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侠女 第十章
作者:黄蓉

秦桧的死,对南宋的子民来说,是个轰动武林,惊动万教的大消息。整座府邸不出三天,已陷人一片火海,连秦家大小亦未能幸免。

好在楚绫绢轻功了得,手脚也够俐落,才能将秦翠如和春泥等五十余名丫鬟,平安接往秦冲之不明就里时,为她买了的大宅院,暂时安顿下来。

“大嫂,”霍思敏从昨儿起,就像只跟屁虫一样,一直缠着楚绫绢团团转。

“你管完了旁人的闲事,可不可以分点心思给我?”

“不可以。”楚绫绢对她的有眼不识“好大嫂”,仍然耿耿于怀。

“大嫂!”霍思敏作梦也想不到,她会是这么一个水当当的大美人,而且武艺精湛,心地善良,大义凛然,哎!再多的形容词,也不足以赞美她的好。“别这样嘛!所谓不知者无罪,况且我已经跟你道歉二十多次了,你就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随便传授我几招武功吗?”

“我的武功都高深莫测,很难‘随便’传授的。”楚绫绢急着甩掉她,忙穿过西厢的回廊,想到鱼池边纳个凉。孰料,迎头又走来了嘻皮笑脸的霍元擎。

“大嫂,您答应教我飞衙走壁了吗?”

“休想。”二十天前,她是众矢之的;二十天后,她却成了众望所归,身价暴增得这么快速,实在令她很难适应。“你先写悔过书,再去面壁七七四十九天以示诚意,也许我还会考虑考虑。”

“大嫂!”

“再叫一次大嫂改为八八六十四天。”

“大嫂!”

“九九八十一天。”

“呃———”霍元擎无奈地垂着双手,伫立在楚绫绢面前,“你真是‘嫂’心如铁。”

“比起你跟思敏,第一天就想谋害亲嫂好多了。”楚绫绢蓦地不知忆起了什么,转头向他说道:“但是,念及你乃无心之过,我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好了。”。她自袖底拿出一封信函,递给他,“把它交给柳姑娘,切记,千万则让她知道是你送去的,只要隐隐约约教她明白是位男子就可以了。”

“为什么?”霍元擎将信收妥于怀中。

“天机不可泄漏,你只管去便是了。”

“那……替你办好了这件事,你是不是就答应教我武功?”

现实的家伙。

“没听过施恩不图报吗?”

“没有耶,我只听过,大丈夫有所为而为。”霍元擎的嘴皮子比他大哥利害多了。

“你哦!好啦!”真搞不过他,自己老哥的轻功好得一塌糊涂,不去求他教导,居然舍近求远,赖上她这个大嫂。

“大嫂,等等。”霍元樵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先警告你,别想趁机敲诈。”她以为他人心不足,打算来个狮子大开口。

“放心,你愿意教我飞檐走避,我已经很满足了。”他欣然一笑,那笑靥竟和霍元樵一样好看得很。“是娘交代过,今早你若有空,请到她房里一趟。”

婆婆召见?楚绫绢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娘找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吧?”

霍元擎眨眨眼,笑得好狡猾,“那就要看你怎么定义特别这两个字啰。”

“什么样子?!”不说拉倒,我自己去问。

***

楚绫绢一走进霍老夫人的房间,就看见案头上放着那一对玉麒麟。

“娘。”楚绫绢向她行了个万福。

“你来啦?坐。”霍老夫人今天显得神清气爽,连身上穿的衣棠都比以前要亮丽许多。“这些天可把你累坏了。”

“不会的,反正我向来劳动惯了。”和她以前昼伏夜出的生活比起来,的确要轻松多了。“娘找我来,想必有重要事情跟我说。”

“嗯,”霍老夫人指着玉麒麟,道:“我想把它送给你,希望你能妥善的将它保管好。”

不会又想试探她的武功吧?

“这是霍家的传家之宝,我怎么能?”楚绫绢估量那两只晶莹圆润的“四不像”,雕工登峰造极,价值必然不菲。只可惜,她初来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恐怕很难找到买主,买到好价钱,想想还是算了。“除你之外,再也没有人配拥有它了。”她将楚绫绢拉到跟前,一双看尽世事的眼,上下打量着她;楚绫绢也好奇的回望她,她约莫五十岁左右,脸上满是风霜,然两只眼睛却炯炯发亮。“娘真该好好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为我大哥报了血海深仇。”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可是楚绫绢却不了解她指的是什么?

“我……不认识舅舅,最近也……还没打开杀戒,所以……呢……”

“不想承认无所谓,”她善解人意地抚着楚绫绢的肩膀,“毕竟那奸臣尚有余党未除,若将此事张扬出去,对你、对咱们霍家都没好处。总之,娘非常感激你。”她长喟一声,夹杂着无限悲痛。“去年隆冬,我大哥,也就是御史韩正中,遭到那奸人诬陷,全家三十余口均受诛连。为了报此血海深仇,我不得已牺牲樵儿的终身幸福,强迫他娶秦翠如为妻……,所幸,老天有眼,他才能阴错阳差的遇见你……只是…苦了你。”

原来如此。霍老夫人所说的前面三分之二的部分她大概都能了解,但后面三分一的地方都依旧阴诲不明。

这些天,她的确很辛苦,然而为的都不是霍家,为何她要再三的表示感谢之意呢?

难不成她以为……楚绫绢心中一凛,她……不会以为秦桧是被她给“做了”

“娘,您误会了。”

“我明白。”霍老夫人很坚持她的想法。“樵儿都告诉我了,是你阻止他去刺杀那老贼,并且暗示他那老贼已时日无多。”

“我是那么说过没错,但是……”

“无妨。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的则能做不能说。”她投给楚绫绢一抹神秘的微笑,“难得你精灵聪颖,安排得这么天衣无缝,连娘都忍不住要佩服你。”

“不是的,娘———”误会大条,秦桧的鬼魂万一搞不清楚状况,半夜三更跑来跟她索命,怎么办?

“甭提了,咱们就当它没发生过。”霍老夫人认定她之所以紧张兮兮的,完全是因为担心泄漏机密,恐惹来横祸。“来,坐下,娘还有话跟你说。”

她也有话要说呀,楚绫绢真是哑巴吃黄连,“无功”却说不出。

“那对玉麒麟你待会儿记得带走,还有……”她欲言又止地,“你是咱们霍家的长媳,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我希望你跟樵儿能多花点心思在这上头。”

什么意思?楚绫绢的脑袋瓜子,又自发性的打结了。

霍老夫人继之喃喃说道:“当年我是因为身子太弱,才只生了三个。依我看,你比我健朗多了,将来咱们霍家必然人丁兴旺,家道亨通。”

弄了半天,原来是要她增产以兴家道?

不要,她还没玩够呢。

“娘,这件事我再跟元樵琢磨,琢磨。”他敢强迫她生小孩,她就剥下他一层皮。

“是应该好好琢磨。”她似乎话中有话?“来,把这碗人参鸡给喝了再走。”楚绫绢吓坏了,她婆婆居然捧出一个海碗,“这么多呀?”

“是啊,你不是一向很能吃吗?乖,吃完了才可以走。”天啊!她知不知道她儿子要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条猪。

***

摆脱她小泵、小叔的纠缠,和她婆婆软硬兼施的“压迫”之后,楚绫绢不情不愿地抱着那对既不能吃,又不能卖的玉麒麟回到寝房中。

“倦鸟归巢啦?”才进门,霍元樵就搂住她的身躯,强行解去她的外衣。

“不行啦。”楚绫绢忙把玉麒麟摆到桌上,好腾出手推开他。不料,他一个弯身居然将自己扛在肩上,颇不温柔地丢进绣床里。“好端端的,你生什么气?”

“娶一个整天拋头露面,不安于室的老婆,我应该感到高兴吗?”霍元樵火气真的很大,脱了衣服,去了鞋袜,浑身仍散发着热腾腾的火药味。

“你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楚绫绢委屈地撇着小嘴巴,“我这么热心公益,造福人群,你不奖励我也就罢了,竟扯出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想污蔑我?”

“希望我奖励你?简单。”霍元樵翻身压住她,咬着她的耳垂,“我送个小娃儿给你当礼物。”

怎么他们母子都是一鼻孔出气?

“我不要!”她奋力想要拒绝,但霍元樵岂容她说不。

“忘了我再三告诫你,不准顶嘴,不准恨我唱反调?”他再也不纵容她了,这回是吃了秤蛇铁了心,非逼她替霍家传宗接代不可。

“你,你是坏人!”楚绫绢还想破口大骂,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声,因为霍元樵嘴唇粗野地覆盖下来,将她紧密地攫住。这个吻持长而焦灼但一点也不温柔。

霍元樵努力地想占有她,一点一滴地全不放过,直至他的胸膛狂乱地撞击着她的心房……。

饼了好长一段时间,他缓慢地抬起头,深情地凝望着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楚绫绢甫睁开眼睛,立即触及他结实壮阔的胸膛,不禁羞赧地拉起棉被,遮住**的身躯。

“有……有吗?”

“听你的语气似乎还不是很肯定,看来我得再多下功夫。”霍元樵霍然俯下身子,闪电地抚过她凝脂般的雪白酥胸。

“别!我知道,我知道得很清楚,而且很彻底。”楚绫绢怕他又要“欺负”她,赶紧挺直身子,往床里侧挪移。

“我保证以后一定家庭摆中间,事业、朋友放两旁,好好的‘做人’。”

“很好,如错能改,善莫大焉。”霍元樵跟橡皮糖一样,她往里面挪,他也往里面挤,硬把她逼得囿天困地,无处可躲。“过来,让我瞧瞧你是否其有悔改之意。”他宠爱地扳过她的身子,强迫她吻着自己。

楚绫绢再也懒得挣扎,反正到最后总是白费力气,索性当个乖顺娴淑的小女还轻松省事些。

她试探性地将樱唇滑过他的胸口,嗅闻他属于男性的狂野的味道,然后……

“这是什么?”她突然压到床板上一块坚硬的东西。

“呃,应该只是没叠好的被子吧。”霍元樵神色闪烁地抱着她,不让她回头,“果然只是被子没铺平而已。”他笑得有些不自然,左手不知握着什么,偷偷置于床底下。

“拿出来我看看。”楚绫绢是混什么吃的,这点小把戏岂能瞒过她?“不然我翻脸哦。”

“都说过了,没有什么你偏不信。”他的神情越发不对劲了,就连方才的激情都消失无踪了。

楚绫绢不愿跟他辩,只定定的望着他。

好半晌,霍元樵终于忍不住,自动将床底下那一条镶着七彩宝石的白金链子取,出来,交予楚绫绢。

“这是……”她记得以前见过的,但一时记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看过它。

“你一直戴在头上的,不记得了吗?”霍元樵道:“那一天……你正在沐浴,我等了好久,却不见你出来,敲了门,也没响应。我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不得已……”果然老早就被你偷看去了。“那时,只见你昏沉沉的躺在木盆边,手里拿着这条链子,我好奇取饼来一看,方知它就是江湖中人传说的〝通灵彩石〞。”

是吗?这就是据传出现在大荒山无垠洞,女蜗补天时,幻彩人世的“通灵彩石”。

楚绫绢的记忆让一阵喧闹声给唤醒了。

她记得就在行窃赵员外的那天晚上,第一次看见这条链子垂挂在金柜旁,因见它鲜莹时洁,样子十分可爱,所以顺手拿了当发饰戴在头上,殊不知它居然便是江湖中人视如至宝的“通灵彩石”。

据说这块宝石极具灵性,但曾经拥有过它的,最后都不知去向,至今数百年,仍是个未知的谜。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幸存于姚承翰掌下,却莫其妙地错入南宋年间?

“你不肯将它还给我,就是因为怕我……”

“没错。”霍元樵紧搂着她,黯然道:“我怕有朝一日你会消失无踪,我不能忍受失去你。”

“霍郎,”楚绫绢将脸埋进他怀里,右手却悄悄使劲,企图将“通灵彩石”捏碎。

“没有用的。”他感受到她身体的悸动,当即明白她的心意。

“你试过了?”

霍元樵脸面抽动了一下,“请原谅我的自私。”

“不,”楚绫绢嫣然一笑,“你没错,换作是我,我他会这么做,毕竟我是如此令人难以割舍的女子。”

“嘿!你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啊。”她吃吃一笑,伸手勾住霍元樵的脖子,献上她浓情蜜意的亲吻。

***

他们两人议定,将“通灵彩石”埋在后院的一株老松树下,并言明有生之年,绝对不取出来。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如果宝石再度显露,也许又会有一对宿世姻缘的有情男女会发现它,并藉由它发展出一段绮丽的恋情。

“你不后悔?”霍元樵体贴地为她拂去身上的尘土,不放心的问:“万一有一天,你思念远方的亲人?”

“我没有亲人在远方,”她只有一群姊妹淘,但不在远方,在五百年后……楚绫绢决定隐瞒这一切,毕竟说了也无济于事。“我只有一个心爱的人———近在眼前。”

两人再度拥抱在一起,让无声的誓言自心湖悄悄流过。

“你平时的工作很忙吧?”这声音来自花丛的斜后方,“我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怎么会呢?我高兴都来不及了。”

是柳衣蝶和东方佑?

看来霍元擎完成任务了。

楚绫绢慧黠地回眸向霍元樵,“咱们别妨碍月下老人牵红线。”

“有道理,咱们还是回去继续未完成的使命。”他拦着她的肩膀,掩向墙垣后边。

“什么使命?”

“娘交代的,你又忘了。”

“什么?”楚绫绢忙止住脚步,转身朝大门外便要逃。

“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霍元樵一记右弦勾将她硬生生地“勾”回来,“压”回房里去。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玫瑰言情网手机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玫瑰言情网拒绝任何涉及政治、黄色、破坏和谐社会的内容。书友如发现相关内容,欢迎举报,我们将严肃处理。

作品酷酷侠女内容本身仅代表作者黄蓉本人的观点,与玫瑰言情网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玫瑰言情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玫瑰言情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玫瑰言情网做最专业的言情小说网,喜欢看言情小说的你,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