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5章(1)
作者︰維倪
    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楊雪淨邊擦著頭發,邊往客廳走,走到半途,突然听到溫宇倫跟女兒低低說話的聲音。

    對了,這時候是他要哄女兒睡覺的時候了。

    以前雖然女兒有自己的房間,但很喜歡跑來跟她一起擠,現在他會哄女兒睡覺,女兒反而願意回自己的房間睡了。

    出于好奇心,她輕手輕腳走到房門邊,透過僅是半掩的門看里面的情況。

    溫宇倫正坐在床邊,手里拿著一本童話故事書,正在跟躺平在床上的女兒輕聲說話。

    精采的故事正在進行,由他的口中活躍起來,然而她並沒有走進房間打擾兩人相處的時光,只是靜靜站在門口。

    「叔叔喜歡小梨嗎?」突然,楊芷梨出聲打斷了溫宇倫的說話聲。

    「嗯?」他對著她溫柔一笑,「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故事不好听嗎?」

    「不是,我很喜歡听故事,以後都想听。」她的眼皮輕垂,「我問老師,叔叔跟爹地有什麼不一樣,老師說爹地會跟媽媽還有小朋友一起住在家里,叔叔你晚上會回你自己的家對不對?小梨好想要一個住家里的爹地,如果叔叔喜歡小梨,可以跟小梨住在一起嗎?」

    溫宇倫一怔,隨即明白了她的意思,頓時覺得心疼。「所以小梨希望叔叔當你的爹地?」

    「嗯。」楊芷梨點點頭,小小聲說著,「叔叔,小梨跟你說一件事,你不要跟媽咪說。」

    他點頭承諾。

    「有人說媽咪是別人不要的小老婆,所以小梨才會跟媽咪一樣姓楊,所以小梨才會沒有爹地,小梨不懂小老婆是什麼意思,但他們笑小梨,這應該是不好的意思吧,如果我有爹地了,他們就不會笑小梨了。」

    聞言,溫宇倫皺起眉頭,「媽咪知道嗎?」

    「不知道。」楊芷梨搖搖頭,「媽咪的工作已經很辛苦了,小梨如果跟媽咪說,媽咪一定會很難過小梨被其他人討厭。」

    听著她的話,他心疼地撫著她的小臉,「小梨不是壞孩子,是很替媽咪著想的乖孩子。」

    「真的嗎?」眨眨晶亮的大眼,她一臉天真地問︰「小梨是乖小孩嗎?」

    「嗯。」

    「那叔叔可以當小梨的爹地嗎?」她一臉乞求地望著他,「這樣大家就不會笑小梨沒有爹地了。」

    「嗯。」想也沒想,他順口就答應了。

    「好棒。」她開心得笑眯了眼,「小梨有爹地了,那爹地會住家里嗎?」

    「呃……」他正努力在想安撫小孩的話。「搬家是需要時間的,爹地以後慢慢搬,但這件事要給你媽咪一個驚喜,你先別告訴她好不好?」

    想想好像有道理,她點點頭,「好。」

    「嗯,那這先當我們的秘密,所以小梨不可以在媽咪面前叫我爹地喔。」

    楊芷梨又用力點了點頭,「好。」

    「那小梨乖,趕快閉上眼楮睡覺了。」

    「嗯,爹地晚安。」說著,楊芷梨帶著笑,終于肯閉上眼楮睡覺。

    爹地晚安……

    這一聲爹地,叫得溫宇倫全身酥麻麻的,他也很想小梨可以叫他爹地的日子早點來。

    為小丫頭蓋好被子,見她呼吸均勻地睡著了,他才悄聲離開房間。

    一出房間,就見到楊雪淨窩在客廳里看電視。

    「小梨睡了嗎?」看了一眼走向自己的溫宇倫,她抬頭問。

    「嗯,剛睡著。」

    「那就好,現在都不用我哄這個小丫頭睡覺了。」她似隨口聊天,其實心里正因為剛才听到一大一小在房間的對話,而低落不已。

    沒多說什麼,他只是笑著走到她身後,溫柔的拿起掛在她脖子上的毛巾,「你老是這樣,洗完頭不先把頭發擦干,小心又要著涼感冒了。」說著,他輕手幫她擦起頭發。

    「我沒這麼沒用,動不動就感冒。」

    「那前些天的感冒是怎麼一回事?」

    「是因為照顧小梨,被她傳染了。」她不滿的辯駁。

    「還不是一樣?」對于她的解釋,他一點也不想接受,「那我後來照顧你,怎不見我被你傳染?」

    楊雪淨吁了一口氣,轉頭睨了他一眼,「你是百毒不侵的怪物,可以吧?」嘟起小嘴,語氣似抗議的說︰「從以前就這樣,老是愛對我管東管西的,像個老媽子一樣。」在他的面前,她就像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需要他照顧。

    「那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你都沒長大,都像個孩子一樣要老媽子念。」

    「我認識你的時候已經幾歲了?還長大勒?你以為我們是幼稚園就認識的青梅竹馬啊!」她沒好氣的說。

    「在我的心里面,你就是一個永遠需要人照顧的小女孩……可惜,你也是一個愛逃家的孩子。」他意有所指。

    他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卻讓她突然覺得喘不過氣來,她頓時覺得,現在的他們太過親密了。

    她心里其實很清楚,現在他們的相處模式,已經不只是為了孩子著想,她根本放任自己的情感了。

    但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她知道現在這樣很好、很快樂、很幸福,但她真的還有勇氣承受一次他可能會離開她嗎?

    現在不會,誰知道以後會不會?破產前,她覺得父親不可能丟下她跟母親,結果他跟別的女人跑路了;七年前,她覺得溫宇倫不可能會愛上別人,結果他也選擇別人了,誰還能保證七年後的現在?

    況且現在還多了一個孩子,如果再讓他們繼續接觸,小梨跟她都會真的離不開他的……

    見她安靜下來,溫宇倫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幫她把頭發擦干。

    時間,在彼此的靜默中緩緩流逝。

    許久,他放下手中的毛巾,「差不多半干了,等一下回房間,還是要用吹風機吹干再上床睡覺,免得到時頭疼。」

    楊雪淨擠出一絲僵硬的笑,「謝謝。」抬眼看了一下牆上的鐘,「時間很晚了,你該回家休息了。」

    「嗯。」他揚起淡淡的笑,「你也是,早一點睡了,明天一早還要上班,你愛賴床,早一點睡才不會爬不起床。」

    看著他準備離去的身影,她遲疑了一下才出聲喚他,「宇倫……」

    回過身,溫宇倫一雙溫柔的眼眸注視著她,等她說完下文。

    頓了幾秒,她開口,「這陣子……謝謝你幫我去接小梨,又替我們煮晚餐,這麼麻煩你很不……」

    「跟我不需要這麼客氣。」打斷她到嘴邊的謝意,他不想從她口中听到這些,那會讓他覺得這陣子的努力之後又回到原點。

    他不知道她剛剛自己一個人在客廳想了什麼,但他可以細微的感覺到她又有點退縮了。

    的確,前幾天晚上拉她上車的時候,他自己都不是很確定自己想干麼,他只是覺得她感冒了,又听到江姿涵說她是單親媽媽、沒有老公,所以他急切的想找她說點什麼。

    但真的見面了,他又什麼都沒多說多問,只想忙著照顧她,忙著想融入她跟小梨的生活。

    然而他卻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跟她說什麼了——

    嘆息一聲,他走回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子和坐在沙發上的她平視,「我不知道你現在心里在想什麼,七年前,我以為自己是最了解你的人,事實證明我錯了,七年後,我還是一度以為自己是最了解你的人,但看來我還是錯了。」

    楊雪淨眼眸低垂,不想直視他的眼楮。

    他的眼神太過溫柔,溫柔得在她心湖攪起陣陣漣漪,這會讓她無法平靜,也會失去理智。

    「但我後來想,沒有關系,你想告訴我的就告訴我,不想說的就不要說。」他輕柔但堅定的抬起她的臉,逼她看著自己。「只要我想說的你能听懂就好。」

    像被他蠱惑一般,她輕啟粉唇,「你想說什麼?」

    「我想告訴你,七年前的事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現在還是愛著你,以後不管發生任何事,我都會站在你身邊,用盡我的力量保護你。」他轉而握緊了她的手,希望她能相信他說的話。

    他這番話也是在替自己解釋,當年是他太年輕,往後不管怎麼樣,他都會先站在她身邊,而不是先指責她。

    看著他,她心里的話忍不住問了出口,「你現在真的沒有老婆、沒有情婦、沒有女友、沒有女人、沒有喜歡的對……」

    「有。」發現她的臉跟身子都僵了,他連忙解釋,「我開個玩笑而已,我現在就兩個最愛的女人,就是你跟小梨嘍。」

    她的眼神黯下,「我不喜歡這個玩笑,非常不喜歡。」

    「好,我以後都不說。」他發現她好像對這個話題非常敏感。

    「你也不介意小梨……呃,不是你的孩子?」她試探性的問。

    「不介意。」說不介意是真的,可是他心里也早就猜到,小梨應該是他的親生女兒沒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不願意說,但他現在不想逼她。

    「是嗎……」她點了點頭,但還是抽回了在他掌中的手。「我會考慮看看的。真的很晚了,你趕快回家。」

    看著突覺空虛的手心,溫宇倫在心里不知嘆了第幾回的氣。

    打從重逢的那一天起,他就發現她的心里有一個很深的結,也因為這個結,讓她築起了一道高高的牆,將他隔絕在外,他跨不過,也敲不碎。

    雖然不明白她為何要在兩人之間築下這一道心牆,遲遲不給他機會,但他也只能靜靜等待了,等待著她哪一天主動瓦解心中的這一道牆。

    而他也相信,他會等到那一天。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