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錯之棋子皇後(下) 番外 晏後若水(2)
作者︰綠光
    從此之後,晏若水成了個安靜的皇後,就算巳慎思來到長生宮,她也不再如以往那般熱切期盼,她靜得像一池冰凍的水,靜蟄在這華麗的宮殿中。

    直到得知自己懷有身孕,她臉上終于浮現淡淡笑意。

    她輕撫著肚皮,為了這新生命而歡欣不已。就算天底下沒有半個人需要她,但這孩子總會需要她的,對不對?

    終于,她可以擁有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孩子。

    不管是男是女,她都會好生疼惜。

    她滿懷希望地等待肚子里的孩子出世,再苦的安胎藥她也能一口飲下,只要是對孩子好的,她什麼都願意做。

    然而,事與願違,她產下了死胎。

    「怎麼可能?」產後,她虛弱問著御醫。

    「那孩子明明就在我肚子里,偶爾會踢著我,怎麼可能會是死胎?!」

    「回娘娘的話,這……恐怕是因為你喝下催胎藥。」御醫誠惶誠恐地跪下。

    她膛圓水漾美目。

    「什麼意思?」

    「下官切脈發現娘娘誤飲了催胎藥,而且此藥凶猛,恐怕從此以後娘娘再也不能生育了。」說到最後,御醫已經跪伏在地。

    霎時,陣陣雷響炸在她的耳邊。

    她不能生育了……她不在乎孩子能為她帶來什麼富貴榮華,要的只是一個可以陪伴自己的孩子,為何連這麼簡單的夢想也不肯成全她?!

    「給本宮查!咕宮要知道為何安胎藥會變成催胎藥!」她聲嘶力竭地吼著。

    以往,她總是安靜不出聲,因為她只想在這瑞安靜地過完這一世,然而有人膽敢殺害她的孩子,她又何必心存一絲良善!

    盡管巳慎思一登基就宣布禁止後宮再有私下處決的情形,不管皇族還是宮人犯罪名位各由不同官人處置,但那時他御駕親征,朝堂由晏灼寧掌權,晏若水更是後宮之首,不消幾天便查出被柳淑妃給收買的御醫,當場斬立決,也活活將柳淑妃杖責至死。

    她沒有一絲憐憫,滿心的仇恨無法消除。

    她恨,她無心爭寵,為何連她的孩子都不放過,恨皇上無心于朝廷,每逢戰事便御駕親征,更恨自己無法保護孩子。

    「娘娘,依臣所見,那楚嬤嬤無故沒了蹤影,這事肯定也與她脫離不了干系,得將她一並查辦才成。」

    事後,她父親特地踏進長生宮,要她斬草除根,以防她杖責了皇上最疼寵的柳淑妃,會害得自己失寵。

    「查呀。」晏若水冷若冰霜道。

    查了又如何?能還她一個孩子嗎?

    「還有柳淑妃那孩子,娘娘何不干脆領于膝下,如此一來,才能穩住娘娘在後宮的地位。」

    她撇唇冷笑著。

    說到底,父親為的還是自己的地位……無所謂了,她既然逃不出,那就隨便吧。

    當晚,女官將柳淑妃之子帶進長生宮。

    她瞧也不瞧那孩子一眼,打發給奶娘照顧,但夜里卻一直听到那孩子的啼哭聲,惹得她心煩意亂,終究忍不住要人將孩子帶到跟前。

    「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冷聲問。

    「回娘娘的話,殿下也不知怎麼了,就是不肯喝奶。」女官愁著臉道。

    晏若水冷冷地瞪著她懷里的孩子。

    「抱過來。」

    「是。」

    她將孩子抱進懷里,只覺他五官生得極俊,小嘴不斷地張闔,然後他的小手突然抓住她指頭,那一瞬間,像有道電流竄進心坎里,她忍不住地看著他。

    「娘娘,御醫說殿下未足月出世,得好生調理身子才成,可殿下卻不肯喝奶,一連換了三個奶娘都是如此,奴婢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晏若水忖了下,道︰「抱著他。」

    「娘娘?」女官不解地抱過孩子,正以為皇後心冷至此,不願好生照料九皇子時,卻見她輕解衣衫。

    「過來。」晏若水淡聲命令。

    女官趕緊將孩子遞給她。

    像是聞到奶香味,餓得發慌的九皇子一含住**,便用足力氣吸吮著。

    「痛。」晏若水微皺著眉。

    見狀,女官笑逐顏開。

    「娘娘,殿下肯喝奶了。」

    晏若水瞧他狼吞虎咽,心里油生出一股暖意,那是一種很陌生的情感,但卻又像本來就存在她心田之中。

    待喝足奶,孩子便滿意地眯起眼,偎在她懷里昏昏欲睡。

    晏若水直瞅著他。盡管他不是她的孩子,但他是無辜的,一切皆與他無關,她又如何忍心將後宮斗爭的仇恨算在他頭上?

    「娘娘,殿下還未起名呢,娘娘要不要替他起個名?」

    她垂睫付了下,淡聲道︰「九蓮。」四星九蓮,天子之尊,想保護這個孩子,就是讓他登上帝位,如此一來,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他。

    她失去一個孩子,而這孩子就當是老天彌補她的,她會好好地疼他、愛他,把他當成親生兒子。

    當晚,九蓮就睡在她房里,有他相伴,她睡了一場覆穩的覺。

    但他並非每夜都乖乖入睡,有時一折騰起來,哭啼不休。

    她總把他抱在懷里,輕柔地哄著。

    「乖……九蓮乖,娘的心肝寶貝,不哭喔,憂愁給娘,難過給娘,淚水都給娘,你不哭……」

    說來也奇怪,當她這麼哄著,他仿佛听得懂,還真乖乖地閉上嘴,再經她一逗弄,便笑咧還未長牙的嘴,惹得她也染上笑。

    她總是將他帶在身邊,听他牙牙學語時喊出的第一句話是娘,她牽著他一步步地學走路,每走一步便笑呵呵地撲進她的懷里,他讓她嘗到了身為人母的喜悅。

    她是疼他的,打從心底愛著這個孩子。

    然而,每逢九蓮的生辰,她的心緒總是不穩,只因他的生辰便是她孩子的忌日,會教她想起那可憐的孩子。

    筆而,她從不肯替他慶生。

    等九蓮三歲時,皇上班師回朝,她向他請求,編派武太監貼身保護,為的就是要確保九蓮可以安全無虞地長大。

    皇上監于柳淑妃一事便允了她的請求,適逢九蓮的生辰,皇上頭一次替他慶祝,就見他討喜地一句句喊著父皇,讓皇上開心不已,將他抱進懷里哄著,那一幕讓孔貴妃不滿至極,也讓她感覺她心里有股一再壓抑的怒火就快要爆發。

    回到長生宮時,九蓮早已倦極入睡。

    她坐在床邊看著他,他的睡顏非常可愛又惹人憐愛,但不知怎地,她卻突然覺得這張臉極為可憎。

    如果當初死的是他,那麼她的兒子現在該是由她陪著一道慶賀生辰,然而他的母妃卻害死她的兒子……她知道,這些仇恨與他無關,她真的知道,可是——

    「娘娘!你在做什麼?!」入殿欲服侍她寬衣的蘇璘急聲阻止。

    她驀地回神,這才驚覺自己竟雙手掐住九蓮的頸項,而他早已情醒,嚇得瞠圓眼,吭都不敢吭上一聲。

    她趕忙放開手,瞪著他已印上她指印的頸項看,而他開始放聲大哭。

    「娘娘……」蘇璘走向前,小心謹慎地看著晏若水。

    「把他抱走。」她急忙起身。

    天啊,她在干什麼?她瘋了嗎?她竟然想殺了他……

    「娘娘?」

    「把他抱走!」再讓他待在身邊,誰知道何時她會抿滅人性殺了他。

    她怎能如此?他是無辜的!

    在她的命令下,蘇璘將九蓮抱到偏殿照料。

    慢慢的,九蓮長大了,她看得出他羨慕著孔貴妃和巳太一的母子相處,想從她身上得到幾許母愛,她也想給,可深植在心的仇恨纏住她的手腳,就算想,她也給不了,只能疏離著他。

    直到他十二歲生辰前,她失手拿著燭台傷了他,她才確認自己的心生病了,為了保護他,她只能將他遷居到福緣殿,讓宮女們照料。

    此後,她更不願見他,唯有宮中慶典時,才會與他踫頭,而他也逐漸成長,盡管臉上抹滿笑意,她卻看得出這孩子變了,他已經知道她是他的殺母仇人,恨著她,也不再向她討取絲毫親情,一如當年的她不願向父親渴求溫情。

    他的心和她一般,病了。

    可她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她能做的,唯有用自己的方法保護他,讓他在宮中不受半點傷害。

    直到東甲回報,她才得知,原來向皇上告假離宮的他人跑去映春城,甚至阻止東甲等人殺害楚嬤嬤。

    她百思不得其解,他應該比她還清楚事情的嚴重性,然而他依舊決定放楚嬤嬤走。

    後來他終于回宮,並特地到長生宮見她。

    她直睇著他,突覺這孩子不一樣了,看著她的目光不再有恨,更沒有任何算計,他突然掀袍,雙膝跪下。

    「母後,求你幫我。」

    她怔仲地看著他。這從來不曾求過她的孩子,竟如此卑微地請求她的幫助,更教她不敢相信的是,她在他的眸底瞧見渴望的親情,他竟在向她討取一份愛……她以為這孩子是恨她的。

    傻孩子,何須求她,只要是他所願,她必當傾力相助的。

    「所以,這全都是你的功勞。」說完長長往事,晏若水吁了口氣,看向梁歌雅。

    「如果不是你,那孩子斷然不會接受我這個母後。」

    而梁歌雅早已淚流滿面。

    她以為母後的情冷性情是天生的,可想來她也真傻,這天下怎會有人天生冷情,若非環境造成,怎會有人無感自己的情緒。

    「你哭什麼?」垂睫瞅著她,晏若水抹去她頰邊的淚。

    「沒什麼好哭的,我已經萬分感謝老天,讓我和九蓮得以相認,如今你又添了皇孫給我……這已足夠。」

    「母後……」她以為自己是棋子,可沒想到母後的處境卻比她還要艱難。

    「我早已不渴望愛,如今有你和九蓮、小雅蓮便已足夠,我這一生沒有缺憾了。」

    「如此說來,朕可真是負了你。」

    門突然打開,晏若水才驚覺巳慎思和巳九蓮就在門外,她神色難得微慌道︰「太上皇和皇上怎會在外頭?」

    「本來要進來,可听你說起過往,朕父子便在外頭听著。」巳慎思緩步走進。

    「不過隨口說說,太上皇可別擱在心上。」說著,她將孫子擱在床畔,讓媳婦可以騰出手抱住,隨即起身。

    但一起身,許是久坐腳麻,她踉蹌了下。

    霎時,有四只手將她扶住,她抬眼望去,一個是她兒子,一個是她曾經傾心又將她傷至心死的夫君。

    「母後,小心。」巳九蓮抓著她的手,滿臉擔憂,魅眸微微泛紅。

    「不礙事。」她淡淡揚笑,拉開他的手,卻發現還有另一雙手環抱住自己,如此親密,教她極不習慣。

    「走吧,朕扶你到偏殿坐著。」巳慎思不容置喙扶著她。

    「別擾著小兩口說體己話。」

    她雖然感覺不自在,但還是由著他。

    兩人來到偏殿,早有宮人在茶幾上布上熱茶和一盅熱食。

    「你可知朕為何要冊封你為後?」才剛扶她在錦榻上坐下,巳慎思便發問了。

    「不就是要制衡孔家。」

    「不,朕是那時在首輔府上,看見你穿了一雙破鞋才對你留了意,朕忍不住想你這假扮丫鬟也未免太用心,就連鞋都如此講究……朕推想你在首輔府過得不好,怕你進宮又被人欺,才冊封你為後。」

    晏若水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朕還知道你是故意要把酒灑在朕身上。」巳慎思低笑,手擱上隔在兩人面前的茶幾。

    「是嗎?」她淡笑。

    她那拙劣的手法,他就算識破,她也不覺得奇怪,教她震驚的是,他竟是為了保護她才立她為後。這話就算是謊話,也讓人開心。

    巳慎思掀開熱食的盅蓋,飄出淡淡甜味。

    「朕一直以為你對朕沒有半絲情意,後來有一天你的女官送來這甜粥,朕才知道你是對朕有情,可待朕想待你更好時,你卻冰冷得讓朕不想待在宮中。」如今想來,才知道是陰錯陽差。

    他沒想到,她竟會听到他和國舅的談話。

    晏若水怔怔望著他手中的甜粥,懷疑自己是在作夢。

    「嘗嘗朕的手藝是不是如你那般好。」巳慎思拿起玉調羹,舀了口吹涼,不容抗拒地喂著她。

    「好吃嗎?」

    她未語淚先流。

    「若水,朕虧待你了。」他緊握著她的手。

    他是天生武將,厭惡朝堂上的紛擾,甚至無心打理,才會將禍事延至下一代。

    晏若水搖了搖頭。

    「太上皇未曾虧待過若水,若水一生孤寂,原以為會如此到老,然而如今得知太上皇的情,還有九蓮、歌雅為伴……這一生已經足夠。」

    原來是她把心封閉得太緊,太怕受傷,未曾查明便逕自下定論,才會讓彼此越離越遠。

    一直以來,她以為自己終究一無所有,豈料原來她早已擁有一切,只是不曾發覺。

    「不夠,朕還在想,改日帶你到映春城,讓你看看那里的風光,咱們一道踏雪,再也不管這宮中瑣事。」

    「好,太上皇在哪,若水便在哪。」

    「就這麼說定了。」

    「嗯。」她輕聲應著。

    許久以來巳慎思這才又一次瞧見她唇下的小小梨渦,那般惹人憐愛的甜美笑靨。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東宮錯之棋子皇後(下)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