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2章(2)
作者︰維倪
    洗過澡,楊雪淨坐在床沿,剛哄完女兒上床睡覺,抬起頭便迎上好友一臉疑問的樣子。

    「有事問我?」不等對方開口,她先出聲。

    「你怎麼不老實說?」錢若雅也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將心里的疑惑問出口。

    「你在說什麼啊?沒頭沒尾的。」

    「說你呢!你剛才應該老實跟溫宇倫說,你根本沒有結婚,小梨是他的女兒啊。」她不懂她干麼隱瞞?

    楊雪淨苦笑一下,「老實跟他說,然後呢?要他娶我,對我和小梨負責嗎?」

    不,她不要他只是因為女兒才娶她,如果要,當初她又何必離開。

    她在父母親的婚姻中學到的就是,沒有感情的婚姻只會是痛苦,有些人一輩子都不快樂,即便有了感情也不見得能夠長久……

    「我又沒有說你們一定要結婚,只是我覺得他好像還愛你的感覺,你怎麼不把事情攤開,給彼此一個機會?」錢若雅說得有些激動。

    「若雅,你不記得當初我是為什麼跟他分手的嗎?」楊雪淨皺著眉說。

    「記得,小三嘛!」

    「那你還叫我給他一個機會?!」如果不是女兒在睡覺的話,她早氣得跟她對罵了!

    「楊雪淨你是哪個年代的人?男人有時候會犯一點錯嘛!我看他還滿想跟你舊情復燃的,如果你也還忘不了他,他又是小梨的親爸,你吃回頭草有什麼關系?」錢若雅嘆氣一聲,學人歷經滄桑的老態跟她說︰「看開一點啦!好男人不多,不偷吃的好男人更是只有小說才會出現,你干麼這麼堅持?說不定犯過錯更懂得珍惜你啊!」

    如果她是雪淨就會打蛇隨棍上,反正對方看起來更優了,守住府情誓言不如守住長期飯票,她是個很實際的人。

    況且她以前也听好友說過溫宇倫這個人,又高又帥,外加溫柔體貼,現在看起來賺得也不少,干麼不要?

    「對,我老派,我有感情潔癖,我不能接受有人身體出軌,然後還說他最愛的只有我,那都是借口!」楊雪淨順手送了錢若雅一顆枕頭,不過砸在對方手上,不痛不癢的。

    「一生一世是賣喜餅的拿來騙人的招數好嗎?我的老天爺,你不能實際一點嗎?你還有個女兒要養耶!如果他有45分喜歡你,又有45分喜歡小梨,那就有90分喜歡你們母女,剩下十分讓他偶爾打打牙祭有什麼關系?」錢若雅無力的翻了個白眼。

    「如果我嫁給一個人,絕對是100分喜歡他,100分喜歡我們的孩子,我有百分之兩百的信心經營這段婚姻,如果沒有,我不要。」楊雪淨還送好友一枚白眼,接著說︰「況且你又知道他還喜歡我了?說不定他也結了婚、生了孩子。」

    「所以說,你又沒問怎麼會知道。」錢若雅將枕頭丟還給她,「再說,如果他有家室了,不能對你負責,也可以對小梨負責啊!那是他女兒。」

    「那是我女兒!」看好友還要開口,楊雪淨先打斷,「這件事沒有商量的空間,楊芷梨是我楊雪淨的女兒,再辛苦我也養得起她。」

    「楊雪淨……」

    「好了,就算有很多可能也沒可能了,他人已經走了。」

    錢若雅驚訝的說︰「你沒有留他的聯絡方式?」

    「沒有,新的沒留、舊的刪了。」她低頭看了一下手表。「好了,時間不早該睡覺了,不然明天早上爬不起來搭飛機。」說著,她走向自己的床。

    看著楊雪淨一副不想再多說的模樣,錢若雅到嘴邊的話全都吞了回去。

    的確,溫宇倫人都走了,爭論再多也沒用,反倒是早點睡,明天可以準時起床趕飛機更重要。

    想著,她走回自己的床躺下。

    坐在會議室,溫宇倫的視線雖然落在手中的資料上,但心思卻飄得好遠好遠,完全無法專注在眼前這場會議。

    他想起昨天和楊雪淨相遇的場景。

    七年了……這七年來,她在他心中一直處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對于七年前她的不告而別,他雖然受了極大的打擊,但還是不斷自責,是因為自己態度太差,讓她太過受傷的關系。

    他真的很喜歡她,所以小心翼翼的將她捧在手掌心,無微不至的呵護。說真的,他自己也是大少爺個性的人,卻願意為了她改變。

    她支氣管不好,當時他努力戒煙,即便是現在也沒抽了;她對海鮮過敏,他跟著戒口,就是到現在也很少吃,知道她喜歡家常菜,他還特地跟老爸學下廚,就是為了親手做菜給她吃。

    他還記得很多她的事——她怕冷、她懶散、她愛笑……但他無論記得多少、做了多少都沒用,她最後還是選擇不告而別。

    說真的,他能體會她的家變,但他不能體諒她不找他。

    為什麼?難道他對她還不夠好嗎?為什麼她要這麼對待他?難道交往的那段日子,她對他所有的感情都是虛假的嗎?她對他沒有任何依戀嗎?

    但最最傷他心的還是——她竟然結婚了?

    看那小女孩的年紀就知道,她自己決定跟他分手沒多久,就找到一個願意托付終生、為他生兒育女的對象了。

    一顆心,原本是傷心難過的,但現在越想越不甘心、愈是覺得惱火,一雙手不自覺地緊握成拳。

    她欠他太多的解釋!

    「溫先生、溫先生?」一道叫喚聲響起。

    溫宇倫回過神,就見一桌子來開會的人,全將視線落在他身上。

    「溫先生,剛才說的案子……不知道您的意思如何?」其中一名男子客氣的詢問。

    溫宇倫撇撇唇,沉默著沒說話。

    案子?天曉得剛才的報告內容是什麼!

    煩躁地吐口氣,他滿腦子還是楊雪淨和那個小孩的事,完全無法將心思放在眼前的會議上。

    「你們自己做總結,有問題再跟我說。」說著,他站起身。

    現在的他,根本無心于眼前的會議,他只想去飯店找她,好好問個清楚!不管答案是什麼,他都要清楚的知道!

    「但是……」話才說出口,就見溫宇倫已經大步離開會議室,這下也不用說出口了。

    頓時,會議室里的職員們個個面面相覷,滿臉的問號。

    雖然不知道溫先生又在發什麼脾氣,惟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場會議只能宣告中止了。

    戴著深黑的墨鏡,望向窗外雪白耀眼的雲層,楊雪淨的心里卻是烏雲密布,心情一點也輕松不起來。

    昨夜,她其實徹夜無眠,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子里滿滿都是昨晚溫宇倫離開飯店時的背影。

    他還是在乎她的嗎?縱使七年前她不告而別,昨天還讓他誤以為她已經結婚生子了,他……還是在乎著她的嗎?他是真的想跟她復合嗎?

    想起昨晚他離去時的孤單背影,她的心無法像跟若雅說的那樣雲淡風輕,她其實管不住自己的心,她其實覺得心隱隱揪痛著。

    她知道自己不該這樣的,真正被背叛的人是她才對!

    只是……為什麼她的心還是這麼的疼,疼得讓她遺忘了自己的誓言,為了他再次傷心掉淚?

    她應該對他沒有感覺了,不是嗎?為什麼她還是會因為他的一句話、一個眼神,就讓自己的情緒受到這麼大的波動?讓她掉了幾乎一整夜的淚,哭得眼楮又紅又腫?

    「媽咪,你怎麼了?」坐在母親身邊的楊芷梨,抬起小臉望著她。

    楊雪淨回過神,低頭迎視上女兒關心的眼神,強擠出一絲笑,「媽咪沒事。」

    「可是你都沒有吃。」楊芷梨看了一眼她面前幾乎沒動過的機上餐食,「有你喜歡吃的菜耶。」

    「媽咪不是很餓,所以還沒有吃。」楊雪淨隨口說了一個理由。

    現在的她,根本沒有胃口吃東西。

    「可是早上媽咪也說不餓,也沒有吃早餐。」楊芷梨皺起一張小臉,想了幾秒又問︰「媽咪生病了嗎?」

    楊雪淨搖搖頭,「媽咪沒有生病。」她伸手揉揉女兒的頭,「媽咪真的只是沒什麼胃口,吃不下而已。」

    「你多少吃一點吧。」坐在一邊錢若雅忍不住開口,「讓女兒擔心你這個做媽的,似乎有點本末倒置了。」以為她不知道嗎?昨天窩在被子里哭了一夜,眼楮紅腫得連墨鏡都不敢摘下來。

    真是的,明明心里就還沒忘記溫宇倫,卻還是這麼倔強。

    看了好友一眼,楊雪淨將視線落回到女兒臉上,輕輕嘆著氣,「媽咪會吃的,小梨也要趕快把你自己的東西吃完。」

    對,她怎麼可以讓女兒擔心她,她說過要為了女兒堅強的,她不該讓一個男人亂了心思,昨天的相遇只是一個偶然,現在的她已經坐在飛往台灣的飛機上,而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想著,她強打起精神,拿起烤面包,有一口沒一口的吃了起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