「小鳥好厲害。」

    「呵呵。」茉里抿嘴偷笑。

    「好,那我們出發嘍。」

    「耶!出發!」

    看他們兩個人有如要出門遠足似的開心,萬家香也忍不住笑了。

    而在她笑了的同時,她知道……她的心己經被他攻陷。

    抵達目的地,史懷仁讓她們在巷口下車,接著他在附近找了個停車位將車停妥,便在車上靜候。

    萬家香帶著興奮得蹦蹦跳跳的女兒走進巷子,腳步突然變得好沉重。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怯」嗎?多不可思議,當年急著想逃跑的地方,如今卻是她迫切想重返之地,只不過她離開太久,心里有點不安。

    案親會願意見她嗎?如果他不見她們,小鳥那小小的心靈會受挫吧?可是,父親都己經先跑去看她們母女了呀,雖然他終究沒進去看她們……

    「媽咪?」茉里緊緊抓著母親的手,如黑色珍珠般的眼楮望著她,「你是不是害怕?」

    居然連個孩子都看出她內心的畏懼了?她苦笑一記,「媽咪很膽小,對吧?」

    茉里咧嘴一笑,「沒關系,要是外公生媽咪的氣,我會拜托他不要生氣。」

    是啊,既然己經踏出這一步了,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嗯。」她點頭微笑,「我們走吧。」說完,她牽著女兒,腳步堅定的往前走。

    來到外公家門口,茉里搶著按了門鈴。「哪位?」對講機里,傳來了熟悉的男性嗓音。

    「爺……不,外公,是我,小鳥!」茉里難掩興奮的朝著對講機說著,「我帶好吃的餅干來給外公吃喔。是我跟媽咪還有馥奶奶一起做的。」

    對講機那端一陣沉默,萬家母女倆等了幾秒鐘,不禁互看著對方,神色有點不安。

    萬家香心想,父親還是不肯見她嗎?對于她當年不顧他反對,頭也不回跟著康啟為離開的事,他至今還無法諒解?

    沒關系,父親不見她,她可以理解,只希望他能見見小鳥。

    「爸……」她話還投出口,院子的鐵門「啪」的一聲開了。

    門打開了一道約莫三十公分的間隙,出現在那之後的是她八年不見的父親——萬景舟。

    瞬間,她眼淚潰堤,「爸……爸……」

    門里,萬景舟沉默的看著她們,臉上表情雖是淡摸,眼底卻翻騰著復雜的情感。

    「外公。」茉里嘴甜的喊著,「外公,我是小鳥,你還記得我嗎?」

    萬景舟看著她,唇角微微勾起一絲笑意。「記得。」他將門再打開了一些,然後看著早己淚流滿面的女兒,「進來吧。」

    這是萬家香的家,她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離開七、八年再回來,一切都沒有改變,她卻覺得惶惑不安。反倒是天真的小鳥一點都不怕生,安心得像是八百年前就住在這里一樣。

    她不知道該跟父親說什麼,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們幾乎沒有像一般父女那樣聊過。但幸好有小鳥在,她是個愛說話的開心果,成功的Hold住了場面。

    「外公,你吃一塊餅干。」茉里從小盒子里挑了一塊造型奇特的手工餅干,歡天喜地的遞給了外公,「這塊是我做的喔。」

    萬景舟接過,研究了一下,「這模樣是……」

    「是小棉花。」

    「小棉花?」

    「就是那一天我跟叔叔牽去散步的小狗。」她說。

    「喔,原來如此。」他說著,將餅干塞進嘴里嚼了嚼。

    「好吃嗎?」茉里瞪大眼楮看著他,滿心期待著他給予贊美。

    「嗯……」他點點頭,「好吃。」

    茉里一臉高興,然後安心的拍了拍胸口。

    見從前那難以親近的嚴父如今跟小鳥有這樣的互動,萬家香甚感欣慰。父親討厭康啟為,她曾經擔心他也會厭惡身上流著康啟為血液的小鳥,但現在看來,她真是多慮了。

    萬景舟轉過臉,神情嚴肅的看著因哭過而眼楮紅通通的女兒,「那家伙呢?」

    萬家香知道父親指的是康啟為。「小鳥,你要不要去上洗手間?」她故意支開女兒,免得小鳥听見一些跟從前認知完全不同的事實。

    茉里搖搖頭,「只有一點點想上。」

    「媽咪說過不能憋尿。」說著,她指著後面,「洗手間在走道最底,牆上有燈的開關,自己找一下。」

    茉里微頓,「好吧。」她跳下椅子,轉身便往後頭走去。

    看她走開,萬家香立刻壓低聲音道︰「我騙小鳥說她爸爸己經過世了。」

    萬景舟微怔,但並不意外。「離婚了?」

    「嗯,小鳥還沒出生時就離婚了。」她誠實以告,盡管知道父親可能會因此給她一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可父親沉默了下,倒是沒說什麼。

    她不禁有點意外,父親竟然沒趁機教訓她一番?父親變了,現在的他似乎變得柔軟且溫暖。是什麼讓他改變了?這幾年來,不管她寄了多少卡片也不願給她任何回應的他,為何跑去找她們?

    老天,難道他……生病了?!

    「爸,您還好吧?」她語帶試探地問。

    萬景舟有點疑惑的娣了她一眼,旋即猜到她為何這麼問。「我沒病,不是為了見你們最後一面才去幸福里找你們的。」

    聞言,萬家香松了一口氣。

    突然,萬景舟小聲的、像是囈語般說了一句,「家香,對不起。」

    她一震,「爸?」對不起?爸為何向她道歉?當年一走了之的人是她呀。

    萬景舟注視著她,「是爸爸害了你,我從沒好好待過你,若不是為了逃離我,你不會跟那家伙私奔……」

    萬家香的心潮澎湃激動著,在她身體里那凝滯己久的熱流,此刻又重新流動了起來。

    「家香,」萬景舟眼中淚光微閃,「我不是個好父親。」

    見狀,萬家香霍地起身,雙膝一跪,咚的一聲跪在他面前。「爸……」再抬起臉時,她己淚眼迷蒙,看不真切父親的臉龐,「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個不孝女……」

    「起來。」萬景舟拉著她,女兒卻堅持跪著。

    「這些年來把您一個人留下,我……我真的……」說著,她己嗚咽得哭了起來,語難成句。

    「唉。」他沉聲一嘆,「你也吃了不少苦吧?」

    她用力搖搖頭,卻仍哭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媽咪?

    這時,茉里回來了,見母親跪在外公跟前哭得說不出話,她立刻奔了過來,也學母親一樣跪在外公面前。

    「外公,」說話的同時,她也己掉下眼淚,可憐兮兮地說︰「你不要生媽咪的氣,媽咪以前不乖,可是她現在己經知道錯了,她現在很乖了,真的。」

    看著外孫女,萬景舟慈愛的一笑。「小鳥,」他拉起她,讓她坐在自己身旁,「外公沒有生你媽咪的氣,她很乖,一直都很乖,是外公不好。」

    听見父親這麼對女兒說,萬家香更難過了,她揚起淚濕的臉,唇片翕動,數度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

    萬景舟伸出手抹去她臉上的淚,再摸摸她的頭,好像她只是個小女孩般。

    當父親的手溫柔地觸踫著她的臉、她的頭,萬家香終于在這一刻了解到何謂父愛。原來她一直揭望著父愛,這真的是無可取代。

    原來,小鳥想要的、想從史懷仁那兒得到的就是這個,就只是這個……

    「爸……」她忽然趴在父親膝上,像個孩子般放聲大哭。

    「好了、好了……」萬景舟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努力維持語氣平靜,「你都幾歲的人了?怎麼還像個孩子一樣……」他捏捏她因哭泣而顫抖的肩,「事情都過去了,算了。」

    「嗯……嗯。」她只是用力點頭,難以言語。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