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俠女 第十章
作者︰黃蓉

秦檜的死,對南宋的子民來說,是個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大消息。整座府邸不出三天,已陷人一片火海,連秦家大小亦未能幸免。

好在楚綾絹輕功了得,手腳也夠俐落,才能將秦翠如和春泥等五十余名丫鬟,平安接往秦沖之不明就里時,為她買了的大宅院,暫時安頓下來。

「大嫂,」霍思敏從昨兒起,就像只跟屁蟲一樣,一直纏著楚綾絹團團轉。

「你管完了旁人的閑事,可不可以分點心思給我?」

「不可以。」楚綾絹對她的有眼不識「好大嫂」,仍然耿耿于懷。

「大嫂!」霍思敏作夢也想不到,她會是這麼一個水當當的大美人,而且武藝精湛,心地善良,大義凜然,哎!再多的形容詞,也不足以贊美她的好。「別這樣嘛!所謂不知者無罪,況且我已經跟你道歉二十多次了,你就不能大人不記小人過,隨便傳授我幾招武功嗎?」

「我的武功都高深莫測,很難‘隨便’傳授的。」楚綾絹急著甩掉她,忙穿過西廂的回廊,想到魚池邊納個涼。孰料,迎頭又走來了嘻皮笑臉的霍元擎。

「大嫂,您答應教我飛衙走壁了嗎?」

「休想。」二十天前,她是眾矢之的;二十天後,她卻成了眾望所歸,身價暴增得這麼快速,實在令她很難適應。「你先寫悔過書,再去面壁七七四十九天以示誠意,也許我還會考慮考慮。」

「大嫂!」

「再叫一次大嫂改為八八六十四天。」

「大嫂!」

「九九八十一天。」

「呃———」霍元擎無奈地垂著雙手,佇立在楚綾絹面前,「你真是‘嫂’心如鐵。」

「比起你跟思敏,第一天就想謀害親嫂好多了。」楚綾絹驀地不知憶起了什麼,轉頭向他說道︰「但是,念及你乃無心之過,我就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好了。」。她自袖底拿出一封信函,遞給他,「把它交給柳姑娘,切記,千萬則讓她知道是你送去的,只要隱隱約約教她明白是位男子就可以了。」

「為什麼?」霍元擎將信收妥于懷中。

「天機不可泄漏,你只管去便是了。」

「那……替你辦好了這件事,你是不是就答應教我武功?」

現實的家伙。

「沒听過施恩不圖報嗎?」

「沒有耶,我只听過,大丈夫有所為而為。」霍元擎的嘴皮子比他大哥利害多了。

「你哦!好啦!」真搞不過他,自己老哥的輕功好得一塌糊涂,不去求他教導,居然舍近求遠,賴上她這個大嫂。

「大嫂,等等。」霍元樵走了幾步,又折回來。

「先警告你,別想趁機敲詐。」她以為他人心不足,打算來個獅子大開口。

「放心,你願意教我飛檐走避,我已經很滿足了。」他欣然一笑,那笑靨竟和霍元樵一樣好看得很。「是娘交代過,今早你若有空,請到她房里一趟。」

婆婆召見?楚綾絹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娘找我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吧?」

霍元擎眨眨眼,笑得好狡猾,「那就要看你怎麼定義特別這兩個字。」

「什麼樣子?!」不說拉倒,我自己去問。

***

楚綾絹一走進霍老夫人的房間,就看見案頭上放著那一對玉麒麟。

「娘。」楚綾絹向她行了個萬福。

「你來啦?坐。」霍老夫人今天顯得神清氣爽,連身上穿的衣棠都比以前要亮麗許多。「這些天可把你累壞了。」

「不會的,反正我向來勞動慣了。」和她以前晝伏夜出的生活比起來,的確要輕松多了。「娘找我來,想必有重要事情跟我說。」

「嗯,」霍老夫人指著玉麒麟,道︰「我想把它送給你,希望你能妥善的將它保管好。」

不會又想試探她的武功吧?

「這是霍家的傳家之寶,我怎麼能?」楚綾絹估量那兩只晶瑩圓潤的「四不像」,雕工登峰造極,價值必然不菲。只可惜,她初來到「貴寶地」,人生地不熟,恐怕很難找到買主,買到好價錢,想想還是算了。「除你之外,再也沒有人配擁有它了。」她將楚綾絹拉到跟前,一雙看盡世事的眼,上下打量著她;楚綾絹也好奇的回望她,她約莫五十歲左右,臉上滿是風霜,然兩只眼楮卻炯炯發亮。「娘真該好好謝謝你。」

「謝我什麼?」

「謝謝你為我大哥報了血海深仇。」她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可是楚綾絹卻不了解她指的是什麼?

「我……不認識舅舅,最近也……還沒打開殺戒,所以……呢……」

「不想承認無所謂,」她善解人意地撫著楚綾絹的肩膀,「畢竟那奸臣尚有余黨未除,若將此事張揚出去,對你、對咱們霍家都沒好處。總之,娘非常感激你。」她長喟一聲,夾雜著無限悲痛。「去年隆冬,我大哥,也就是御史韓正中,遭到那奸人誣陷,全家三十余口均受誅連。為了報此血海深仇,我不得已犧牲樵兒的終身幸福,強迫他娶秦翠如為妻……,所幸,老天有眼,他才能陰錯陽差的遇見你……只是…苦了你。」

原來如此。霍老夫人所說的前面三分之二的部分她大概都能了解,但後面三分一的地方都依舊陰誨不明。

這些天,她的確很辛苦,然而為的都不是霍家,為何她要再三的表示感謝之意呢?

難不成她以為……楚綾絹心中一凜,她……不會以為秦檜是被她給「做了」

「娘,您誤會了。」

「我明白。」霍老夫人很堅持她的想法。「樵兒都告訴我了,是你阻止他去刺殺那老賊,並且暗示他那老賊已時日無多。」

「我是那麼說過沒錯,但是……」

「無妨。有些事能說不能做,有的則能做不能說。」她投給楚綾絹一抹神秘的微笑,「難得你精靈聰穎,安排得這麼天衣無縫,連娘都忍不住要佩服你。」

「不是的,娘———」誤會大條,秦檜的鬼魂萬一搞不清楚狀況,半夜三更跑來跟她索命,怎麼辦?

「甭提了,咱們就當它沒發生過。」霍老夫人認定她之所以緊張兮兮的,完全是因為擔心泄漏機密,恐惹來橫禍。「來,坐下,娘還有話跟你說。」

她也有話要說呀,楚綾絹真是啞巴吃黃連,「無功」卻說不出。

「那對玉麒麟你待會兒記得帶走,還有……」她欲言又止地,「你是咱們霍家的長媳,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所以,我希望你跟樵兒能多花點心思在這上頭。」

什麼意思?楚綾絹的腦袋瓜子,又自發性的打結了。

霍老夫人繼之喃喃說道︰「當年我是因為身子太弱,才只生了三個。依我看,你比我健朗多了,將來咱們霍家必然人丁興旺,家道亨通。」

弄了半天,原來是要她增產以興家道?

不要,她還沒玩夠呢。

「娘,這件事我再跟元樵琢磨,琢磨。」他敢強迫她生小孩,她就剝下他一層皮。

「是應該好好琢磨。」她似乎話中有話?「來,把這碗人參雞給喝了再走。」楚綾絹嚇壞了,她婆婆居然捧出一個海碗,「這麼多呀?」

「是啊,你不是一向很能吃嗎?乖,吃完了才可以走。」天啊!她知不知道她兒子要的是一個人,而不是一條豬。

***

擺脫她小姑、小叔的糾纏,和她婆婆軟硬兼施的「壓迫」之後,楚綾絹不情不願地抱著那對既不能吃,又不能賣的玉麒麟回到寢房中。

「倦鳥歸巢啦?」才進門,霍元樵就摟住她的身軀,強行解去她的外衣。

「不行啦。」楚綾絹忙把玉麒麟擺到桌上,好騰出手推開他。不料,他一個彎身居然將自己扛在肩上,頗不溫柔地丟進繡床里。「好端端的,你生什麼氣?」

「娶一個整天拋頭露面,不安于室的老婆,我應該感到高興嗎?」霍元樵火氣真的很大,脫了衣服,去了鞋襪,渾身仍散發著熱騰騰的火藥味。

「你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楚綾絹委屈地撇著小嘴巴,「我這麼熱心公益,造福人群,你不獎勵我也就罷了,竟扯出一大堆莫須有的罪名,想污蔑我?」

「希望我獎勵你?簡單。」霍元樵翻身壓住她,咬著她的耳垂,「我送個小娃兒給你當禮物。」

怎麼他們母子都是一鼻孔出氣?

「我不要!」她奮力想要拒絕,但霍元樵豈容她說不。

「忘了我再三告誡你,不準頂嘴,不準恨我唱反調?」他再也不縱容她了,這回是吃了秤蛇鐵了心,非逼她替霍家傳宗接代不可。

「你,你是壞人!」楚綾絹還想破口大罵,卻無論如何發不出聲,因為霍元樵嘴唇粗野地覆蓋下來,將她緊密地攫住。這個吻持長而焦灼但一點也不溫柔。

霍元樵努力地想佔有她,一點一滴地全不放過,直至他的胸膛狂亂地撞擊著她的心房……。

餅了好長一段時間,他緩慢地抬起頭,深情地凝望著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楚綾絹甫睜開眼楮,立即觸及他結實壯闊的胸膛,不禁羞赧地拉起棉被,遮住**的身軀。

「有……有嗎?」

「听你的語氣似乎還不是很肯定,看來我得再多下功夫。」霍元樵霍然俯下身子,閃電地撫過她凝脂般的雪白酥胸。

「別!我知道,我知道得很清楚,而且很徹底。」楚綾絹怕他又要「欺負」她,趕緊挺直身子,往床里側挪移。

「我保證以後一定家庭擺中間,事業、朋友放兩旁,好好的‘做人’。」

「很好,如錯能改,善莫大焉。」霍元樵跟橡皮糖一樣,她往里面挪,他也往里面擠,硬把她逼得囿天困地,無處可躲。「過來,讓我瞧瞧你是否其有悔改之意。」他寵愛地扳過她的身子,強迫她吻著自己。

楚綾絹再也懶得掙扎,反正到最後總是白費力氣,索性當個乖順嫻淑的小女還輕松省事些。

她試探性地將櫻唇滑過他的胸口,嗅聞他屬于男性的狂野的味道,然後……

「這是什麼?」她突然壓到床板上一塊堅硬的東西。

「呃,應該只是沒疊好的被子吧。」霍元樵神色閃爍地抱著她,不讓她回頭,「果然只是被子沒鋪平而已。」他笑得有些不自然,左手不知握著什麼,偷偷置于床底下。

「拿出來我看看。」楚綾絹是混什麼吃的,這點小稈戲豈能瞞過她?「不然我翻臉哦。」

「都說過了,沒有什麼你偏不信。」他的神情越發不對勁了,就連方才的激情都消失無蹤了。

楚綾絹不願跟他辯,只定定的望著他。

好半晌,霍元樵終于忍不住,自動將床底下那一條瓖著七彩寶石的白金鏈子取,出來,交予楚綾絹。

「這是……」她記得以前見過的,但一時記不起來是在什麼地方看過它。

「你一直戴在頭上的,不記得了嗎?」霍元樵道︰「那一天……你正在沐浴,我等了好久,卻不見你出來,敲了門,也沒響應。我擔心你是不是出事了,不得已……」果然老早就被你偷看去了。「那時,只見你昏沉沉的躺在木盆邊,手里拿著這條鏈子,我好奇取過來一看,方知它就是江湖中人傳說的〝通靈彩石〞。」

是嗎?這就是據傳出現在大荒山無垠洞,女蝸補天時,幻彩人世的「通靈彩石」。

楚綾絹的記憶讓一陣喧鬧聲給喚醒了。

她記得就在行竊趙員外的那天晚上,第一次看見這條鏈子垂掛在金櫃旁,因見它鮮瑩時潔,樣子十分可愛,所以順手拿了當發飾戴在頭上,殊不知它居然便是江湖中人視如至寶的「通靈彩石」。

據說這塊寶石極具靈性,但曾經擁有過它的,最後都不知去向,至今數百年,仍是個未知的謎。

也許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能幸存于姚承翰掌下,卻莫其妙地錯入南宋年間?

「你不肯將它還給我,就是因為怕我……」

「沒錯。」霍元樵緊摟著她,黯然道︰「我怕有朝一日你會消失無蹤,我不能忍受失去你。」

「霍郎,」楚綾絹將臉埋進他懷里,右手卻悄悄使勁,企圖將「通靈彩石」捏碎。

「沒有用的。」他感受到她身體的悸動,當即明白她的心意。

「你試過了?」

霍元樵臉面抽動了一下,「請原諒我的自私。」

「不,」楚綾絹嫣然一笑,「你沒錯,換作是我,我他會這麼做,畢竟我是如此令人難以割舍的女子。」

「嘿!你就不能含蓄一點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啊。」她吃吃一笑,伸手勾住霍元樵的脖子,獻上她濃情蜜意的親吻。

***

他們兩人議定,將「通靈彩石」埋在後院的一株老松樹下,並言明有生之年,絕對不取出來。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如果寶石再度顯露,也許又會有一對宿世姻緣的有情男女會發現它,並藉由它發展出一段綺麗的戀情。

「你不後悔?」霍元樵體貼地為她拂去身上的塵土,不放心的問︰「萬一有一天,你思念遠方的親人?」

「我沒有親人在遠方,」她只有一群姊妹淘,但不在遠方,在五百年後……楚綾絹決定隱瞞這一切,畢竟說了也無濟于事。「我只有一個心愛的人———近在眼前。」

兩人再度擁抱在一起,讓無聲的誓言自心湖悄悄流過。

「你平時的工作很忙吧?」這聲音來自花叢的斜後方,「我這樣,會不會太打擾你了?」

「怎麼會呢?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是柳衣蝶和東方佑?

看來霍元擎完成任務了。

楚綾絹慧黠地回眸向霍元樵,「咱們別妨礙月下老人牽紅線。」

「有道理,咱們還是回去繼續未完成的使命。」他攔著她的肩膀,掩向牆垣後邊。

「什麼使命?」

「娘交代的,你又忘了。」

「什麼?」楚綾絹忙止住腳步,轉身朝大門外便要逃。

「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霍元樵一記右弦勾將她硬生生地「勾」回來,「壓」回房里去。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酷酷俠女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黃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