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4章(2)
作者︰維倪
    挑起眉,他注視著她略顯不悅的臉,「你似乎很不希望我接觸小梨?」

    被看穿了心事,楊雪淨怔愣了一下,「我沒這麼說,我只是覺得她是我女兒,我有責任照顧她。」

    「所以呢?」他站起身,一副悠哉的姿態走向她,但一雙厲眼卻黯了黯。「小梨只能跟你這個媽咪相處,別人對她好不行嗎?」

    她似乎有點過度緊張了,這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昨晚的猜測,或許是真的……小梨或許真是他的女兒。

    溫宇倫的走近,讓她退後了兩步。「你多心了,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雖然她在心里罵了自己沒用,但從以前就是這樣,他只要語氣或眼神嚴厲一點,她就拿他沒轍,七年前後都一樣。

    「是嗎。」話鋒一轉,他突然說︰「我煮了一鍋稀飯,你從昨晚就沒吃什麼東西,現在多少吃一點。」

    「稀飯?」她一愣。「你自己煮的啊?可是我記得冰箱里好像沒什麼食材了。」雖然身為一個母親這麼說有些失職,但最近真的太忙了,她沒有空去買菜,只能買些外食或微波食品回來吃。

    「我送小梨去幼稚園時,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菜。」他邊說邊走到廚房,像這里是他自己家一樣,替她盛了一碗稀飯,端放到餐桌上。「好了,過來吃吧。」

    「其、其實不用了。」

    他看了她一眼,眼神中透著不容否決的意思。「不行。不吃東西,你待會兒怎麼吃藥?」

    「我……」

    「別以為昨晚吃了一包藥、睡一場覺,感冒就會自動好了。」他在餐桌旁坐下,一副在等她的樣子,「快點過來吃,沒吃東西就沒有體力,你這樣怎麼照顧精力旺盛的小梨?」

    看著他強勢的態度,她這次不敢反抗了,心想著就這次,等她吃完藥,把他打發走之後,兩人就不用有交集了。

    接過溫宇倫遞過來的筷子,她低著頭,開始吃了起來。

    吃著吃著才發現,她的肚子真的餓了,但可惡的是,她竟覺得這味道好令人懷念……

    楊雪淨真後悔吃了那一頓早餐……不,她最後悔的是上了他的車。

    打從那天開始,她發現溫宇倫這個男人長駐在她家了,當然她是個有羞恥心的女人,所以也試圖反抗過——

    「喂,你不能自己打了一把鑰匙進來,我老公……」

    「不要提你老公,江姿涵說你是一個人帶孩子的單親媽媽,我現在給你選擇,你是要騙我,還是要騙江……你的頂頭上司?」

    「我……好,我是騙了你,但你也不能……」

    「小梨,跟你媽咪說,吃飯的時候不要一直講話,這樣很不衛生。」

    「喂,你不要太過份,不要以為我……」

    「媽咪,叔叔說……」

    然後,事情的最後的最後就是她輸了,她再一次拿這男人沒轍。

    而且這男人的適應能力真的很強,完全把她家當他家。自從那天早上之後,都改成他下廚,整個冰箱還被他塞滿了食材,包括小梨愛喝的果汁。

    拜托!她就最近沒空買食材罷了,又不是像以前一樣不會煮飯,好歹她也當媽了,沒想到他卻一副她就是不會照顧自己的樣子,堅持要當大廚。

    每天他會先去安親班接小梨,接著帶著女兒一起到公司樓下等她下班,接她一起回家,然後做一頓豐盛的晚餐喂飽她們母女倆,一直到小梨上床睡覺了,他才會回自己家。

    他也完全掌握了小梨的心,只要她拒絕,女兒就會站在他那邊,嘟著嘴說想吃叔叔煮的飯,然後她就只能投降……也許應該說,連她自己也私心想吃他親手煮的飯吧。

    像現在,她窩在電視機前看著電視,耳邊卻听著在廚房里忙碌的一大一小在說話——

    「小梨,乖,你去找媽咪看電視。」利落切著菜,溫宇倫對著站在旁邊看的小丫頭說︰「廚房很危險的。」要是一個不小心,被燙到或是傷到,坐在客廳那個孩子的媽,不把他大卸八塊才怪,況且他也會心疼的。

    「不要,我要幫忙。」

    「你還小,幫不了什麼忙的。」

    「為什麼?」睜著大眼,楊芷梨反駁,「以前媽咪煮東西的時候,都會讓我幫忙喔。」

    溫宇倫皺起眉,轉頭望了一眼坐在客廳看電視的楊雪淨,訝異她居然會讓一個這麼小的孩子,進廚房幫忙煮菜?

    「別看我。」心思從來不在電視上的楊雪淨,立即為自己辯解,「小孩子愛學東學西,我讓她幫忙煮菜,況且我很贊成在安全考慮下讓孩子多學習的。」

    「但這可能很危險。」他還是很難認同。

    她笑了一下,「老古板,你看著點不就行了,我家小梨知道不能踫火、踫刀、踫熱湯的,你可以墊個小稿凳讓她洗洗菜,孩子不能寵了。」

    皺著眉,他遲疑了一下,才又看著小丫頭說︰「好吧,你幫叔叔洗菜。」他彎身在流理台前放了一個小凳子,讓個子矮的楊芷梨能站上去洗菜。

    孩子開心的應了一聲,「好。」小小的身影馬上跳上板凳,努力洗起菜來。

    看楊芷梨努力忙碌的小身影,溫宇倫忍不住地笑了。

    看著忙碌的一大一小,楊雪淨站起身,走到廚房,當然她沒有幫忙的打算,因為她已經被拒絕很多次了。

    她打開冰箱拿了一瓶果菜汁,打開瓶蓋喝了起來。她一點也不渴,只是她很想知道他們倆在聊些什麼。

    「叔叔。」楊芷梨軟軟的童稚聲音響起。

    「嗯?」他輕應了一聲。

    「今天畫畫的時候,老師要我們畫爹地。」

    「哦?」溫宇倫聲音輕揚,好奇的問︰「那小梨畫了嗎?」他很好奇小丫頭畫了誰,因為小梨並沒有父親。

    她點點頭,「嗯。我沒有爹地,所以就畫叔叔了,反正老師也覺得叔叔是爹地啊。」

    「畫我嗎?」听到她這麼說,溫宇倫有種輕飄飄的愉快感,唇邊的笑意也加深了,「小梨希望叔叔當你的爹地嗎?」

    看來在小梨心中,他真的是她的爹地了。

    「嗯,這樣比較方便,不用又是叔叔又是爹地的,但是老師好奇怪,老師問我說,媽咪是不是再婚了?」楊芷梨眨眨天真的一雙大眼望著溫宇倫,「叔叔,什麼叫再婚啊?」

    「噗」的一聲,楊雪淨因為女兒的話,狠狠地被果菜汁給嗆到,咳個不停。

    看到她咳得連眼淚都出來了,溫宇倫放下手中的菜刀,走到她身邊,輕輕拍著她的背,幫她順過氣,「你未免太激動了一點。」

    「我才沒激動。」深吸了幾口大氣,楊雪淨用沒說服性的沙啞嗓音否認他的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支氣管不好,我只不過是剛好嗆到了而已。」

    「那還真巧。」胡說八道,這兩者有什麼關系。

    「本來就是,我真的只是嗆到而已。」

    「是。」溫宇倫嘆息一聲,好笑的說︰「真的只是嗆到而已,對再婚這件事一點都不激動。」真是的,連這麼一點小事也要爭個贏。

    她睨了他一眼,語氣里有些許警告的意味,「你少耍嘴皮子。」

    「我什麼都沒說、沒做好嗎?」溫宇倫舉起雙臂,擺明一副投降的姿勢,「你這麼緊張兮兮的做什麼?」

    「誰緊張兮兮了?」楊雪淨翻著白眼,繼續否認,「我告訴你,我不是拿你沒轍,我沒趕你是因為……因為小梨喜歡你,就這樣!」

    「好,就這樣。」他聳聳肩,故意加重了語氣說︰「你別激動,可別又因為支氣管不好,嗆到了。」

    她撇撇嘴,沒好氣地走回客廳,「懶得跟你說。快一點煮菜,我肚子餓了。」

    瞧她一副心虛走回客廳的樣子,溫宇倫臉上的笑意始終未減。

    「叔叔,菜洗好了。」楊芷梨一臉笑嘻嘻地喚著他。

    「小梨好厲害。」他轉頭回應她,「那我們現在來做小梨喜歡吃的菜嘍。」

    「好!」拉開甜甜的嗓音,她開心地歡呼著。

    就是忍不住要側頭看著一大一小,看到女兒開心忙碌的小身影時,她又不禁露出了笑。

    這些天的相處,她看得出來,女兒很喜歡溫宇倫,雖然從頭到尾她都沒有說出實話,但是他們之間的親情似乎很自然的產生了,可惜……

    將視線落在溫宇倫身上,她想起了幾天前夢到母親的事……不,她不會再那麼輕易的付出感情了,就像她自己說的,她只是因為女兒才由著他的。

    沒有所謂的愛情,只有親情……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